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89

  唐寅低聲問道:“邱真,是不是一定要殺宋氏一家?”
    “啊?”邱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或者大王是不是在故意和自己開玩笑,竟然問出這種話。【】他皺著眉,說道:“當然,行刺大王,當然要誅滅九族!”
    “可是……”唐寅疑問道:“你不是一直告誡我,對莫人要施仁政嗎?上次我只是殺一人,最后卻要鬧得以代,斷謝罪,現在你又要我誅殺宋氏全家?”
    邱真正sè說道:“施仁政,只是便于大王統治莫人的一種手段,讓大王斷謝罪,那也只是做作樣子罷了,何況,那事也不能和此事相并論。濫殺辜有罪,是法度,行刺大王有罪,也是法度,不管什么時候,法理不能壞。”
    別看邱真平時質彬彬,一派害的模樣,但他太理xing了,理xing到了近乎于失去人xing的程度。他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從風國從唐寅為出點的,他讓唐寅對莫人施仁政,那是因為這么做對風國對唐寅有利,如果說把莫人統統都殺光能對風國對唐寅更有利,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去這么做。在他眼中,除了國家和君主之外,就從沒容下過其他的東西。
    如此的決絕,連唐寅也做不到這一點。唐寅暗嘆口氣,幽幽說道:“其實,想致我于死地的莫人又何止宋瑩一個?”
    “正因為這樣,大王更應該殺一儆!”邱真說道:“今日大王若心存仁念,放過宋氏,明日,莫人將會人人效仿,行刺之事也將層出不窮,大王豈能因xiao失大?”
    唐寅先是點點頭,可很快又搖了搖頭,表示他不認同邱真的說法。
    他并不這么認為今日殺了宋氏全家,就能杜絕莫人對他的憎恨和行刺,既然效,為何還要去做呢?與其讓莫人更恨他,還不如讓莫人感激他一次呢!
    “除了殺一儆,再其他手段了?”唐寅問道。
    “是的,大王!”邱真聳聳肩,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可是我不想這么做。”唐寅賴地笑了笑,說道:“你是我的席智囊,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辦法解決這件事的,即不見血,又能圓滿解決。”
    說完話,唐寅站起身,伸展個懶腰,對下面的眾人說道:“本王累了,先去休息了!”話音還未落,他已邁步向外走去。
    當他走過宋瑩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低頭看了看她,說道:“如你所愿,指使你的人跑掉了。”
    見宋瑩長出一口氣的樣子,他冷笑道:“你以為自己很聰明,很勇敢,做了旁人不敢做的事?其實你只是個笨蛋,一個心甘情愿受人利用的笨蛋,讓自己和全家人陷入絕境,而利用你的人則在安全的地方沾沾自喜,坐享其成!”
    哼了一聲,唐寅不再停留,背著手,慢悠悠地走了過去。
    “你胡說……”等唐寅已走出大廳,宋瑩才猛然回過神來,騰的站起身,回頭大喊。可是看到身后跪到一片的仆人和丫鬟們,她的心頭為之一顫,是的,以她的所作所為,不僅自己會死,爹娘會死,就連全府的傭人、丫鬟也一個都活不成。想到這里,她的眼淚又簌簌流淌下來。
    唐寅和邱真之間的對話很輕,距離遠的人聽不到,但就坐在唐寅身邊的靈霜聽得清清楚楚。
    見唐寅走了,她立刻追了出去,在外面找到唐寅,跑上前去,秀眉擰著,充滿不解地看著他。
    “怎么?突然現自己的夫君很英俊嗎?”唐寅頭也不轉地半開玩笑問道。
    靈霜翻了翻白眼,本想諷刺自以為是的唐寅兩句,但靜下心來仔細瞧瞧,唐寅的模樣還確實很英俊。
    她說道:“我是想看看你為何突然轉xing了,一向心狠手辣的你竟然會有心慈手軟的時候。”
    是自己變得心慈手軟了嗎?唐寅暗暗搖頭,他知道不是,凡是了解幾千年歷史的人都明白,邱真那一套以殺止殺的手段根本不靈,只會讓事情變得越演越烈,到最后變得一不可收拾。可是自己要如何去與邱真爭辯呢?告訴他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邱真得以為自己瘋了。他苦笑,搖頭未語。
    靈霜眼珠轉了轉,腦中靈光一閃,恍然大悟地說道:“我知道了,定是你喜歡宋家xiao姐,所以不忍心殺她!說起來,宋家xiao姐長得還真挺清秀,聽說她從你房里出來的時候,還是衣衫不整的呢……”
    聽她在自己耳邊念叨,唐寅差點氣樂了,突然停下腳步,對上靈霜賊溜溜的目光,說道:“似乎你忽然之間對我的事情變得很感興趣了。”
    靈霜先是一愣,立刻笑yinyin說道:“當然,你是我的夫君,我當然很好奇你到底喜歡什么樣的nv人,以后好便于我討好你嘛!”
    “你真有心。”唐寅的目光柔和下來,在靈霜還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抬手撫上她的面頰,柔聲說道:“我以前有沒有告訴過你,我討厭口是心非的人,更討厭口是心非偏偏又伶牙俐齒的人,尤其是nv人!”說完,他原本輕撫的手突然在靈霜臉上稍微用力捏了一下,然后大笑著轉身走開了。
    唐寅是在掐她?看著唐寅的背影,靈霜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從xiao到大,還從沒人敢打她一下,而唐寅竟然敢掐她?
    這時候,許問楓從后面快步跑來,先是狠狠瞪了一眼已走遠的唐寅,而后關切地問道:“霜兒,唐寅對你做了什么?”
    “沒……沒什么。”靈霜回過神來,看眼滿臉緊張的許問楓,沖他含笑地搖了搖頭。
    “真的沒有嗎?霜兒,如果唐寅敢對你不敬,我去找他算賬!”許問楓咬著牙說道。
    靈霜皺起眉頭,下意識地看了看左右,沉聲說道:“許將軍,我們現在是在風軍當中,是在風王身邊,周圍的耳目不知有多少,你直呼風王和我的名,一旦傳到風王的耳朵里,只這一點就可治你大不敬之罪,你知不知道?”
    很少見到靈霜有對自己生氣的時候,許問楓為之一怔,過了許久,他表情復雜地倒退兩步,拱手施禮道:“殿下,末將知錯了!”
    靈霜暗暗嘆息,看著許問楓的眼神漸漸變成審視。許問楓和唐寅年紀相仿,但二人的處世作風卻相差太大了,與沉穩的唐寅比起來,許問楓顯得太mao躁,也太沖動,以前,她很欣賞許問楓的這種個xing,也很享受有個人肯為了自己敢與天下人為敵的這種勇氣和魄力,可是現在,她不再這么認為了,在她也法控制的大局面前,沖動往往代表著愚蠢,魄力往往代表著自尋死路。
    當然,她也明白,許問楓和唐寅的身份不同,拿他二人做比較,對許問楓也太不公平了。
    她臉sè緩和下來,輕聲說道:“我們回去吧!”說著,她本想去拉許問楓的手,但柔荑略微抬了抬,最終還是落了回去。
    在風軍的眼皮子底下,她必須得避人耳目。這是她給自己這個舉動的解釋。
    對于宋瑩行刺的事,唐寅把麻煩推給了邱真,讓邱真想辦法解決,可是除了法辦,邱真也想不出別的辦法,最后還是郭訣給他出了個主意,可以把宋瑩許配給朝里的大臣或有功的將領,做妻也好,做妾也罷,總之,大王開恩,把罪nv賞賜給臣子,也是件合情合理的事,即不破壞法度,又可讓朝臣和姓感激大王的恩澤。
    郭訣的主意雖說有些荒唐,但也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邱真認真考慮了一番,覺得可行,隨即轉報給唐寅,讓唐寅賜婚。
    風國朝中的大臣們都是妻妾成群,要賜婚唐寅也不會想到他們,真正缺少妻妾的是隨他南征北戰的將軍們。他準備打完泗水之戰后,在論功行賞的時候再決定到底把宋瑩賞給誰。
    宋瑩恨風人,可是卻偏偏要和風人成親,不過和全家老xiao統統處死比起來,這已是天大的喜訊了。
    宋家上下有死后重生之感,即便全鎮的姓也對唐寅和風軍另眼相看,雖說還談不上喜歡,但至少認為風軍并非傳言中那么殘暴和野蠻。
    直屬軍在前方的戰報仍不時傳回到唐寅這里,沒有任何的意外,所傳回的戰報基本都是取勝殲敵的捷報,最讓唐寅感到開心的是舞英率領兩萬將士一舉攻克霈城,為風軍在泗水打下第二座城池。
    得知霈城告破,唐寅在廣平鎮片刻都待不住了,立刻動身,向霈城方向趕去。
    另他意外的是,在他離開廣平鎮時,竟然還有莫國姓出mén相送,即便只是零星的不到人,但也夠讓唐寅深感欣慰的了。
    不過他心里仍然有個疙瘩,指使宋瑩的那個游俠到底是誰?是只他一個人,還是在他背后有個組織?
    泗水畢竟不是風國的地盤,想在泗水打探出這個游俠的消息,對天眼和地而言難度也很大,絕非一兩天能查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