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74

  唐寅放過出言不遜的許問楓,這讓靈霜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氣。
    她對唐寅幽幽說道:“我不知道莫國什么時候會撤兵自救,但我知道,現在康陽已岌岌可危,莫安聯軍即將兵臨城下,再援軍,康陽也將毀于一旦。”
    “這個嘛……”唐寅沉yin良久,問道:“現在康陽的兵力有多少?”
    “堪堪二十萬!”靈霜秀眉微皺,說道:“這也是yu國全部的jing銳之軍了。”
    唐寅點點頭,說道:“即便莫安聯軍攻到康陽城下,我想也康陽的城防,再加上二十萬的jing銳,抵御住莫安聯軍十天半個月總沒問題吧?”
    靈霜正sè道:“頂胤住十天半月不是難事,但接下來又怎么辦?”
    唐寅笑道:“只要能頂半個月,我想莫國必然退兵。”見靈霜還要說話,他立刻又接道:“如果半月后莫軍依然未撤,我保證,親帥大軍,西進入yu作戰!”
    靈霜眼睛頓是一亮,問道:“此話當真?”
    “當然!”唐寅笑yinyin地肯定道。
    在場的邱真、蔡圭、郭訣三人皆暗自奇怪,大王那么想滅莫國,怎么被靈霜的三言兩語就說得改變主意,又要去增援yu國了呢?現在有靈霜在場,他們也不好多問,壓下心中的不解,一各個都是不動聲sè。
    “如此,妾就多謝夫君了。”靈霜心頭的yin霾總算減輕一些,整個人輕胤松了不少,看上去更有jing神,更現得英姿煥。
    “王妹不必客氣。”唐寅柔聲說道:“本來,我還想多留王妹幾日,不過,我軍即刻便要南下入泗水作戰,路途勞頓,又要與敵jiao戰,王妹在軍中多有不便,我派人保護王妹回國。”說著話,他向mén口的侍衛喝道:“令程錦前來見我。”
    “是!大王!”侍衛答應一聲,急步而去。
    現在唐寅一心想把靈霜打走,雖然他承半個月后莫軍如果還不撤兵他便入yu作戰,但心里卻完全不是那么想的,他就是要利胤用眼前這個難得的機會一舉擊垮莫國,論是誰,都不可能改變他的計劃,靈霜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靈霜可不是普通的nv人,唐寅越是想盡快把她打走,她心里越是起疑。她也擔心這只是唐寅的托詞,雖然承得很好,但他萬一不那么去做怎么辦?到時候自己已回康陽,唐寅若硬是不出兵增援,她拿他也沒辦法。她眼珠轉了轉,含笑說道:“妾一直聽說夫君驍勇善戰,尤其是善于統兵打仗,與敵對陣,戰不勝,攻不克。”
    這個大帽子給唐寅扣得有些暈乎乎的,后者仰面大笑,說道:“王妹過獎了,不過,在戰場上,我確實還沒有怕過任何一個敵人!”
    靈霜笑道:“果真如此!那妾倒是想長留在夫君的身邊,看看夫君是如同指揮將士們打仗的,順便也學學夫君的本事。”
    “啊?”一句話,把唐寅說傻眼了,臉上還未散去的笑容也隨之僵硬住。
    靈霜繼續說道:“返回yu國,要路過yu莫邊境,又要穿過莫安賊軍所占領的郡縣,兇險異常,妾想,夫君也不希望妾再去冒險吧?”
    我可以派人護送你!唐寅的話還沒說出口,靈霜又道:“何況,即便平安回到康陽,又要應對莫安主力大軍的進攻,一個不慎,便會城毀人亡,夫君也不會把妾留在險地吧?”
    唐寅眨巴眨巴眼睛,垂頭語。這個nv人真不簡單,說的每句話都是目的的,哪怕只是一句毫不起眼的恭維之詞。過了一會,他方強笑道:“王妹說得雖然沒錯,但是,你若不在康陽,我擔心城中將士會心作戰,城內的胤姓、朝胤廷的大臣也會恐胤慌不安,人心一1uan,利于守城啊!”
    “夫君不必擔心。{清風手打shouda8}”靈霜胸有成竹地說道:“妾離都時,把一切事務都已安排妥當,并且立了王弟為代君,即使妾不在都城,都城和朝堂也不會大1uan的。”
    她這么講,唐寅徹底話可說了,想找個把她打走的理由都找不到。他一邊笑yinyin地rou胤著下巴,一邊舉目向兩邊的邱真、蔡圭身上掃,暗示他二人快給自己出個主意,想辦法支走靈霜。邱真看到唐寅求助的目光,卻裝做未看到,他一臉平靜地倒茶、喝胤茶,好像根本沒關注唐寅和靈霜之間的談話。他本就不贊成唐寅的戰決之策,在他看來,先鞏固己方目前所攻占的郡縣,然后再出兵助yu國,進一步牢固兩國的聯姻關系,這才是最為穩妥的策略。
    蔡圭想的和邱真剛好相反,注意到唐寅的眼神,他心思急轉,琢磨了片刻,他拱手說道:“yu王殿下雖是國君,但也是大王的夫人,我軍有明規定,任何人不得攜帶家眷隨軍出征,大王身為君主,又豈能以胤身胤試胤法,帶頭破胤壞軍紀?還往yu王殿下多多體諒大王的苦處。”
    唐寅聽后,暗暗挑胤起大拇指,蔡圭的反應果然敏捷,口才也厲害,說出的話即合情理又足夠壓人。
    靈霜不以為然地微微一笑,說道:“本王聽說直屬軍的副統帥舞英將軍是夫君的妻妹,舞英將軍隨夫君出征,算不算攜帶家眷呢?”
    “當然不算。”蔡圭正sè道:“舞英將軍乃我軍統帥,爭戰沙場的勇將……”
    他話還未說完,靈霜已挺身戰起,傲然說道:“如此來說,這位大人是認為本王法上陣殺敵了?請問,你可有膽量與本王一戰?”說著話,她向隨行的侍從招招手。一名男裝打扮的nv官立刻取出佩劍,遞到靈霜面前,后者接過,抖手之間將其靈化,以靈劍遙指蔡圭。
    蔡圭呆住,怔了半晌,他嘴巴一扁,別過頭去,不再說話。別說他沒修過靈武,即便練過,也沒有那么大的膽子敢去和靈霜真刀真槍的比試。
    邱真裝傻,蔡圭被靈霜*得說不出話,唐寅這下也真沒轍了。看著反客為主、傲氣凌人的靈霜,郭訣暗暗點頭,心中大生欣賞之情。yu國國力是弱,那是法改變的客觀條件,但yu王靈霜卻不是平庸之輩,雖為nv人,卻遠勝男子,在列國君主當中,堪稱少有的明主。
    郭訣微微欠了欠身,拱手說道:“大王,現在讓yu王殿下歸國,確實兇險萬分,也難保路上不會生意外,既然yu王殿下想留在軍中陪伴大王左右,大王也就別辜負yu王殿下的好意了。”
    看起來想把靈霜這個粘人的焦皮糖一腳踢開是不可能了,唐寅沒有辦法,也只好借著郭訣的話順坡下驢,說道:“好吧!既然王妹執意要留在軍中,那就留下吧……”說話的同時,他也在琢磨,接下來自己要怎么辦,有靈霜在自己身邊,日后的麻煩肯定是少不了了。
    得到唐寅的肯,靈霜心中欣喜,聲音也自然而然地變得輕柔悅耳,含笑說道:“謝謝夫君。”
    “呵!”唐寅出一聲干笑,哪怕她現在的聲音變成天籟之音,唐寅也會覺得刺耳至極。
    見他神sè略顯得不自然,靈霜心中暗笑,同時轉過頭來,向郭訣微微點頭致意,感謝他為自己說話。
    郭訣本就對靈霜又欣賞又敬佩,此時見她含笑向自己致意,老臉頓是一紅,也一陣心猿意馬,急忙垂下頭去,不敢再多看。
    對于靈霜留在風軍這件事,不高興的除了唐寅之外還有許問楓。
    在男nv感情上,不管是君王胤還是普通胤姓,很少有人能保持理智,許問楓更是不例外。他和靈霜身份相差懸殊,之間的jiao往一直遭到種種阻撓,在許問楓的潛意識里有著很強的自卑感,若外界影響也就罷了,但偏偏靈霜和唐寅拜堂成親,雖然許問楓知道其中的原因,但還是忍不住會患得患失,因為在唐寅面前,他甚至都找不到自己的長處在哪,這次靈霜冒險來莫國見唐寅,又執意要留在風軍,他甚至都不確定靈霜這么做到底是為了救yu國,還是單純的想親近唐寅。
    他是個內斂的人,不會輕易把心中的想法說出口,但越是如此,他越是患得患失,懷疑靈霜對唐寅到底抱著怎樣的感情,心頭的壓抑感也越來越沉重。
    唐寅讓侍從們帶靈霜等人先去休息,等他們離開之后,他先問邱真道:“邱真,現在我要怎么做?”
    邱真明白唐寅的意思,他是問自己如何能不出兵助yu國。他想了想,說道:“不管大王是打算先滅莫還是先助yu,都需要攻下泗水,接下來,大王要考慮的便是泗水之戰了!”
    唐寅心煩地擺擺手,說道:“我問你的是打下泗水之后又當如何?”
    邱真說道:“泗水為莫國重地,不容有失,只要大王打下了泗水,事態便會明朗化,到時不是我們選擇怎么做,而是要看那時的局勢會如何展。本來,臣是反胤對再南下打泗水的,但既然yu王親自前來求援,我們也就不能再坐視不理了,不過臣有個請求,還望大王應允。”
    “你說。”
    “論如何,不可調動左雙將軍的飛龍軍!”邱真面sè凝重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