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07

  莫軍攻上宿月城頭,與風軍展開面對面的廝殺。【】戰斗打到這種程度,風軍等于是已經輸了一半,形勢岌岌可危。此時,即便重傷的唐寅也法在安坐于塌上,他不顧眾將和侍衛的阻攔,chou出雙刀,加入戰團。
    唐寅現在渾身上下都是傷口,而且靈氣耗盡,不僅不能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即便揮出一刀,渾身的傷口都在劇烈疼痛。唐寅的忍耐力強得驚人,旁人在這種情況下論如何也沒有再戰的可能,而他卻仍能把雙刀揮舞的上下翻飛,生龍活虎的好像沒事人似的。
    他的刀上早已覆蓋上黑暗之火,每殺掉一名敵兵,他都能吸食一些靈氣,不過他吸食的靈氣卻法在他體內存儲,基本是剛剛吸食立刻就被用掉,全用來給自身的傷口止血了。
    隨著他參戰,身體展開一連串的劇烈運動,沒有愈合的傷口重新迸裂開,若不能及時止血,單單是流血就能把他體內的血液統統流光。
    在不能使用靈氣的情況下,唐寅雙刀的威力依然恐怖,只是一走一過之間,便可讓周圍的莫軍倒下一排。
    身為君主,唐寅尚且帶著傷咬牙堅持作戰,風軍將士們又哪會不受鼓舞,與敵拼死一博?
    莫軍攻上來的快,可被殺得更快,一批批的莫軍被風軍斬殺在城頭,還有更多的莫軍連腳根都沒站穩,就被風軍活生生地推擠下城墻,哀號著摔了下去。
    戰斗并沒有象施寒yu預計的那樣個巴時辰就會結束,反而越拖越長。
    城墻外,莫軍的尸體堆積如山,而城墻上,風軍、莫軍的尸體疊疊羅羅,整面城墻的地面完全被尸體鋪滿,想找處干凈的落腳之地都沒有。
    這是名副其實的血戰,莫軍一次次英勇的沖上城頭,可又一次次被更加英勇的風軍打壓下去,雙方開始了休止的拉鋸戰。
    一寸山河一寸血,現在這句話得到最貼切的詮釋,雙方將士能為了奪取區區尺寸之地便付出數十甚至上的生命。
    戰斗在持續,莫營中的將領們臉sè又開始變得難看起來,人們jiao頭接耳,最后,目光一致落在青羽身上。
    青羽倒是不為所動,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茶,等到前方的攻城步兵漸漸呈現出疲軟之勢時,他傳令左右,第二批攻城軍兵頂上去,替換回第一批攻城的十個兵團。
    在他的命令之下,又有十個兵團的莫國生力軍投入戰場,而先前與風軍戰至筋疲力盡的十個兵團快地退出戰場,撤回本陣。
    十個兵團,十萬人,撤回來時再清點,已足足傷亡了四萬之眾,也可見此戰之激烈。
    對于攻城的莫軍而言,戰斗等于是重新開始了,而對風軍來說,接下來的是更艱難的鏖戰。
    城頭的風軍將士此時已各個殺得渾身是血,氣喘吁吁,但他們沒有休息的時間,城外莫軍的進攻又來了。
    戰斗仿佛是剛才的翻,莫軍推進,風軍死守,雙方箭shè往來不斷,而后莫軍又出動弓騎兵做壓制,幫己方的攻城步兵順利沖到城上。攻城戰在按部就班下又變成近身廝殺。
    這一場惡戰一直打到天sè大黑,見時間已不早,青羽下令暫停攻城,全軍撤回大營。
    第一天的戰斗,風軍以五萬抵御二十萬莫軍的輪番攻城,死守不退,總算是強頂了下來。
    在這一天的激戰當中,莫軍的傷亡接近六萬,風軍的死傷也有兩萬多,雙方拼了個筋疲力盡。
    青羽總算是見到了風軍驍勇善戰又剛猛兇狠的那一面,不過他并不擔心,第一天的戰斗只不過是探路石罷了,他有信心在第二日的戰斗中一舉拿下宿月。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回營之后,莫將們都是垂頭喪氣,對未能拿下宿月感到羞愧和惋惜,只是青羽面帶微笑,信心滿滿,反過來還安慰諸將,本來他以為攻破宿月可能要三天,現在看來,兩天足矣。
    青羽心里很清楚,沒錯,在第一天的戰斗中己方傷亡是不xiao,不過風軍的死傷也能視,而且對比起來,風軍將士的疲憊要遠勝己方,經過第一天的血戰,接下來的戰斗就好打多了。
    事實上也正如青羽所料,只一天戰斗打下來,風軍準備的滾木、擂石和火油就用掉四成,傷亡接近半數,可戰之兵也都筋疲力盡,接下來的戰斗還怎么打?現在風軍上下,除了唐寅,再一人有信心認為此戰還能繼續打下去。當天晚上,眾將齊齊來找唐寅,勸他撤兵,最好是直接撤回霸關。
    此時唐寅最不想聽到的就是撤退二,他臥在塌上,臉sè蒼白的如白紙一般,即便一動不動額頭也在不停地冒著虛汗。他瞇縫起眼睛,凌厲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
    重傷的唐寅氣勢沒有絲毫的減弱,仍給眾人造成莫大的壓力。人們不敢正式他的目光,紛紛垂下頭去,同時心也到了嗓子眼。
    “張口撤退,閉口撤退,難道除了這兩個外,你們就再沒有其它的話要說了嗎?你們還對得起身上的‘風軍’二嗎?”
    唐寅凝聲說道:“看起來,你們真的是舒適的日子過得太多了,順風順水的仗也打得太多了,忘記了當年的艱辛。這么多年的征戰中,我們什么樣的兇險沒遇到過,什么樣的險境沒經歷過,現在城外只不過是區區幾十萬莫軍,就把你們嚇成這般模樣,你們還是那些隨我出生入死的將軍嗎?還配做和我并肩作戰的兄弟嗎?”
    這一番話說下來,眾將一各個面紅耳赤,腦袋垂得更低了,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唐寅深吸口氣,沉聲說道:“此次,我已下定決心,在宿月與莫軍死戰到底,絕不退縮,能打要打,不能打也要打,勢必等到平原軍和虎威軍撤回。”
    左雙看看左右,硬著頭皮xiao聲說道:“大王,平原軍和虎威軍從澤平撤到正中就撤不下來了,囤積于澤平的莫國中央軍緊追不放,平原、虎威二軍不得不停下來,若強行撤退,只怕……只怕會給敵軍可乘之機,所以……”
    “所以就不用等他們了,自己先逃命嗎?”唐寅臉sè泛起不自然的紅暈,騰的坐了起來,手指著左雙,怒聲喝道:“置自家弟兄的生死于不顧,只想著保自己活命,你還配做一軍統帥嗎?”
    說到這,唐寅突然笑了,不過是冷笑,他幽幽說道:“對啊,你是寧人,不是風人,你又怎會把平原軍和虎威軍的兄弟當成兄弟呢!”說完話,他又力地躺回塌上。
    這話讓在場眾將臉sè同是一變,唐寅這么說實在太傷人了,左雙是寧人沒錯,但自投靠風國以來,一直都是兢兢業業,忠心耿耿,所立戰功不斷,風將們也早已把他當成自己人,沒人會刻意想到他是寧人、和自己未必是一條心這種事。
    左雙眼圈一紅,險些當場落淚,他顫巍巍地深吐口氣,向唐寅拱了拱手,推回到自己的位置,再不多說半句。
    見他如此模樣,唐寅也意識到自己的話太重了,可他此時正在氣頭上,懶著再做解釋和道歉,對眾人冷冷說道:“從現在開始,再輕言撤退者,斬!為其求情者,斬!”
    一句話,把這些勸唐寅退離宿月的眾將都說得啞口言了。人們面面相覷,最后齊齊拱手,說道:“末將告退!”
    眾人魚貫而出,到了外面,人們方紛紛圍上前來,好言安慰左雙,眾人都相信大王這么說并非出于本意,而是在氣頭上的氣話。
    不過對于眾人的相勸,左雙雖連連點頭,但仍是滿臉的落寞與苦澀。
    他勸唐寅撤回霸關,沒有其它的私心,完全是站在唐寅生死存亡的立場上考慮的。與君主的xing命比起來,平原軍和虎威軍根本就微不足道,統帥陣亡可以再選賢能,將士們陣亡可以再重新征召,即便軍團被全軍覆沒了也可以再重立番號,可君主一旦有個三長兩短,那還去哪找啊?風王只有一個,又子嗣和儲君,若是yu碎,那風國也就完蛋了。
    他相信如果邱真在場,也會說同樣的話,不過大王絕不會指責邱真不忠或不念兄弟之情。
    看左雙愁眉不展,臉上yin云密布,跟隨眾將一同離開的靈霜暗嘆口氣,不管唐寅是不是罪魁禍,他畢竟算是幫了yu國的大忙,自己就回報他一下吧!
    她含笑喚道:“左雙將軍請等一等!”
    左雙一愣,回頭不解地看著靈霜,拱手說道:“不知yu王殿下有何貴干?”
    靈霜笑道:“你在這里等我一下。”
    “啊?”左雙滿臉的茫然,剛要說話,靈霜已重新走回房內。她直接來到唐寅近前,笑呵呵說道:“王兄,左雙將軍實在太過分了,竟然不念同袍之情,要扔下平原軍和虎威軍不管!”
    站房mén口的左雙頭頂拉下三條黑線,靈霜讓自己在這等,就等著聽她埋怨自己的不是?
    唐寅莫名其妙地看眼靈霜,在他印象中,靈霜不是個說人閑話、進讒言的人啊,今天她什么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