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11

  第二一十一章
    看著唇尖舌利的青羽,唐寅恨得牙根都癢癢,倒要看看,你還能氣我到幾時?他也不再叫罵了,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哪怕青羽跑上了天,鉆下了地,自己這次也得把他抓住捏死。【】【絕對權力】
    青羽、唐寅和眾多的莫軍侍衛漸漸遠離戰場,這一跑,就是半個多時辰,漸漸的,雙方的度都慢下來。莫馬善于短距離的沖刺,但不善于長途奔襲。
    明顯感覺到跨下戰馬的步伐越來越沉重,青羽回頭瞧瞧,還好,唐寅的馬比自己的也強不到哪去。
    即便此時被人家追得如喪家之犬,青羽臉上仍沒有絲毫的慌1uan和凝重,還笑呵呵地對唐寅喊道:“風王殿下,別再追了,你我所騎皆是莫馬,這么跑下去,就算追到明年你也追不上我!”
    唐寅知道自己說不過青羽,也就懶著再回話,只是一個勁的催促戰馬。
    他不說話,青羽的話更多了。
    “風王殿下,你就一個人,而我這邊有這么多人,跑到最后,戰馬都累死了,吃虧的還是你,不如咱們打個商量,你現在回去,我也不會讓我的人追殺你,你看如何?”
    唐寅向自己戰馬的兩側低頭瞅瞅,可惜啊,馬鞍子上沒有掛弓箭,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箭把喋喋不休的青羽shè下來。
    “風王殿下在找什么?不會是找弓吧?殿下若有弓在手,我現在焉有命在?”
    唐寅感覺自己腦中的某根神經又已繃緊,緊到斷裂的邊緣,他瞇縫著雙目,死死瞪著前方的青羽,牙關咬得咯咯作響。
    別看青羽滿面輕松,不停地挑釁唐寅,實際上他心里也緊張得很,唐寅大有不追上他不罷休的意思,這可怎么辦?現在他也只能寄托于出言激怒唐寅,好引唐寅自己主動出錯,可要命的是,唐寅根本并不給他機會。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青羽越跑越慌1uan,跑到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了,向四周觀望,群山峻嶺,叢林密布,分不清東西南北。
    向后面看,唐寅依舊窮追不舍,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兩眼還不時閃現出綠光,冷眼瞧去,和吃人的厲鬼沒什么兩樣,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的那些侍衛們都沒有放棄,牢牢跟在唐寅的身后,他們也成為青羽目前唯一的底氣了。
    道路越來越難走,越來越崎嶇,而且還漸漸有上坡的趨勢。青羽心頭一寒,暗暗叫糟,看這路況,象是要上山啊,如果山上有下山的路還好,若是死路可就完了。
    他心有不甘地向兩側張望,兩側都是林子,地上草藤叢生,貿然沖進去,nong不好戰馬就得陷在里面,那只會讓唐寅更快的追殺上來。
    唉!自己此時也只能賭一賭了,賭山上不是一條絕路。
    山路漸漸開始陡峭,戰馬的度也更加緩慢,幾乎和慢跑差不多。如果唐寅是在全盛狀態下,這時候早就選擇棄馬,步行追上青羽了,可現在,他實在沒力氣那么做。
    經過兩日來的廝殺再加上剛才的長途馳騁,體力早已透支,身上的傷口不知又崩裂開多少處,現在他之所以還能堅持,還沒有昏mi過去,全靠著驚人的意志力在支撐,斬殺青羽的信念是他現在唯一的動力。
    這也恰恰是唐寅可怕的地方,他想要做的事,哪怕是天崩地裂,哪怕是傷的已站不起來了,但就算是爬,他也會爬著去把事情做完。
    此時青羽算是體會到何叫‘厲鬼纏身’。他吞口唾沫,潤潤喉嚨,還想出言再嘲諷唐寅幾句,但轉念一想又作罷,跑了這么久,唐寅已根本不吃他這套了,也沒有再被他氣得吐血。
    不知不覺,青羽已催馬跑到了山頂,果然是怕什么來什么,山路到了這里成為死路,再向前去,便是深不見底的懸崖。
    青羽還特意催馬來到懸崖邊,低頭向下面望望,山霧環繞,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看不真切,更不知道這懸崖到底有多高。
    當他撥馬而退的時候,唐寅也正好追了上來。看到青羽背后的懸崖,唐寅先是一怔,緊接著,放聲大笑,他嗓音沙啞,笑聲也yin森,冷冷說道:“青羽,你倒是再跑啊,此山此崖,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說話之間,他催馬向青羽一步步*去。
    青羽本能的連連后退,可退出沒兩步,馬蹄便已踩到崖邊,戰馬不敢再退。他回頭瞧了一眼,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那么沉穩老成的青羽此時也有些變sè,聲音略顯顫抖地說道:“殿下不要再過來,不然我就跳下去!殿下不是說要親手殺我的嗎?”
    難得能見到青羽面露慌1uan之sè,連日來唐寅yin郁的心情頗有撥開云霧見天日的快感。
    他和青羽先前見過兩次面,每一次都是青羽占上風。第一次,自己受他鼓惑,中了他的jian計,導致軍營被破,第二次更是被他氣得噴血,但現在好了,唐寅又有了奪回主動權的感覺。
    “你若想跳,你就跳吧,本王還很少看到跳崖的情景,今日,你就演示給本王看吧!”說話之間,唐寅更加靠近青羽,這時,他二人的距離之近,二馬的馬頭都快碰到一起。
    青羽的身子本能的向后縮,人還坐在馬上,但腦袋已傾到懸崖外了。
    “怎么?輪到你怕了嗎?哈哈——”唐寅大笑,手中的彎刀高高抬了起來,眼睛jing光閃爍,森白的虎牙也露了出來,他一一頓地說道:“既然你不敢跳,那本王就助你一臂之力!”他話音剛落,高舉在空中的彎刀就惡狠狠劈砍下去。
    眼看著彎刀掛著勁風向自己砍來,青羽驚叫出聲,正在這個關鍵時刻,唐寅的背后突然有人大喊一聲:“休傷我家將軍!”
    隨著話音,一名沖到山頂的侍衛把手中的戰刀全力向唐寅投擲過去。
    戰刀在空中打著旋,直奔唐寅的后心。
    唐寅砍下的一刀能把青羽劈成兩半,但背后飛來的戰刀也同樣能把他刺個透心涼,唐寅暗暗咬牙,千鈞一之際,他下落的彎刀突然改變方向,舍棄青羽,砍向自己的身后。
    當啷啷——隨著一聲刺耳的金鳴聲,投擲向唐寅的戰刀被彎刀砍了個正著,飛出去好遠,受其沖力,唐寅忍不住在戰馬上一陣劇烈搖晃,隨著他的晃動,*馬也向前邁出一步。
    他的馬和青羽的馬本來就快要貼在一起,此時他的馬向前,青羽的馬自然被頂得后退,結果這一退,戰馬的后蹄踩空,青羽連人帶馬的向后仰去。
    人在危急時刻,先想到的就是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這也是人的本能。青羽見自己快要隨戰馬一并摔下懸崖,想都沒想,伸手去拽唐寅的衣服。
    如果他只一人,即便唐寅有傷,以他那纖瘦又嬌xiao的身軀也不可能拉得動唐寅,可他現在是坐在戰馬上,雙腳還踩在馬鐙子上,這時他拉住唐寅,后者承受的是他和戰馬合到一起的重量。
    等唐寅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再想拉開青羽抓牢自己衣服的手已然來不及了。
    青羽連人帶馬的摔下懸崖,連帶著,唐寅從馬上腦袋朝下的也一頭栽了下去。
    直至他被青羽拉著,墜下懸崖時,他腦海中還閃現著一個念頭,自己和青羽真是相克啊,當然,是青羽克他,不僅克得他連吃敗仗,就連死,青羽都能克得他做墊背。
    唐寅不是個會等死的人,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會輕言放棄。
    在空中下墜的過程中,唐寅把體內僅存幾的靈氣全部用出來,*入手中的彎刀之內,瞬時間,彎刀完成靈花,唐寅又運足全身的力氣,大喝一聲,把靈刀狠狠的刺向懸崖的崖壁。
    當啷!
    嗖——他拼盡全力的一刀力量也不容xiao覷,不過靈刀刺在崖壁上,卻閃出一團火星子,受反震之力,靈刀脫手而飛,在空中打著旋,出好遠。
    靠***,是青岡石!天絕我也!唐寅在心中懊惱地咒罵一句,隨后,索xing閉上眼睛。
    撲通、撲通!
    隨著兩聲悶響,在山谷的水潭里爆出兩大團水花,唐寅、青羽還有那匹拖累人的戰馬一并摔進深潭之內。
    或許谷內不見陽光、yin氣過重的關系,深潭里的水也冰冷刺骨,唐寅和青羽在墜落時已是半昏mi狀態,掉入水潭后,反而一下子清醒過來。
    直到這時,青羽的雙腳仍掛在馬鐙子上,落水后,被戰馬拖著一直往潭底里沉,他驚恐地瞪大眼睛,雙手1uan抓,同時來回轉頭,想找唐寅助他脫困。
    先不說唐寅有沒有助他之心,前者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水,唐寅是典型的旱鴨子,在地上能生龍活虎,入了水馬上便成了軟腳蝦,他下沉得度比青羽還快,灌進肚子里的水也比青羽多得多。
    眼睜睜看著唐寅從自己身邊咕嚕嚕的邊吐氣泡邊下沉,青羽暗嘆口氣,沒有別的指望,他也只能靠自己了,危急時刻,猛然想起腰間還帶有佩劍,他立刻把佩劍chou了出來,連續揮劍,也不管會不會傷到戰馬了,慌1uan中,總算把馬鐙子的皮帶斬斷,雙腳用力蹬下馬身,奮力地向上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