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84

  齊橫高舉著掛在刀上的夏青,左右搖晃,大喊道:“爾等主帥在此!主帥已死,爾等亦要步他后塵!”
    說話之間,他猛的向下撤刀,然后再順勢一揮,咔嚓,九轉斷魂刀凌空劈下夏青的頭顱。【】[]shouda8
    周圍的莫軍眼睜睜看到己方主將被敵將斬,又驚又駭,不驚叫出聲,不由自主地紛紛后退。
    當一個人能決定很多人生死的時候,便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本xing。
    齊橫現在就是如此。按理說,他已殺掉莫軍主將,現在完全可以勸降莫軍,但他沒有這么做,拖著靈刀,催馬沖向莫軍人最多的地方,瘋狂的大砍大殺,嗜血的本xing暴露遺。
    齊橫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莫軍抵抗,他要殺,莫軍逃跑,他還是殺,由東殺到西,由北殺到南,殺著殺著,突然現周圍的莫軍手中已經都沒有武器了,他不管那些,論對方有沒有武器,他一心只想著把對方斬盡殺絕,通過殺戮,帶給自己更大的樂趣和滿足感。
    正當他殺得興起,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前方快馬沖來一將。
    齊橫看也沒看,舉刀就劈。來將嚇了一跳,急忙橫刀招架,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巨響,前方的來將被他一刀砍沒了。
    低頭再看,原來是對方戰馬的四蹄被震斷,連人帶馬的趴在地上,齊橫怪笑一聲,舉刀又要砍,那名來將大叫道:“齊將軍,是我,孔炎!”
    聽聞對方的喊聲,齊橫已飛到九霄云外的理智都算是被拉回一些,高舉的大刀也在半空中定了格。他甩了甩腦袋,低頭定睛細看,可不是嗎,坐在死馬身上的不是孔炎還是誰?
    他急忙把靈刀放下來,低頭問道:“原來是孔將軍,你沒事吧?過來怎么也不打聲招呼,我還以為是敵將呢!”
    唉!孔炎奈地暗嘆口氣,灰頭土臉的從馬身上站起,甩了甩被震得麻的雙臂,說道:“齊將軍,不要再殺了,你看看,莫兵都已經放下武器投降了!”
    “哦?”齊橫環顧四周,還真是,戰場上已沒有戰斗,存活下來的莫兵都已扔掉武器,風軍也開始收拾戰場了。{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意猶未盡的齊橫連連搖頭,嘟囔道:“正戰得盡興,怎么這么快就結束了?!”
    孔炎雖是武將,但更象將,不僅足智多謀,xing情也平和寬厚,他生怕齊橫再起殺念,cha開話題,拱手笑道:“恭喜齊將軍,旗開得勝,斬殺敵,又立大功一件!”
    “哈哈!”齊橫有些飄飄然,拍拍系于馬鞍子上的夏青級,傲然說道:“這鼠輩不值一,殺他如攆死只螞蟻!”說話之間,他翻身下馬,舉目看了眼周圍的莫國降兵,問道:“孔將軍,這些降兵要如何處置?”
    “降兵人數過萬,需大王定奪,我看,我們可直取敵營,把這些降兵先關押在敵營之中!”孔炎建議道。
    這次出戰,齊橫為主,孔炎為輔,如何處置降兵,最后還得要齊橫決定。
    一聽要去攻打敵營,齊橫的心立刻沉下去了,他疑問道:“怎么?我們不順勢打晉安了?”
    孔炎說道:“晉安由舞將軍去打,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擊敵援,現已完成,不如再順勢奪下敵軍營寨。敵軍這次傾巢而出,營內勢必空虛,我軍前去,可輕松破營!”
    就因為能輕松破營,齊橫才覺得沒意思。他眼珠轉了轉,說道:“不如這樣,你我分兵兩路,我帶一萬將士北上打晉安,你帶余下將士押送降兵去打莫營,孔將軍以為如何?”
    這倒也是個辦法,何況齊橫好大喜功,自己若橫加阻攔怕會生出事端。孔炎琢磨了片刻,點點頭,說道:“好!就按齊將軍之見!不過,晉安城防堅固,齊將軍只帶萬人前去,務必要多加xiao心啊!”
    “哈哈!”齊橫大笑,拍拍孔炎肩膀,說道:“孔將軍多慮了,此行破城,易如反掌,孔將軍不應擔心我,而應擔心城中的那些鼠輩!”
    “呵呵,那……在下就靜候齊將軍佳音了!”孔炎也笑了,齊橫雖然狂妄,但確實有狂妄的本錢,以他的武力,晉安的莫軍想傷他還真挺難。
    齊橫非四肢達頭腦簡單的莽夫,他破城的信心也不是平白生出來的,舞英率領主力大軍由城北猛攻,那么不用問,晉安的守軍基本都集中在北城,他率眾突然由南城動進攻,定能殺得對方措手不及,破城也不是難事。事實上還真和他預料中的差不多。齊橫率領一萬風軍突然出現在晉安城南,確實讓城內的守軍大吃一驚,城主尚道元聽聞消息,更是大驚失sè,他在城南僅僅留下數守軍,如何能抵御得住上萬風軍的進攻?
    當他想chou調人手,緊急增援南城的時候,又有消息傳來,南城已破,城外的風軍業已殺入城內。這個消息對于尚道元以及城內的守軍而言,疑如當頭一bang,令人們心涼半截。
    作為游俠的頭領,凌云馬上派出手邊的全部游俠,讓他們趕快去往南城,能拖住風軍多久算多久。如果風軍的主將只是普通武將的話,這些游俠還真能起到不xiao的威脅,但要命的是風軍主將是齊橫,嗜血好殺偏偏又靈武蓋世,趕到城南的游俠們沒有給風軍造成多大的威脅,更別說拖住風軍了。
    在齊橫的帶領之下,風軍勢如破竹,一口氣由南城殺到城池中央的城主府,把尚道元的官邸團團包圍。
    南城被破,內部生1uan,這讓晉安軍軍心大1uan,人們法再一心一意地對付城外的風軍,士氣也立刻被打壓下去。
    與驍勇善戰的風軍作戰,容不得任何的疏漏,稍有不慎,便會死于對方的致命一擊之下。
    守軍的分心,使其抵抗漸弱,這讓久攻不下的風軍終于看到了取勝希望,人們仿佛被打了強心劑似的,進攻得更加兇猛。
    在風軍近乎于瘋狂的強攻下,晉安守軍的心理防線先崩潰,城池的防線也隨之逐步瓦解,劣勢一旦產生,再想挽回,那太難了。
    很快,晉安的北城有數處被風軍攻破,大批的風軍士卒順著云梯爬到城墻上,與守軍展開面對面的rou搏。
    若有城防做倚仗,守軍還能咬著牙與風軍一較高下,現在風軍沖上城墻,守軍再抵擋不住,即便有游俠參與戰斗,也扭轉不了大局。
    隨著一批又一批的風軍源源不斷地沖上城頭,涌入城內,莫軍防線徹底崩潰,兩萬守軍,在城墻上下折損大半,余下的守軍力抵抗,只能被迫跟隨尚道元向城內撤退。
    看出己方大勢已去,凌云勸尚道元道:“尚大人,晉安已經守不住了,讓我等護送你出城吧!”
    尚道元搖頭,別說他早已下定死戰到底的決心,就算現在他想跑也跑不了了,他的家人都在城主府,而此時城主府又被風軍圍困,他怎能舍下父母妻兒獨自逃命?
    他說道:“身為一城之主,城破,城主當以身殉國。”“凌云先生走吧,你我身份不同,不必再勸我。”“只望凌云先生能以有用之軀,在別處繼續抵抗風賊!”
    尚道元不給凌云說話的機會,一口氣把自己想說的全說完,然后起佩劍,大步流星的向城主府而去。
    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凌云幽幽嘆息,如果莫國官員都有尚道元這種以死報國的決心,萬里江山又何止于被風軍踐踏成這般田地?!可惜一個人扭轉不了大局,一個忠臣也改變不了兩國的強弱。
    凌云法強求尚道元隨他一同逃走,最后,他帶著一干參戰的游俠們向西城突圍,由城西逃離晉安。
    隨著莫國游俠的撤離,晉安城的抵抗力量又大大被縮減,在一個時辰之內,風軍徹底掃平守軍,全面占領晉安。
    此戰,晉安的守軍已拼盡了全力,當真做到了戰至一兵一卒的程度,二萬多人的守軍,到最后被風軍所俘的莫兵不足五人,其余守軍,悉數陣亡,包括城主尚道元在內。
    一仗打下來,風軍方面也不輕松,在攻堅中傷亡過萬人,再加上城外的那場伏擊戰,全軍的傷亡已接近兩萬。不過好在晉安之戰大獲成功,連帶著把莫軍北營也一并拿下,不僅將泗水郡打開一個大豁口,而且還順勢掃平了莫軍在泗水的北方軍力,這讓風軍在接下來的入侵中會變得輕松許多,接近兩萬的傷亡也是在唐寅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城戰已經結束,不過齊橫卻是不依不饒,率領著手下軍兵,以搜查殘余莫兵為借口,在城內四處1uan竄。
    當他行至一家大戶的時候,見其mén面排場都很大,匪xing又起,令手下軍兵去破mén,見什么值錢就給他搶什么。
    風軍剛把院mén砸開,還沒來得及往里面沖,就聽背后有人高聲大喊道:“等一等!快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