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81

  見莫兵隊長象沒聽到自己的話,仍傻站在原地,千夫長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子,冷聲喝道:“還不快去?”
    莫兵隊長總算清醒過來,尖叫一聲,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看著他的背影,千夫長冷冷哼笑一聲。
    這時候,吳情、吳鵬、吳程三人已把吳涯的尸體從外面抬進屋內。
    吳情兩眼通紅,舉目看向千夫長,強忍悲痛,咬牙說道:“千夫長大人,我二弟死的太慘了,還望千夫長大人為我二弟報仇雪恨!”
    暗影分身是由靈氣幻化而成,周圍肯定有靈壓的存在,不過千夫長自身就是修靈者,身周有靈壓也是很正常的,如果不特意用dong察之術,普通的修靈者根本分辨不出他的假的。
    千夫長也露出義憤填膺的表情,重重地點點頭,說道:“吳情先生盡管放心,刺客猖獗,法天,這次就算撅地三尺,我也要揪出刺客,為吳涯先生和我的愛妾討回公道!”
    聽他這么說,吳情悲由心生,眼淚再次流出來,哽咽著拱手說道:“多謝千夫長大人!”
    千夫長回頭對唐寅說道:“為我配甲!”
    雖是分身,但現在它是千夫長,唐寅是xiao兵,后者答應一聲,拿起甲胄,幫千夫長穿戴在身上。
    因為有刺客公然潛入千夫長的住地行刺,整個晉東鎮1uan成一團,大街xiao巷,隨處可見步履匆匆、神sè緊張的莫軍士卒,人們都在向鎮子中央的xiao廣場集結。
    很快,廣場上已站滿了莫軍士卒,沒有說話聲,整個場面一片安靜,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肅殺之氣。千夫長帶著一干親兵來到廣場,唐寅、張笑、李通等人也都混在親兵之中。
    千夫長下達命令,把全鎮的姓,不管男nv老幼,一律集中到廣場這里,不得疏漏一人,然后再逐一排查,務必要找出刺客的蹤跡。
    看他如此大張旗鼓的查尋刺客,吳情三兄弟雖然感動,但也覺得不妥,晉東鎮有上萬的姓,逐一查起來,那得查到什么時候?再者說刺客又不是沒長腳,估計現在可能已經逃出鎮子了。
    吳情向千夫長身旁湊了湊,低聲醒道:“千夫長大人,刺客可能已不在本鎮了……”
    千夫長不以為然地說道:“我鎮防守嚴密,刺客如何能悄悄潛伏進來?何況我住的宅子有你們這些游俠看守,刺客竟能逃過你們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這太不正常了。”
    這倒是真的!吳情暗暗點頭,看守宅院的可不僅僅他們吳氏四兄弟,還有另外四名游俠,眾人分守各處,即便刺客靈武再高強,想悄悄潛入也非易事。他疑問道:“難道,千夫長大人認為是……”
    “本鎮內部定存有jian細,與刺客私通!就算現在刺客逃走了,我們也得把罪魁禍的內jian揪出來!”千夫長義正言辭地說道。
    “千夫長大人心思周密,所言有理!”吳情點點頭,再不多話,退了回去。
    千夫長背著手,冷峻的臉孔毫表情,倒是他身后混于親兵中的唐寅嘴角挑了挑,露出yin笑,他要的就是把全鎮的人都集中起來,等到己方大軍來攻時,不至于太混1uan,更不會生有人趁1uan點燃烽火臺的情況,當然,還有幾個人需要解決,那就是分身身邊的這些莫國游俠們,普通士卒他不放在眼里,更不可能看出分身的破綻,真正對分身構成威脅的是這些游俠,一旦他們心血來netg察之術,那一切都露餡了。
    唐寅瞇縫起眼睛,拳頭慢慢握緊,與此同時,千夫長也是兩眼shè出yin冷的銳光。
    接下來,晉東鎮變得更加混1uan,接近千人的莫兵士卒分散到全鎮,挨家挨戶的搜查,把全鎮的男nv老少都往鎮中的廣場領,所過的時間并不長,廣場上已站了不少還滿臉茫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的莫國姓。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不愿再留下來查看,千夫長帶著一干親兵和游俠返回住宅。回來之后,他特意把大部分親兵都留在外面,讓他們嚴密看守宅院,他只帶游俠和唐寅、張笑等人回房。
    現在,吳涯和千夫長xiao妾的尸體已收殮起來。回到房內,千夫長居中而坐,長長嘆了口氣。眾游俠們也是心情不佳,尤其是吳氏三兄弟,滿面的愁容和悲sè,坐在那里長吁短嘆。
    千夫長環視眾人,然后對唐寅、張笑、李通這一干‘親兵’說道:“去準備些酒菜來,折騰了大半宿,大家都餓了!”
    “是!千夫長大人!”唐寅對眾人使個眼sè,魚貫而出。
    現在人們哪里還有胃口,不過想借酒消愁倒是真的。沒過多久,唐寅等人端著托盤從外面走了進來,上面有簡單的xiao菜和酒水。
    酒菜分到千夫長和眾游俠面前,前者先舉杯,幽幽說道:“第一杯酒,敬吳涯先生,望吳涯先生泉下有知,助我們早日抓住刺客!”說完話,他手腕翻轉,把酒水傾灑到地上。
    眾游俠們也紛紛跟著效仿,吳情高舉酒杯,哀嘆道:“二弟走好,大哥必會為你報仇!”
    報仇?等下輩子吧!站于房外的唐寅一邊把玩著托盤一邊嗤笑出聲,他不用刻意去聽房內的聲音,他和分身心靈相通,分身的所見所聞,也就是他的所見所聞。
    屋內,第一杯酒誰都沒喝,全部灑到地上,等到第二杯酒,人們才紛紛舉杯痛飲。看得出來,失去‘愛妾’的千夫長心情也差到了極點,悶著頭,一個勁的倒酒、喝酒,重復著同一個動作。
    眾游俠們面面相覷,最后連痛失兄弟的吳情也看不下去了,拱手說道:“還望千夫長大人節哀順變!”
    “唉!”千夫長搖頭嘆息,想說話,但又把話咽了回去,心煩意1uan地揮手道:“什么也別說了,喝酒、喝酒!干!”
    “干!”眾人舉杯,陪著千夫長一起喝。
    身為游俠,不能說各個都是海量,但喝個半斤八兩還是沒問題的,不過眾人才各喝一壺酒不到,就開始感覺到頭暈,眼前的一切都象是變成活物,在自己面前飛快地旋轉著。
    心中悲傷地吳情此時也感覺一陣陣的頭暈眼花,平日里他喝個兩三斤酒都不會微醺,怎么今天才喝幾杯就有大醉之意了?他腦中靈光一閃,心頭頓是一顫,拍案道:“不對,這酒有問題……”說話的同時,他騰的站了起來。
    他不站起還好點,這一站,就覺得天旋地轉,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后搖晃,最后又力地坐回到席上。“酒中有miyao……”說完這一句,吳情眼前一黑,一頭趴到桌案上,就桌上的酒菜撞翻一地。
    其實以他的歷練,正常情況下是能察覺到酒有異樣的,不過現在他的親弟弟剛亡,情緒低落,加上又是千夫長設宴款待,警惕xing也大大放松,這才著了人家的道。
    眾游俠中,吳情的修為是最高深的,連他都受不了yao力,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隨著他趴下,其他游俠也都東倒西歪,一各個的失去知覺。
    千夫長仿佛沒看到眾人都昏倒似的,依舊自斟自飲,等他把壺中最后一滴酒都喝干,這才心滿意足地站起身,掃視下面,見臥倒一片,他冷笑出聲,率先走到吳情盡情,用腳踢了踢他,見后者睡得象死豬一般,他一邊抬手一邊搖頭,嘟囔道:“報仇太難,陪你二弟一同上路倒是容易些!”說話的同時,他抬起的手掌也在生變化。原本好端端的手掌一下子變成一團白sè的霧氣,漸漸的白霧凝結,化成一把長長又微彎的利刃,利刃和他的胳膊連成一體,好像是從他手腕處生出來似的。
    他歪頭看了看利刃,只聽呼的一聲,利刃上燃燒起黑sè的火焰。
    他慢慢放下手臂,再低頭看著趴在桌上的吳情,毫預兆,手臂猛的向下一刺,附著著黑火的利刃情地刺入吳情的后心。
    沒有叫聲,沒有掙扎,在莫國也算是知名游俠的吳情瞬間被黑sè的火焰吞噬,最后被焚燒得尸骨寸,只剩下一團凌1uan的衣物。
    空中飄dang的靈氣沒有1ang費一絲一毫,全部吸附到千夫長的身上,與此同時,他眼中也閃爍出異樣的光彩。
    屋外。唐寅倚靠著墻壁,悠閑地旋轉手中托盤,問身邊的張笑道:“在那些游俠房中還搜到什么了?”
    “除了miyao,還有些毒yao和暗器之類,都是些下三濫的東西!”張笑回道。
    唐寅笑了,悠悠說道:“能死在自己的miyao之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聞言,暗箭眾人也都笑了。李通問道:“大王,我們現在可以把聚靈丹服下了嗎?”
    唐寅點點頭,說道:“解決了這些游俠,晉東鎮已再修靈者,也沒人能察覺到你們身上的靈壓了。”
    眾人大喜,迫不及待地取出聚靈丹,相繼吞下,恢復自身的靈氣。
    等人們都恢復得差不多,唐寅站直身軀,甩掉托盤,向眾人甩下頭,說道:“里面差不多了,走,進屋去處理一下!”
    “是!大王!”眾人跟隨唐寅,走進房內。當他們進來時,千夫長正好把最后一名游俠吸食完,看到他們,他長長吸了口氣,然后默不作聲地走到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