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02

  三日之內破營?唐寅差點大笑出聲。【】沒錯,現在他手下東拼西湊那二十萬人是不可能和莫國中央軍做正面一拼,但不代表打不了防御戰,畢竟防御戰會讓莫國的騎兵優勢dang然存,再退一步講,哪怕己方連防御戰都打不過莫軍,但三天總還是能守得住的。三天破營,滑天下之大稽!
    “賭!”唐寅笑問道:“不知青將軍用何做賭注?”
    青羽幽幽說道:“輸者便穿nv裝!”說著話,他催馬上前兩步,亮晶晶的鳳目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唐寅,含笑說道:“不知風王殿下穿上nv裝之后和在下站在一起,會不會也讓人有‘郎才nv貌’之感?!”
    騰!唐寅的怒火直沖腦mén,原本側臥的身軀猛然坐了起來,身上纏著的繃帶也有血絲漸漸滲出。他怒視青羽,兩眼shè出駭人的戾光,殺氣外泄,攝人魂魄。
    過了許久,他方獰笑著點點頭,冷冷說道:“好!這個賭,本王和你打了。到時本王會親自派人把nv裝送到貴軍的軍營,希望青羽將軍可不要食言啊!”
    “哈哈——”青羽仰面大笑,撫掌說道:“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
    “風王殿下,咱們就一言為定!”
    “當然!”
    “那么,在下先告辭了,接下來的三天,風王殿下可要xiao心了。”說完話,青羽再不停留,撥轉馬頭,向莫軍軍營而去。臨走之前,還沒忘回頭甩給唐寅一記意味深長的‘媚眼’。
    唐寅氣得七竅生煙,嘭的一拳砸在軟塌上,向左右喝道:“回營!”
    唐寅和青羽的賭約很快便在風營里傳開了,對于此事,風將們感覺又好笑又好氣,大王乃堂堂一國之君,豈能穿上nv裝?風國的臉面都得被丟光,這個賭約也太過于兒戲了。
    回到中軍帳后,唐寅第一件事就是召集麾下眾將,讓眾人趕快加強營防,增派崗哨,全軍戒備,嚴防莫軍的偷營。
    既然青羽敢夸下海口,能在三日之內破營,他必是有所倚仗,唐寅也不敢掉以輕心。
    自唐寅和青羽立下約定后,風軍大營內的氣氛立刻變得緊張起來。
    白天是全營戒備,等到晚上,緊張的氣氛更加凝重,論是將領還是下面的士卒,眼睛都不敢閉一下,一各個抱緊武器,只怕莫軍會隨時攻打過來。
    風軍將士們xiao心翼翼地戒備著,唐寅也同樣不輕松,他令人按照風營的模樣制成沙盤,仔細研究,己方的大營哪里有弱點,哪里會給敵軍可乘之機。
    現在這座風營是左雙和舞英合力完成的,這二人都是在軍中爭戰多年的老手,就扎營的基本功而言,可挑剔,所扎的營盤也是面面俱到,易守難攻。
    外營寨墻高達一丈六,由清一sè一人多粗的圓木組成,深入地下不下一米,堅固異常,而且內部還筑有支架,即便是敵軍動用沖車,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撞毀寨墻。
    與外寨墻相隔十米,便是內寨墻,同樣是一丈六高,由沙土、巨石和硬木組成,其堅固程度要遠勝外寨墻。哪怕外寨墻被敵軍攻破,對方想再攻破內寨墻也非易事。
    即便唐寅設身處地的把自己放在敵人的立場上,細細查看風軍大營的沙盤,也找不到哪里有漏dong,哪里能讓自己輕易的突破。
    難以想像,青羽的信心是從哪來的,他怎么能那么有自信可以三日破營呢?唐寅法理解。
    由地面進攻在唐寅看來三日破營已可能,而莫軍又沒有長翅膀,更不可能從天上飛進來,現在要防的便是地道,莫軍很有可能在別處偷挖地道,由地下潛入營內。
    唐寅安排下去,在大營外圍各處埋下水缸,并派專人聽聲,一旦聽到有掘地之聲,立刻向他稟報。
    他把一切能想到的防御工事都做足了,不過還是隱隱有不放心之感。他又令人在己方大營的后面設置拒馬,而且是多處設置。這當然不是防御莫軍進攻的,而是唐寅已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莫軍真的破營,己方只能后撤,到那時拒馬可以阻擋莫軍騎兵的追殺。
    唐寅連續下達命令,這讓將士們的神經繃得更緊,大戰前夕的氣氛也越加凝重。
    不過出人意料的時,第一天莫軍大營里風平1ang靜,沒有任何要出兵進攻的意思,而且據天眼和地的探報,莫軍大營里殺豬宰羊,嘈雜的嬉笑聲不斷,熱鬧非凡,似逢節慶唐寅聽后,不以為然,他甚至可以斷定,這是青羽的yu蓋彌彰之計,他想麻痹己方,等己方疏于防范之時,他再來個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這等雕蟲xiao技,又怎能瞞得過自己?唐寅嗤之以鼻。
    得知莫營的松懈,風營這邊非但沒有絲毫的放松,反而更加緊張,全軍上下,如臨大敵。尤其是風軍崗哨,眼睛瞪得一個比一個大,生怕有所疏漏。
    第一天就在雙方的相安事下平靜度過,莫軍沒有大舉來攻,也沒有xiao規模的佯攻和sao擾,甚至連平日里的挑釁都沒有了。
    對于唐寅和風軍而言,莫營里透出一股難以言表的詭異氣氛。
    不管怎么說,第一天是平安過去了,唐寅和青羽的賭約只剩兩日。唐寅依舊不敢大意,下令全軍,xiao心戒備,嚴守營寨。
    他躺在中軍帳的軟塌上,眉頭微皺,在琢磨青羽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已過一天,剩下的兩天,他能攻破自己的大營?
    他正感覺費解的時候,靈霜來了。靈霜也很好奇莫軍能否在三日內破營,不過在過去的一天里莫軍毫動作,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她特意來找唐寅問個明白。
    “風王兄以為莫軍現在在做什么?”靈霜在軟塌旁緩緩落座,輕聲問道。
    “鬼才知道。”唐寅若其事地嗤笑一聲。
    “難道風王兄不覺得奇怪嗎?”靈霜好奇地問道。
    “奇怪什么?”
    “三天的時間本就不長,可莫軍卻白白1ang費一天的時間,毫行動。”靈霜臉上流露出茫然之sè。
    唐寅也在為此事憂慮呢,他不怕莫軍有行動,怕就怕現在這樣,莫軍毫動作,讓人琢磨不透。
    論到什么時候,未知的,永遠都會讓人覺得恐懼和害怕。當然,唐寅不會表現出心里的擔憂,反而笑呵呵地問道:“yu王妹,你那里可有漂亮的nv裝?”
    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么問,她點點頭,說道:“當然有。”
    “那正好,送我一套。”唐寅笑嘻嘻道:“明日,我便派人送到莫營去,看看莫軍統帥穿上nv裝會是個什么樣子,哈哈……”
    靈霜撇撇xiao嘴,心中暗討:你就那么篤定自己一定能贏?不過話說回來,她現在還真看不出來莫軍有兩日破營的機會。她點頭一笑,說道:“等會我讓人送過來。”
    “好!”唐寅應了一聲,52o小說道:“現在邱真等人都已退到臨,你回去準備一下,下午動身,也去臨。”
    恩?她凝視唐寅,疑問道:“好端端的,為何要把我送走?”
    因為青羽是個可怕的對手,自己琢磨不透這個人,與他對戰,自己并沒有十足的把握取勝。唐寅心里這么想,嘴上不會這么說。
    他聳肩說道:“軍營畢竟是軍營,條件差得很,我早已習慣,可你不同,去臨可以住得更舒適一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里應該還有邵方的xiao行宮。”
    靈霜多聰明,她才不相信唐寅是為了讓自己住得舒適才送自己去臨。她轉念一想,揚起秀眉,但很快表情又恢復平靜,說道:“你是擔心莫軍真的會攻破大營吧?!”
    唐寅也不否定,只是說道:“臨北面就是霸關,那里駐扎有我國的赤峰軍,當初川貞聯軍也強攻不破霸關的城防,到了那里,你會很安全。”
    “為何如此在乎我?”靈霜下意識地幽幽問道。
    唐寅樂了,說道:“我現在還不想和yu國變成敵國。”
    這樣的回答讓靈霜多少感覺有些失落,如果自己不是yu王,他根本不會在乎自己的死活吧?
    但仔細一想覺得也對,她和唐寅只是單純的利用關系,即感情也jiao情,唐寅又怎么可能會在乎她這個人是生是死呢?
    “我知道了。”靈霜一笑,說道:“謝謝風王兄的好意,不過我還是想留下來,至少等到你和青羽的賭約結束。”看看你二人到底誰會贏。不管是唐寅還是青羽,穿上nv裝都可算是難得一見的奇景。
    唐寅凝視她片刻,不置可否地聳聳肩,說道:“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了,至于你要不要走,那也只能隨你了。”
    “風王兄不必擔心我,還是好好想想如何贏青羽吧!”說著話,她站起身,笑yinyin說道:“我可不希望我的夫君穿上nv子的衣服,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好一個火上澆油!唐寅索xing閉上眼睛,抑制雙手掐上她脖子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