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0

  第二一十章
    梁啟的辦法疑是非常冒險的,縱穿莫占寧地,對三水軍和天鷹軍而言,到時沒有后援,沒有后勤補給,整個行動沒有任何退路,只能勝,不能敗,甚至都不能和敵軍打成平手進入僵持。【】
    不過子纓卻認同了他的策略,認為就目前的戰局來看,冒這個險還是值得的,唯一讓他感到顧慮的是,如果三水軍和天鷹軍突入到莫國,紀韋除了會趁機奪回失地之外,還會不會繼續北上,趁機攻打風國所占的寧北八郡。
    梁啟預測基本沒有這個可能,其一,莫國在寧地的軍隊戰力不強,又在jiao戰中損失不xiao,而風國在寧地各郡各縣都備有地方軍,莫軍若貿然北上,也未必能占到多大的便宜,其二,紀韋能力十分有限,其人也沒什么才華謀略,他沒有北上主動進攻的膽量和實力。
    細細想想,子纓覺得梁啟的分析也有道理,如此一來,二人的意見得到統一,一致同意縱穿莫占寧地,強行進入莫國境內。
    為此,二人也做了充足的準備,此次行動,苦戰是必然的,而且還要預防莫國中央軍的突然netbsp;針對莫國中央軍,梁啟制定出一系列的方案,其中便有針對莫騎兵趕制拒馬這一點。
    不過行動的過程并沒有他二人預料的那么艱難,三水軍和天鷹軍突然攻入莫占寧地,剛開始還有遇到莫軍的頑強抵抗,可是當莫軍看到風軍沒有占領的意圖,攻完據點、城池之后立刻便穿行而過,而且所走的路線也不是奔己方的中心腹地,而是靠著東側走,漸漸的,莫軍的抵抗也越來越微弱,到后來,完全對這兩支風軍不管了,任憑風軍在莫占寧地穿行。
    莫軍方面如此反應,令梁啟和子纓都有些意外,他二人以為紀韋可能自知不敵,所以不再調派麾下過來阻攔,白白送死,打算放任己方穿過寧地,等己方進入莫國境內后,再由莫國的中央軍來對付己方。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可當他們進入莫國境內后,以青羽為的莫國中央軍好像完全不知情似的,非但未來攔擊他們,反而還去強攻唐寅所在的宿月城了。
    己方如此大規模的行軍舉動,按理說莫國中央軍絕不會不知情,而他們偏偏對己方視而不見,一心只想著去打宿月,這就讓人太難以理解了。
    就連那么jing明的梁啟和子纓也mi糊了,搞不清楚莫軍方面到底在想什么,究竟是青羽不會統兵還是他太驕傲自負,完全不把自己的三水軍和天鷹軍放在眼里?
    不管怎么說,莫軍選擇對三水軍和天鷹軍視而不見總是一件好事,這也給了連日來一直做急行軍的風軍充足的休息、整頓、備戰時間。
    接下來,便是梁啟、子纓兵分兩路,突然出現在莫軍的西側和大營的后側,把正在一心攻城的莫軍打了個措手不及。
    天威軍主力被三水軍牽制住,莫軍大營也在天鷹軍的攻擊之下1uan成一團,攻城的莫軍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不知所措,他們現在攻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連日來一直被莫軍壓著打的唐寅馬上意識到戰機來了,這時候再留在城內死守就是傻子了,此時不出擊還等待何時?
    他忘了身上的傷痛,興奮得渾身血液沸騰,快步往城下跑的同時大聲喊道:“備馬!快備馬!兄弟們隨我出城破敵!”
    眾風軍將士亦是士氣大振,好像打了ji血似的,一窩蜂的跟隨唐寅往城下跑去。
    到了城墻下,唐寅翻身上馬,一手著彎刀,一手拉著韁繩,咬著牙凝聲說道:“今日,我誓殺青羽jian賊!”說著話,他喝令城méndong里的風軍:“開城mén!”
    咯吱吱——隨著一連串金屬的摩擦聲,城mén被緩緩打開,城mén只是拉開一條縫隙,唐寅便迫不及待的一馬當先沖殺出去。生怕大王有失,眾多的風將緊隨其后,也紛紛策馬沖出城mén。在他們后面,則是大批的風軍士卒。
    風軍不再死守,竟然從城內反沖出來,這讓城外的攻城莫軍又吃一驚,現在莫軍徹底1uan了套,前面的軍兵往后跑,后面的軍兵往前沖,前后指揮混1uan,互相推搡踐踏,陣形全1uan。
    唐寅最大的長處之一便是隨機應變,見此情景,他心中大喜,輪起彎刀,直接沖殺進莫軍陣營。
    即便不能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唐寅的出刀也依然兇猛犀利,戰馬的兩側不時噴shè出血霧,中刀倒地的莫兵接二連三。
    他此時再為痛恨的人就是青羽,在城頭作戰的時候,他早就認準了青羽所在的方位,現在殺入敵營,唐寅也不用再細細尋找,認準了一個方向,策馬瘋狂的向那邊沖殺。
    他沖得猛,后面的風將們也不含糊,很快,眾將追了上來,葉堂、高宇二將越過唐寅,在前為他開路,其他的風將則護在唐寅左右,斬殺兩邊的敵軍。
    軍心大1uan、心戀戰的莫軍已力抵擋唐寅這一行人的沖殺,很快,攻城莫軍的陣營便被他們沖開一條血路,唐寅等人從1uan軍中殺了出來。
    遠遠的,看到被眾多莫將環繞的青羽,唐寅運足力氣,大吼道:“青羽,本王看你今日還往哪里跑?!”
    說著話,他把彎刀擋馬鞭使,一刀背砸在戰馬的馬tun上,戰馬吃痛,怪叫一聲,了瘋似的向青羽所在的地方奔去。
    聽聞話聲,青羽和莫將們同時身軀一震,紛紛轉頭,見一群風將竟然從己方陣營里殺出,直奔他們而來,為的那位,不是唐寅還是誰?
    “啊!風王殺出城了!”莫將們不約而同地驚叫,心里說不出來是驚喜還是恐懼。
    向問二話不說,起長刀,催馬迎了過去。眾莫將們回過神來,各持武器,跟在向問的后面,也迎向唐寅一干人等。
    眾風將知道大王現在已法使用靈武,人們加快馬,齊齊跑到唐寅的前面,先一步擋住迎面而來的莫將。
    跑的最快的程錦、葉堂、高宇三人先碰上向問,現在也顧不上以多欺少會不會丟自己的臉面了,對于向問這種和連戈齊名的高手哪還有那些規矩好講?
    三人合力戰向問一人,你來我往,打成一團。其他的風將和莫將也都是各找對手,廝殺到一處。
    雙方的將領們全部糾纏到一起,倒是把唐寅和青羽空了出來。唐寅撥馬不出聲息的悄悄繞過戰場,兩眼冒著兇光,刀催馬向青羽跑去。
    青羽那么jing明,哪會忽視唐寅的舉動,見渾身是血的唐寅象兇神惡煞一般奔自己來了,他心頭一顫,暗暗叫苦,對身后的侍衛們喝道:“去!去攔住風王!”
    他很清楚唐寅對自己的恨意有多深,也很清楚唐寅的身手有多高強,若是讓他到跑到自己近前,恐怕十個自己捆在一起也打不過他一個。
    侍衛們聽令,催馬迎向唐寅。以唐寅現在的狀態,可能打不過修靈者,但對付普通的軍兵還是可以的。雙方逆向催馬奔馳,眨眼工夫就接觸到一起。
    兩名侍衛橫刀,雙雙砍向唐寅的脖頸。后者力硬擋,身子后仰,幾乎平躺在馬背上,隨著唰唰兩陣破風聲,兩把戰刀從唐寅的鼻梁上掠過。
    讓過二人,唐寅立刻挺直身軀,搶先出刀,兩道寒光在空中乍現,接著奔過來的兩名侍衛雙雙慘叫一聲,皆胸前中刀,翻身摔下戰馬。
    隨后,唐寅在戰馬上或坐或躺,或側或臥,一邊閃躲前面不停奔跑過來的莫軍侍衛,一邊chou冷子反擊兩刀。
    由于負傷在身,體力有限,唐寅的出刀很少,可是他每一次出刀總能jing準地劈砍在敵人身上,給對方造成致命的傷害。
    余名侍衛和唐寅擦肩而過,非但未能傷到他絲毫,反而還讓唐寅砍落馬下七、八人。
    好厲害的唐寅,明明已重傷在身,卻仍如此的驍勇善戰!青羽邊看邊咋舌,預感到自己的侍衛們也未必能擋住唐寅,再悄悄麾下的眾將,皆被風將纏住,趕不過來救援自己,再拖下去,自己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里,他當機立斷,撥轉馬頭,理也不理唐寅,催馬向東面狂奔出去。
    現在他也沒地方可跑了,前方是宿月、后方大營被風軍所攻,西面有三水軍,唯一可逃的出路也只有東面了。
    眼睜睜看著青羽向東跑了,唐寅大急,拼盡全力,連出數刀,把前面的幾名侍衛擊退,然后他也調轉馬頭,奔東而去。
    青羽在前,唐寅在后,后面還跟著一大群莫軍侍衛,這三波人,喊喝連連,橫著穿過戰場,一路向東奔馳。
    青羽騎的是莫馬,唐寅騎的也是莫馬,二馬的腳力相差不多,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在二十步左右。
    見他跑的比兔子還快,唐寅越追越氣,高聲吶喊道:“青羽,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今日本王也要追上你,砍下你的狗頭!”
    青羽的騎術還真就不錯,始終未讓唐寅拉近距離,雖然在武力上不敢與唐寅一戰,但青羽的嘴巴一點不饒人,他邊不停的催馬,邊回頭嘲諷地嗤笑道:“有本事就追上我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