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4

  第二一十四章唐寅沒有太關注青羽的表情,回到岸邊,先是把包在衣服里的桃子拿出來,遞給青羽,隨口說道:“吃吧!”
    然后他把成捆的木柴拆開,堆到一起,回手向身上摸了摸,想找火捻子,但身為君主的他身上又怎么可能會帶有這種東西,他轉頭看向青羽,問道:“你身上有火捻子沒?”
    青羽目光呆呆地看著面前的幾顆桃子,對唐寅的問話毫反應。【】[]唐寅皺了皺眉頭,大聲說道:“喂!我問你話呢!”
    總算回過神來,青羽看向疑問的唐寅,臉上滿是茫然之sè。
    “你那里有沒有火捻子?”唐寅奈地又重問一遍。
    青羽搖了搖頭。唐寅的君主,他也是一軍統帥,身份高貴的二人,都不可能帶有火捻子這種雜物。見狀,唐寅撇撇嘴,瞧瞧面前的這些干柴,難道非要他用最原始的辦法取火?
    搖了搖頭,唐寅取出彎刀,選出一根樹枝,將其一頭削尖,接著又找出一根較粗的樹枝,開始鉆木取火。
    “這些桃子是給我吃的?”看著站都站不起來的唐寅趴在地上正努力的搓著木枝,青羽xiao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怎么?你不餓嗎?”唐寅頭也不轉地反問道。
    “我以為你很恨我……”
    “是沒錯。”
    “那為何……”
    “要殺你,我自然會在戰場上堂堂正正地殺掉你。”很快,唐寅手下的木枝冒出青煙,看到有火苗竄起,他趕快把燒著了的木枝放到堆起的干柴中。
    時間不長,他收集回來的木柴就變成xiao火堆,感覺一陣陣的熱1ang迎面撲來,唐寅也忍不住舒適地嘆了口氣。
    青羽默默地把唐寅給他的四顆桃子吃掉兩顆,剩下兩顆又還給唐寅。后者也未多問,胡1uan擦了擦絨mao,幾口下去便把兩顆桃子吃光。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可能篝火的溫暖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吃下桃子恢復了一些jing力,青羽的臉sè不再象剛才那么蒼白,漸漸有了些血sè。
    “剛才,我以為你自己走掉了,打算扔下我一個人在這里等死。”青羽看著唐寅,愧疚地一笑。
    唐寅聳聳肩,淡然道:“如果我真有那個力氣的話。”或許真會這么做。
    “不知道,外面的人什么時候能夠進來……”青羽望了望潭邊的懸崖。目光所及之處,都看不到崖頂,半山腰被彌漫的云霧所籠罩。
    順著他的視線,唐寅也舉目望了望,喃喃說道:“恐怕……還要等上幾天。”這座山谷太深了,即便青羽的侍衛看到他二人掉下來,想趕制出這么長的繩子也得花上好幾天的時間,另外,在墜崖的時候唐寅也體會到崖壁的堅硬,那是青岡巖,自己的靈兵都刺不進去,換成其他修靈者,恐怕也好不到哪去,即便上官元讓來了,也難有爬下來的可能。
    說話之間,他抬手解開自己的衣扣,動作緩慢又艱難地把身上濕漉漉的衣褲統統脫下來。
    他不怕寒氣,但也不代表穿著濕乎乎的衣服會舒服,現在有篝火了,當然要先把衣褲烤干。
    見狀,青羽一愣,驚訝地問道:“你做什么?”
    聽聞他顫抖的問話,唐寅樂了,說道:“當然是涼干衣服了!”說著話,他又莫名其妙地打量青羽,他外面雖穿著盔甲,但通過甲胄的縫隙也能看到他的衣服和自己一樣,都是濕漉漉的。暗暗搖下頭,他又說道:“你也把衣服脫掉吧,你的身體太弱,本就怕寒氣,現在還穿著濕衣,那只會讓你的病情越來越重。”
    青羽平靜地搖搖頭,說道:“現在有篝火,等會自然就干了。”
    以為他沒有力氣脫下衣服,又不好意思開口麻煩自己,唐寅笑道:“我不介意幫你。”
    “多謝殿下的好意,我真的不用。”青羽平緩的語氣透出幾分堅持。
    “不知好歹。”唐寅難得表現出善意,可人家偏偏不領情,他倒是自討沒趣了。
    青羽對他的不滿抱以感謝的微笑,此時看著渾身*,只著短褲的唐寅,只能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他身上傷口密布,橫七豎八,少說也不下三、四十處,有些xiao傷口已經結疤了,而大一點的傷口卻全都崩裂開,森紅的皮rou上面掛有凝結的血塊,看上去猙獰又恐怖。
    “連戈將軍把你傷得很重。”青羽喃喃說道。
    唐寅低頭看了看,滿不在乎地嗤笑一聲,得意地說道:“這只不過是些皮外傷罷了,以前,比這更重的傷我都不知經歷過多少次了。”在唐寅的心目中,身上的傷疤并不丑陋,反而是值得炫耀是資本,那代表著他這半輩子輝煌比的戰績。
    沒有忽視他臉上的驕傲,青羽也笑了,現在的唐寅,看上去簡單又單純,而恰恰又是這個男人,打破了北方列國的平衡,并使風國迅的崛起,成為對莫國威脅最大的敵人。
    眼看著柴火越燒越快,自己帶回來的樹枝都快燒光了,唐寅對青羽說道:“我還得再去撿些干柴,去去就回!”也不等青羽回話,唐寅不急不緩地又再次爬開了。
    青羽沒有說話,呆呆地看著燃燒跳動的篝火,本來他和唐寅是勁敵,而現在兩人偏偏一起陷入這座山谷里,原本的敵人成了他必須得去依靠的對象,這簡直就象是老天開的玩笑。
    不過,他并沒有對身邊的唐寅感覺到恐懼,反倒感覺到很溫暖。青羽苦笑,也許是篝火讓自己產生了幻覺吧。想著想著,他的眼皮又開始沉重起來,人也隨之再次陷入昏睡。
    他這一覺,直到深夜才醒來,不知道為什么,幾天來令他比難受又厭惡至極的濕寒感一掃而光,渾身上下,干干的,有種說不出來的輕松和舒適感。
    青羽猛然睜開眼睛,用力地抬最快起頭,向自己的身上一看,他所穿的盔甲不見了,chao濕的衣服、褲子、鞋襪也不見了,寸縷未掛,只有一件長袍蓋在身上。
    他心頭大驚,急忙又向左右觀望,這里已不是深潭的岸邊,至少空氣中沒有那么重的濕氣,就在他不遠處,還有一堆正熊熊燃燒的篝火,而他的衣物全到涼在篝火旁,甲胄、頭盔、佩劍則散落地堆在一旁。
    “這……這是怎么回事?”他下意識地問道。
    “你又昏過去了。”在他的另一側傳來唐寅的聲音。
    青羽急忙扭頭看去,隱約中,在不遠處的一顆老樹下坐有一人,由于天sè太黑,他又一身黑衣的關系,若不仔細觀瞧,還真看不出來有人在那里。
    “唐……唐寅?”
    “原來昏mi還有壯膽的功效。一覺醒來,竟然敢直呼本王名諱了?”樹蔭下的唐寅轉過頭來,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看到兩排潔白的牙齒。
    青羽yu面微紅,頓了片刻,恍然想起什么,忙問道:“我的衣服是……是殿下幫我脫的?”
    “不然還有鬼了不成?”
    “那……那殿下都看到……”青羽問到一半,沒辦法再啟齒了,在篝火的照映下,臉sè紅撲撲的。
    唐寅挑了挑眉mao,咬著牙反問道:“看到什么了?本王什么都沒看到。”打死他他都不會承認自己看到了什么,這關系到他的顏面問題。
    看他咬牙切齒的樣子,又聽他這么說,青羽反而長長吁了口氣。隔了好一會,他xiao心翼翼地問道:“殿下,我的衣服……應該干了吧?”
    唐寅心不在焉地說道:“應該差不多了。”
    “這是哪里?”
    “岸邊濕氣重,這里是山谷深處。”
    “是……是殿下把我抬過來的?”
    “拉過來的。”唐寅說道:“你的盔甲在草地上很滑。”說白了,是唐寅象拖死狗一樣把昏mi不醒的青羽拖到這里的,但即便如此,也讓他1ang費不少體力,身上又有幾處傷口迸裂。
    “多謝風王殿下。”青羽誠心道謝。唐寅絕對稱得上是最可靠的伙伴,即便兩人是仇敵,但也沒有扔下他不管,更沒有乘人之危……做他的部下,想來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想到這里,他猛然又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用力地甩了甩頭,這些想法,是不應該在他腦海里出現的,他是莫臣,而唐寅是風王。
    “我……昏mi了好久?”
    “至少三個時辰吧!”唐寅依靠著樹干席地而坐,一手持刀,削著一根較長的樹枝。
    看不太清楚他現在在做什么,青羽拉了拉蓋在身上的長袍,xiao心翼翼地問道:“殿下在做什么?”
    “做桿木槍,運氣好,咱倆可以吃到烤魚。”或許因為是暗系修靈者的關系,唐寅的身體恢復得很快,經過兩三天的臥地不起,現在已能站起來緩慢行走,但是他身上的傷勢仍在隱隱作痛,以他的狀態,想在潭水里刺中里面的魚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青羽驚訝地看著他,難以置信地問道:“殿下還會捕魚?”
    談不上會捕魚,充其量就是殺魚,這種事在他幼年的時候經常做。野外求生,正是唐寅的強項之一。他看眼驚訝不已的青羽,笑道:“本王會做的事情還多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