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08

  第二零八章“你想要說什么?”唐寅斜眼睨著她。【】[]
    “王兄!”靈霜在他身邊坐下,還親密地搭上他的肩,含笑說道:“你也知道,經過和莫安聯軍的jiao戰,我yu國損兵折將甚重,正是用人之際,既然王兄對左雙將軍看不順眼,那就把他送給我yu國吧!”
    啊!原來靈霜打的這個鬼主意!唐寅先沖著她一呲牙,可緊接著臉sè又沉了下來,斬釘截鐵道:“沒有可能,想都別想。”
    靈霜故意皺起眉頭,不滿地說道:“王兄何必非要把一個不信任的人留在身邊呢?把左雙讓給我yu國,即能鏟除王兄身邊的隱患,又能加深風yu兩國的關系,一舉兩得,和樂而不為呢……”
    不等她說完,唐寅已冷冷打斷道:“誰說我不信任左雙?我若不信任他,又怎會讓他做一軍統帥?此事須再!”
    靈霜氣呼呼道:“可他是寧人,剛才王兄不是也說了嘛……”
    “寧人又如何?即入我軍,便是兄弟!何況左雙自投靠風軍以來,隨我南征北戰,所立戰功數,從未有過二心。”唐寅輕嘆口氣,話鋒一轉,說道:“剛才我是在氣頭上才那么說的,有失言之處,不過,我相信左雙也不會放在心上。總之,此事不必再,哪怕你說出個花來,我也不會把左雙讓給你,還有,你最好別在背后偷偷耍xiao把戲,若讓我知道你有離間的舉動,可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唉!”靈霜重重嘆了口氣,奈說道:“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王兄如此執著,那王妹就先告辭了。”
    “不送。”唐寅看也沒看她,只是隨意地擺了擺手。
    靈霜又深深看了他一眼,這才起身離開。走出房間,她轉頭向mén側一瞧,等在那里的左雙不知何時已是淚流滿面,靈霜沖著他淡然一笑,什么話都未說,徑直地走開了。
    直到她走出好遠,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左雙追上前來,沖著靈霜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多謝yu王殿下……”
    “左雙將軍謝我作甚?”靈霜故作茫然不解的模樣,笑呵呵道:“我只不過向王兄去要人罷了,可惜他不肯割愛啊!”
    如果不是在mén側聽到唐寅和靈霜的對話,左雙感覺自己恐怕已沒有繼續留在風軍的勇氣和信念了。
    對于靈霜的用心良苦,他感恩戴得。他深吸口氣,正sè說道:“左雙欠yu王殿下一個人情,日后,殿下若有用到左雙之處,左雙必在能力之內全力以赴!”
    靈霜樂了,亮晶晶地鳳目注視左雙片刻,笑道:“左雙將軍能這么說,我已經很高興了,日后,我希望左雙將軍能在你家大王面前多為我yu國說說好話,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
    她這次跟隨風軍,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救yu國,現在莫軍已經被*得撤回本土,yu國之危業已解決,接下來她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多的拉攏風國大臣和將領,讓他們站在自己這邊,以后風國這個喂不飽的貪狼也不至于突然對yu用兵。
    這次她幫了左雙,一是緩解了風國這邊的君臣矛盾,其次,又幫自己多拉攏到一名風軍中的重要將領,可謂是一舉兩得。
    君臣矛盾的緩解或許會對風國以后的影響很深遠,但就目前而言,對風軍的實力沒有任何的升,對陣城外的三十多萬莫軍,風軍仍處于絕對的劣勢。
    第二天一大早,莫軍的攻城戰又展開了。
    莫軍今天的攻城比前一天要兇猛得多,上來就投入了主力,全體步兵,十多萬人,統統投入到戰場,青羽下達了死命令,今日必定攻破風軍的防線,哪怕是前面的步兵死光了,騎兵下馬,做步兵繼續頂上去。
    在毫退路的軍令下,莫軍展開了瘋狂的沖殺,十多萬人,真好像chao水一般涌向宿月。
    城上的風軍將士看著城外人山人海、鋪天蓋地的敵軍,不從骨子里生出力感,這仗真的還能再打下去嗎?
    唐寅以實際行動告訴麾下的將士們,此仗還能再戰。他又一次親臨城頭,與將士們站起一起,并肩作戰。接下來便是廝殺,休止的廝殺。
    莫軍頂著風軍的箭雨、滾木擂石,九死一生的沖上城頭,可立刻又遭到守軍的迎頭痛擊,數之不清的莫軍登上箭垛,卻沒有跳下去的機會,直接被城上的風軍挑翻到城下。
    真到了生死關頭,風軍作風剛猛,寧可yu碎亦不瓦全的一面便體現出來,全軍上下好像都忘記了生死,一各個如同紅了眼的野獸,許多身負重傷的風軍連武器都拿不起來,卻仍能甩掉身上的盔甲,赤膊著身體大吼著沖向爬上來的莫軍,抱著敵人雙雙摔下城去,他們留下來的盔甲可以讓那些甲胄已經破碎的同袍兄弟繼續使用。
    在風軍的拼死抵抗之下,十多萬的莫軍強攻一上午,雖能沖上城頭,卻法在城頭站穩腳跟,一次次的被風軍打退回去,始終未能突破風軍的城防。
    “上將軍,這樣打下去可不是辦法啊!”見己方遲遲沖不開風軍防線,莫將們都急了,有名偏將實在忍不住,轉頭向青羽說道。
    “急什么?難道你看不到我軍已勝券在握嗎?”青羽淡然說道。
    看不出來!只看到風軍越站越勇,己方的沖鋒越來越疲軟。莫將們面面相覷,暗暗搖頭。
    青羽掃視眾人,說道:“看得出來,風軍現在應該是把城內所有可用之兵都調到了我軍主攻的南城,那么另外的三面城mén必定空虛,我軍只需分出幾支騎兵,快馬趕過去,就能輕松破城。”
    眾將眼睛一亮,齊聲說道:“那……那請上將軍快下令啊!”
    “先不急,再等等,看看風軍還有后手。騎兵一出,勢必要做到一擊制勝,如若不然,讓風軍起了防范,騎兵偷襲的效用就不大了。”青羽慢悠悠地說道。
    原來如此,上將軍早已是胸有成竹了!眾將互相看看,臉上的表情都輕松下來,同時也長長出了口氣。
    “這次我們一定要生擒風王。”
    “等風王落到我們手上,風國也就垮臺了,到時我大莫將獨霸北方!”
    莫將們越說越起勁,一各個喜笑顏開。
    “此戰過后,上將軍定是要名滿天下了!”
    “是啊!大王也會對上將軍重重賞賜,上將軍日后可要多多拔我等啊!”
    戰斗還沒有結束,不少莫將已紛紛向青羽攀關系了,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青羽甚是討厭這種人,不過莫國的風氣就是這樣,他可以不接受,但卻不可以明顯地表現出來。
    正在莫將們都以為戰斗很快就要結束的時候,突然間,有莫兵探子飛馬趕來,到了青羽面前,翻身下馬,單膝跪地,cha手施禮道:“報上將軍,在我軍西側突然殺來一支風軍,人數不詳,軍號不詳!”
    “啊?”這句話,讓在場的莫將不臉sè一變,青羽亦是微微皺眉,從西面殺來一支風軍?哪來的風軍?東江郡的西面是西山郡,難道是西山郡的地方軍趕過來了?邵譽那個家伙不可能對風國如此忠誠啊!
    他沉聲說道:“再探做報!”
    “是!”這名探子前腳剛走,又有探子飛馬趕來,“報——”
    “報上將軍,西邊殺來的風軍有接近十萬兵馬,所打的旗號是風軍三水軍!”
    三水軍?施寒yu猛然彎腰,一把把探子的衣領子抓住,怒聲喝道:“爾敢謊報軍情?”說著話,他向左右喝道:“來人,將此賊拖出去,斬了!”
    不能怪施寒yu如此氣惱,風國的三水軍一直都在寧地作戰,怎么可能會突然出現在莫國?若說三水軍是繞過風國趕過來的,那就更不可能了,三水軍又不是飛mao腿,怎么能跑得那么快?
    左右軍兵上前,拖起探子就向一旁走,那探子嚇得臉sè慘白,連聲叫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啊,xiao人句句屬實,絕半點虛假……”
    青羽抬起手,叫住軍兵,問探子道:“你可看清楚了?”
    “是的,上將軍,xiao人看得清清楚楚,旗號確是三水軍……”
    青羽沉yin了片刻,揮52o小說!再探再報!”
    等探子離開,施寒yu正sè問道:“上將軍真認為是三水軍趕過來了?”
    青羽幽幽說道:“不然我實在想不出來風國還有哪支軍隊會由西面而來,而且還有十萬之眾。”
    “可是三水軍明明在寧地……”
    “也有可能是三水軍直穿我國所占寧地各郡,急行軍趕來的。”
    “若是這樣,我國在寧地的駐軍不會不報啊!我們可是連一點風聲都沒聽到……”說到這里,施寒yu突然頓住,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喃喃說道:“除非……除非紀韋那jian賊怕大王怪罪,故意瞞報軍情!”
    他說的紀韋是邵方派往寧南八郡的總郡,主管莫占寧地的軍政事務,等于是莫國在寧南八郡的總負責人,官居一品,邵方曾授封他為子yin侯,屬邵方的嫡系親信,在寧地,與風國三水軍、天鷹軍jiao鋒的也正是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