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5

  第二一十五章
    翌日早晨,睡夢中的青羽被一陣陣直往鼻孔里鉆的香氣叫醒,他緩緩睜開眼睛,現唐寅蹲在火堆旁,手里拿著一根長長的樹枝,上面還串著三條大小不一已經去了鱗的鯉魚。【】[]52o小說*
    那一刻,青羽不自覺地笑了,心中被一種異樣的感覺所充滿。唐寅就是有這種神奇的本事,似乎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沒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唐寅并沒有刻意去注意他,但就是知道他已經醒了。他有些懊惱地撇撇嘴,說道:“若是平時,半個多時辰我絕對能串到上條魚,不過這次只串到三條。”
    通過這幾天和唐寅的接觸,青羽現他的自尊心非常強,他做的事情即便在別人眼里看來已經很優秀了,可是若沒達到他自己的標準,還是會憤憤不平地抱怨。
    “如果是我,即便一整天也未必能捕到一條魚。”青羽感覺自己的身子輕松了好多,而且即不冷也不熱,腦袋也不象前兩天那么沉重,整個人頗有大病初愈之感。
    他又驚又喜,腰眼用力,嘗試著坐起身,雖然渾身的關節又酸又痛,但還是成功坐了起來,不過,蓋在身上的長袍也垂落下去。
    他本能的一哆嗦,急忙把長袍拉起,罩在身上,同時轉頭向唐寅看去,好在唐寅正全神貫注的烤魚,瞄也沒向他這邊瞄一下。青羽松了口氣,裹著唐寅的長袍,又慢慢嘗試著站起身,剛起來時,確有天旋地轉之感,靜靜等了一會之后,眩暈感慢慢消失,他小心地走到自己的衣物前,將其統統抱起,然后步履蹣跚地向不遠處的老樹后走去。
    由始至終,唐寅都沒有多看他一眼,似乎手上的烤魚比貌美絕倫的青羽要好看得多。
    過了好一會,穿戴好衣物的青羽從樹后轉了出來,著長袍,來到唐寅身邊,小心地坐下,并把長袍遞還給他,低聲說道:“謝謝。”
    唐寅沒有接,說道:“你留著吧,現在,你比我更需要它。”
    青羽有些猶豫,看著唐寅面表情地側臉,最終還是把長袍收了回去。唐寅的衣袍對他而言當然不合身,但穿起來卻很溫暖。讓青羽有種從內向外的暖意。
    唐寅收回木桿,吹了吹上面的烤魚,然后伸手捏下一塊白花花的魚肉,放在嘴里嘗了嘗,沒有佐料,自然也談不上美味,好在還不至于達到難以下咽的程度。
    他將木桿上的烤魚向青羽面前湊了湊,說道:“吃吧,并不好吃,但想活下去,硬著頭皮也得把它吃掉。”對于一個有傷一個有病的唐寅和青羽,魚肉所能補充的營養遠勝于桃子。
    青羽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學著唐寅的樣子,捏著小塊的魚肉,放入口中。
    的確想唐寅說得那樣,魚肉又腥又有土味,并不好吃,但青羽的心情卻很好。
    “等我們離開這里,再見面時,恐怕又是在戰場上呢!”青羽邊吃邊苦笑著說道。
    “是嗎?”唐寅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說道:“不過,我看未必。”
    青羽一怔,好奇地問道:“殿下為何這么說?”
    唐寅沒有多做解釋,但笑不語。青羽莫名其妙地皺起秀眉,茫然不解地看著他。
    山谷中的時日過得飛快,一晃又兩天過去,唐寅和青羽在山谷里已足足困了六天。
    直至六天之后,山谷上面才有異動,兩名風軍將領和兩名莫軍將領竟然同時從山頂上順著繩子被慢慢吊落下來。而這四位,都是風莫將領中屈一指的人物。
    兩名風將,分別是上官元讓和吳廣,而兩名莫將則分別是向問和彭泰。彭泰是莫國中將軍,名聲雖不如連戈和向問,但也是相差不多的猛將。
    雙方將領之間沒有打斗,由山頂一直被放到谷底,四人紛紛解開系于腰間的繩索,隨后開始齊聲大喊。上官元讓和吳廣呼喚大王,向問和彭泰則大叫將軍。
    四人邊喊邊四處搜尋,向問眼尖,率先看到水潭岸邊的火堆遺跡。
    他快步沖上前去,低頭細看,雖說只剩下一堆黑黢黢的炭灰,但卻足以令他大喜過望,這證明墜崖的唐寅和青羽并沒有死,至少有一個人還活著。
    這時,上官元讓、吳廣、彭泰三人也跑了過來,看清楚地上的炭灰,三人也同是露出喜色。上官元讓興奮地說道:“這定是我家大王留下來的!”
    彭泰哼笑一聲,針鋒相對道:“未必!也有可能是我家將軍留下的。”
    上官元讓懶得理他,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向山谷深處走去,并不時的高聲呼喊。
    山谷寂靜,上官元讓洪亮的嗓音能傳出好遠,回音久久不散,很快,已移到山谷腹地的唐寅和青羽都聽見了他的呼喚。
    唐寅喜道:“是元讓來了!”說著話,他站起身形,運足力氣,扯脖子喊道:“元讓,我在這里!”
    “大王?是大王!”上官元讓瞪大環眼,回頭看向吳廣,后者也是喜出望外,沖著他連連點頭。
    “可聽清楚大王的聲音是從哪邊傳來的?”
    “是那邊!”吳廣向上官元讓的正前方指指,后者再不多問,甩開兩條大長腿,飛奔著跑了過去。他一動,吳廣、向問、彭泰三人也急忙跟了過去。
    很快,他們便順著唐寅的呼喚聲找到了他和青羽。
    四人瞬間分成兩波,上官元讓和吳廣奔向唐寅,向問和彭泰奔向青羽,到了近前后,兩波人問的話都是一模一樣:“大王上將軍,你沒事吧?”
    唐寅面露寬慰地笑容,看看上官元讓,再瞧瞧吳廣,搖頭說道:“當然沒事。”
    “聽說大王墜落山崖,可把我們大伙急壞了!”上官元讓急聲說道,同時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唐寅,看他是不是真的沒有受傷。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a墜崖是沒錯,不過這座山谷的水潭把我救了。”
    “原來如此!”上官元讓和吳廣高懸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唐寅轉頭又望望圍在青羽左右問長問短的向問和彭泰,疑道:“你二人怎么和莫將走到了一起?”
    “唉!”上官元讓嘆了口氣,看向吳廣,說道:“吳將軍,你說吧!”
    吳廣點點頭,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向唐寅講述一遍。
    原來在宿月之戰中,唐寅去追殺青羽,結果這一追,兩人就沒影了,可把戰場上正在交戰的風莫兩軍將士急壞了。
    雙方心戀戰,莫軍主動放棄攻城,全軍撤退,由于己方大營又被天鷹軍攻占,法撤回營地,莫軍只能向東南方向撤,一撤就是二十里。
    風軍由于急于打探大王的下落,也沒有再去追殺,兩軍各派人馬,四處查找,可是毫所獲。
    而另一邊,唐寅和青羽墜崖后,青羽的侍衛們都慌了手腳,如此之高又如此陡峭的懸崖,他們論如何也下不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快返回己方軍中,叫人過來幫忙。
    不過侍衛們也都有想到,現在戰局混亂,他們要是一窩蜂的往回跑,碰到己方的軍隊還好說,萬一碰上風軍可就壞了。
    眾人一商議,決定分散開來,化整為零,分多路返回軍中通報消息。
    他們料想的還真沒錯,風軍的探子和大批的兵馬早已密布宿月方圓數十里的地方。青羽的那些侍衛在返回時,有些人碰到了莫軍,而有些人則被風軍截住,生擒活捉。
    通過嚴刑*問,風軍方面終于得到消息,原來大王和青羽竟然雙雙墜落懸崖。
    得知此事后,風軍眾將們不驚駭萬分,以梁啟為的三水軍和以子纓為的天鷹軍立刻趕往出事地點。
    結果兩軍還沒到事地點,在半路上就碰到了同樣聞訊而來的莫軍。
    雙方是冤家路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二話不說就廝殺到了一處。
    三水軍和天鷹軍固然勇猛,可莫軍也不弱,而且其中還有天威軍騎兵軍團,雙方半斤八兩,拼殺起來也勢均力敵。
    雙方苦戰一夜又一整天,誰都未落明顯的下風,誰也占不到對方的便宜,打到最后,雙方只能僵持下來。
    在對峙的過程中,兩邊軍隊都不敢先行退出戰場,生怕遭到對方的追殺,這一拖,就連拖了數日。
    后來雙方都看出來了,如此拖延下去,沒時候是個頭,與其限期的干耗,白白浪費救援時間,還不如暫時求和,先把各自的主帥救出來,然后再決一生死。
    莫軍方面最先派出使節前往風軍營地,說明來意,莫軍的意思和風軍這邊不謀而合,雙方終于達成一致,暫時摒棄兵戈,先想辦法下到崖底,不管雙方的主帥是生是死,至少先探清楚情況。
    兩軍由你死我活的惡戰暫時變為和平相處,幾乎是齊頭并進的趕到懸崖頂上。
    而后,兩軍把軍中的絆馬索統統集中起來,制成四根長繩,一頭系于崖頂,一頭綁在上官元讓、吳廣、向問、彭泰四人的身上,由雙方軍兵合力把他四人順到懸崖底部。
    這就是四人之所以同時出現的整個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