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16

  第二一十六章
    聽完吳廣的講述,唐寅翻起白眼,嘟囔道:“如果我真是摔成重傷,等你們來救援,我早就死上一次了!”
    吳廣垂說道:“這……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風莫兩國正在交戰,身為風軍的他們突然碰上莫軍,不可能不動手,就算他們不想交鋒,人家還得主動打過來呢!
    “大王,我先送你離開此地再說!”上官元讓攙扶住唐寅,轉身向回走去。另一邊,向問和彭泰也是一人架住青羽一只胳膊,小心翼翼地往回走。
    部下的將軍們若是不在,唐寅和青羽還能象兩個普通人一樣,談天說地,毫忌諱,現在有部下在場,兩人反而不知道說什么了,互相看了一眼,又各自默默轉回頭。
    回到崖邊,上官元讓和吳廣、向問和彭泰分別為唐寅和青羽綁好繩索,拉了又拉,確認系結實了,這才用力的搖動繩子,告訴上面的己方將士,可以把繩索收上去了。
    在風莫兩軍的救援下,唐寅和青羽成功脫困,看到大王和上將軍平安沒事,風莫兩軍將士不喜出望外,紛紛圍攏上前,第一時間把唐寅和青羽隔離開,生怕突遭對方的毒手。
    梁啟和子纓雙雙來到唐寅近前,跪地施禮,異口同聲道:“末將救駕來遲,請大王恕罪!”
    唐寅淡然一笑,擺了擺手,示意二人起來,他看看梁啟,又瞧瞧子纓,笑道:“這次宿月之戰,多虧你二人來得及時。對了,你們不是在寧地嗎,怎么突然跑到莫國來了?”
    梁啟和子纓對視而笑,前者把事情的經過大致講述了一遍。唐寅邊聽邊點頭,等梁啟講完,他心中也忍不住贊嘆一聲。
    就統兵打仗、運籌帷幄這一點,自己和梁啟、子纓比起來差得太遠了,如果當初與青羽對陣的人是梁啟或子纓,己方的軍隊絕不會敗得如此之慘,甚至還有取勝的可能。shouda8
    想到這里,唐寅心中苦澀,覺得自己這個大王當得實在有失眾望,論治,遠比不上上官元吉、邱真等這些朝廷大臣,論武功,也比不上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些統帥,即便是引以為傲的武力,和上官元讓、連戈這些當今的頂級猛將比起來也有不小的差距。不行,武也不行,那自己還有什么是能行的呢?
    唉!唐寅嘆氣。風莫戰爭還沒有結束,他的信心倒是先被打沒了。
    不知道大王心里在想什么,但見他臉色時陰時晴,變幻不定,梁啟和子纓不敢再耽擱,急忙說道:“大王,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回宿月吧,邱相也從臨趕到宿月了。”
    唐寅心不在焉地點點頭,52o小說著,他分開眾人,向莫軍那邊走過去。見唐寅來了,莫兵莫將們都顯得異常緊張,把青羽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不讓唐寅靠近。
    青羽反倒面帶微笑地把眾人分開,從容不迫地走出人群,在唐寅面前站定。他率先拱手施禮,說道:“多謝風王殿下多日來的照顧,青羽銘記于胸。”
    唐寅不置可否地看著青羽,什么話都沒說。
    他長時間的注視,別說青羽覺得別扭,即便是莫軍將士們也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搞不懂唐寅在干什么,有話就說,沒話就趕快走吧!
    過了許久,正當風莫兩軍的眾人都等得不耐煩時,唐寅突然身子一彎,靠近青羽,在他耳邊低聲說道:“邵方心胸狹小,又一向多疑,這次交戰,你敗得詭異,此事絕不會善了,你自己小心一點。”說完話,他又深深看了青羽一眼,轉身形,走回己方陣營。
    看著唐寅的背影,青羽若有所思。向問走上前來,好奇地問道:“上將軍,風王剛才和你說了什么?”
    青羽回神,搖了搖頭,道:“沒什么。”
    看出他不想多言,向問醒道:“風王向來奸猾詭詐,論他說什么,上將軍都不必放在心上。”
    青羽樂了,很感激向問對自己的擔憂,他點點頭,說道:“我會的。”
    這場宿月之戰,莫軍確實是敗了,突然出現的三水軍和天鷹軍把莫軍殺了個措手不及,論騎兵還是步兵,都有不小的折損,最為重要的是,莫軍大營被破,所有的軍資、糧草統統落到風軍手里,這對莫軍而言疑是個致命的打擊,即便青羽返回莫軍,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應對之策,只能放棄繼續進攻,全軍先行撤退。
    青羽的撤退很果斷,不僅撤出東江郡,即便在安丘郡也沒有停留,直接撤回到囤積有大量輜重和糧草的泗水。
    安丘是一馬平川的黃土平原,資源匱乏,險可守,而青羽一部又恰恰是以騎兵為主,善攻不善守,與其留在安丘被動挨打,還不如撤回泗水來得穩妥,即能就地解決后勤補給問題,又能快的補充兵員,可為日后的反撲做好準備。
    他的選擇沒有錯,但戰報傳出鎮江朝廷,卻完全變的味道。
    聽聞青羽率軍由東江郡又被打回到泗水,莫國朝野一片嘩然,這時候,武大臣們都來了精神,仔細研究青羽為何會敗得如此之慘。
    查來查去,歸根結底,問題還是出在宿月之戰。宿月一戰打下來,四十多萬的莫國中央軍,步兵折損不下十萬,騎兵折損接近六、七萬眾,導致全軍元氣大傷。而此戰的轉折點就是風國三水軍和天鷹軍縱穿莫占寧地,直接攻入到莫國。
    當然,風軍竟能暢通阻的穿過寧地,負責寧南八郡的紀韋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即便如此,青羽一部也不能毫準備啊,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進攻宿月城,讓滲透過來的三水軍和天鷹軍鉆了空子。
    對于此事,邵方有親自傳給青羽,詢問究竟。青羽實話實說,并非他托大,對強攻過來的風軍毫防,而是因為他對風軍的動向毫不知情,寧地方面沒有針對風軍的長驅直入做出任何的警告和傳報,所以導致他在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風軍襲擊得手。
    看到青羽的回,邵方的鼻子都快氣歪了,紀韋得有多大的膽子,這么緊急的軍情竟然不對國內做出任何的通報,簡直法天。
    邵方當即又傳給寧地的紀韋,但后者在回上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有派人通知青羽關于風軍的動向,至于青羽為何毫防范,那就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了。
    這下倒好,青羽說他沒有接到紀韋的警報,而紀韋又說他派人去通報青羽了,二人各執一詞,邵方也分不清楚到底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
    最后還是太傅張榮給他出了個主意,讓邵方把青羽和紀韋二人雙雙調回鎮江,在朝堂上當面問個清楚,當面對質,事情的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
    邵方覺得張榮的主意可行,當即應準,令天威軍統帥施寒玉接替青羽,暫任全軍統帥,又令大臣顏凝接替紀韋,暫管寧南八郡,召回青羽和紀韋二人。
    臨陣換帥,兵之大忌。邵方自己也明白這一點,可他更為忌憚的是手下臣子的不忠,青羽和紀韋各執一詞,但其中肯定有個人在說謊,而二人又偏偏位高權重,邵方不敢讓此事拖緩下去,急于查明真相。
    紀韋被替換,使寧南八郡的北上反攻徹底失去機會,而青羽的被替換,又讓囤積于泗水的莫國中央軍蓄勢待的步驟被全盤打亂,可以說太傅張榮給邵方所出的主意基本全是餿主意,沒有一條是上策,但他恰恰會投其所好,很清楚的知道邵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的主意每每都能被邵方接納并采用。
    國之將亡,向來不乏佞臣,而目前莫國最大的佞臣就非這位張榮莫屬了。
    另一邊,風國所占宿月。
    莫軍在宿月之戰后全部撤退,回到泗水,唐寅這邊的壓力頓時全解。現在風軍只要順勢南下,便可一舉占回安丘郡。
    風軍上下自然是士氣大振,充滿了希望,不過令邱真感到意外的是,唐寅表面上和眾將一樣很歡樂,但等沒人的時候,卻總是抑郁寡歡,愁眉不展。
    莫國內亂,又是換帥,又是換寧地官員,己方目前又掌握了主動,大王還有什么好憂心的呢?邱真甚是不解。
    這日,三水軍和天鷹軍雙雙傳回戰報,兩軍已順利挺進安丘郡,在其境內并未展大批莫軍的囤積,估計全面占領該郡,最慢也用不上半個月。
    邱真拿著戰報笑呵呵地來找唐寅,結果卻看到后者坐在花園里呆,身邊只有阿三和傷愈復出的阿四。
    沒有立刻走過去,他先用眼色詢問阿三阿四,二人雙雙聳肩,露出奈的表情。
    邱真頓了一下,深吸口氣,快步來到唐寅近前,笑道:“大王,有好消息啊!”
    唐寅猛然回過神來,呆呆地看了邱真兩秒鐘才反應過來,笑問道:“什么好消息?”
    “梁啟將軍和子纓將軍已率軍反殺回安丘,退守泗水的莫軍怯不敢戰,想必,用不了多久安丘又會重新回到我軍手上。”邱真喜笑顏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