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78

  暗箭人員的動作又快又一致,瞬間便把八名巡邏的莫兵全部制住,隨后,拖著他們迅地退回到胡同里,期間有兩名莫兵掙扎得厲害,還想放聲大叫,不過叫聲才剛剛出,就被身后的暗箭人員勒斷了脖子。【】/\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雖說死了兩人,但還有六個活口,唐寅也沒有多說什么。他讓暗箭人員把莫兵中的隊長拉進胡同深處,然后,他緩緩走了過去。
    胡同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那名莫兵隊長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見到有兩團綠光漸漸向自己接近,最后停在自己的面前。
    不用唐寅說話,這名莫兵隊長已先嚇得兩腿軟,渾身直冒冷汗,不知道自己碰到的是人還是鬼。
    “你……你們是什么人?要……要干什么?”莫兵隊長壯著膽子,顫巍巍地問道。
    “你不用管我們是什么人,想要活命,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唐寅下垂的雙手本已騰出黑sè的火焰,但很快火焰又消失不見,他直視莫兵隊長許久,方用yin森的語氣冷冷說道。
    “你……你想知道什么?”
    “告訴我,晉東鎮的守軍頭領叫什么名,現在住在哪里。”唐寅身子前傾,*近對方。
    莫兵隊長身子一震,下意識地向后縮了縮,可是他的后頸立刻碰到冰冷又鋒利的刀刃。他嚇得一縮脖,顫聲問道:“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他話還未說完,唐寅猛的抬起手來,一把扣住他的喉嚨,獰聲說道:“同樣的問題,別再讓我問第二次!”說話的同時,他眼中的綠光更盛,讓人看了,打骨子里生出寒意。
    莫兵隊長嚇的險些尖叫出聲,若非身后的暗箭人員牢牢托住他的身軀,他這時都得癱倒在地上。他結結巴巴說道:“我……我們千夫長叫余鵬,現就住在鎮南的大宅里。”
    唐寅瞇了瞇眼睛,又問道:“可有守衛?”
    “是……是的……”
    “有多少人?”
    “大……大概有不到二十人,啊……不、不、不,有二十多人……”莫兵隊長神sè慌張,說的話也顯得語倫次。
    唐寅皺眉,五指微微收緊,把莫兵隊長的喉嚨扣得更緊,他一一頓地問道:“到底是多少?”
    莫兵隊長感覺自己的喉骨快被捏碎,整張臉憋成醬紫sè,他張大嘴巴,想說話,卻一個都吐不出來。就在他以為自己要被對方活活掐死的時候,唐寅握緊的手掌才慢慢松開。
    他雙手捂著脖子,先是一陣干嘔,然后大口大口吸著氣,好一會才恢復過來。唐寅靠近他的耳邊,冷笑著說道:“別想騙我,不然,我就捏碎你的喉頭,讓你嘗嘗一點點窒息而死的滋味!”
    莫兵隊長激靈靈打個冷戰,急聲說道:“我……我沒有說謊!本來千夫長大人身邊的侍衛確實不到二十人,不過后來又來了好幾名游俠,現在加到一起有二十多人了。”
    游俠?唐寅挑起眉mao,沉思片刻,問道:“是莫國知名的游俠?”
    “這……這個xiao的就不清楚了,但千夫長大人對他們都很客氣。”
    唐寅暗道一聲麻煩,晉東鎮果然有莫國游俠相助。他眼珠轉了轉,又問道:“晚上鎮子里有游俠守夜嗎?”
    “有的,不過游俠都和千夫長大人住在一起,他們好像只保護千夫長大人的安全。”
    “恩!”唐寅點點頭,看來自己沒立刻殺他是對的,不然想要接近守軍頭領的住宅還挺麻煩。
    他深吸口氣,眼中的綠芒減弱許多,同時嘴角挑起,露出森白的虎牙,含笑拍拍莫兵隊長的肩膀,說道:“你不必害怕,只要你肯乖乖配合我,我是不會殺你的。”
    “你……你要我做什么……”莫兵隊長心驚膽戰地看著他。
    “帶我進入你們千夫長的住宅即可。”唐寅語氣輕松地說道。
    他說得倒是輕巧,可莫兵隊長聽完險些嚇暈過去。堂而皇之的把敵人領進千夫長的住地,別說他沒有膽量這么做,即便是想,也做不到啊,估計連大mén都進不去,就得被守衛現。他臉sè蒼白,支支吾吾道:“可……可是……這……”
    看出他在擔心什么,唐寅笑瞇瞇地說道:“你放心,我們會裝扮成你們莫軍的模樣,到時不會讓你為難的。等完事之后,現場也不會留下活口,更沒人知道是你帶的路。”
    莫兵隊長傻眼了,膛目結舌地看著唐寅,半晌說不出話來。唐寅再次*近他,兩人的臉近到快要貼在一起,他幽幽說道:“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過那樣的話,你立刻就得死!”
    這名莫兵隊長本就不是正規的中央軍出身,現在又是生死關頭,哪里還能顧得上那么多了。他眨眨驚恐的雙眼,艱難地吞口唾沫,過了一會,他說道:“好……好,我……我帶你們去,可是……可是你們真的不殺我?”
    “當然,我一向說到做到。”唐寅答應得干脆,笑得雙目彎彎,俊秀的臉孔看不到一絲一毫的詭詐。俊美的相貌再加上燦爛又真誠的笑容,即便是男人也很容易受到他的mi惑。
    莫兵隊長點頭答應了,可是他手下的那些莫兵卻倒了霉。
    等唐寅從胡同深處走出來時,他讓暗箭人員把五名莫兵統統推到自己面前,只見他緩緩抬起手,毫預兆,隨著呼的一聲,在他的手掌上燃燒起黑sè的烈火,只眨眼工夫,黑sè的火焰便把他的手掌覆蓋,五名莫兵被眼前的奇景驚得目瞪口呆,還未反應過來,唐寅手臂已然揮出,指尖在五人的脖頸處劃過。
    他的動作太快了,快到他的手掌真如同刀子一般鋒利,瞬間撕開五人的喉嚨。沒有慘叫著,甚至都沒有鮮血流出,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在一剎那吞噬了五人的生命,絲絲的霧氣從他們的七竅、周身的mao孔快滲出,聚在空中,凝而不散。唐寅揮出的手臂順勢回收,指尖又再次從五具還未來得及到地的尸體上劃過。黑暗之火隨心而變,靈魂燃燒轉變為死亡燃燒,五具尸體在頃刻間化為烏有,消失不見,最后連一根mao都未存留下來,失去主人的盔甲、軍裝嘩啦啦的散落在地上。
    說來慢,實際上整個過程只是唐寅揮手和收手那兩三秒的事情。就在這兩三秒的時間里,五名莫兵全部憑空消失,好像他們從來就沒來過這個世上。
    唐寅仰頭,將凝聚在空中的靈氣全部吸食入體內,隨后閉上眼睛,進入冥思。
    就在他身后不遠處的莫兵隊長從頭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此時已嚇得魂飛魄散,身子象不是自己的,快要失去知覺,即便是暗箭這些暗系修靈者們,也對唐寅的黑暗之火感覺詭異、可怕和不可思議。
    通過五名莫兵的記憶,唐寅確定莫兵隊長說的話都沒錯,這才放下心來。他緩慢地睜開眼睛,轉回頭,瞧瞧臉sè難看,身子突突直哆嗦的莫兵隊長,柔聲說道:“你不用害怕,我答應過你,不會殺你的。”
    驚恐到極點的莫兵隊長已然聽不見他在說什么了,如果可以,他真想馬上昏死過去,跳出眼前這場可怕的惡夢。
    唐寅也沒有再多理他,又對左右的暗箭人員說道:“都換上莫兵的衣服。守軍頭領的住地可能有修靈者戒備,過去時記得先服下散靈丹。”說著話,他率先從地上撿起一套還算合身的軍裝,快地往身上穿去。
    莫兵除掉隊長不算,只有七人,暗箭有四人軍裝可換,唐寅安排其中的三人在胡同里留守,另外一人則出鎮子返回樹林,通知程錦,自己事,讓他繼續按兵不動,耐心等候。
    等他們都換好莫兵的軍裝和盔甲,唐寅把莫兵隊長拉了過來,伸手整了整他身上的衣甲和頭盔,輕聲說道:“你須緊張,和平時巡邏一樣就好。”
    “啊……是、是、是!”莫兵隊長現在已畏唐寅如鬼魅,哪里敢多說半個不。
    “出去吧!”唐寅笑呵呵地拍拍莫兵隊長,率先走出胡同。
    “大王!”張笑緊跟著唐寅出來,快步追上他,同時把一顆散靈丹遞到唐寅面前。
    唐寅接過,看也沒看,直接吞進肚子里。他這不經意的舉動讓張笑甚是受用,想不到大王竟然如此信任自己。他忙又從懷中取出yao瓶,倒出一顆聚靈丹,jiao給唐寅。
    有這一身莫兵的行頭,還有莫兵隊長在前帶路,即便路過莫兵的崗哨,唐寅等人也未引起對方的懷疑。
    看得出來,這個莫兵隊長的人緣不錯,結jiao也廣,各處崗哨的守衛基本沒有不認識他的,離好遠就打招呼。
    唐寅心中暗笑,跟著莫兵隊長,一路上暢通阻地來到莫軍千夫長的住地。
    這座宅子并不大,只是和鎮子里其它的宅院比起來算是不xiao的了,在宅子的大mén口有四名莫兵守衛站崗,離好遠見有人走過來,四人立刻繃緊神經,異口同聲地問道:“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