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06

  如果唐寅不是修靈者,如果他修的不是暗系靈武,還真有可能被青羽的唇槍舌劍給活活氣死。shouda8
    在眾風將的攙扶之下,唐寅沒有倒下,不過風軍的箭shè也沒能留下青羽和向問。
    他倆本就距宿月五十步之遙,加上莫馬善于沖刺,向問修為又jing湛,靈武高強,擋下風軍兩輪箭shè后,便帶著青羽逃出風軍的shè程。
    在回營的路上,向問散掉靈鎧,笑道:“上將軍,剛才看風王的樣子,似乎被你氣得不輕啊!原來上將軍不是來穿nv裝給風王看的,而是來故意氣他的。”
    青羽坐在向問的身前,仰面輕笑,道:“風王傷勢本就不輕,最怕的便是怒火攻心,這次挑釁于他,想必風王的傷勢會加重一些。”
    向問好奇地問道:“上將軍如何知道風王傷勢不輕?”
    青羽聳聳肩,說道:“風王和連戈將軍的一戰打得并不輕松,何況上次我在風營外和風王見過面,雖然表面上看風王象是沒什么事,但他印堂混沌,臉sè暗沉,此為重傷之相。”
    向問驚訝道:“上將軍還懂得醫術?”
    青羽笑道:“要做一名將軍,多學點東西總是沒有壞處的。”
    向問點點頭,暗道一聲有理!他下意識地低頭看看面前的青羽,他身材纖瘦,弱不禁風,做起事來又不尋常理,難以預測,但卻滿腹經綸,才學過人,在他身上總會讓人感覺到一股莫名的信服感。
    “若是這次風王能臥床不起,那這場仗就好打多了。”
    青羽嘆道:“不要那么樂觀,什么事都要做最壞的打算,風王并非尋常人啊!如果我們的大王也有風王那樣的才能,我莫國早就成為北方霸主,號令列國了。”
    向問臉sè大變,這種談論君主而且還是對君主不敬的話,一旦傳到大王的耳朵里那還了得?他驚道:“上將軍……”
    青羽扭回頭,笑yinyin道:“向將軍,我從未把你當成外人,所以有些話敢在你面前說,但在旁人面前,我是只都不敢啊!”
    看著他真誠的笑容,絕美的容顏令人法正視,向問一窒,心跳加幾拍,急忙抬起頭來,望向前往,目光再不敢在青羽臉上多逗留片刻。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人人都說紅顏禍水,可男人也長成這般傾城傾國的模樣,那可真就是禍害了。
    宿月。唐寅被青羽氣得噴血,風將們哪里還敢留他繼續待在城頭上,眾人紛紛相勸,希望唐寅回府歇息。
    唐寅對眾人的勸說置若罔聞,反而還讓侍衛們把軟塌抬到城頭,他要在這里等,看看莫軍這次還怎樣攻破己方的城防。
    他上來犟脾氣,誰都勸不了,風將只能加緊布防,嚴密保護唐寅的安全。
    青羽和向問離開沒過多久,莫營里的號角便吹響,四十萬的莫軍傾巢出動,在距離宿月一里外的地方列開陣勢。
    莫軍的陣營一列好,軍內鼓聲大振,前面的十個xiao方陣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齊聲吶喊著開始向前推進。莫軍的輪進攻就投入十個兵團,整整十萬人。
    在攻城步兵出動的同時,莫軍里的拋石機也開始啟動,一顆顆澆了火油冒著青煙的石飛shè到空中,掛著刺耳的呼嘯聲,畫著弧線飛向宿月城頭。
    見狀,左雙和舞英紛紛來到唐寅近前,急聲說道:“大王,莫軍的攻城開始了,城頭危險,大王還是先到城內躲躲吧!”
    “躲?”唐寅眉mao都快豎立起來,怒聲道:“我已由泗水躲到了宿月,你們現在還讓我躲?今日,我誓與莫軍血戰倒底……咳咳……”他話到一半,又咳了起來。
    左雙和舞英互相看看,奈地搖搖頭,二人施禮而退,隨后振作jing神,指揮城上的風軍將士躲避石,抵御莫軍。
    莫軍shè的石不下二顆,等莫軍的攻城步兵已經推進到宿月五十步時,拋石機才告一段落。
    這時候,躲藏在箭垛后面的風軍紛紛站起身,開始向城外放箭,于此同時,風軍在城內布置的拋石機也開始動,將一顆顆石反投向城外的莫軍方陣。
    這是一場雙方硬碰硬的攻守戰。莫軍兵力眾多,又攜連戰連勝的余威,自然士氣如宏,而風軍這邊兵力雖少,但唐寅已下達了血戰不退的命令,而且身負重傷的唐寅本身就留在城頭上沒有走,這讓風軍將士們士氣大振,也讓人們清楚的明白一點,此戰只有殊死一博,再其它的退路。戰場之上,雙方箭shè不斷,數以萬計的箭矢由城下shè到城頭,壓制風軍的反擊,可同時也有數以萬計的箭矢由城頭飛shè到城下,阻擊莫軍的推進,在雙方你來我往的箭shè之中,兩邊傷亡的將士都不在少數。
    守城的一方占有絕對的地利優勢,風軍本就善shè,現在又是居高臨下,箭shè的威力更大,當莫軍推進到宿月二十步的時候,風軍箭shè的威力往往能貫穿莫軍的身體,將其直接釘在地上。
    戰斗中,莫軍也展現出強悍的一面,不管前方陣亡的將士有多少,不管前面的戰斗有多慘烈,后面的莫軍不退縮半步,咬著牙關硬往上頂。在莫軍彪悍的作風下,付出上萬人的傷亡,一口氣沖到宿月城下。
    隨著一臺臺云梯架起,莫軍士卒如螞蟻一般向城頭攀爬。
    城上的風軍把早已準備好的滾木、擂石、火油紛紛傾瀉下去,攀爬云梯的莫軍慘叫著紛紛摔落,遠遠望去,凌空墜落的莫軍如下餃子似的,接連不斷。
    攻城戰還在進行著,雙方都報有一死的決心,戰斗打得也異常慘烈,前方的兄弟倒下,后面的人頂上,再倒下,再頂上,如此反復,整個戰場更象是一臺巨大的絞rou車,在嘶咬著雙方將士的生命。
    不管是投入戰斗的風軍還是莫軍,此時都是在咬著牙堅持著,如此硬碰硬的對抗,比的就是誰更能抗。
    莫軍陣營里,青羽在舉目觀戰,他表情平靜,看不出來是緊張還是興奮,不過其他莫將都是表情凝重,一各個握緊拳頭,好像他們也在戰場上拼命似的。
    看到己方的攻城步兵基本都以推進到城墻下,青羽緩慢地抬起手來,說道:“寒yu將軍何在?”
    “末將在!”施寒yu急忙拱手應話。
    “派出你的弓騎兵,壓制城頭的風軍,助我攻城將士一臂之力!”青羽的目光始終落在前方的戰場上,頭也不轉地說道。
    “末將遵命!”施寒yu答應一聲,隨即令副將親率三萬弓騎兵投入戰場。
    正與莫軍jiao戰的風軍也有看到莫軍陣營里又殺出一支騎兵,風軍方面反應很快,第一時間組織兵力,放箭阻擊這支飛奔馳過來的騎兵。
    不過莫馬的度實在太快了,這三萬騎兵馳騁在戰場上,好像旋風似的,風軍僅僅shè出兩輪箭陣,莫騎兵便沖進了他們最理想的shè程。
    天威軍副將衡允一馬當先的跑在最前面,作為領頭騎,他帶著三萬騎兵狂奔,等宿月已進入他們的最佳shè程,衡允突然改變方向,帶著一眾騎兵改成環城跑。
    他們一邊策馬狂奔,一邊摘下弓箭,對準宿月城頭,展開1uanshè。
    嗖、嗖、嗖——一支支雕翎箭從馬隊中飛shè出來,仿佛飛蝗一般,竄到城上,頂在前面正與城下莫軍拼死拼活的風軍準備不足,紛紛被突然shè上來的箭矢命中,只是一瞬間,中箭倒地的風軍就不下人,許多人都是胸口連中數箭,當場斃命。
    對著環城跑的莫國弓騎兵,守城的風軍還真沒有太好的辦法對付他們,莫騎兵度飛快,風軍一箭shè出去,根本命中不到目標,箭矢往往都是從人家戰馬的屁股后面飛過,即便有時能shè中莫軍,那十有**也是蒙的。
    在弓騎兵的壓制之下,城頭上的風軍幾乎抬不起頭來,為了躲避不停飛shè上來的箭矢,人們要么架起盾牌,要么藏到箭垛后,可如此一來,又對城下的莫國步兵攻擊不夠。
    趁著風軍被壓制的空檔,城下的莫軍一鼓作氣強沖上來,很快,攻城戰又變成了近身廝殺戰。
    見己方攻城步兵的將士已大批殺上城頭,弓騎兵的任務也算完成,衡允大手一揮,高喝一聲:“撤!”三萬騎兵又如旋風似的奔回莫軍大營。
    此時,莫營中的眾將都長松口氣,施寒yu的臉上也露出笑意,轉過頭去偷眼瞧瞧青羽,后者還是滿臉的平靜,并沒有因為己方的優勢而多增一分喜sè。
    喜怒形、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想必就是上將軍這樣了。施寒yu拱手含笑說道:“上將軍,看來再有個巴時辰,我軍便可攻入城內。”
    青羽不置可否,又觀望了一會,嘖嘖嘴,對身邊的52o小說道:“渴了。”
    隨從立刻把事先準備好的茶壺拿出,倒了杯茶,恭恭敬敬地遞給青羽。后者接過,淺抿了一口,茶水入口,不溫不涼,他笑道:“溫度正合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