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17

  第二一十七章
    “哦!”唐寅笑道:“那很好啊!”他臉上在笑,語氣卻透出一股子落寞。【】[]
    邱真暗皺眉頭,在唐寅對面的石凳坐下,小心翼翼地問道:“這幾天,大王是不是有心事啊?”
    唐寅一愣,笑問道:“邱真,你為何這么問?”
    邱真說道:“我看大王眉宇之間,總是透漏出悶悶不樂之相。”
    唐寅挑了挑眉毛,唉了一聲,沉默半晌,方抬起頭來,對上邱真疑問的目光,問道:“梁啟、子纓二人率軍打仗的本事如何?”
    邱真頗感莫名其妙,想了想,正色回道:“兩位上將軍通曉兵、戰策,精通兵法,又足智多謀,胸懷乾坤,堪稱治軍之奇才,統軍之良帥。”
    唐寅點點頭,對邱真如此高的評價深感贊同,他又問道:“那我比他二人又如何?”
    這話倒把邱真問倒了。大王是國君,而梁啟和子纓是統帥,兩者之間似乎也沒什么可比性嘛!
    邱真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見狀,唐寅苦笑道:“你不好開口,那就我來替你說吧,我遠不如他二人。”
    “就統兵打仗這方面,大王和兩位上將軍比起來,確有不足之處。”邱真倒現在也沒太弄明白唐寅到底是個什么意思,只能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唐寅淡然一笑,又問道:“元讓和連戈又如何?”
    “他二人都是當今一等一的猛將。”
    “我比他二人又如何?”
    邱真眉頭大皺,低聲說道:“也是……略顯不足!”
    “是啊!”唐寅站起身,仰面嘆道:“就率兵打仗而言,我不如梁啟諸帥,就沖鋒陷陣而言,我不如元讓等猛將,甚至就治國治軍而言,我也遠不如你和元吉等朝中大臣,我不能,武不能武,你看,我還適合再繼續留在風王這個君主的位置上嗎?”
    原來大王這幾天愁眉不展是為了此事!邱真總算弄明白唐寅這段時間何總是悶悶不樂的了,想必是信心被青羽為的莫軍打沒了,雖說現在己方已扳回劣勢,但大王的心情卻沒有扭轉過來。
    在邱真看來,這可不是小事,大王如果信心不足,甚至對自己還適不適合留在王位上都產生了動搖,那將直接影響到風國的國策和根基。邱真沉默良久,眼珠轉了轉,突然噗嗤一聲笑了,搖頭說道:“大王多慮了。”
    “恩?”唐寅不解地看著他。
    邱真說道:“別的不說,單單是大王重賢不重出身這一點,便是開了先河,只憑這一點,便足已遠勝列國國君。”
    重賢不重出身?唐寅笑了,只不過是苦笑。重賢不重出身,這在現代是多么普遍的思想,怎么能算成是他的長處的呢,更不可能算成是他的創舉,他只不過是粘了現代人思想的光而已。
    其實這在唐寅眼中不算什么,但在這個時代里,權貴當道,并可以一代代的世襲傳承,各國朝堂的大權基本都掌握在世襲權貴手中,普通的平民姓想出人頭地,想在朝堂上占有一席之地,那不是靠一代或者幾代人的努力就能完成的,更需要機緣和運氣,平民出身的大臣也不是沒有,但機率比中五萬的彩票高不了多少。
    風國算是第一個打破此例的公國,朝堂上下,絕大多數的大臣和將軍是平民出身,這在列國看來很不可思議,放棄貴族,重用平頭姓,簡直就是亡國之兆,不過恰恰是這樣的國策為風國吸納了大量的人才,后起之秀比比皆是。
    見唐寅面露不以為然之色,邱真一笑,繼續說道:“大王帥軍打仗不如梁啟等將帥,但武力方面絕對遠勝過他們,大王的武力雖不如元讓等猛將,但大王的頭腦、心胸又遠勝他們,大王治國治軍不如臣等,但近賢遠奸、知人善用又遠勝臣等,大王有大王的長處,何必非要用自己的短處去比旁人的長處呢?這就好比大王非要用自己的屁股去比人家的臉面,自尋煩惱嘛!如果大王處處都比臣等強,那還要臣等何用?滿朝的大臣和將軍們都可以解甲歸田,回家種地了。”
    用屁股去比人家的臉面,這話讓唐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難得邱真能說出如此粗俗的話,不過讓唐寅的心情一下子爽朗好多。
    邱真又道:“其實,大王適不適合坐王位,是明主還是昏君,須自己評價,只需看看自己的身邊即可。我風國的大臣和將軍們,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棟梁才俊,這許許多多的人才之所以肯追隨大王,輔佐大王,不也恰恰證明了大王的賢能嗎?!”
    話是開心鎖。聽邱真這么一說,唐寅感覺自己又找回信心了。是啊,象邱真這些人,哪一個不是滿腹才華聰明絕頂的,他們又怎么可能會心甘情愿的去輔佐一個庸才呢?
    唐寅心中喜悅,臉上可不好意思表露出來,他咽口唾沫,又清了清喉嚨,面表情地說道:“你說的,也有些道理。”
    看到唐寅的虎目漸漸明亮起來,臉上的隱晦一掃而光,邱真心中暗笑,想不到,自己也有一天要在大王面前阿諛奉承,溜須拍馬啊。
    他正色說道:“臣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大王向來英明,其中的道理,即便臣不說,大王也是明白的。”
    頓了一下,他雙目精光閃過,又裝成若其事地說道:“其實,在臣等眼中,大王之才,又豈是一國之王公所能容納的?”
    剛開始,唐寅還美滋滋地邊聽邊點頭,邱真說話向來刻薄,難得被他夸贊,唐寅感覺自己都快飄到云端了,可聽完他最后一句話,唐寅頓時愣住,一旁的阿三阿四也被嚇得一哆嗦。
    唐寅歪著頭,怔怔地看著邱真,疑問道:“你最后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邱真樂了,笑呵呵回道:“面意思。”
    “那是什么?”
    “大王之才,堪稱天本o之驕子,九五至尊,時機成熟時,就應當進則進。”邱真這么說,等于是把話挑明了,讓唐寅謀取皇位。
    阿三阿四對視一眼,下意識地倒退兩步,拉開自己和唐寅之間距離。談論這種大逆不道的話,即便他二人是唐寅的貼身護將,也得要避嫌。
    唐寅注視著邱真,眨了眨眼睛,良久語。天子就在他手上,要殺掉殷諄,取而代之,易如反掌,可是他從來沒有這么想過,從來沒考慮過自己要有一天篡權做天子。
    “你這么說,我太震撼了……此事,以后再議吧!”唐寅擺擺手,不想再多聽。
    邱真說道:“當然,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但大王不能不事先做足準備啊!”
    一直以來,邱真的野心就遠大過唐寅,謀取王位,是邱真最先向唐寅出來的,現在他又進一步勸進,要唐寅謀取皇位。
    唐寅一是從沒有這方面的考慮,其次,篡奪皇位之事他還不得不考慮一個人,殷柔。
    他之所以帶著風國南征北戰,四處討伐,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想幫殷柔打造出一個安穩舒適又太平的環境,如果到最后連殷柔都憎恨他,他所做的這些還有什么意義?
    現在對于謀取皇位之事,他一個都不想再聽到,皺起眉頭,連連擺手,說道:“不要再說了!以后最好也不要再。”
    “可是大王……”沒有得到唐寅明確的答復,邱真不想放棄,唐寅也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不等邱真再開口,他站起身形,摸摸肚子,嘟囔道:“突然餓了,這幾天都沒有吃好。阿三阿四,陪我用膳!”
    “是!大王!”阿三阿四急忙應了一聲,先向邱真點頭施禮,然后快步跟隨唐寅而去。
    唉!看著唐寅‘逃走’的背影,邱真暗嘆了口氣。他很清楚大王在顧慮什么,現在他就已經預感到了,大王日后謀奪皇位最大的阻力并不在于天下列國,而在于殷柔一人身上。
    唐寅沒有聽進邱真勸進的話,但是可聽進了他奉承的話,被邱真這么一開導,唐寅也覺得自己想到太多,適不適合做國君,人們自有公論,現在大臣和姓們都沒有出質疑,自己又何必自尋煩惱呢。
    心情由陰轉晴,唐寅胃口也大開,一連吃了四盤菜,三碗飯,兩壺茶。當日晚間,他召集風國眾將和大臣,一起商議軍務。
    現在唐寅急于清楚,此戰己方還有沒有必要再打下去,己方的軍隊還能不能突破莫國在泗水和澤平二郡的屯兵。
    莫國中央軍于泗水和澤平的屯兵不下六十萬,即便風國的主力軍團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虎威軍、直屬軍、飛龍軍齊出,也很難再有所突破。
    一方面是因為莫國的中央軍全部集結起來了,另一方面,風軍自身的折損甚重,直屬軍和飛龍軍幾乎被打光,平原軍傷亡過半,三水軍、天鷹軍、虎威軍也都各有損傷,以目前的軍力,防守可以,主動求戰已顯得力不從心。
    眾人討論出這樣的結果,唐寅并不意外,也沒有覺得氣餒,與數日之前,自己被人家打得連連潰敗比起,現在的戰局已非常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