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01

  看著細心為自己喂yao的青羽,連戈心生感嘆,難怪大王當初說青羽若是nv子,甘愿為他舍棄后宮三千。【】若真是如此,想必自己也會為之癡狂吧!
    青羽幫連戈喂完yao,又稍坐一會,這才起身離開,臨走之間,還不忘叮囑連戈,務必按時服yao,千萬別留下病根。
    離開連戈的營帳,青羽這才出營,去往風軍營地。
    風軍的大營占地不下十里,寨墻高筑,上面軍兵林立,旌旗如海,向里面觀望,營帳一排排、一列列,規劃齊整,走動巡邏的士卒隨處可見。
    看罷過后,青羽暗暗點頭,雖說風軍又集結起一批烏合之眾,但單看這座大營,扎得還是很不錯的。他催馬下了高地,對身邊的52o小說道:“走,我們去風營近前瞧瞧!”
    眾莫將聞言皆嚇一跳,紛紛拱手說道:“上將軍,風軍yin險狡詐,貿然接近,怕會有兇險啊!”
    青羽悠悠而笑,說道:“我身邊有向問將軍在,風軍又能奈我何?”說話的同時,他鳳目轉向沉默寡言的向問。
    向問是和連戈齊名的虎將,一流的靈武高手,不過他為人比較低調,也不太愿意和旁人結jiao,看上去有些孤僻,他沒什么朋友,但好處是也沒什么政敵。
    他對上青羽的目光,拱手淡然說道:“上將軍過獎了。”
    青羽沒有再多說什么,催馬向風營而去。這時,一位生打扮的中年人追上他,和他并肩而行,低聲醒道:“少主在結jiao連戈的同時也不可忽視向問啊!”
    這名中年人是青羽的幕僚,也是他的家臣,名叫龐典,jing明善謀,一直以來都是青羽的左右手。
    青羽側頭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在家臣的眼中,他厚待連戈竟成了拉攏人心的手段。青羽搖頭苦笑,不過也可以理解,想保持一顆干凈又純潔的心是法在朝廷中生存的。
    對外要和敵軍斗,對內還要有種種的勾心斗角,自己現在當真是如履薄冰啊!青羽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
    當青羽一行人快要接近風軍大營一箭地的時候,風營的寨墻上突然shè來一箭,就聽嘭的一聲,箭矢釘在地上,箭尾嗡嗡1uan顫。
    明白那是風軍以箭示警,青羽勒住戰馬,舉目向前方的風營望了望,高聲喊道:“我乃莫國上將軍青羽,可否請風王殿下出來話說?”
    呦!莫軍的統帥來了?!寨墻上的風軍同是一驚,人們不敢耽擱,急忙派人向大王報信。
    現在唐寅傷勢還沒有痊愈,為了治愈斷裂的筋骨,唐寅體內的靈氣已耗個jing光,表面的皮rou傷他是法再用靈氣恢復,只能等自身慢慢痊愈。此時他在中軍帳,側臥在軟塌之上,聽著麾下眾將對目前戰局的分析。
    人們爭論的重點是要不要撤回在澤平郡作戰的平原軍和虎威軍,目前澤平郡內也集結了二十多萬的莫國中央軍,加上還有十多萬眾的莫國地方軍,平原軍和虎威軍已力再繼續南下,而莫軍方面也沒有主動北上出擊的膽量,雙方暫時處于對峙狀態。
    一些風將主張調回平原軍和虎威軍,協助自己這邊抵御青羽為的莫軍,可另一些風將則強烈反對,因為平原軍和虎威軍一撤,不僅澤平郡沒了,連正中和彭豐二郡也保不住,最后己方很可能只剩下東江一郡,而且還未必能守得住。
    不調回平原軍和虎威軍,唐寅這邊難以應付莫軍,而若調回兩軍,戰局對風國將更加不利,先前的戰果全部付之東流,這當真是讓人左右為難,騎虎難下啊!
    正當唐寅被兩邊的將領們吵得一個頭兩個大時,有士卒來報,稱莫軍統帥青羽就在南營外,要和大王一見。
    青羽要見自己,唐寅倒是很意外,也不知道他有何目的。唐寅只沉yin片刻,便對左右的侍從說道:“抬我出營!”
    “大王,xiao心莫軍有詐!”風將們紛紛上前攔阻。
    唐寅樂了,揮手說道:“既然人家敢來主動見我,難道我還沒膽出營一見嗎?閉營不戰已經夠丟臉了,我們可不能把里子也丟了!”
    眾將面面相覷,垂默然。
    齊橫跨步出列,說道:“我隨大王前往!他的身體很壯,經過接近一個月的休養,現在已能下床走動,但想上陣打仗,身體還是應付不了。
    唐寅看看他,再瞧瞧其他眾將,暗暗嘆了口氣,現在自己手下的眾將,不僅齊橫、戰虎等人都有傷在身,即便阿三阿四也是傷勢不輕,自己就更不用了,真要與莫軍jiao戰,他都找不到一個可做先鋒之人。
    他擺擺手,說道:“你們都留在營內吧,讓暗箭陪我即可。只是出去見個面,又非拼命,你們都緊張什么?!”說著話,他向程錦點下頭。
    程錦急忙拱手應是,調來三十余名暗箭好手,保護唐寅,出營與青羽會面。
    青羽在風軍營外等候時間不長,轅mén打開,千余名風軍侍衛先走出來,一各個昂挺胸,氣勢十足,緊隨其后有八名侍從抬著軟塌,而神態慵懶、側臥于上的正是唐寅,在軟塌的周圍,清一sè身穿黑sè錦裝、背披紅sè大氅的跨刀侍衛,再后面,還有排列整齊近千名的風軍士卒。
    看看人家的排場,再瞧瞧自己身邊的十來人,青羽瞇眼而笑,一國之君果然是一國之君,和自己這個上將軍就是不一樣。
    說是會面,實際上唐寅和青羽并未碰到一起,當雙方相距五十步時,唐寅這邊的隊伍便停了下來,留出足夠的緩沖空間。
    為了表示自己惡意,青羽只留下向問一人,命其他人全部后退。見狀,唐寅也向兩旁擺了擺手,侍衛和士卒后撤,暗箭人員沒有動,依舊護在軟塌四周。
    沒有那么多的閑雜人,唐寅和青羽都能清楚看到對方的模樣。青羽打量唐寅的同時,后者也在打量他。
    青羽是子承父位,在莫國崛起的較晚,和唐寅也沒見過面,現在看到唐寅,他暗暗吃驚,果然和傳聞一樣,唐寅是個極為年輕的君主,甚至比大王還年少,相貌俊美,但半點胭脂之氣,剛毅中又透出yin冷,雖然只是側臥于塌,又臉sè蒼白、帶有病態,卻仍能讓人感覺到強烈的侵略xing和壓迫感。果然有一國之君的氣勢!
    打量青羽的唐寅也是十分好奇,看年歲,青羽恐怕連二十都不到吧,竟然能成為上將軍,還是五十萬莫國中央軍的統帥,這太不可思議了。
    而且青羽這人長的也有趣,說他是nv人,但一身男裝,而且眼宇眉梢之間都透出一股男子的英氣和颯爽,說他是男人,容貌又美輪美奐,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來形容也毫不為過,身子又嬌弱,仿佛風大點就能把他刮飛似的。
    “在下青羽,見過風王殿下!”青羽在馬上拱手施禮,不管怎么說,人家是君主,他得先打招呼。
    唐寅哈哈一笑,說道:“青羽將軍應該近前說話才對,你我二人站在一起最為合適。”
    不明白他為何突然冒出這么一句,青羽向前探了探身,笑問道:“風王殿下此話怎講?”
    唐寅笑嘻嘻道:“你我站起一起,不正應了‘男才nv貌’那個詞嘛?!”
    此話一出,周圍的暗箭人員不哈哈大笑起來。他們全都知道,莫軍統帥青羽是個男子,不過大王想出言羞辱,他們也愿意配合。
    說青羽象nv子的人并不少,青羽也從沒有反駁過什么,但這不代表他心里不介意。現在唐寅當著他的面出言嘲諷,青羽暗暗咬牙,只是臉上的微笑沒有減少半分。
    唐寅樂呵呵道:“我知道邵王兄一向偏愛nv人,沒想到,邵王兄還真派一nv人出來掛帥,有趣得很啊!”
    青羽緩緩握緊戰馬的韁繩,他臉上不動聲sè,含笑柔聲說道:“堂堂的風王殿下,當初那個平民出身卻一舉奪下風國王位、曾經橫掃寧國人能敵的風王殿下,今日竟然敗在一nv人的手上,不知這是對風王殿下的羞辱還是褒獎呢?”
    唐寅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冷冷凝視著青羽,好個能說會道的家伙!
    青羽身邊的向問暗暗點頭,不受對方的羞辱,依然保持著冷靜睿智,一句話,把風王唐寅頂沒詞了,這個青羽果然非同凡響。
    唐寅瞪了青羽一會,收斂笑意,垂下目光,一邊輕輕談nong手指一邊隨意地問道:“青羽將軍找本王出營會面,不知有何貴干?”
    青羽還是面帶微笑,說道:“在下是來勸風王殿下投降的。”
    唐寅挑起眉mao,斜眼睨著青羽,冷笑道:“本王營盤,堅如磐石,縱有萬大軍來犯,也難越雷池半步。反倒是該由本王勸你,還是早日收兵……”
    他話未說完,青羽抬起手來,伸出三根白yu如蔥的手指。
    唐寅凝聲問道:“什么意思?”
    青羽淡然說道:“三日之內,我必破殿下的風營!不知殿下可否敢與在下打這個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