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18

  第二一十八章
    “既然已南下進取之力,那就應該著手鞏固我們目前所占的五個郡。【】[]”唐寅低著頭,邊查看地圖邊說道。
    現在風軍占領著莫國的東江、彭豐、西山、安丘、正中五郡,三水軍和天鷹軍囤積于安丘,平原軍和虎威軍囤積于正中,歸唐寅直接調遣的直屬軍和飛龍軍目前正在宿月休整。
    “大王明見!”左雙正sè道:“末將也正有此意。”
    唐寅點點頭,問道:“那如何布防?”總不能把己方的四個主力軍團長時間的留守于莫地吧?
    邱真立刻接道:“依微臣之見,大王現在應倚仗五郡之地,趕快豎立邵俊為新莫王,組建新朝廷、新莫軍,以莫人制衡莫人。”
    恩!這倒是個辦法,也正是己方的原定計劃。唐寅托著下巴,若有所思,沒有馬上接話。考慮了半晌,他環視其他眾人,問道:“你們的意見呢?”
    “微臣贊同。”郭訣第一個站出來表態。他是莫人,現在卻投靠了風國,心里或多或少都會顧慮旁人對他的看法,也不想被人罵成是賣國求榮的鼠輩,建立以邵俊為的新莫國,雖說是極大程度的分化了莫國,但至少比這五郡之地直接劃入風國領地要強。
    郭訣表態支持,齊橫眼珠轉了轉,也跟著出列,大聲說道:“末將也贊同!”
    很快,眾人都紛紛表示沒有異義。唐寅一笑,說道:“既然列位都不反對,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就目前的形勢而言,成立新莫國比風國直接吞并這五郡要更加有利。
    先是名正言順,天子早已授封邵俊為新莫王,在莫地稱王,理所應當,名義上也是名副其實的正統,有利于人心所向,穩定五郡的局勢。
    其次,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風國可以把五郡防守的重任甩給新成立的朝廷,讓新朝廷組建軍隊,防御自己的領地,這樣一來,風軍的軍隊也可趁機撤回國內。shouda8一舉兩得。
    唐寅垂繼續看著地圖,問道:“若是成立新莫國,要在何處定都?”
    事關重大,眾人不敢妄言。邱真拱手說道:“微臣覺得,正中郡的倉平城最為合適。”
    “倉平?”唐寅在地圖上找了一會才看到倉平的位置。這里位于正中郡的最南,緊挨著囤積有大批莫軍的澤平郡,可以說只要出了倉平,南下不到五十里就進入澤平郡境內。
    沉思了一會,唐寅抬起頭來,疑問道:“邱真,把都城定在距莫國如此之近的地方,是不是太過危險了,莫軍若從澤平攻打過來,即刻便到。”
    邱真微微一笑,說道:“就是因為倉平距莫國近在咫尺,所以微臣在議建都于此。第一,在倉平建都,可顯示出新莫國yu南下一統莫國的決心,第二,都城的所在地恰恰是重兵防守之地,都城定于邊境,可有效防止莫軍的北上入侵,第三,都城與莫地如此之近,也有利于接納北上投奔的莫人。”
    把都城設在最危險的邊境,并非沒有先例,效果也極佳,確實能起到阻止敵國入侵的作用。
    等邱真說完,眾人紛紛點頭,表示有道理。郭訣卻眉頭大皺,顧慮重重地說道:“定都于倉平,對于莫國而言疑是個極大的挑釁,只怕日后將爭戰不斷,不利于都城的穩定啊!”
    邱真樂了,說道:“郭大人多慮了。只要把敵軍打怕、打服,自然便不敢再北上冒犯。”
    何況,建立新莫國只是權宜之計,風國不是要新莫國展得如何繁榮強盛,只要它與莫國互相消耗,逐步削弱莫國的國力就好,風國只需坐收漁翁之利。站在風國的立場上,不怕莫國來打,就怕莫國不來打。
    當然,后面這句話邱真是不會說出口的,至少不會當著郭訣這些莫人的面挑明。
    唐寅這時候倒是能理解邱真定都于倉平的真實意圖了,他含笑點點頭,說道:“是啊,只要把敵人打怕了,自然也就太平了。定都倉平之事,就按照邱相的意思辦吧!”
    郭訣不再多言,垂退回本位。
    通過與眾人的商議,唐寅把成立新莫國的諸多事宜逐一敲定下來。其實也談不上商議,大多時候都是邱真議,唐寅應允,旁人基本干瞪眼,netbsp;按照邱真的議,唐寅撤消邵譽西山郡郡之職,拔他為大將軍,西山郡的郡軍全部劃入到新莫國的中央軍當中。這一手堪稱是殺人不見血。
    表面上,是把邵譽連升數級,一躍成為大將軍,官居正一品,比郡不知高出多少個級別,可實際上,是削掉了他的在地方上的實權和兵權。
    新莫國的制度可不是效仿莫國,而是繼承了風國,在風國,將帥對軍隊沒有調動指揮權,只有管理權,新莫國的中央軍實際上完全是控制在唐寅手上。
    新莫國的左右丞相也全部由風人擔當,唐寅把右相定為一向深得他賞識和信任的盧奢,把左相定為范善,也就是范敏的那個遠房親戚。盧奢和范善都是唐寅的親信之人,而且能力也出眾,由他二人掌管新莫國的軍、政事務,唐寅非常放心。
    另外,除了這些朝廷必備的官員之外,唐寅還設立一個新職務,也是效仿風國在寧地的制度,名為莫地總巡查使,此職務由邱真兼任。
    這一番人事決策下來,新莫國的朝廷結構基本成型,在這個朝廷里,莫人的官員占絕大部分,可是高層的實權都落到風人的手上。
    唐寅除了牢牢控制新莫國朝廷外,對地方各郡各縣也毫不放松,各地的郡、副郡或縣、副縣總有一個職務是由風人擔任,至于實際掌控地方軍的郡尉、縣尉則一定是由風人來做。
    通過新莫國的官員結構也可看出來,這個所謂的新莫國實際上就是個傀儡政權,從朝廷到地方,實權都由風人死死把持著。
    一個月后,邵俊在倉平正式登頂王位,國號仍是莫,對外自稱為正統,稱邵方一黨是叛逆、國賊,并向天下頒告示,希望莫人北上來投,不應再助紂為虐,尊崇邵方,此外,列國yu與莫國的磋商事務,使節應出使倉平,而不應再去往鎮江。
    邵俊稱王,本就讓邵方恨得牙根癢癢,現在又在倉平定都,邵方哪能不惱怒,他傳令駐扎于澤平的中央軍,北上出擊,攻打倉平,不計任何代價,總之,就是要把倉平打下來。
    莫國于澤平的駐軍統帥是蕭晉鵬,在莫國也是赫赫有名的將領,官拜上將軍。接到邵方的傳令,蕭晉鵬頗感為難,邵俊已把都城定在倉平,其中囤積有大批的風軍和新莫軍,在擁有大批軍隊的情況下,倉平于短短數日就在城外又筑起一圈外圍土墻,并在此基礎上一直加高加固,現在的倉平,哪是那么容易攻陷的?
    不過王命難違。邵方的旨意已經傳到蕭晉鵬的手上,硬著頭皮他也得去執行。
    蕭晉鵬統兵二十萬,于澤平郡北上,對新莫國的國都倉平動了第一次進攻。
    此戰,由于新莫國的中央軍還沒有完全形成戰斗力,迎擊敵軍作戰的任務就落在平原軍和虎威軍身上。
    這一場戰爭并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雙方僅僅打了一仗,莫軍就主動撤退了。這一仗,莫軍碰上的是平原軍。
    二十萬的莫軍,對陣兵力不足十萬正處于休整期的平原軍,在戰場上竟占不到任何優勢,雙方拼了個勢均力敵,只這一戰下來,蕭晉鵬的信心就被打沒了。
    人家只是一個軍團,又在城外主動迎擊,己方都打不下來,后面還有虎威軍,還有大批的新莫國中央軍沒有加入戰斗,這仗還怎么打?與其自取其辱,還不如主動收兵,至少輸也不會輸得太丟人。
    莫軍撤退的消息傳回鎮江,邵方震怒,直接撤掉蕭晉鵬的職務,由副帥炎彬接替,繼續進攻倉平。
    以炎彬為的莫國中央軍對倉平又動第二次進攻。
    這一次,風軍沒有直接參戰,而是由新莫國的中央軍迎敵。
    雙方于倉平城外打了一場面對面的正面jiao鋒。此戰的結果比上一次好一些,炎彬挫敗新莫軍,殺得新莫軍大敗而歸,可是一仗打完,炎彬軍團的損失也不xiao,面對駐扎于倉平城內嚴陣以待的風軍,他已再動進攻的yu望和實力,只能選擇退兵。
    莫軍第二次的進攻也是由主動撤退而宣告結束。
    身在鎮江的邵方看完戰報后,當場撕了個細碎,責令立刻撤掉炎彬職務,再換帥,再強攻倉平。
    這時候,莫國朝堂的大臣們紛紛站出來勸阻,經過兩次jiao戰,己方在澤平的駐軍已傷亡慘重,就算另換新帥再率軍出擊,恐怕也難有成效,當務之急,是需要做好休整,尋機反撲。
    在眾多大臣的勸阻之下,邵方總算是收回成命,打算暫時留用炎彬。大將軍李進趁機向邵方議,重新啟用青羽,讓青羽擔任澤平駐軍主帥,戴罪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