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90

  舞英率領風軍攻陷霈城,這個消息令各路風軍大受鼓舞,唯一感到不悅和心急如焚的便是齊橫。【】官場小說文字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雖說舞英是直屬軍副帥,齊橫的頂頭上司,但她畢竟只是一個nv人,連她都能輕取霈城,作為主攻銅川的齊橫又哪能不急?他自己給自己定下了目標,攻陷銅川,務必要比舞英攻陷霈城的度更快,損失也要更xiao。
    在齊橫的催促之下,他和孔炎所率的兩萬風軍在霈城未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穿城而過,拼了命的向銅川方向趕。在近乎于瘋狂的急行軍之下,齊橫、孔炎一部只用兩天時間就抵達銅川。
    兩萬風軍,為了快行軍,未帶任何的輜重,全軍上下沒有一件大型的攻城武器,就連所帶的糧草也僅僅是夠三天所需的口糧。
    抵達銅川后,孔炎還打算讓全軍將士休息半天,可齊橫馬上下令,全軍攻城。
    對于風軍而言,剛剛經過兩天兩夜的急行軍,業已上下疲憊不堪,攻城時,戰力銳減,但相對的,銅川方面也是疏于防范。
    他們來的太快了,快到霈城失守的消息才傳到銅川不到一天的光景,風軍就神奇般的殺到了城下。
    銅川的守軍大驚失sè,準備不足,倉促應戰,當雙方展開jiao戰時,許多莫軍士卒連盔甲都未穿戴整齊就急匆匆的跑上城墻,參與作戰。
    風軍的戰斗力是減弱了,但守軍的戰力和氣勢也沒強到哪去,雙方等于是以衰兵對衰兵,相對而言,這樣的戰斗對進攻的一方更為有利。
    齊橫作戰風格剛猛,在戰斗一開始就下達了死命令,全軍將士只能近前,不能后退,若有畏縮者,后面的將士可直接將其斬殺,凡在戰場上殺死畏懼不前和臨陣脫逃者,皆可按殺敵論功行賞。
    這樣的命令,等于是告訴風軍將士,要么前進,要么被殺,別它路。
    而作為主將的齊橫也一點不含糊,身先士卒,一馬當先,頂在雙方jiao戰的最中心。
    在風軍完全不顧生死的沖擊之下,措手不及的銅川守軍率先頂不住了,先是一點被破防,緊接著,又有第二點、第三點被風軍先后攻破,黑壓壓的風軍如螞蟻一般,順著云梯源源不斷地涌上城頭,與守軍展開面對面的白刃戰。
    等齊橫也沖上城頭的時候,守軍是再也抵擋不住了,兵敗如山倒,大批的莫軍士卒連滾帶爬的退下城墻,又有數之不清的莫兵被風軍直接沖擠下城墻,慘叫著摔落在地。
    隨著風軍殺入銅川城內,戰斗漸漸演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守軍敗退回城內,已沒有抵抗,沒有招架之力,大街xiao巷,到處都是被風軍追殺得倉皇而逃的莫軍,到處都有被圍攻慘死的守軍將士。
    齊橫為的兩萬風軍對銅川之戰可以用血洗來形容,從戰斗開始到戰斗結束,風軍未抓獲一名俘虜,不管對方是投降還是抵抗、逃命,見人就砍,逢人就殺,好在齊橫還沒忘記郭訣對他的醒,殺戮之針對守軍,未波及到城內辜的姓。
    身為莫人的齊橫,他對莫軍的手段比風人都要殘酷、狠毒,這也不得不讓人心生感嘆。
    銅川之戰,一萬多人的守軍被風軍全殲,僥幸逃生者寥寥幾,風軍也有死傷,但相對而言要xiao許多,陣亡和傷者加到一起還不到三千。
    順利打下銅川,齊橫一邊令人回傳捷報,一邊帶人洗劫了城中的糧倉,補充好將士們的口糧,然后稍做休整,又傳令下去,留下兩千風兵打掃戰場,看護傷兵,鎮守城池,他帶剩余將士繼續南下,要直取通夏。
    聽聞他這個命令,孔炎嚇了一跳,還要打通夏?通夏和銅川可不一樣啊,那是泗水的郡城,里面的守軍少說也得有兩三萬人,只靠己方目前所剩的這一萬五千人,能打得下來嗎?只怕還到不了通夏,就得被人家的各處援軍半路截殺。
    孔炎勸阻齊橫,要他別被銅川之戰的勝利沖暈頭腦,通夏絕不是己方這點兵力能打得下來的。
    可齊橫根本不聽他的,他嘗到了閃電戰的甜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展開急行軍,在對方還未來得及做好充足準備的情況下展開攻城,攻城戰要好打得多。銅川有一萬多守軍,可己方僅僅付出三千傷亡的代價就拿下了,即便通夏的守軍能比銅川多一倍,己方想打下來也只不過是多付出一倍的代價罷了。
    只要能打下通夏,那么整個泗水之戰己方就勝利大半,再沒有什么功勞能比這更大的了。直屬軍的主帥位置還是空缺,一旦他能立下這個奇功,統帥之位非他莫屬。
    齊橫這人有勇有謀,唯一的缺點就是好大喜功,總想讓自己做到最好,把旁人統統都比下去。現在他就是犯了這樣的mao病。
    他是主將,他執意要去打通夏,孔炎想勸也勸不住。在齊橫調動下,一萬多人的風軍又離開剛攻占不久的銅川,繼續南下,向泗水的中心深入。
    和孔炎預料的一樣,銅川到通夏這一路并不順暢,所經過的村鎮不僅屯兵越來越多,而且沿路還設有許多關卡和xiao型的營寨,這些都給風軍造成不xiao的麻煩,行軍度也被大大拖慢。
    按理說,風軍早已是疲憊之師,不可能再繼續做攻堅戰,可這個時候,齊橫強大的武力揮出恐怖的威力,沿途的戰斗,全是他一馬當先,沖鋒的時候他沖在最前面,破陣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風軍能連戰連捷,銳不可當,連破莫軍駐守的村鎮和營寨,幾乎全靠齊橫一己之力。
    當他和孔炎率領風軍出銅川一路南下突進二里后,碰到了大批集結起來的莫軍。
    這批莫軍足有三萬之眾,其中的主要兵力來自于莫軍的東、西、南三大軍營,另有一些是東拼西湊的地方軍。
    三萬的莫軍和一萬多的風軍于銅川和通夏之間的草原地帶展開短兵jiao接的戰斗。
    雙方的兵力相差懸殊,莫軍方面也完全沒把對面灰頭土臉的一萬多風軍放在眼里,很快,雙方就各自吹響進攻的號角。
    擂鼓聲一起,齊橫仿佛脫韁的野馬,嗷的一聲率先沖出本陣,孔炎見狀,一個頭倆大,急忙下令,全軍前進,接應主將。
    別看齊橫沖得快,退回來的也不慢,不過是被莫軍硬生生shè退回來的。
    三萬莫軍,箭陣不容xiao覷,僅僅一輪箭shè,就把齊橫的*馬shè成刺猬,齊橫自己也被*得甚是狼狽,身中數箭,好在他修為夠深,靈鎧夠堅固,保他不傷。
    回到本陣,他換了匹戰馬,不敢再貿然前沖,隨著本軍主力,保持陣形前進。
    很快,雙方都進入shè程,還沒有直接接觸的風軍和莫軍先展開一場針尖對麥芒的箭shè。
    風軍善shè,但兵力太少,箭shè非莫軍強項,但兵力眾多,雙方各有所長,你來我往的箭陣也都給對方造成巨大的殺傷。
    隨著雙方死傷的逐漸增多,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這時候,莫軍突然出奇兵難。
    只見莫軍整體陣營向左右一分,中間露出大豁口,隨后,一支騎兵從莫軍陣營里飛的奔出,直奔風軍陣營而去。
    騎兵對步兵的殺傷力太大了,單單是那一匹匹奔馳起來的戰馬就不是步兵的血rou之軀所能抵御的,若是讓這支騎兵沖到風軍近前,陣形立刻就得被撕開口子,正在這時,齊橫仰面哈哈大笑,他正愁沖不破莫軍的箭陣呢,沒想到莫軍主動送上mén來了。
    他起九轉斷魂刀,催馬迎上莫騎兵,手起刀落,一道寒光閃過,沖在最前面的騎兵應聲落馬,尸異處。齊橫度不減,掄刀殺進騎兵當中,左右劈砍,殺人真如切菜一般。
    齊橫只一人,卻象是一把刀子,從莫騎兵隊伍的正中間豁開,一路砍殺,竟直接殺進了莫軍整體陣營的深處。
    舉目向前觀瞧,見不遠處立有面將旗,旗下立有數騎,皆是莫軍將領打扮。他想也沒想,大喝一聲,撥馬沖殺過來。
    人未到,喊喝聲先至。
    “鼠輩休走,吃我一刀!”
    只見他手中的靈刀乍現出萬道霞光,那光芒之亮,防佛在人群中升起一顆太陽,刺人的眼目。
    等光芒散去,他手中的靈刀竟已暴長到近三米長,刀身之上,閃爍著流光異彩,折shè出yin森刺骨的寒氣。
    完成變之靈變,齊橫單手凌空揮刀,三米長的靈刀竟然在劈落時甩出一道三丈長、兩米寬的巨大虛刀。
    這道由光影混合著靈氣組成的龐大虛刀出沉悶的呼嘯聲,刀還未落地,便把地面的塵土震壓得漫天飛舞。
    在兵之靈變與倫比的強大威力下,將旗下面的數名莫將別說撥馬逃走,戰馬都因受驚過度,稀溜溜的抬蹄1uan叫,不受控制。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將旗正前方的莫將被這一記虛刀劈了個正著,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連人帶馬,由正中心一分兩半,他左右兩旁的莫將受起沖力,紛紛向左右飛撲出去,摔出好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