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77

  靈霜法勸阻唐寅,或者說她的話根本聽不進唐寅的耳朵里,最后兩人只能是不歡而散。【】[]
    這次偷襲晉東鎮,唐寅沒有帶阿三阿四,也未帶隨從,身邊是以清一sè的暗系修靈者。以程錦為的暗箭雖然未傾巢出動,但也是jing銳盡出,跟隨唐寅而去的足有六、七十號人之多。
    晉東鎮正如地圖所示,在其東部確有片不大的樹林,這正好可以為唐寅一行人做掩護之用。
    唐寅和暗箭人員都已換上便裝,悄悄隱藏于樹林之內,白天沒有行動,只是先觀察鎮子里的動靜,以及確認晉東鎮的布防情況,等到晚上,唐寅才把暗箭眾人召集到樹林深處。
    他先是環視眾人,而后低聲說道:“現在,我需要十個人隨我入鎮。”
    程錦責旁貸,立刻說道:“我隨大王去!”
    他話音剛落,暗箭人員便爭先恐后地紛紛說道:“大王,我也去!”他們六十多號人,沒有一個畏縮的,當然,膽量xiao的暗系修靈者也不可能被選入暗箭。
    唐寅見狀,悠悠一笑,說道:“不用那么多人。程錦,你選出十人。”
    “那我呢?”程錦下意識地問道。
    唐寅說道:“你留下!這么多兄弟在這,一旦有變,需要有人指揮大局。”
    程錦雖不甘心,但也可奈何,點點頭,輕聲應道:“是,大王。”
    他是暗箭的頭頭,對手下人的實力再熟悉不過了,由他挑選比唐寅挑選要jing準得多。程錦看了看左右眾人,說道:“張笑、李通、高廣……”他一口氣點出十個人的名,然后道:“你們隨大王進鎮子,記住,一定要保護好大王,大王若有閃失,你們也不用回來了!”
    “屬下遵命!”十名暗箭人員紛紛netbsp;這十人,都是暗箭中的佼佼者,尤其是張笑和李通二人,不僅靈武實力能在暗箭排進前十,而且頭腦機敏,反應奇快,經驗也豐富。
    確認了跟隨自己的十名暗箭人員,唐寅帶著他們向林子邊緣走去,等他們能透過樹林看到鎮子了,唐寅停下腳步,說道:“今晚我們潛伏進去,不是為了查探,目標只有一個,晉東鎮守軍的頭領。”
    “大王,要先殺掉此人嗎?”張笑問道。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這個人jiao給我處置,你們清理掉他的隨從即可。”
    “明白了,大王。”
    “鎮子里可能會有修靈者釋放dong察,能躲則躲,實在躲不開,馬上將其解決,論如何,不能讓敵人出警報!”唐寅謹慎地做著安排。
    “是!”十名暗箭人員紛紛點頭。
    唐寅把該jiao代的都jiao代完,然后靠樹而坐,閉上眼睛,說道:“大家先稍睡一會,三更天動手。”
    眾人點頭,各找空地,閉目養神。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天至三更。隱約聽到鎮子里傳來敲更聲,唐寅猛然睜開眼睛,詭異的綠光在他眸中一閃而過,他挺身站起,不用說話,周圍的十名暗箭人員也都機警的紛紛站了起來。
    須多余的廢話,唐寅只是抬手向晉東鎮的方向指了一下,緊接著,他們一行十一人已齊齊竄出樹林。出來的一瞬間,唐寅等人已罩起黑sè的靈鎧,在夜幕之中,這成為他們最佳的保護sè。
    他們都是暗系靈武的高手,身形極快,加上暗影漂移的施展,身子時隱時現,只眨眼工夫,便接近到鎮子的邊緣。
    走在最前面的唐寅率先停下腳步,趴伏到地上,后面的暗箭人員反應也快,同一時間撲倒在地,身子仿佛瞬間化為石頭,一動不動。
    唐寅沒有回頭,兩眼閃爍著綠光,低聲說道:“前面有守衛!”
    眾人聞言,心頭一震,攏目仔細向前觀瞧,只可惜他們什么都未能看到。
    唐寅慢慢轉回身,用手指在地面勾畫,說道:“前面有三處地方有守衛,左右兩個是哨點,中間一個是崗樓,哨點只有一人,崗樓上有兩人。張笑,你去解決左側的哨點,李通,你解決右側的哨點,崗樓上的二人我去處理。”張笑和李通雙雙點下頭,輕聲道:“是!”
    唐寅不再多說別的,甩了下頭,率先向前行去。
    其實三處崗哨相距很遠,只解決掉中間的崗樓,以唐寅這些人的修為足可以輕松通過,但為了安全起見,唐寅覺得把左右的哨點一并清除最為穩妥。
    且說唐寅,等他快要接近崗樓的時候,又停了下來。他不確定崗樓上的兩個人到底是普通的莫軍還是正釋放dong察的修靈者,萬一是后者,他貿然接近可就暴露行蹤了。
    他閉上眼睛,靜心感受,如果對方真是釋放dong察的修靈者,那么周圍的空間或多或少都會有靈壓的存在。他默默感受了一會,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常,這才mao著腰繼續前行。
    唐寅的步伐很快,但輕盈的幾乎沒有出任何聲音,很快,他便來到崗樓的下方,這已在他暗影漂移的范圍之內了。
    只見他身子周圍猛然騰出黑sè的霧氣,淡淡的黑霧還未散去,他的身子已然消失不見,再現身時,人已出現在崗樓上方。
    崗樓上的兩名莫軍抱著長矛,眼簾低垂,正努力和瞌睡作戰,二人恐怕做夢都想不到,竟然有敵人聲息的上到崗樓,出現在他們的背后。
    不知何時,唐寅手中已多出兩把月牙形的彎刀,毫預兆,隨著兩道寒光閃過,那兩個半睡半醒的莫軍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同是后頸中刀,鋒利比的刀尖由二人的喉頭探出。
    要命的快刀!兩名莫兵張大嘴巴,卻連叫聲都喊不出來,身子劇烈chou動幾下,然后慢慢軟了下去。
    唐寅收刀,快接住兩具尸體,然后把長矛用力向地上一戮,支撐住尸體,使其看上去仍象是站在崗樓上。他退后兩步,看了看兩具立而不倒的尸體,冷冷哼笑一聲,以暗影漂移又閃回到崗樓下方。
    他下來時間不長,張笑、李通等人也紛紛趕了過來。張笑和李通雙雙打個手勢,示意唐寅左右兩側的哨點已經都解決掉了,唐寅嘴角挑了挑,揮下手,帶著眾人進入鎮子里。
    深夜中的晉東鎮異常安靜,只有蟲叫聲時不時的傳來。
    唐寅進入鎮子里沒多遠就不走了,閃身進入一條漆黑的xiao胡同里,靠墻而站。以為他現了敵情,張笑和李通等人立刻跟了進來,同時低聲問道:“大王,怎么了?”
    唐寅一笑,說道:“沒什么,我們在這里等等。”
    “等?”
    “是啊!不然你知道守軍頭領住在哪嗎?”唐寅反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而后異口同聲道:“大王也不知?”
    “天眼和地沒能給出詳細的情報,只能靠我們自己查了。”唐寅說道:“在這里等等,有巡邏隊走過時,抓幾個活口問個清楚。”
    “哦!”眾人點點頭,只好耐下xing子,在胡同里干等了。晉東鎮是敵人的地盤,他們不可能象沒頭蒼蠅似的1uan沖1uan闖,只能等到準確的情報之后才能有所行動。
    張笑慢慢走到唐寅身旁,一邊探頭向外張望,一邊低聲說道:“大王,據說晉東鎮的守軍不足千人。”
    “恩!”唐寅應了一聲。
    張笑縮回頭,xiao心翼翼地說道:“以暗箭現在的實力,將其統統殺光并不難。”何止于這么xiao心謹慎,非要先刺殺敵人的頭領?后半句話他沒敢問出口。
    “是不難,但讓其不出警報可就難了。”唐寅說道:“另外,也不要xiao看莫人抵御外強的決心。根據我軍眼線探報,莫國的游俠可能也參與進來了。”
    聞言,眾人都是暗吃一驚,張笑問道:“晉東鎮內有莫國的游俠協助莫軍?”
    唐寅聳聳肩,說道:“暫時還不清楚,但也不排除有這個可能,總之,還是xiao心一點的好。”
    如果莫國的游俠真加入到莫軍當中,那戰局可就生出許多的變數了。張笑和李通等人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正在這時,唐寅眼睛突的一亮,輕聲說道:“有人過來了。”
    眾人急忙收斂心神,側耳聆聽,但沒有聽到什么,張笑慢慢探出頭,向外張望,果然,在街道的盡頭處有一xiao隊莫軍正向自己這邊不緊不快的走來。
    他急忙縮回頭,沖著眾人伸出兩跟手指,比出一把‘八’的手勢。
    人們點點頭,做到心中有數,同時重新罩起靈鎧,并把手中鋼刀靈化。
    唐寅看了看眾人,xiao聲說道:“等會一起上,八個都要活口!”
    張笑等人點頭,然后互使眼sè,須說話,自動自覺地分散開了,有些留在胡同里未動,有些則施展暗影漂移,閃到周圍的房頂上,眾人皆做好出手的準備。
    等莫軍的巡邏隊行至胡同附近時,唐寅抬手,啪的一聲打個指響,指響聲清脆,在黑夜中也格外響亮,八名莫軍同時聽到,下意識地向胡同這邊望來,還沒等他們看清楚什么情況,八人同時覺得脖子一緊,已被人從背后死死勒住,緊接著,冷冰冰的靈刀也從身后探出,橫在他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