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85

  聽聞喊聲,以齊橫為的風軍齊齊轉回頭,只見后面快馬奔來數騎,最前面的一位不是武將,而是一官,郭訣。【】
    齊橫認識郭訣,畢竟風軍當中的莫人并不多,想不認識也難,只是以前沒怎么接觸過。等郭訣和他的隨從行到近前時,齊橫拍馬迎了過去,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郭大人!”
    郭訣先是拱了拱手,然后手指撞mén的那些軍兵,問道:“齊將軍這是作甚?”
    齊橫眼珠轉了轉,說道:“我懷疑此宅之內藏有敵兵,所以要進去搜查……”
    不等他這些托詞說完,郭訣正sè說道:“大王早已下過命令,全軍將士,若有掠人錢財者,殺赦,若有濫殺辜者,則誅九族。我想齊將軍還沒有聽說吧,先前大王因殺一莫國平民nv子,也受到了重罰,以代,斷示眾,以齊將軍的身份和地位與大王比如何?”
    郭訣和齊橫同是莫人,但他對齊橫實在沒什么好印象,他是生,人出身,而齊橫是匪寇,殺人不眨眼的土匪頭子,郭訣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若非怕齊橫在城內濫殺辜,傷及姓,他也懶得特意前來警告他。
    聽完他的話,齊橫暗吃一驚,他還真沒想到風軍的軍紀竟然這么嚴,連大王有過都要受罰,而且還是以代的重罰。
    見他沉思不語,郭訣嘆口氣,又道:“齊將軍不要忘記自己在風軍的處境,你現在還只是一個降將,遠未得到大王的信任,而且看你不順眼的風人還不知道有多少呢,一旦犯錯,被人抓到把柄,恐怕齊將軍要陷入萬劫不復的險境了!”
    這話讓齊橫倒吸口涼氣,細細想想,覺得郭訣所言不是沒有道理。自己一投靠風軍就搶風頭,連連立功,誰知道那些風人將領會不會心生嫉恨呢!他沉yin片刻,突然翻身下馬,沖著郭訣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禮,正sè道:“郭訣先生所言極是,在下受教了!”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不知郭訣先生今晚有沒有時間,由在下做東,一起喝上幾杯?”
    齊橫是聰明人,通過與郭訣的jiao談立刻意識到自己在風國人單勢孤,想成大事,光靠自身的本事遠遠不夠,還需要有人在旁相助,同是莫人又才智過人的郭訣正是最佳人選。
    分則弱,合則強,這個理念正是朋黨派系形成的根本。
    郭訣見齊橫主動邀請自己喝酒,他又怎會不明白齊橫的心意呢?現在風國朝廷是風人一家獨大,寧人也占有一席之地,相對而言,莫人官員和將領太少了,也顯得人單勢孤,團結起來未嘗是壞事。
    即便心里不喜歡齊橫這個人,郭訣還是含笑點點頭,說道:“恭敬不如從命。”
    齊橫大喜,兩眼頓是一亮,說道:“郭訣先生是人,而在下只是一介莽夫,日后還望郭訣先生多多點。”
    郭訣笑道:“齊將軍太客氣了。”
    不管是出于虛情假意還是受時世所迫,總之,郭訣和齊橫這兩個一一武還是走到了一起,他二人的親近也成了風國朝堂內莫人派系的雛形。
    當日傍晚,唐寅在晉安的城主府內大擺酒宴,與麾下的大臣、將領們開懷暢飲,慶祝泗水之戰的戰成功。
    城主府內,燈球火把,亮子油松,歡聲笑語,推杯換盞,一派熱鬧的景象,很難想像,就在兩個時辰之前,這里還是尸橫遍地,被風軍血洗的一塌糊涂。
    靈霜也有受邀參加酒宴,和唐寅并肩而坐,不過當她看到地上還未擦拭干凈的血跡,又回想起懸掛在府mén外那一具具殘缺不全的尸體時,對面前豐盛的菜肴胃口頓失。
    在她看來,風軍還是太兇殘太野蠻了,和yu軍的作風大相徑庭,但也不可否認,晉安之戰,風軍打的十分漂亮。
    她和許問楓有仔細研究過風軍的戰術,風軍之所以能在半日之內攻破堅固的晉安,齊橫和孔炎二人所率的那支奇兵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齊橫和孔炎之所以能成為奇兵,唐寅親自出手,控制住晉東鎮又是其中的關鍵。
    可以說晉安之戰中,最不起眼又恰恰最為重要的那一戰就是生在唐寅身上,不過宴會上,唐寅對自己的功績只不,只是一個勁的夸贊手下將士,他先是夸獎舞英作風剛硬、兇狠,不給敵人喘息之機,隨后又大贊齊橫和孔炎,以少勝多,全殲莫國援軍,尤其是齊橫,先斬莫國策將軍夏青,后破城又斬晉安城主尚道元,連立奇功。唐寅對齊橫不單單是口頭夸獎,在宴會上當眾冊封他為偏將軍,暫時隸屬于直屬軍。戰爭期間,軍兵升職是最快的,以齊橫來說,僅僅是個投降的草寇,但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由千夫長升為兵團長,又一躍升到偏將軍,官職與展鵬、魏軒等這些風將已不相上下。
    看著喜笑顏開、對部下大加贊賞并論功行賞的唐寅,一旁的靈霜也在暗暗點頭,風將之中高手如云,能力出眾者數不勝數,即有風人,也有寧人、莫人,卻各個都能心甘情愿的為唐寅賣命,不僅僅因為他是風王,也不僅僅因為風**力強盛,唐寅也有他特有的人格魅力存在。
    別的君主即便不參戰,等到戰斗結束之后也會和下面的將領們搶功,生怕部下功高蓋主,威脅自己的地位,而唐寅則是恰恰相反,不僅不貪功,還把自己的功勞都分給部下,從另個方面也能看出唐寅對他自己的自信,他相信自己有能力鎮得住人才輩出的風軍將領們。這可能也是草根出身的君主和世襲君主的區別所在。
    靈霜欣賞唐寅的做法,越接觸唐寅,她越能現他身上的優點,當然,這些優點僅僅是對風國而言的,對別的國家則是威脅,對唐寅了解的越深,靈霜對他也就越忌憚。
    等到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唐寅清了清喉嚨,笑呵呵說道:“拿下晉安,只是泗水之戰的開端,接下來,我軍要長驅直入,取霈城、取銅川,然后再一舉拿下郡城通夏,dang平泗水郡內的莫軍!”
    在晉安之戰中未有建樹的展鵬、魏軒二將雙雙挺身站起,cha手施禮,大聲說道:“大王,打霈城末將愿做先鋒!”
    未等唐寅說話,齊橫也跟著站起身,cha手道:“大王,末將也愿做先鋒!”
    如果是展鵬和魏軒請纓,眾風將們沒什么意見,見齊橫也站出來請纓,風人將領們互相看看,52o小說道:“末將愿做先鋒!”“末將愿做先鋒!”
    見眾將士氣高漲,爭先恐后的請纓主戰,唐寅哈哈大笑,得意之sè溢于言表,轉頭對身邊的靈霜說道:“大風將士,各個驍勇,縱有強敵,皆不畏戰,yu王妹以為如何?”
    唐寅說話時兩眼放光,笑得開心,活像個在人前故意顯擺的孩子,完全沒了平日里yin險詭詐笑面虎的作風,靈霜暗暗搖頭,特意送給唐寅一個夸張的笑容,‘由衷’贊道:“風國勇士,勝yu國萬千!”
    “哈哈——”唐寅又是一陣大笑。現在他確實很得意,因為仗打得太順利了,照目前這樣的度,不用一個月,己方便能占下整個泗水郡,風國吞滅莫國又向前大大邁進一步。
    “真是期待啊!”期待在鎮江自己與邵方對陣的那一幕。唐寅笑嘆一聲,而后問邱真道:“我軍補充的兵員何時能到?”經過連續的爭戰,直屬軍除去死傷,可戰之兵勉強有七萬,需要有新兵填補。
    邱真說道:“增兵已出霸關,到晉安最快也要半個月!”
    唐寅搖頭,說道:“半個月?等不了那么久了。”說著,他下令道:“舞英聽令!”
    “末將在!”舞英拱手。
    “你率兩萬將士,取霈城,打霈城之前,可先兵飛多路,掃平霈城周圍村鎮,徹底斷絕霈城外援!”
    “末將遵命!”
    “齊橫、孔炎聽令!”
    “末將在!”齊橫、孔炎雙雙出列。
    “你二人率兩萬將士,取銅川,打銅川之前也要掃平周邊村鎮,永除后患!”
    “末將遵命!”
    隨后,唐寅又分派展鵬、魏軒、葉堂、高宇等諸將,令他們分頭去攻打南下所經的主要大鎮。
    唐寅一口氣把手下的將領和七萬軍兵全部派遣出去,準備在接下的戰斗中來個齊頭并進,萬箭齊,讓莫軍找不到己方進攻的重點,從而打1uan莫軍的布防。
    對于他的戰術,風將和謀臣們都意見,邱真和蔡圭也認為可行,剛剛攻占晉安的風軍在唐寅調動之下又開始蠢蠢yu動,積極為繼續南下入侵做準備。
    唐寅這邊并不知道,晉安之戰成了壓垮莫國朝廷的最后一根稻草,得知晉安失守,風軍全面侵入泗水,邵方再也沉穩不住了,泗水郡現在可是莫國的命根子,泗水有失,在外爭戰的五十萬莫軍全將成為孤軍,那還了得?
    這時邵方已顧不上再吞并yu國了,也顧不上在yu國所取得的戰果了,緊急傳令給前方大軍,令其全部回撤,援泗水郡。邵方忍痛做出的這個決定,也成了這場風莫戰爭的轉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