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72

  唐寅邊聽蔡圭的分析邊點頭,等他說完,唐寅轉頭又看向邱真,問道:“邱真,你的意思呢?”
    邱真沉默了好一會,方幽幽說道:“蔡大人的分析很有道理,不過,臣還是認為急于求成,過于冒險,以目前的形勢,穩扎穩打方為上策。【】”
    蔡圭心中嗤笑,邱真不同意自己的策略,但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說來說去,還是要求穩,生xing過于保守了。他臉上不動聲sè,慢悠悠地拿起茶杯,慢條斯理的喝口茶,然后靜等唐寅的反應。他心中有數,邱真這樣的說詞根本說服不了一心要戰的大王。
    身為左相的邱真一直都是風國的主戰派,這次卻難得的被蔡圭暗笑成保守派。
    果然。唐寅對邱真的說法不以為然,他含笑說道:“邱真,你主張不再南下,是怕川貞強國突然cha手,而現在,川貞坐視不理,就連莫國的盟友安國都不肯出兵相助,你的顧慮也就成了的放矢,多此一舉。依我之見,就按照蔡圭的意思辦,我國抓住眼前這個空檔,南下泗水,然后東進直取鎮江。”
    論戰術戰策,并非邱真所長,可他也明白孤軍深入,乃是險招,一個失當,就可能導致全軍覆沒的下場。
    他喃喃說道:“泗水為莫國重地,已然不好打,而從泗水到鎮江更是千里迢迢,途經三郡,我軍以不足十萬之軍,想一鼓作氣拿下鎮江,談何容易?!”
    唐寅正sè道:“正所謂兵行險著。連我們自己都不認為有直取鎮江的實力,那么莫國更會疏于防備,我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并非沒有成功的可能。”
    “成功的可能xing不會過三成。就算最后真的成功打到鎮江,以我軍那時的兵力,也做不到圍城而攻,邵方隨時都可輕松逃走,攻陷鎮江就變得毫意義,可是戰事一旦不利,我軍連條退路都沒有,將士們除了死戰別它法。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直取鎮江,成功的可能xingxiao,失敗的可能xing大,若成功,也只是贏了面子,若失敗,我軍將陷入絕境,萬劫不復。孰輕孰重,大王可要三思,仔細斟酌啊!”邱真把成功和失敗的后果擺在唐寅面前,讓他自己做比較,做分析,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冒如此之大的風險。
    這時候,蔡圭說道:“兵常勢,水常形,出奇制勝,方為克敵之法。我軍若是能占領鎮江,論邵方是否逃脫,我軍皆已動搖莫國之根本,豈能是毫意義?而且大王也常說,哪怕只有一成取勝的希望便可以冒險嘗試,現在正是滅莫的大好時機,不容錯過,今日若不擊潰莫國,明日莫國重整旗鼓,定成我國心腹大患,后禍窮!”
    邱真連連搖頭,說道:“生談兵,誤國傷軍,不可取、不可取!”
    蔡圭針鋒相對道:“邱相又何嘗不是一介生?”
    聽著他二人的爭論,唐寅感覺自己的頭又大了,邱真的話有道理,蔡圭說的更沒錯,打還是不打,現在真讓人舉棋不定,難以抉擇。
    邱真和蔡圭二人的品級相差很大,一個一品,一個三品,但在風國的朝堂上,尤其是在唐寅面前,是不存在以大壓xiao這種規矩的,論什么官職,都可據理力爭,若是理取鬧那就另當別論了。
    正在唐寅感覺左右為難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人說道:“大王,末將有事稟報!”
    聽話音是阿三,唐寅揚頭說道:“進來說話。”
    阿三從外面走了進來,沖著唐寅拱手施禮,說道:“大王,mén外守衛剛剛來報,yu國使者求見!”
    現在唐寅住在安丘郡商宛城的郡府內,yu國使者竟然能找到這里,讓他多少有些意外。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yu國的使者來了?”唐寅挑起眉mao,低聲嘟囔道:“不知又是要求助我們什么……”
    蔡圭眼珠轉了轉,噗嗤一聲笑了,說道:“大王,yu國使者肯定是來催促大王盡快出兵泗水郡的。”
    “哦?”
    “據報,莫安聯軍在yu國已連下四郡,大軍業已*近yu都康陽,若是還外援,yu國只有死路一條,這時候yu國使者來見大王,當然是希望大王出兵泗水,進而再挺進yu國與莫安聯軍決一死戰!”蔡圭胸有成竹地說道。恩!邱真暗暗點頭,蔡圭的dong察能力果然厲害,yu國使者的來意被他推測的十之**吧!
    唐寅聳聳肩,笑呵呵說道:“即便我軍挺進泗水,也不會西進救yu國,要進軍也是向東進!”
    蔡圭心中一動,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大王不是和yu王殿下已成親了嗎?”唐寅和靈霜的婚事不是秘密,最近這一連串的戰爭歸根結底都是因此事而起,既然二人已成夫妻,唐寅沒有理由不去解yu國之危,而一心想先滅莫。
    唐寅仰面哈哈大笑,說道:“我與靈霜的婚事充其量就是一場鬧劇!”
    邱真了解內情,幫唐寅解釋道:“大王若不與yu王成親,那么yu王便會和邵方結親,到時莫yu兩國聯合到一起,對我國形成包夾之勢,極為不利。說白了,這都是yu王使的詭計,她用自己做籌碼,*大王娶她,讓我國和莫國鬧翻,兵戎相見!”
    “原來如此!”蔡圭的消息再靈通,但法知悉國君之間的這些秘辛,若非他已進入風國朝堂,現在還不清楚風國和yu國的君主聯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如此來看,兩國君主之間毫感情,反而還可能充滿敵視和仇恨,大王若是肯救她yu國才怪了!
    蔡圭做到心中有數,沖著邱真拱手一笑,感謝他的講述。
    唐寅對阿三說道:“請yu國使者進來吧!”
    “哦……大王,yu國使者的隨從很多,都請進來嗎?”阿三略顯遲疑地說道。
    唐寅隨口問道:“隨從很多?有多少?”
    “守衛稱有五人左右!”
    撲!在場眾人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yu國現在正與莫國開戰,其使者竟然帶五多隨從進入莫國,是不是瘋了?也真難為他們能混得進來。
    唐寅也樂了,搖頭說道:“來者是客,既然來了,就都讓進來吧,難道你還擔心他們敢在我面前圖謀不軌?”
    阿三躬身施禮,不再多言,轉身而去。
    所過時間不長,阿三從外面領進來六名莫國姓打扮的漢子,為的一位,個頭并不高,不過勻稱纖瘦,顯得身材修長,向臉上看,面白如yu,長得是眉分八彩,目若朗星,瓊鼻高挺,唇紅齒白,其相貌之俊美,令唐寅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渾身上下雖透出一股yin柔之氣,但英華外露,英姿勃,鼻下兩瞥八胡,更令他質彬彬,器宇不凡。
    唐寅可以肯定,自己以前有見過這個人,因為感覺很熟悉,只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了。六人中,另有一人他是分認識的,說起來他還算是唐寅表面上的‘情敵’,yu國的揚武將軍許問楓,也是靈霜的那位有情人。
    許問楓竟然也來了,yu國派使者還真會選人啊!唐寅忍俊不禁,呵呵笑了,一邊上下打量著許問楓,一邊笑道:“許將軍,好久不見,別來恙啊!”
    “在下見過風王殿下!”此時,許問楓的臉快要黑的和鍋底差不多,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是強忍著向唐寅拱手施禮的。
    按理說他身為使者之一,在唐寅面前他自稱在下便已屬失禮,而隨后又只是拱手,并未下跪施君臣大禮就更不合禮數了,不過唐寅懶得和他計較,對一個他從未放在眼里的人,他也不會在乎那么多的。
    “本王打下商宛并不久,你們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唐寅沒有讓座的意思,雙指夾著xiao茶杯,慢慢喝茶,52o小說吧,你等冒險混入莫國,來見本王,有何要事?”
    “我等前來,是勸風王殿下盡快出兵泗水,斷莫軍后勤,然后再與我國大軍前后夾擊,消滅入侵yu國的莫安聯軍!”許問楓想連珠炮似的一口氣說完。
    也不知道唐寅有沒有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后者看都沒看他,嘖嘖嘴,將茶杯中的茶水倒掉,沖左右隨從道:“這茶本王喝不慣,換風國的茶葉。”
    “是!大王!”隨行侍侯唐寅的侍nv急忙應了一聲,邁著xiao碎步快而去。
    等她走開,唐寅方抬起頭來,看向許問楓,說道:“茶不好,要換,人不佳,自然也要換。”
    許問楓眉頭皺得快要擰成個疙瘩,問道:“風王殿下此話是什么意思?”
    唐寅淡然道:“你區區一揚武雜牌將軍,有什么資格做為yu國使節來和本王說話?你還是盡快回國,換一個足夠分量的使節來和本王議事吧!”若能拖他個兩三月才好呢!
    風、yu兩國畢竟已經聯姻了,現在yu國岌岌可危,雙方商議起來唐寅還真不好一口拒絕援助,隨便找個理由先把許問楓打走,那是再好不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