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87

  眾人嘴上叫好,心中可是在暗暗嘀咕,好!大王寫時那胸有成竹、目空一切的氣勢果真是好!就是寫出來的……實在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聽周圍一片叫好聲,唐寅又哪會沒有自知之明的認為那是眾人出于真心的,不過他倒是面不紅氣不喘地收下眾人的稱贊,然后放下筆,舉目看向宋瑩,問道:“宋xiao姐認為如何?”
    宋瑩依舊是面表情,不置可否、一本正經地說道:“民nv會把大王的賜表起來,懸掛于廳堂。【】[]”
    “呵呵,好好好!”唐寅笑yinyin地點點頭,52o小說道:“宋先生,本王今晚要在貴府入住,若有討饒之處,還望宋先生見諒。”
    想不到風王竟會如此客氣,宋應倫急忙躬身施禮,說道:“那是xiao人的榮幸!”
    唐寅說道:“本王累了。”
    “xiao人這就為大王準備房間。”
    “煩勞宋先生了。”
    “哎呀,大王太客氣了。”
    唐寅一邊往外走,一邊向程錦勾了勾手指。后者快步來到唐寅身旁,低聲問道:“大王何事吩咐?”
    看了看左右,唐寅低聲說道:“不管你是用偷還是用搶,總之,把我剛才寫的那副燒掉。”
    如果自己畫的那東西讓真宋家人表起來,掛到大堂上示眾,恐怕自己這個君主得把風國的臉面丟光。
    聽聞他的話,那么死氣沉沉的程錦都差點撲哧一聲笑出來,連連點頭,應道:“大王請放心,除了今天在場的人外,絕不會再有第二個人看到。”
    “恩!”程錦做事,唐寅一向很放心。
    宋應倫把唐寅安置在自己的臥房,他和夫人則睡在了廂房。另外,靈霜、邱真等人也都被安置在不同的住處。
    晚上,唐寅簡單吃過晚膳,便拿出地圖,仔細研究泗水目前的局勢。
    現在擺在他面前還有四個難題,其一的泗水的郡城,另外三個是莫軍位于泗水的三大軍營,這四個點都囤積有為數不少的莫軍,真打起來,場場都是硬仗。以己方目前的兵力,想連續攻克這四個點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說是十分艱難,如果能把飛龍軍調派過來,那泗水之戰就變的簡單多了,可惜邱真已一再警告他,飛龍軍萬萬不能調動。
    如何能用現有的兵力,以最xiao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呢?唐寅越想越頭疼,雙目也下意識地瞇縫起來。
    正當他冥思苦想的時候,外面傳來當當的敲mén聲。唐寅頭也不回地說道:“進來!”
    推mén而入的是阿三。阿三走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宋xiao姐來送茶點,不知大王見是不見?”
    當時沒有男nv授受不親的觀念,但一未出閣的nv子深更半夜的跑到男人房間,也是有損名節的。
    唐寅聞言一愣,他感覺得出來,宋瑩對自己是有排斥之意的,怎么又突然來送茶點了呢?
    正在唐寅琢磨的時候,阿三又說道:“屬下已經查過了,宋xiao姐的茶點都沒問題!”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讓她進來吧!”
    “是!大王!”阿三答應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時間不長,宋瑩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中還著一只xiao籃子。
    “民nv見過大王!”宋瑩回手關好房mén,沖著唐寅柔柔地施了一禮。
    唐寅收起地圖,笑呵呵地向她招招手,說道:“這么晚了還麻煩宋xiao姐來送茶點,本王太過意不去了。”
    隨著宋瑩進來,清香味也鉆進唐寅的鼻子里,即便不用看,唐寅也能嗅得出來,宋瑩帶來的有參茶。
    “大王客氣了,民nv聽說大王還沒睡,所以特意做些吃的送來,不會打擾到大王吧?”宋瑩白白凈凈的xiao臉上難得的露出笑容。
    “不會!”唐寅接過她手中的籃子,一邊翻看一邊隨口說道:“本王還以為宋xiao姐十分討厭本王呢?”說話之間,他從籃子里拿出茶壺和兩疊勾人食yu的xiao點心。
    “大王為何這么說?”宋瑩接過茶壺,取出空杯,為他倒茶,問道:“是不是民nv剛才有對大王不敬之處?“并沒有。”唐寅樂了,說道:“只是本王的感覺而已。”說著,他拿起一塊點心,嗅了嗅,贊道:“好香!這是什么做的?”
    “是五仁餅,里面有松子仁、花生仁、核桃仁、瓜子仁、瓜蔞仁。”宋瑩面露微紅,低聲說道:“是民nv做的,大王先嘗嘗!”
    唐寅已經吃過飯了,不過手里的五仁餅香氣實在you人,他掰下一塊,放入口中,餅rou入口即化,香甜mi人,唇齒留香,口舌生津,回味窮。
    見他吃了一塊后久久沒有說話,宋瑩略顯緊張地問道:“大王覺得味道如何?”
    “好!好!”唐寅咽下口中的餅rou,連贊了兩聲好,隨后又驚又喜地看著宋瑩,贊嘆道:“好吃極了!真想不到,宋xiao姐不僅是才nv,還有這般廚藝,本王可要對宋xiao姐刮目相看了!”
    在唐寅閃閃放光的眼眸下,宋瑩顯得又羞澀又窘迫,yu面通紅,不好意思地垂下頭,低聲說道:“大王太過獎了。”
    “并沒有!”唐寅擺擺手,感覺有趣地看著如含苞待放的宋瑩,笑盈盈說道:“如果可以,本王真想把你留在身邊,天天吃你做的點心!”
    他這話并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單純地欣賞宋瑩的廚藝。
    不過聽在宋瑩的耳朵里,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她xiao臉更紅,而且一直紅到脖子根,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看出她的羞澀,唐寅很體貼地轉移話題,拿起茶杯,邊嗅邊問道:“這也是你沏的參茶?”
    “是的。除了人參,還有鹿茸,可以幫大王補身子,另外還有細辛,能幫大王去風散寒。”宋瑩象獻寶似的一口氣說道。
    唐寅挑起眉mao,怔了怔,隨后仰面大笑,放下茶杯,說道:“本王的身子健康得很,何須還用人參、鹿茸、細辛這些補品?”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同時伸出手來,托住宋瑩尖尖又xiao巧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可以對上自己的目光。
    說話時,他不喜歡看對方的頭頂,喜歡看到對方的眼睛,這樣可以讓他知道對方在心里想些什么。
    “本王以為,莫國的姓們都是憎恨本王的。”
    宋瑩面露mi茫之sè,看著近在咫尺的唐寅,心中亦是一顫。唐寅是君主沒錯,但他也是個十分好看的男人,他的五官剛毅又深刻,英俊不凡,目光放肆狂野,卻又不會讓人覺得輕浮下作,離他近時,立刻會嗅到他身上的干草味,很干凈很純粹,宋瑩以為,那才應該是男人的味道。
    “大王為何這么說?”
    “因為本王引兵入侵了莫國!”唐寅幽幽說道。
    “可那也是大王奉天子之命……”
    “如果并不是呢?”唐寅收回手,說道:“風莫之間,必有一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今日本王不伐莫,明日莫就會引兵伐風。天下諸國,紛爭不斷,若想沒有戰1uan,只能恢復成當初統一的帝國。風絕天下!不知是風能絕天下列國,還是天下列國能絕風,本王也很想知道。”
    原來唐寅所寫的‘風絕天下’是一語雙關。現在宋瑩才nong明白他的意思。
    “我明白大王的話,大王是說,如果風國不對外爭戰,就會反過來被列國所吞!”宋瑩說道。
    唐寅背手仰面道:“在貴族們的宴會上,永遠都不會容忍一個暴戶的存在,既然如此,那就把一切都推倒再重來好了。”
    這就是風王的野心嗎?宋瑩暗嘆口氣,那已經不在她所能理解的范疇之內了。
    唐寅收起臉上的正sè,突然輕撫她的面頰,似問又非問地柔聲說道:“今晚,你會留下來?!”
    宋瑩先是一愣,緊接著,臉頰緋紅,深垂著頭,嬌滴滴地說道:“如果大王愿意的話。”
    “為什么不呢?”隨著唐寅輕快的話音,宋瑩忽覺得身子一輕,人已橫在半空中,她下意識地驚叫一聲,定神細看,原來是唐寅已把她攔腰抱起。
    在唐寅的臂膀中,她簡直輕若物。他直直走到床前,將宋瑩輕輕放到床榻上,同時低下身來,吻住她的櫻唇。
    沒想到唐寅來得如此突然,宋瑩睜大秀目,可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唐寅的手指已靈活地解開她的衣帶。
    “啊……大……大王……”冷汗順著宋瑩的額頭流淌下來,她驚呼。
    “別怕!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唐寅稍微抬起頭,對上宋瑩驚慌的雙目,含笑說道。
    他雖是在笑,但宋瑩的感覺卻很冷,沒有一絲一毫的溫暖,很快她便明白了,因為唐寅的眼睛里沒有笑意,彎彎的虎目之中除了冰冷還是冰冷,yin森的銳光讓人覺得可怕。
    難道,被他識破了?不可能……她沒有思考的時間,因為唐寅已解開她的外衣,開始扯她的肚兜。
    “等……等等……”
    “還等什么?”唐寅沒有理會她,手臂一揮,一片紅sè的肚兜已飛離宋瑩的嬌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