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94

  晚間,邱真聽說唐寅沒有用膳,親自去到膳房,拿了幾盤飯菜,來找唐寅。官場小說文字
    唐寅沒有睡覺,現在他想睡也睡不著,胸口仿佛壓了一塊巨石似的,堵得他快喘不上氣。
    邱真和阿三阿四打過招呼,敲mén而入,見唐寅盤腿坐在席子上,閉著眼,臉sèyin沉,他走上前去,把托盤輕輕放到桌上,低聲說道:“聽說大王還未用晚膳……”
    “我不餓。”唐寅依舊沒有睜眼,冷冷打斷他的話。
    邱真搖搖頭,說道:“我知道大王現在的心情,不過,總是要吃些東西,不然餓壞了身子……”
    騰!唐寅猛的挺身站起,手指著泗水方向,厲聲說道:“我有兩個兄弟剛剛死在晉安,你怎不問問他二人餓是不餓?”說著,他跨前一步,來到邱真近前,凝聲說道:“若非你執意不讓我調動飛龍軍,展鵬、魏軒何至于死得如此之慘?如果飛龍軍能早一點集結各地的莫軍,隨我一同南下打泗水,我軍又何止于象喪家之犬一樣退回安丘?”
    聽著唐寅近乎于咆哮的埋怨,邱真垂不語,不開口解釋。
    其實莫地各郡的地方軍早就被風軍打散了,現在集結起來的這些,都是在風國占領期間臨時征收的,除了西山軍外,另外那十萬地方軍只能虎虎人,實際上毫戰斗力可言,別說讓他們長途跋涉跟著風軍去打仗,恐怕在行軍途中就得落跑大半。至于西山軍和飛龍軍,加起來雖有二十多萬,但在泗水之戰中真能起到關鍵xing的作用嗎?真能是天威軍的對手嗎?邱真心里不抱任何樂觀的希望。
    不過他不想解釋這些,他明白,現在唐寅正處于悲憤jiao加的當口,需要找個人來泄,他也甘愿做唐寅的出氣筒。
    “怎么,你那么能說會道,現在也話可說了?”邱真不講話,只自己一個人念叨,唐寅也是越說越趣,斜眼睨著邱真。
    “大王該用膳了!”見唐寅總算是告一段落,邱真把桌上的托盤向他面前推了推。
    唐寅見狀,鼻子都快氣歪了,猛的一揮手,把托盤打出好遠,上面的飯菜散落一地,他重重坐回席上,扭頭看向別處,氣呼呼說道:“不吃!”
    邱真走開,把托盤撿起,說道:“臣再去準備……”
    “我說了不吃,你聾了嗎?”
    “臣前告退!”
    好像沒聽到他的話似的,邱真拿著托盤,躬身施禮,然后走出房間。
    他剛把房mén關上,就聽里面咣當一聲,房mén也隨之一震,似有重物砸在mén上,同時聽到唐寅在里面的叫罵聲:“混蛋!”
    邱真嘆口氣,沖著站在mén口還滿臉茫然的阿三阿四苦笑一下,轉身走開了。
    時間不長,邱真又端著新飯菜來見唐寅,結果一樣,還是被唐寅扔得滿地,可邱真就是有這種棄而不舍的jing神,如此反復數次,到最后,連唐寅都力了,感覺自己要是不吃的話,邱真能和他耗上整整一晚上。
    當邱真第六次送來飯菜時,唐寅終于拿起筷子,雖說他毫胃口,雖說他是一邊瞪著邱真一邊用力地嚼著飯菜,但他總算是吃了。
    邱真面表情地站在一旁,心中卻在暗笑,他雖是輔佐大王的重臣,但有時候卻更象個nai娘,哄大王要象哄孩子一樣。
    隨著時間的推移,風國方面不斷有新兵趕到安丘郡,風軍在安丘集結的兵力已達四十萬,而另一邊的泗水郡,莫國的主力大軍已到,匯合天威軍,總兵力在五十萬左右,雙方的兵力都已接近鼎盛,大戰也隨之一觸即。
    六月,盛夏。在中旬時,莫軍率先吹響進攻的號角,五十大軍傾巢出動,北上挺進安丘郡。
    在唐寅的命令下,風軍已退讓之路,于郡城商宛南八十里的平原地帶拉開陣勢,準備與莫軍打一場正面jiao鋒的軍團戰。
    雙方投入的總兵力已接近萬,此戰也可以稱得上是一場國與國之間的大會戰。
    莫軍方面的統帥是上將軍青羽,麾下有連戈、向問等莫國猛將,還有施寒yu、展夢奇等出類拔萃的軍團長。
    風軍方面的統帥自然是唐寅,左雙被他臨時任命為副帥,不過唐寅也很有自知之明,他充其量只能負責督戰,實際上全軍的指揮權還得jiao給左雙,畢竟左雙才是經驗豐富的統帥雙方軍團各擺好戰陣。青羽擺出的是攻守兼備的魚鱗陣,主力聚于中央,分成若干xiao方陣,如魚鱗一般一層疊一層,整體呈梯形,騎兵軍團藏于陣中,而左雙則擺出的是純防守的長蛇陣,全軍一排開,主次分明,飛龍軍在前,地方莫軍在后。
    兩邊的數十萬大軍都可以用人山人海、鋪天蓋地來形容,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分不清個數,論是下面的士卒還是領軍的將領,這時候沒有不緊張的,哪怕是經驗再豐富的統帥,所經歷這種軍團戰的次數也不會太多。
    大戰前夕的氣氛越來越凝重,兩邊的軍團都是鴉雀聲,寂靜得可怕,人們甚至能聽到自己咚咚的心跳聲,濃烈的肅殺之氣讓空氣似乎都變得凝固,呼吸困難,再加上頭頂太陽的暴曬,沒等jiao戰,人們已先出了一身的透汗,有身體虛弱者,這時候都已搖搖yu墜,看上去隨時可能會昏倒。
    靈霜雖是一國之君,但也沒經歷過如此大規模的戰斗,眺望對面邊際的戰陣,她打心眼里生出寒意,偷眼觀瞧身邊的唐寅,他倒是神sè平靜,手中不急不慢地搖著扇子,不過在他的眼中卻不時折shè出jing光,時而流露出的犀利眼神仿佛刀子似的,透人魂魄。
    “怕嗎?”
    靈霜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唐寅,由于他一直都是目視遠方,她不確定地問道:“你在和我說話?”
    唐寅樂了,反問道:“難道還是和鬼說話嗎?”
    靈霜瞪了他一眼,言不由衷地說道:“當然不怕。”
    唐寅揚了揚眉mao,含笑說道:“如果我是你,這時候一定不會到這來,而是留在商宛,坐等結果。”
    靈霜也知道自己不該湊這個熱鬧,畢竟太危險了,留在商宛更完全一些,可是她又不想錯過這難得一見的軍團會戰,另外在她心中也隱隱覺得自己和唐寅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如此關鍵的大戰,她應該留在唐寅身邊,而不是獨自躲在安全的地方等消息。
    當然,這話她是說不出口的。
    她轉換話題,問道:“你認為這場會戰風軍會贏嗎?”
    唐寅眉頭鎖起,幽幽說道:“我右眼跳得厲害,此戰,恐怕不會那么順利。”
    靈霜低著頭,喃喃說道:“左眼跳財,右眼跳禍……難道,此戰會輸?”她驚訝地仰頭看向唐寅。
    “成事在人!輸贏又怎能預測?!”唐寅淡然一笑,不過背于身后的手卻慢慢握緊了。輸贏是不可預測,但是可以估計,目前風軍方面真正有戰斗力的也就三十萬人,而莫軍方面的五十萬卻是清一sè的jing銳中央軍,尤其還有天威軍這種純騎兵軍團,己方到底能不能取勝,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
    嗚——嗚嗚——這時,對面的莫軍陣營里傳出悠長的號角聲,緊接著,轟轟轟的擂鼓聲如爆豆一般響起。
    那是莫軍展開進攻的信號。幾乎是同一時間,左雙也晃動令旗,站于一旁的傳令兵運足力氣,吹響長號。
    號聲一起,鼓聲雷動,隨著令人血液沸騰的鼓聲響起,剛剛還jing打采的士卒們立刻都來了jing神,一各個站得筆直,手掌把武器握得咯咯作響,就連戰馬也知道快要上戰場了,前蹄踢踹地面,不停的嘶吼。
    鼓聲越響越快,越響越密,最后幾乎連成一片。
    “前進!前進!保持陣形,前進——”
    在各兵團長的號令之下,雙方的戰陣開始向對方推進。
    看著近萬的大軍逆向而動,不停地*近對方,靈霜的神經繃得快要斷開,人也下意識地站了起來,同時不自覺地握緊身邊唐寅的手。
    唐寅轉頭看了看她,嘴角微微上揚,還說不緊張,她的掌心里可都是手汗。
    雙方的推進度都不慢,但戰場之上,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長,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久,雙方才進入各自的shè程。
    率先出箭陣的是飛龍軍。飛龍軍為純寧人軍團,由原寧國的中央軍改編而來,箭shè正是他們的強項。
    “放箭
    !”
    “放箭——”
    隨著一聲聲的號令,只聽風軍陣營里嗡的一聲,一面狹長的黑云從風軍陣營的頭頂升起,掛著鬼哭神號般的呼嘯聲向莫軍陣營里飛落下去。
    “舉盾!舉盾擋箭陣!”
    莫軍的反應也很快,第一時間頂起盾牌,可即便如此,在飛龍軍令人聞風喪膽的箭陣之下仍有大批的士卒被shè死shè傷,撲倒于血泊之中。舉目望去,只一輪箭陣過后,莫軍前面的陣營便多出數的缺口。
    還來不及做出調整,飛龍軍的第二輪箭陣又到了,箭支依舊是那么的密集,勁道依舊是那么的強猛,向前推進的莫軍不時有人中箭翻倒,劈劈啪啪的破甲聲和叮叮當當的撞擊聲連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