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13

  第二一十三章
    “原來如此!”唐寅喃喃地嘟囔一聲。【】[]
    難怪青羽肯和自己談和,原來他的狀況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竟然這么重的高燒,通過他讓自己幫他撿柴火烤火這一點也能看得出來,他實際上已經病得動不了了。
    “什么……原來如此……”在唐寅身邊昏睡的青羽不知什么時候也醒了過來,嗓音沙啞又有氣力地低聲問道。
    醒了?唐寅撇撇嘴,哼笑道:“我是說你病得不輕,可能快死了。”
    青羽嘴角略微挑了挑,斷斷續續道:“殿下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哦?為何這么說?”
    “既然殿下知道我病得不輕,倘若殿下還能動,又怎會留我的xing命?”高燒已讓青羽神智不清,但他仍能通過唐寅的舉動判斷出唐寅的狀況。“你我二人現在只不過是五十步笑步罷了。”
    “也許,是本王守承,既然當初答應不殺你,所以本王就……”
    “這樣的話,騙騙鬼還可以,想騙我,風王殿下是太高估自己還是太低估我了?”
    “……”唐寅默然。以青羽的才智,想騙他的確太難了。過了半晌,唐寅干脆實話實說,道:“我身上的傷口崩裂,失血過多,想動也動不了……”
    青羽心頭一驚,緩緩抬起頭來,看看身邊的唐寅,果然,在其身下早已凝固成塊狀的血液有好大一攤。
    法想像,他是如何能活到現在的。感覺到身邊人的異動,唐寅繼續說道:“不過你不用擔心,現在血已經止住了,只要能休息數日,我就可以恢復正常。”
    “這恰恰是我最擔心的。”青羽臉sè微變,輕聲嘆道。
    “你倒很誠實。”唐寅說道。
    “若我說祝風王殿下早日康復,殿下會相信這樣的話嗎?”青羽反問道。\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呵呵……”唐寅樂了,話鋒一轉,問道:“你呢?你的病情如何?”
    青羽喘了口粗氣。他吐出的氣息噴在唐寅臉上,讓后者都感覺火辣辣的灼熱。
    他咳嗽了數聲,氣息微弱地說道:“我自幼便多病,身體一直很差,受不起寒氣侵襲,咳咳,這次掉入寒潭,我想……我恐怕命不久矣,咳咳……”
    唐寅恨不得一刀劈死青羽,可現在聽他這么說,心中反而生出一絲憐憫。青羽說他體質差,這點他分的相信,一個大男人,卻骨瘦如柴,身子柔弱的連普通nv子都不如,他想不明白,以這個時代的醫術,他的家人是怎么把他養活這么大的,而他自己又是如何拖著這病殃殃的身子學得統兵打仗的本事。
    見他面露沉思之sè,青羽蒼白的嘴唇略微開了開,幽幽說道:“我青家,五代單傳,世襲富貴,青羽雖弱,但絕不會敗落家mén,哪怕是付出比常人多倍的辛苦,也要振興家族,不讓青家傳到青羽手上步入沒落……”
    有志氣!唐寅暗暗點頭,只是可惜啊,青羽是莫人,而非出生在風國。他正sè說道:“青羽,自我率軍打仗以來,雖常有吃敗仗的時候,但卻從未在一個人的手上連吃敗仗,被打得法翻身,你克我甚重,所以,若你是我的敵人,我絕不能留你,不過,你若和我成為兄弟,那就另當別論了。”
    青羽多聰明,一聽這話也就明白唐寅的意思了,他微微笑了笑,問道:“風王殿下是想拉攏我轉投風國?”
    “良禽擇木而棲,你是聰明人,多余的廢話我就不用再說了,我只申明一點,你若來我風國,你的官職、爵位絕不會比在莫國時低。”
    唐寅說得誠懇,青羽也相信,這番話他是出自于肺腑,但在他的觀念中,‘好nv不嫁二夫,忠臣不侍二主’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讓他轉投風國,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來得痛快點。
    “聽說風國有上官元吉,武有邱真,兩位丞相堪稱是殿下的左膀右臂。”青羽突然說道。
    不明白他為何說起這個,唐寅應道:“沒錯。”
    “若是有一天,上官丞相和邱相都落到莫國手上,在生死存亡之際,他二人能否肯倒戈向莫國?”
    “絕不會。”唐寅想也沒想地回答道。
    “反之,青羽亦是如此。”青羽如是說。
    唐寅怔了怔,隨即笑了,心里非但沒有被青羽拒絕感到不痛快或憎恨,反而更加欣賞喜歡起他這個人。“好樣的,青羽雖柔弱,但可稱之為豪杰。”
    青羽笑得虛弱,不過還是客氣地回道:“多謝風王殿下夸獎。”
    唐寅自信自己的恢復能比青羽快,青羽也相信自己的部下能在唐寅恢復之前趕到谷底,兩人心中都是各有指望,此時反倒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說說話了。
    山中甲子,時間過得飛快,唐寅和青羽在谷底一躺就是兩天兩夜,這兩日,二人都是米粒未進,唐寅還能忍受,可青羽已越來越難以支撐,一天下來,昏睡遠多于清醒。
    唐寅能感覺得到,再這樣下去,青羽恐怕活不了多久。若是讓青羽這樣死掉,對于唐寅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好勝的xing格又使他心有不甘,他是想除掉青羽,不過那是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把他殺掉,而非讓他病死,如果青羽就這么病死了,等于是讓唐寅一輩子都做青羽的手下敗將,他一輩子都翻不過來身,他也相信,自己絕對會后悔一輩子。
    等到了第三天,風軍和莫軍都沒有進入谷內救援的跡象,而此時唐寅也多少恢復了一些,雖說失血嚴重,雖說渾身上下滿是傷口,但至少眼睛已能模糊的視物,手腳也能略微活動了。
    這時,他才仔細觀察山谷的環境。
    山谷具體有多大,他暫時還法判斷,但感覺占地面積不xiao,谷內除了眼前這座潭水之外,還長有許多的花草樹木,其中有唐寅常見的草木,也有些是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他沒有站起身的力氣,可是他可以爬,唐寅從深潭的岸邊一直怕到山谷深處,現在以他的狀態很害怕碰到兇猛的野獸,但在淺意識里,他又希望碰到,因為這樣他還可以搏一搏,使用黑暗之火來吸食,填補一些靈氣,更快的恢復傷勢,只可惜,山谷內的情況和聽上去的一樣寧靜,除了千奇怪的花草,他連只兔子都沒瞧到。
    唐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出了一身的透汗,終于爬到一片果樹下,他把落地的零散樹枝聚攏到一起,再從身上的衣服撕下幾條,綁成幾捆,想拖著柴火再原路爬回去。
    不過抬頭一瞧,見樹上長滿了粉紅的桃子,咕嚕一聲,唐寅的肚子出怪響。
    他咽口吐沫,瞇縫著眼睛看著樹上的桃子,如此近的距離,只要他站起身抬手就能抓到,可是他偏偏沒有站起的力氣。
    凝思了片刻,唐寅chou出一根干柴,隨手掰成幾段,然后看準一顆又紅又大的桃子,抖手將木枝摔了出去。
    他習武出身,飛刀的本事還是有的,樹枝雖沒有刀子鋒利,但以唐寅的手勁,其勁道也不容xiao覷。
    不過他此時甩出的樹枝,連桃子邊都沒粘到,在空中飛出不遠就力地落到地上。唐寅深吸口氣,又把余下的幾段樹枝也連續甩了出去,和剛才的情況差不多,都是力道不夠,打不中近在咫尺的桃子。
    唐寅從不相信活人能被niao憋死,但現在他不得不承認,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可能生。現在他饑渴難忍,可就是拿不到觸手可及的桃子,這種挫敗感和力感快把唐寅*得瘋。
    他重新掰斷幾根樹枝,趴在地上,靜下心來,緩一會,甩出一根,如此反復十數次,終于有一根樹枝打中了那只熟透了的桃子,搖晃幾下,直直掉落下來。
    唐寅大喜,瘋狂地爬了過去,撿起桃子,只略微抓了抓上面的絨mao,便大口吃了起來。一顆比拳頭還大的桃子,他三兩口就吃了個干凈,只剩下桃胡,至于桃子具體是什么味道,是酸還是甜,他已毫感覺。
    一顆桃子下肚,唐寅感覺jing神了不少,隨后如法炮制,花了接近半個時辰的時間,又打落四顆桃子,用衣服兜起,拖著剛才捆綁好的幾捆干柴,調轉回頭,向岸邊爬去。
    等他回來時,青羽已經醒了,平躺在地上,大大的雙眼神地望著天空,臉sè蒼白得近乎透明,唐寅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他皮膚下面青青的血管。
    “很高興,你沒有一覺睡死過去!”唐寅邊往回爬邊出言譏諷,事實上,他很慶幸青羽又醒過來了。
    青羽身子猛然一震,當他看清楚正努力爬回來的唐寅時,臉上竟流露出又驚又喜的神sè,眼中也蒙起一層水霧。他喃喃說道:“你……我……我以為殿下已經走了……”
    “走?我也想,可能走到哪去?”唐寅翻了翻白眼,隨口回了一句,也沒太注意青羽反常的樣子。
    當青羽醒過來時,現自己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唐寅好像憑空消失了似的,那一刻,法形容又比強烈的恐懼感一下子把他吞沒,他不想一個人呆在這座死谷里,尤其是在他病情嚴重的時候,他寧愿一下子死掉,也不愿意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去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