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98

  唐寅和連戈都算得上是一流的修靈者,但二人之間的戰斗場面并不激烈,主要因為唐寅是暗系修靈者的關系。【】【絕對權力】
    他用不出來大范圍殺傷力的靈武技能,場上自然也就沒有兩種靈武技能相撞的恐怖場面,往往都是連戈施放技能,唐寅被*得左右躲閃。
    與連戈這樣的高手對戰,唐寅的暗影飄移技能已從施展,連戈所釋放出的靈壓太強了,在強大的靈壓之下,暗影飄移徹底被廢掉,好在唐寅身手敏捷,身法也jing湛,加上在靈壓之下靈武技能的威力大減,連戈想要傷到他也非易事。
    二人你來我往打斗不下回合,誰也未能傷到誰。論廝殺的技巧和招式,連戈不是唐寅的對手,論靈武技能,他又傷不到唐寅,越打下去連戈也越心急,打到最后,他把心一橫,使出兵之靈變,yu戰決。
    隨著刺眼的jing光爆shè而出,連戈手中的冰魄碎魂槍突然變得又長又粗,一根根如鉤子般的尖刺從槍身上生出,使整支靈槍看上去恐怖異常。他猛然大吼一聲,雙手持槍,對準唐寅的腦袋,全力砸砍下去。
    伴隨著震耳yu聾的呼嘯聲,巨大的虛槍幻化出來,凌空墜落,唐寅想閃躲,可雙腳如同扎了根似的,硬是法邁出半步。
    他低頭一看,臉sè頓變,原來不知何時他腳下的地面竟然結冰,將他的雙腳連同xiao腿一并凍住。
    現在他再想把腳下的冰封踢碎,已然來不及了,沒時間細想,唐寅咬緊牙關,橫起鐮刀,硬接空中落下來的虛槍。
    當虛槍砸到鐮刀上時,就聽咔嚓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唐寅腳下的冰封被震成數的細碎冰塊,混合著泥土、石屑,從地上飛到半空當中,只是一瞬間,天地變sè,日月光,漫天的塵土、冰屑遮天避日。
    硬擋虛槍的唐寅感覺自己不象是架住一個人的攻擊,更象是擋住一座正在傾斜倒塌的巨山,那強大到法承受的力道直接把他半個身子震入泥土里,渾身上下的靈鎧全是碎紋,兩只胳膊麻的毫知覺,心口仿佛被一把形的巨錘砸中,五臟翻騰,胸腔熱,一股熱1ang從xiao腹返上嗓子眼,唐寅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鮮血順著他面部靈鎧的碎逢滴滴答答流淌出來。
    在兵之靈變當中,連戈又是拼盡全力的致命一擊,威力之恐怖,已不是人類所能承受的了,即便是唐寅,也被震得心脈斷裂,慶幸得是他是暗系修靈者,暗之靈氣第一時間把他體內致命的創傷修復,當然,這對他自身的靈氣也造成極大的消耗。
    一招過后,等塵土散盡,再看戰場上,唐寅只剩下半個身子露出外面,另一半全埋在泥土里,臉上、身上不斷有血水順著靈鎧的裂紋流淌出來,將周圍的地面染紅好大一圈。
    而另一邊的連戈也不輕松,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兵之靈變消失,冰魄碎魂槍又恢復成普通的靈槍模樣。
    他深吸口氣,冷冷注視著對面一動不動的唐寅,過了一會,才邁步走上前去,同時說道:“這是你自己找死……”
    他話還未說完,唐寅的手掌突然握緊鐮刀,橫著向外一揮,嗡!靈波生出,向連戈攔腰帶背的斬去。
    本以為自己已把唐寅活活震死了,想不到他還活著,還能砍出靈波,連戈倒吸口涼氣,本能地倒退兩步,接著身子仰面后倒,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同時也把迎面而來的靈波險險讓了過去。
    等他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后,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唐寅,駭然道:“你還沒死……”
    “想殺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唐寅沒有抬頭,鮮血仍不斷地從他的下顎滴到地上。唐寅是沒死,可現在和死也差不到哪去了。他不清楚自己有多少根骨頭被震斷,又有多少處皮rou被震裂,總之,渾身上下、由內到外沒有一處是不痛的,他連從泥土里爬出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看著還能說話的唐寅,連戈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他撲哧一聲笑了,點點頭,贊道:“風王殿下的靈武果然讓人佩服!連戈現在只能再送風王一程了!”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靈槍也慢慢抬起,看準唐寅的半截身軀,猛的把靈槍揮砍下去。
    嗚!靈波生出,向前飛行時,連地面都被劃出一道長長又深深的鴻溝這道靈波若真砍中唐寅,他得由正中間被劈開,神仙也活不成。就在靈波馬上要劃到唐寅面前時,猛然間有人斷喝一聲:“救駕——”
    話音還未落,一條黑影竄到唐寅面前,與此同時,靈刀也在空中掃出一記靈波。嘭!兩道靈波相撞,互相抵消,化成勁風,四處1uan刮。
    誰都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會有人突然蹦出來救下唐寅,包括唐寅自己。他用盡全力地抬起頭,努力地挑目向上看,不用看清來人的容貌,只看背影他就知道是誰了,程錦。
    程錦剛剛現身,擋下連戈的靈波,緊接著,又有數條黑影從莫軍的人群中竄出來,其中有四人直奔連戈而去,四道狹長的寒光劃破長空,分襲連戈周身的要害。
    看也不看圍攻連戈的那四人,程錦急急轉回身,驚叫一聲:“大王!”隨后,他雙手伸到唐寅的腋下,把他從泥土坑里硬拽出來。
    再看唐寅的樣子,程錦的眼淚差點掉下來,他靈鎧布滿裂紋,而每一條裂紋都有鮮血滲出來,尤其是下半身,血水參合著泥土,在他身上粘了一層‘紅土’。
    從沒見過唐寅有傷得這么重的時候,程錦整個心都縮成一團,把抓rou腸,又是心疼又是焦急,甚至他想抱起唐寅都不知從哪下手,怕碰到他身上的傷口。
    瞧著急紅了眼的程錦,唐寅虛弱地笑了,斷斷續續地問道:“你們……怎、怎么來了……”
    “聽到鼓聲,知道是我軍向外突圍,所以我就帶兄弟們趕過來了!”程錦顫聲說道。
    暗箭也有參加戰斗,不過在混戰之中和主力大軍走散了,如果不是聽聞到風軍獨特的鼓聲響起,他們可能還留在原地和莫軍死戰呢。
    他們沒有追上突圍的風軍主力,倒是碰上了和連戈決戰的唐寅。
    且說另一邊,四名暗箭人員把連戈纏住,剛開始,連戈也沒太在意,只想在幾招之內把四人打掉然后再找唐寅算賬,可沒想到這四人的修為和身手都不弱,暗影飄移也運用的得心應手,在他身邊時隱時約,飄忽不定,卻又死死纏著他不放。
    怕唐寅被對方的暗系修靈者救走,連戈也急了,大吼一聲,以體內十成的靈氣釋放出靈壓,頃刻之間,四名暗箭人員都仿佛被人點了xue道似的,站在原地,動也不能動。
    連戈冷笑一聲,抬手一槍,正刺在正前方那名暗箭人員的胸口,只聽撲哧一聲,靈槍貫穿他的身軀,槍尖由他后心探出。沒給他任何的活路,這一槍,直接刺碎他的心臟。
    從容不怕地收回靈槍,隨后猛的向左側一掃,靈槍的槍刃鋒利如刀,在另兩名暗箭人員的脖頸處劃過。
    那二人想躲避,可是連戈釋放出來的靈壓讓他們連勾動一下手指頭的能力都沒有,眼睜睜看著靈槍橫掃過來。
    骨碌碌!兩顆人頭滾落在地。
    剩下的唯一一個暗箭人員肝膽yu裂,他想沖上去和連戈拼命,但身子好像已經不是他自己的,論怎么用力,就是邁不出半步。
    連戈旁若人地走到他近前,靈槍隨之高高舉起。
    對他們這邊的情況,不遠處的唐寅看得是清清楚楚,暗箭的兄弟一個接一個慘死在連戈的槍下,毫還手能力,此情此景,真如同是一把匕在唐寅的心口上割了一刀又一刀。
    不知從哪來的力氣,唐寅推開程錦,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厲聲喊喝道:“連戈,你敢?”
    連戈仰天大笑,舉目挑釁地迎上唐寅的目光,手中的靈槍也重重地劈砍下去。
    撲!
    靈槍劈中那名暗箭人員的頭頂,活生生的一個人,在靈槍之下變得比豆腐還脆弱,被連戈的一槍從正中心剮開,血霧漫天,身體裂成兩片。
    喀!唐寅體內的某根神經似乎一下子崩裂開,就在那一剎那,他感覺不到疼痛,感覺不到身子的麻木,一團滾熱的快要將他燃燒的火焰從丹田升起,直竄到腦mén。
    他的雙眼由黑變綠,又由綠變紅,最后只剩下兩團火焰,他清楚地感覺到,一股形的力量在chou走自己的神智,殺念開始充斥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這是他陷入暴走時的前兆。
    自己的弟兄在自己眼前被連戈如此虐殺,程錦也是悲痛jiao加,可他明白,他不是連戈的對手,而且大王的傷勢也再經不起耽擱,這個仇只能以后再報!
    他想上前去背起唐寅逃走,可是僅僅跨前一步,他的腳就邁不動了,在唐寅的周圍,不知何時已布起強大的靈壓,地上的泥土風自動,繞著唐寅的雙腳來回打轉,與此同時,唐寅掌中的鐮刀乍顯出不可思議的光芒,亮得奪人雙目,亮得刺人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