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82

  即便明知道這個‘千夫長’是暗影分亖身幻化而成,張笑和李通等人看后仍覺得很別扭。【】
    身為暗系修靈者,他們自然也會暗影系的三大絕技之一的暗影分亖身術,不過他們的暗影分亖身只能凝化出和他們一模一樣的分亖身,法象唐寅這樣,讓分亖身變化成別人的樣子。
    唐寅環視房內,向眾人揮手說道:“收拾一下,把這些游俠的衣服都處理掉。”
    張笑問道:“大王,游俠全部失蹤,萬一莫兵問起怎么辦?”
    “那還不容易,就說他們去追蹤刺客了。”站于一旁的千夫長回頭說道。
    張笑想了想,點頭道:“大王所言有理。”
    千夫長轉過身來,說道:“現在可以通知鎮外的兄弟們通通進來,全部換上莫兵的軍服,方便做事。”
    張笑愣了一下,沒有接話,而是轉目看向唐寅,雖然千夫長是唐寅的分亖身,但張笑還是不習慣聽從他的指示。
    分亖身是唐寅根據千夫長的靈魂以自身的靈氣凝化出來的,即擁有唐寅的意志,同時也擁有千夫長的意志,所以,即可以說他是第二個唐寅,也可以說他是個單獨的個體,不過他要依附于唐寅才能存在。
    見張笑呆呆地看著自己,唐寅笑了,淡然說道:“去做吧!”
    “是!大王!”得到唐寅的命令,張笑不再猶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他剛離開時間不長,名叫張海的莫兵隊長又從外面慌慌張張的跑進來。看到站于房內的千夫長,他身子頓是一哆嗦,忍不住上下多打量幾眼。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千夫長是假扮的,甚至都不是一個真人。他甩了甩腦袋,搶步來到唐寅近前,心驚膽戰地問道:“你……你們已經殺了千夫長,還……還留在這里想干什么?”
    唐寅笑瞇瞇地看著他,反問道:“誰說我們殺了人之后就要走了?倒是你,現在要么裝成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趕快離開這里,不過有一點我要醒你,你膽敢泄露出半點風聲,你會死,你的全家老xiao也會作陪葬!”
    說話時,他的雙眼shè出yin森的利光,莫兵隊長嚇得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倒退兩步,然后什么話都沒說,轉身向外跑去。
    望著他的背影,唐寅哼笑一聲,背著手,語氣平淡地說道:“李通,去解決掉這個麻煩,不過我說過會不殺他的。”
    李通cha手施禮,說道:“屬下知道該怎么做了。”說完話,他人以消失不見,原地只留下幾縷還未散去的黑霧。
    唐寅巧妙的混入晉東鎮,先是殺掉守軍的千夫長,而后又除掉鎮內的游俠,接下來,他利用暗影分亖身化成的千夫長肆忌憚的在晉東鎮內號司令,同時也把鎮外樹林里的程錦等人全部召進鎮內。
    現在,表面上看晉東鎮還在莫軍的控制之中,防守晉東鎮的也確實是莫兵,但實際上的指揮者已悄然換成了唐寅。
    唐寅以搜查刺客為借口,把晉東鎮的姓和守軍全部集中在鎮子的中央,讓守軍排查姓,不管結果如何,就是不準任何人離開,餓了,在廣場內吃,累了,在廣場內睡,要人要去方便,也得在軍兵的陪同下才能離開。
    當晉東鎮還在大張旗鼓排查刺客的時候,由齊橫和孔炎二將所率領的三萬風軍已悄然而至。
    暗箭人員早已接到唐寅的指令,去接應己方大軍。在暗箭人員的指引之下,三萬風軍未動一刀未放一箭,暢通阻的進入晉東鎮。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等他們突然出現在廣場四周的時候,莫兵和姓們都是滿臉的茫然,驚訝多于恐慌,人們根本沒搞懂是怎么個狀況。
    齊橫、孔炎二人心中暗笑,這仗打得有意思,晉東鎮的軍民加起來有上萬號人,竟然都集中在鎮子中央的廣場上等著己方來個甕中捉鱉,真不知道大王是怎么辦到的。
    雙方沒有生任何的jiao戰,三萬風軍的出現,讓不足千人的守軍連反抗的意念都沒有,在千夫長的授意之下,統統繳械投降。
    守軍都降了,姓們又哪會抵抗?風軍對晉東鎮的占領可謂是比的輕松,一走一過之間就拿下了,而且還沒出任何的動靜,晉安城根本就不知道晉東鎮已然失守這件事。
    占領晉東鎮只是風軍整體計劃的第一步。齊橫和孔炎沒有在鎮內多做逗留,向唐寅請示之后,又率領大軍繼續南下,白天休息,晚上趕路,悄悄繞行到晉安的南部一帶。
    另一邊,以舞英為的直屬軍主力按照原定計劃開始對晉安城動進攻。
    泗水的守軍和安丘的守軍雖同為莫國地方軍,但作戰力卻不在一個檔次上。泗水郡為莫國重地,守軍裝備jing良,又勤于訓練,戰力之強,已接近莫國的中央軍。晉安的守軍只有兩萬多人,與六萬之眾的風國直屬軍比起來相差甚遠,但晉安城防堅固,準備也充分,城內囤積有大量的城防武器,另外,大批游俠的加入也讓守軍實力大增,抵抗的更加頑強。
    直屬軍和晉安守軍在城北展開一場艱難又殘酷的攻堅戰,雙方基本都投入了全部的兵力,戰斗剛一開打,場面就異常激烈,箭矢、弩箭、石在空中穿梭不斷,城內城外,受傷將士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晉安城城主名叫尚道元,官出身,但魄力不次于武將,大敵當前,他不懼生死,親自登上城墻指揮作戰,城主尚且如此,下面的將士和參戰的游俠們士氣倍增,只兩萬多人,還真和人數眾多的直屬軍拼了個勢均力敵。
    戰場的形勢是雙方不分勝負,但莫軍方面也都明白,這只是暫時的,風軍兵力太多,戰力太強,戰斗只要打上個兩三天,己方肯定先頂不住。
    隨尚道元一同觀戰的一名中年漢子說道:“尚大人,風軍來勢洶洶,只靠我城一己之力恐難抵擋。”
    尚道元眉頭緊鎖,問道:“凌云先生的意思是……”
    名叫凌云的中年漢子說道:“依在下之見,應請北營的友軍來援!”他說的北營,就是晉安南部的莫軍大營,莫營雖說位于晉安南部,但就整個泗水郡而言,它還是處于北方,所以稱之為北營。
    北營有多少兵力,戰力又如何,尚道元心中有數,請北營出兵,或許可解燃眉之急,但非長久之計。
    見他猶豫不決,凌云正sè道:“尚大人,現在不要考慮其他,能保住晉安才是最重要的,一旦晉安失守,北營失去屏障,又豈能安存?合則強,分則弱!尚大人快下命令吧!”
    凌云并非莫國官員,他也是反抗風軍的眾多莫國游俠中的一個,就靈武而言,他稱得上出類拔萃,就謀略而言,在游俠中也是屈一指。
    尚道元對他早有耳聞,得知他來到晉安,并yu協助守軍抵抗風人,立刻把他奉為上賓,安排在自己身邊,讓他為自己出謀劃策。
    若是還有其他的辦法,尚道元實在不想求北營出兵增援,但凌云說得也沒錯,晉安若沒了,北營也得完蛋。他深吸口氣,重重點下頭,說道:“好吧!我立刻派人去北營請援!”
    凌云回頭說道:“沈藍,你護送請援的弟兄出城去北營!”
    “好!凌兄!”一名身穿便裝的游俠點點頭,拱手答應一聲。
    在晉安參戰的游俠中,凌云的名氣最大,威望最高,眾游俠們也愿意尊他為主,聽他號司令。
    現在風軍是主攻北城,南城那邊還未現敵蹤,不過誰又能保證風軍不會在南城外悄悄設伏呢?安全起見,凌云也不得不謹慎一些。
    名叫沈藍的游俠護送一名莫軍偏將由南城出城,騎快馬去往北營,請求北營出兵援助。
    莫軍北營的守將名叫夏青,軍職策將軍,領飛鵬將軍號。策將軍是比中將軍低一級的軍職;‘飛鵬’屬雜號。此人在莫國算是不入流的武將,資質也平庸,若非出身貴族,也不可能做到策將軍。
    夏青已然聽說風軍開始入侵泗水,現正大舉進攻晉安,他也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出兵增援。若是不出兵,讓風軍打下晉安,那不用問了,接下來倒霉的就是自己,可若是出兵增援,恐怕又是以卵擊石。
    別看北營的營盤不xiao,浩浩dangdang連綿十來里,但可用之兵充其量也就一萬多人,而且多是老幼病殘,其戰力比地方軍強不到哪去,就帶著這一萬來人去增援晉安,只怕一上戰場就得被風軍打的找不到北。
    正在他在營帳里坐立難安,舉棋不定之時,有士卒來報,晉安軍的一名偏將求見。
    夏青身子一震,第一反應是晉安是不是淪陷了?他急忙下令,把來人請進來。
    等見面之后,聽明對方的來意,夏青這才長出口氣,原來只是求援,不是來報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