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80

  第一八十章“千夫長大人,xiao人和兄弟們巡夜至鎮北時,現鎮北有形跡可疑之人趁夜接近本鎮,懷疑是風軍斥候!”莫兵隊長低著頭,一口氣把話說完。【】[]\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現了風軍斥候?”那高大漢子聞言變sè,愣了片刻,他急聲問道:“什么時候現的?有沒有抓到人?先進屋說話!”說著,他把莫兵隊長一把拉進房內。唐寅和吳涯也順勢跟了進去。房內空間不算大,但看起來還挺有卷氣,古香古sè,墻壁掛有許多畫,各種裝飾也是經過jing雕細琢的。在屋內除了高大漢子之外還有一人,因為躺在床上,擋住簾帳,看不清楚模樣,但想來肯定是nv人。莫兵隊長渾身神經緊繃,一直低著頭,目不敢斜視。他低聲說道:“回千夫長大人,我們未能抓住對方,當我們現對方時,他們就跑了。”“他們?不是一個人?”“哦……這……”“大概有五、六人的樣子”唐寅接話道:“看起來他們是想趁夜潛入本鎮,若非xiao人去鎮邊解手,可能就讓他們混進來了。”高大漢子并沒有特別注意唐寅,整個心都被這突來的消息所占據。真的是風軍斥候嗎?可好端端的風軍斥候為何要來晉東鎮,難道,風軍真要攻打這里?正在他若有所思的時候,唐寅舌頭翻轉,把原本壓在舌下的聚靈丹卷出,連嚼兩口,然后和著唾沫吞進肚子里。隨著聚靈丹下肚,靈氣迅在他體內聚集,只是一瞬間,唐寅周圍的空氣便產生陣陣波動。修靈者靈壓的外泄,不是修靈者本身能控制得了的,完全是自然而然的現象。高大漢子和吳涯同是修靈者,二人也是在同一時間感覺到靈壓的突然出現,正當他二人心頭一驚,想尋找靈壓的來源時,唐寅的手臂突然揮出,燃燒著黑sè火焰的手掌如同刀子似的,猛向高大漢子的面mén劈砍過去。shouda8“啊——”高大漢子驚叫出聲,本能反應的退后一步,身子后仰,只聽唰的一聲,唐寅的手掌在他面前掠過。“是刺客……”高大漢子在震驚之余,散出靈氣,想罩起靈鎧,可惜他還是慢了一步。他體內的靈氣已散到體外,正要凝結成靈鎧的時候,唐寅箭步上前,手臂順勢前探,就聽嘭的一聲,他的手掌穿過靈氣,死死扣住高大漢子的脖頸。呼!黑暗之火由唐寅的手掌一下子竄到高大漢子的脖子上,而后又由他的脖子瞬間覆蓋到他的周身,他散出體外的靈氣再機會凝化成鎧,在黑暗之火恐怖的焚燒之下,靈氣頓散,騰到空中,隨著唐寅的吐納,飄浮于空中的靈氣象是有生命一般飛地鉆進他的體內。剛才還活蹦1uan跳的高大漢子在頃刻之間變成失去生命的破布娃娃,雙目空dong,嘴巴大張,腦袋力地耷拉下去,尸體垂掛在唐寅的手上。“刺客!”一旁的吳涯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他臉sè大變,怒吼一聲,chou出佩劍,抬手往唐寅的后心刺去。他的修為不弱,這點唐寅很早就感覺出來了,想要在兩三招內戰勝此人恐怕不是易事。想到這里,唐寅抖手把尸體甩掉,同時側身閃開吳涯的一劍,隨后他并不反擊,連續兩個箭步,竄到后近前,度絲毫不減,直接破而出,看似想要逃走。己方的千夫長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讓刺客殺了,吳涯哪肯放唐寅離開,他咆哮著劍便追,順著撞開的戶也竄了出去。不過就在他竄出去的瞬間,戶上方突然閃出一道寒光,一把月牙形的彎彎靈刀由上而下的刺出。刺客明明是破而逃,吳涯做夢也想不到戶上方還藏有敵人,他撲出去的身形已然法再做出閃躲,只聽撲的一聲,靈刀刺破他的靈鎧,正中他的后背,不過他前沖的慣xing太大,背后即便被刺,他仍是度不減,隨著沙的一聲,他整個人飛撲在外,落地后,慘叫著左右翻滾,所過時間不長,人已漸漸沒了動靜,只剩下四肢有一下沒一下的net,足足被劃開一條一尺多長的豁口,鮮血和內臟順著豁口處汩汩流出。“哼!”隨著冷笑聲,唐寅身輕如燕,從戶上方跳回房內,同時甩了甩手中靈刀上的血跡。沒錯,剛才他是破而逃,不過在跳到外后立刻又施展暗影飄逸,閃到戶上方,雙腳鉤住房檐,使其整個人倒掛在戶上,等吳涯追出來時,正受到他致命的一刀。看著去而復返的唐寅,那位莫兵隊長已徹底被驚呆嚇傻,站在那里,嘴巴張的能塞進一顆ji蛋,動也不動,聲音也不出來。“啊——”這時,床上又傳來nv人刺耳的尖叫聲,唐寅心煩地冷聲喝道:“閉嘴!”說話之間,他手臂一抖,靈刀脫手而出,直直向床榻shè去。撲哧!jing準又力大窮的一刀。刀鋒正刺入床上nv人的口中,其力道之大,將她的身子都帶得向后一,刀尖在其腦后探出,并死死釘在墻壁上。房內除了唐寅和莫兵隊長,已再活口,唐寅環視一周,悠然而笑,用腳尖勾住地上的尸體,向外一踢,嘭的一聲,尸體被他直接踢到床榻底下。莫兵隊長身子猛然一震,總算是回過神來,他臉sè慘白,慌1uan地抓住唐寅的胳膊,尖聲叫道:“你說過會讓我沒事的,現在事情鬧大了,你要走得帶我一起走……”“走?為何要走?”唐寅嗤笑一聲,把他的手甩開,然后側耳聽了聽,外面有急促的腳步聲,想必是外面的人已聞聲趕過來了。他微微瞇縫起雙目,意隨心動,濃密的霧氣由他周身散出,在他身邊聚集,凝而不散,只眨眼的工夫,霧氣越聚越多,到最后,竟凝化g人形。這人和剛才被他用黑暗之火吸食掉的高大漢子一模一樣,不僅相貌、身高、體型沒差,就連上身赤膊,下身白褲也毫二樣,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正是暗系靈武密技之一的暗影分身術。對方剛剛殺了千夫長,這時候又變出一個千夫長,莫兵隊長直覺得頭皮麻,渾身乏力,心跳快的已蹦到嗓子眼。他此時已不出叫聲,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千夫長’,目瞪口呆,同時液體從他褲襠下面緩緩流淌出來。唐寅上下打量一番自己幻化出來的千夫長,含笑點點頭,然后走到床榻前,扯開簾帳,把彎刀從赤身1uo體的nv人口中拔出,收起。撲通!被釘在墻上的尸體直挺挺倒在床榻上,鮮血瞬間將被褥染紅好大一片。他剛剛把刀收起,就聽轟的一聲,房mén被人從外面撞開,緊接著,三名和吳涯打扮差不多的修靈者率先闖了進來,隨后是大批的莫軍士卒。“千夫長?!”人們進來之后,看到房內的情況,不大吃一驚,“這……這是什么回事?”千夫長走到衣架前,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同時厲聲喝道:“有刺客混入進來你們都不知道,你們是干什么吃的?若非吳涯先生及時趕到,你們現在就得為我收尸了!”“啊……”眾人面面相覷,看著盛怒的千夫長,紛紛垂下頭,那三名修靈者眼尖,注意到床榻上的尸體,搶步沖了過去,一把把站在床邊的唐寅推開,先是摸了摸nv人的鼻息,再仔細瞧瞧她的傷口,三人變sè道:“好快的刀!”其中年長的修靈者轉回頭,問道:“千夫長,我二弟呢?”千夫長向破碎的戶指了指,說道:“吳涯先生去追刺客了!”中年人心頭一顫,只看尸體的刀傷,便可判斷出來刺客的刀法極快,修為自然也極深,吳涯恐怕不是人家的對手啊!他想也沒想,快步沖到前,飛身跳了出去。他剛出去時間不長,就聽外傳出殺豬般的哭嚎聲:“二弟!二弟啊……”另兩名修靈者身子一震,急忙也順著戶跳了出去,這下好,外傳來合唱聲,一個哭二弟,兩個哭二哥。千夫長嘴角動了動,抬頭瞧瞧還傻站在原地的莫兵們,怒道:“你們還站這干什么?快去召集兄弟們捉拿刺客啊!”“啊?啊,是、是、是!”眾人如夢方醒,連連點頭答應著,然后一窩蜂似的轉身跑了出去。等人們走后,千夫長垂下頭,瞥了瞥還坐在地上的莫兵隊長,伸手把他拉起來,看看他niao濕好大一片的褲子,咧嘴笑了,柔聲說道:“放心吧,沒事的。”莫兵隊長慢慢抬起頭,過了好一會雙眼的焦距才落到千夫長臉上,他想要說話,但哆哆嗦嗦的嘴唇一張一合,一個都吐不出來,看著千夫長的眼神,不象是看一個人,而象是在看一只妖怪。千夫長輕輕拍了拍他的面頰,說道:“去!傳我的命令,讓全部兄弟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