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09

  第二零九章
    青羽笑了,不過是苦笑,瞞報軍情這種事旁人或許不敢做,但紀韋絕對能做得出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此人倚仗自己昔日是大王的幕僚出身,與大王有同甘共苦的患難之情,自入朝為官以來,飛揚跋扈,法天,把莫國那些傳統的權貴統統不放在眼里,而邵方又偏偏對他恩寵有加,短短幾年的光景,便把他升到正一品,爵位也達到了侯爵,并掌管寧南八郡的一切事務。
    但青羽知道,紀韋這個人沒什么能力,還好大喜功,他若真與風軍作戰不利,很有可能會欺上瞞下,拒不上報。
    隨著風軍探子一個接一個的傳報,現在青羽這邊已基本能確認西面殺來的確是以梁啟為的三水軍。
    對于三水軍,青羽早有耳聞,這是一支在風國聲望僅次于平原軍的jing銳之師,戰力若未必有平原軍那么強悍,但其統帥梁啟素有鬼才之稱,用兵神出鬼沒,極善謀略。
    他沉思許久,突然對施寒yu說道:“施將軍,你即刻率天威軍全部去阻擊三水軍,論如何也不能讓三水軍靠近宿月,和城內的風軍合兵,這不僅關系到我軍此戰的成敗,也關系到此次莫風之戰的成敗,施將軍,此戰就全靠你了。”說著話,青羽在馬上向施寒yu拱手施禮。
    施寒yu嚇了一跳,急忙翻身下馬,單膝跪地,cha手說道:“上將軍折殺末將!末將此去必全力以赴,不負上將軍所托!”說完話,他重新上馬。
    青羽囑咐道:“三水軍為風軍jing銳,寒yu將軍務必xiao心,不可大意!”
    施寒yu振作jing神,信心十足地抱拳道:“上將軍盡管放心,由古至今,騎兵對步兵還沒有過敗績!”說著話,他又向青羽拱了拱手,親率十五萬騎兵,直奔西面而來的三水軍而去。
    莫國的探報沒有看錯,來的這支風軍正是三水軍,青羽和施寒yu的估測也完全正確,三水軍確實是縱穿莫占寧地,由寧地突入到莫國的。
    且說施寒yu率領的天威軍,很快便和迎面而來的三水軍碰了個正著。三水軍已列好整齊的戰陣,嚴陣以待,只等莫騎兵沖殺上來。
    施寒yu先是觀察一下地形,此處是平原地帶,正適合騎兵的沖鋒,三水軍竟然還在自己面前列陣,簡直是找死,己方一旦沖鋒起來,這十萬所謂的風軍jing銳和十萬木樁子沒什么區別。
    他冷笑一聲,chou出佩劍,向前一揮,大喝道:“全軍沖殺,透敵陣,擒敵!”
    “殺——”
    隨著施寒yu一聲令下,莫騎兵開始向前推進。
    騎兵的陣形間距本就比步兵長,加上又是十五萬眾,遠遠望去,整個方陣之龐大,可用吞噬天地來形容,與之相比,對面的風軍陣營就顯得xiao的可憐了。
    莫騎兵的戰陣先是緩慢奔跑,過了丈后,已變成全軍沖鋒,那轟隆隆的馬蹄聲驚天動地,震得人胸口悶,卷起來的塵土遮天蔽日,仿佛刮起一面沙塵暴,須jiao戰,單單看騎兵軍團展開沖鋒的那份氣勢,就足可以壓倒任何對手。
    三水軍倒是能沉得住氣,眼睜睜看著規模宏大的騎兵軍團沖來,全軍上下紋絲不動,沒有任何閃躲和退避的意思,甚至連盾陣都沒有布置,當騎兵進入shè程后,風軍中的號令聲連續響起。
    “上箭!”“全軍上箭——”
    “放箭——”
    嗡!三水軍的箭陣絲毫不次于以箭shè見長的飛龍軍,怒shè而出的箭陣好像一面巨大的黑布,密壓壓的箭矢呼嘯著shè入莫騎兵的陣營當中。只是一瞬間,莫騎兵的陣列中人喊馬嘶,中箭倒地的莫兵和戰馬數以千計。
    這僅僅是開始,隨后,三水軍又展開第二、第三輪齊shè。三水軍的每一輪箭陣都給莫騎兵造成極大的殺傷,不過莫騎兵的度并未減慢,反倒是越沖越快,莫馬的短程突破能力已完全展現出來。
    在莫騎兵面前,三水軍的箭shè也僅僅完成三輪,對方便已快到眼前。這時候,三水軍的陣營號令聲又起,前面的軍兵們以最快的度收起弓箭,齊齊轉身,向后撤退。
    見風軍前面的士卒毫抵抗之意,竟然悉數向后跑,莫騎兵們臉上都露出笑意,還以為三水軍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原來也不過如此,雙方還未接觸,就被嚇得屁滾niao流。
    可是他們臉上的喜sè并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三水軍前面的士卒全部退去,藏于人群里的一排排拒馬立刻現露出來。
    兩根木頭樁子削尖,十jiao叉的捆在一起為一組,若干組合到一起便是拒馬,拒馬放到地上,木樁子的尖刺由下往上支,可正中戰馬的胸腹,造成致命傷。在當時,拒馬是對付騎兵的第一利器,也可稱為騎兵的天敵。
    莫騎兵準備不足,在毫防范之下,冷然看到前方出現一排排的拒馬,人們不是臉sè大變,可這時候他們再想減慢馬,已然來不及了,就算強行勒馬,也得被后面奔上來的騎兵活活撞死。
    耳輪中就聽撲、撲的悶響聲連續不斷,數的戰馬直挺挺地撞在拒馬之上,戰馬的沖擊力此時變成慣xing,其力道之大,不僅貫穿馬身,就連馬上的騎士也受其殃及,被馬身上透出來的木刺貫穿xiao腹或*,慘叫著摔下戰馬。
    前方的騎兵受阻,可后面的騎兵仍在沖鋒,想停也停不下來,一時間,莫騎兵互相撞擊、踐踏,自己給自己造成的傷亡就已不在少數。
    趁莫騎兵陣形混1uan之際,躲到拒馬后面的三水軍又開始放箭,前面的士卒用連弩,shè殺面前的莫兵和莫馬,后面的士卒用硬弓,shè殺遠距離的莫騎兵。
    而當莫軍好不容易搬開拒馬,打開通道后,三水軍前面的士卒又后撤了,留出來的空地同樣是布滿了一排排新的拒馬,阻攔莫騎兵。
    有拒馬在前,莫騎兵根本法展開沖鋒,而騎兵一旦不能沖鋒,那騎兵的優勢頓時被大大縮減,只剩下居高臨下的優勢,可這在三水軍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戰場上的戰局讓施寒yu也大吃一驚,他做夢也想不到,在三水軍的陣列里面竟然暗藏有這許多的拒馬,他從來沒碰過如此狡猾又jian詐的對手,一時之間還真沒有太好的解決辦法。
    正在他這邊進攻受阻的時候,莫營又生1uan了,原來在莫營的后方突然又殺來一支風軍,這支風軍打著‘天鷹’的旗號,為的將領不是旁人,正是子纓。
    為了攻陷宿月,青羽把軍營里的可用之兵基本都調派出去了,營內空虛,隨著天鷹軍突然殺到,留守營內為數不多的莫軍根本抵擋不住,頃刻間便被天鷹軍突破進來。
    戰場上的形勢就是這般的瞬息萬變,前一秒鐘莫軍還占有絕對的優勢,坐等宿月被破,可是下一秒鐘,風國的三水軍和天鷹軍突然殺到,莫軍的優勢瞬間dang然存,反而還變成全面被動。
    莫軍的西側有三水軍,后方有天鷹軍,兩面受敵,形勢岌岌可危。
    宿月城內的風軍們也不是瞎子,居高臨下,看得真切,本來已經快要絕望的風軍突然見到‘三水’和‘天鷹’的旗號,如同被打了一陣興奮劑似的,不管這兩支軍團是怎么來的,總之現在對莫軍已形成了包夾之勢,己方已從被動變成了主動。
    對眼前突如其來的變故,唐寅亦是又驚又喜,興奮得查點一蹦多高,對周圍的風將們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三水軍和天鷹軍來得正是時候!真是天助我也!”
    風將們在興奮之余,心中也暗暗奇怪,三水軍和天鷹軍不是在寧地嗎?怎么突然跑到莫國來了?真是莫名其妙,難道是飛過來的不成?!
    三水軍和天鷹軍當然沒有背生雙翅,他們是強行突過來的。兩軍在寧地的作戰可謂是連戰連捷,不斷挫敗莫軍,自開戰以來,已穩扎穩打的連續拿下莫占寧地的三個郡。
    在如此巨大優勢的情況下,梁啟和子纓都認為全部占領莫國寧地已指日可待。
    可偏偏這個時候,莫國傳來戰報,莫國中央軍突然回撤,大敗己方于泗水,大王已帶殘部退守安丘郡。
    這個消息令梁啟和子纓二人大吃一驚,兩人坐下來細細一分析,馬上判斷出來,己方在莫國的優勢已經完全喪失了。
    雖說平原軍和虎威軍也在莫國,但卻被死死拖在澤平郡,解不了大王之危。
    這時,梁啟果斷出放棄己方在寧地所取得的優勢和成果,立刻去往莫國,助大王一臂之力。
    畢竟風莫之戰的根本還是在莫國,如果己方在莫國戰敗,即便在寧地這邊取得的優勢和成果再大也變得毫意義了。
    理論上,子纓是同意梁啟的見解,可在實際行動上卻感覺很為難,畢竟從寧地去莫國,得先返回風國本土,再繞路去莫國,如此一來,單單是在路上耽誤的時間就不下數月之久,遠水難解近渴。
    這一點梁啟也算到了,他出一個大膽又冒險的策略,強行穿過莫占寧地,由莫占寧地直接突進莫國境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