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88

  宋瑩想反抗,但她的力氣和唐寅比起來太微不足道了,反而還把唐寅的動作激的更加粗魯和大膽。【】
    唐寅的吻由她的面頰一路向下,吻過她的脖頸、香肩,最后吻上她胸前的兩點粉紅。宋瑩出于本能的呻yin出聲,可也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她不留痕跡地抬起手臂,狀似享受唐寅的熱情,而她的手指已飛快地從頭上chou出簪,緊緊握在掌中,趁唐寅還在她身上親吻的時候,她用足全力,對準他的太陽xue,猛的刺了下去。
    當啷!
    金質的簪刺在唐寅的頭上,卻出鐵器的碰撞聲,火星子也冒出一團,宋瑩感覺自己不象是刺在人身上,更象是刺在一塊鐵板上,她不由自主地驚叫一聲,急忙抬起頭來,定睛一看,原來不知何時,唐寅的頭上竟已罩起靈鎧,她剛才刺出的簪,正是刺在唐寅的靈鎧上。
    “你……”
    宋瑩大驚失sè,做夢也想不到,唐寅在sèyu熏心的時候竟還能以靈鎧擋下她致命的一擊。她不是修靈者,也沒怎么見過修靈者,看到頭部罩起靈鎧的唐寅,打心底里生出寒意。
    靈鎧并非是光滑的,而是呈鱗片狀覆蓋在唐寅的頭上,將他的口鼻遮得嚴實合縫,只留出兩只眼睛露在外面,看上去猙獰又恐怖。
    沒等宋瑩開口說話,聽到房內有鐵器聲傳出的阿三阿四第一時間破mén而入。
    他二人的度快,唐寅的動作也不慢,瞬間散掉頭部的靈鎧,站起身的同時,抓住床腳的被褥,順勢一拉,將其蓋在宋瑩*的身軀上。隨后,他象沒事人似的,轉回頭,看向阿三阿四,面表情地問道:“誰準你們進來的?出去!”
    阿三阿四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見大王恙,二人也就放下心來,未敢多問,施了一禮,快退到房外。等他二人離開,房內立刻陷入尷尬的沉寂中,唐寅低頭看著蜷縮在被子底下的宋瑩,目光閃爍不定。
    “你……你知道我要殺你?”事情已然敗露,宋瑩也豁出去了,直言不諱地問道。
    寅回答得干脆。
    “為什么?為什么你會覺察到?”宋瑩想不明白,她自信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
    唐寅的目光漸漸深邃,側頭看了看桌上的點心和茶水,說道:“你送來的吃的有問題。”
    宋瑩心頭一驚,可很快又恢復鎮靜,說道:“我沒有在里面下毒,而且你剛才不是也吃了嗎?”
    唐寅哼笑一聲,說道:“五仁餅里有瓜蔞,雖是美食,但極為稀少,尋常人家是絕對買不起的。”
    宋瑩說道:“宋家并不缺錢。”
    “看出來了。”唐寅說道:“貴府是本鎮大戶,用瓜蔞做點心招待一國之君,確實也很正常,問題出在你的茶,茶中有細辛……”
    不等他說完,宋瑩急道:“那不是毒yao……”
    “非但不是毒yao,還是補品。”
    “那你……”
    “不過,瓜蔞和細辛一起食用時,就出問題了。這兩種東西,一寒一熱,單獨食用,都對人有益害,可混在一起,便是劇毒,你當本王不知?”唐寅凌厲的雙眼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宋瑩。其實他對吃的東西并研究,不過瓜蔞和細辛都可做yao材之用,而唐寅自xiao習武,即便不識醫術,但對中yao方面十分jing通,什么yao材相輔相成,什么yao材相克相生,他了如指掌。
    聽聞這番話,宋瑩臉sè大變,不自覺地露出心虛和駭sè。通過唐寅的賜,她可以肯定唐寅是個毫才華的粗人,絕不可能懂得yao理知識,她正是利用這一點,把兩種相克的補品分別做成點心和茶,想毒死唐寅,可是唐寅只吃了點心,卻未喝茶,不得以,她才挺而走險,sèyou唐寅,想趁他sè心大起的時候,再出手偷襲,把他殺死,可惜的是,唐寅并非好sè之徒,而且心里早有防,令宋瑩的突下殺手也以失敗告終。
    唐寅比她預想的要jing明得多,也可怕得多,只是現在才明白這一點,太晚了。
    宋瑩咬著嘴唇,對上唐寅冷冽的目光,良久,她方說道:“是我要殺你,和我父母沒有關系,你要殺就殺我好了,不要牽連我的家人!”看著宋瑩,唐寅樂了,慢悠悠地反問道:“你以為依你現在的處境和你的所作所為還有資格和本王談條件?”
    “你……”
    “本王想不明白,香mén第的大家閨秀,如何會知道兩種補品混在一起就能變成劇毒的事。你能為本王解惑嗎?”唐寅走近宋瑩,好奇地問道。
    放在被子下的xiao手猛的握緊,宋瑩深吸口氣,說道:“是……是我在上看到的……”
    “哦?”唐寅挑起眉mao,問道:“那本叫什么名?我派人幫你去取!”
    宋瑩的目光開始變得飄浮,結結巴巴道:“那那……那本本是我以前看過的……早早已經扔掉了!”
    她在唐寅面前還是顯得太稚嫩了,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根本瞞不過唐寅的眼睛。他語氣肯定地說道:“你說謊!如果本王沒有猜錯,你定是收人指使!”
    聽唐寅說得信誓旦旦,宋瑩又是一驚,xiao嘴張開,險些脫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她急忙垂下頭,避開唐寅的目光,說道:“是是我從上看到的,你愛信不信……”
    “收起你的xiao姐脾氣吧,你只當這是一場兒戲嗎?”唐寅冷笑道:“既然你不說是受何人指使,那本王只能認定指使你的人是你最親近的人,也就是你的家人。本王現在就令人剮了他們!”說著話,唐寅轉身就往外走。
    “不!不是的……”
    “那是誰?說!”
    “是……是一個游俠!不過現在他肯定早已經走了,你找不到他的……”
    “游俠?”唐寅瞇了瞇眼睛,問道:“他叫什么名?又是在什么地方和你見的面?”
    “我不知道他的名,是……是在晚飯之后,他主動出現在我的閨閣里……”說到這,宋瑩的話音越來越xiao,臉頰也不自然地紅了紅。
    看她的模樣,不象是在說謊,唐寅暗暗皺緊眉頭,自己入住宋府,府內府外皆已嚴密崗哨,竟然還有游俠能潛入進來,這太不可思議了。
    他冷冷哼了一聲,又問道:“你以前認識這人?”
    宋瑩搖頭。唐寅說道:“不認識?一個陌生人找上你,讓你行刺本王,你就甘愿照做?”
    “是!”宋瑩眼中閃現出憎恨,厲聲說道:“風賊入侵莫土,人人得而誅之,你是風王,更該死一次,一千次!”
    咣當!房mén再次打開,阿三阿四雙雙走了進來,先是怒視床上的宋瑩,然后沖著唐寅cha手施禮,只等他一聲令下,把宋瑩立刻抓起來。
    他二人又不是聾子,就守在唐寅的房mén口,對唐寅和宋瑩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此時兩人再也聽不下去了,這才雙雙闖入進來。
    唐寅看看他倆,再瞧瞧閉上眼睛準備受死的宋瑩,甩下袍袖,大步走了出去。阿三阿四見狀,急忙跟上來,問道:“大王,如何處置賊nv?”
    “算了。”唐寅心煩地擺擺手。一個和莫軍、朝廷毫瓜葛,出身于香mén第的千金xiao姐都肯頂著殺頭的死罪來行刺自己,可見莫國姓對自己的憎恨有多深,殺她很容易,可還能把全部的莫人都殺光嗎?、唐寅感覺一陣陣煩心和頭痛。
    他召見程錦、樂天、艾嘉三人,令其全鎮搜捕可疑之人,希望能找到悄悄潛入宋府的那個游俠,當然,唐寅對此也沒報多大希望。對方能想到借刀殺人這一招肯定不是傻瓜,不會站在那里等著己方去抓他,可能正如宋瑩所說,那人早已經跑路了。
    唐寅并沒有對外宣揚宋瑩行刺他的事,不過事情還是傳開了,不僅邱真、蔡圭、郭訣等人聽到風聲,就連靈霜也知道了此事。原本寧靜的夜晚變得不再寧靜,隨著大批侍衛涌入宋府,在成上千火把的映shè下,宋府亮如白晝。
    前庭正屋的大廳里,唐寅居中而坐。兩旁是聞訊而來的靈霜、邱真等人。宋氏一家包括府內的家丁、丫鬟全部哆哆嗦嗦地跪在下面,頭也不敢抬。
    唐寅沒想把事情鬧大,看著主動負荊請罪而來的宋氏一家,他微微皺眉。
    “大王,是xiao人教nv方,受惡人蠱惑,對大王做出大不敬之事,大王要治罪,就治xiao人的罪吧,看在xiaonv年幼知的份上,就……就暫且饒過xiaonv這一次吧!”說話時,宋應倫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聽到父親要替自己定罪,宋瑩也是淚如雨下,她連連搖頭,顫聲說道:“nv兒不要連累爹,一切都是nv兒的錯……”
    不想再聽她父nv的哭述,邱真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罪nv宋瑩yu行刺大王,理應處斬,誅滅九族,請大王下令吧!”
    靈霜轉過頭來,看向唐寅,雖然她很同情宋家人,但再沒有什么罪名能比弒君更大的了,她想求情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唐寅沉默了一會,突然向邱真招招手,讓他到近前說話。邱真一怔,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不過還是走到唐寅身邊,跪坐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