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19

  第二一十九章
    青羽先前討好李進的手段還真起到了效果,關鍵時刻,李進也真就在朝堂上為他說話。【】[]
    現在,青羽和紀韋的過失一事還懸而為決,主要因為寧地距離鎮江路途遙遠,紀韋還在趕回國都的路上。
    李進為青羽求情,希望大王能重新啟用他,任誰都看得出來,李進是把青羽當成了心腹,希望能把青羽拉攏到他的黨羽之內。李進已經貴為大將軍,如果再把青羽這個上將軍拉攏過去,勢力將更大,到時朝堂之上哪還有人能和他相抗衡。
    太傅張榮第一個蹦達出來表示反對,稱青羽有欺上瞞下之嫌,在事情的真相未徹底查明之前,不宜安排他擔任要職,否則一旦生變,國家危亡,悔之晚矣。
    對于此事,左相郭輝也和張榮站起同一條陣線上,他還特意舉出青羽和唐寅共同墜崖之事。他不青羽臨墜崖前還硬拉唐寅做墊背,而是強調青羽和唐寅在崖下共處多日,竟能相安事,二人之間可能存有不可告人的勾當。
    邵方本就是多疑之人,極為忌憚部下對他的不忠,尤其是統帥千軍萬馬的將軍,本來李進舉薦青羽的時候他還有些心動,但聽完郭輝和張榮的話,立刻改變心意,當場表態,青羽斷不能用,而且在紀韋未回都之前,他不得私自離開府邸半步。
    言下之意,就是把青羽暫時軟禁起來了。
    李進推薦青羽,為了拉攏人心,壯大自己的黨羽,結果反倒讓青羽在莫國的處境進一步惡化,說白了,青羽是成了莫國朝堂黨羽之爭的犧牲品。
    朝堂雖不是戰場,但卻比戰場更加兇險殘暴,殺人不見血,吃人不吐骨頭。
    在青羽被軟禁期間,風國安cha在鎮江的探子又開始蠢蠢yu動了,風國探子先后有三波人去青府拜訪青羽,并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是醒青羽目前的局勢對他極為不利,希望他早做打算,免遭迫害,以此來探青羽的口風和心意。
    青羽法確定這些風國探子的來路,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大王派來試探自己的,并沒有與其多談,只是表明自己對莫國忠心耿耿,論從前還是以后,都不會有二心。
    他的話滴水不漏,態度也堅決,風國探子見機可尋,也就草草的告辭了。
    此時,青羽倒是想起了唐寅曾和他說過的話,邵方多疑,氣量狹xiao,莫軍的宿月之敗,絕不會善了。結果還真讓唐寅猜對了,青羽想想都覺得可笑,自己這個上將軍竟然沒有敵國的君主了解大王。
    數日后,紀韋終于千里迢迢的趕回鎮江。在朝堂之上,青羽和紀韋當面對質,情況和當初二人的傳差不多,依舊是各執一詞,青羽表示沒有接到紀韋的警報,而紀韋一口咬定派出手下示警。
    青羽的話,有當初麾下那些將軍們作證,而紀韋的話,也有莫占寧地的那些官員作證,兩個人,都有各自的部下做證人,誰都不肯承認是自己有過錯。這時候,對邵方而言只能做出一個選擇,要么選擇信青羽,要么選擇信紀韋。
    在兩者選其一的問題上,邵方最終選擇了自己的嫡系親信,紀韋。
    至于青羽,他還真是開一面,沒有過多為難,只是暫時罷免了青羽的官職,并讓他回家閉mén思過,以觀后效。
    以邵方殘暴的個xing,未殺青羽已算是天大的恩情了,從中也能看出他對青羽的喜愛,可是對于青羽而言,這樣的結果是他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明明沒有過錯,只因為大王的不信任,便給自己安上個‘指揮失當’的罪名,而紀韋明明是個膽xiao怕事的xiao人,只因為是大王的親信出身,即便有錯也能被視而不見,這讓青羽如何能服,如何能不感心寒?
    此事過后,青羽心灰意冷,在自己的府內,閉mén不出,天天飲酒度日。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按理說,事情到此就應該告一段落了,但紀韋卻不打算放過青羽。青羽是能力出眾的帥才,這次自己又和他結了仇怨,若不能將其至于死地,那么日后等他東山再起,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紀韋收買那些與自己jiao好的大臣,讓他們去青羽府上找他喝酒,趁著酒醉之時,故意用話引青羽說出一些對大王不敬的言論。紀韋是邵方的心腹,很清楚的知道邵方在朝中大臣、將軍的府上都安cha有眼線,其中有不少的眼線還是由他親自挑選的呢,大臣和將軍們的一言一行,每日都會傳到邵方那里。他要借用這個來鏟除青羽。
    先后遭受朝堂黨羽的排擠和邵方對自己的不信任,青羽心情一直處于極度的壓抑和郁悶當中,這時候還有大臣肯不避嫌的來前拜訪他,他自然很高興,也很歡迎,見面之后,難免要吃飯飲酒,酒越喝越多,話也就越說越多,加上來者有意引導,青羽的話中也不時流露出對大王的抱怨之意。
    他酒后的醉話僅僅是抱怨而已,但傳到了邵方那里,就變成了怨恨。一天是這樣,兩天是這樣,天天都是這樣,邵方哪里還能忍受得了,加上紀韋一干大臣從中挑撥、陷害,邵方大怒,一氣之下,削掉青羽的爵位,查封他的府邸,將青羽及其家眷全部關入大牢。
    象紀韋這種xiao人,不把對手趕盡殺絕是絕對不會罷手的。
    雖說青羽已被打入大牢,他仍不肯罷休,還是在邵方耳邊進讒言,謊稱青羽在大牢里辱罵邵方是庸君,是未來的亡國之君,是風國的階下之囚。
    邵方氣得七竅生煙,召來牢房的主管,詢問是否有此事。早已被紀韋買通的牢官當場表示,青羽在牢中確實口出狂言,對大王極為不敬。
    這一下邵方可真動了殺念,責令司寇府,抄斬青羽及全家老xiao。
    青羽沒有兄弟姐妹,膝下也子嗣,親人只有母親和先父留下的幾個xiao妾,不過青家的仆人可不少,上上下下加到一起不下二號,這些人都是在同罪論斬的范圍之內。
    邵方yu處斬青羽的消息很快傳開,也由風國的探報傳到唐寅那里。
    此時唐寅就在倉平,接到探報之后,他苦笑著嘆了口氣,看來事情真的不幸被自己言中了,宿月之戰,邵方沒打算放過青羽。
    如此出類拔萃的帥才,邵方竟忍心將其處死,莫國要不亡國,那可真是老天不公了。
    他立刻責令程錦、樂天、艾嘉三人,不管暗箭、天眼和地使用什么樣的手段,總之,就是要把青羽及其家屬搶救出來,帶到新莫國的領地。
    程錦、樂天、艾嘉領命而去,最后三人制定好計劃,由天眼、地在鎮江的探子做內應,由暗箭出人劫獄,強行救出青羽,至于他的家眷,恐怕救不了那么多,最多只能帶走他的生母。
    就在青羽被處斬的前兩天,深夜,關押他的死囚牢突然遭到大批暗系修靈者的偷襲,獄卒死傷慘重,牢房中的死囚犯被暗系修靈者全部放出,而青羽和其生母下落不明。
    消息第一時間傳到邵方那里,后者震怒,立刻下令封鎖都城,全城搜查青羽及其黨羽下落。結果莫軍在鎮江搜了個底朝天,也沒把青羽找出來,倒是把那些被放走的死囚抓回來不少。
    其實暗箭人員和青羽所藏匿的地點并不隱蔽,只不過很出人意料,因為他們藏在了太傅張榮府內。
    天眼和地一直有兩名探子留在張榮府上,那就是前過的梁仁和劉陽,這次為了搭救青羽,風國又在張榮身上投下了重金,見錢眼開的張榮也欣然接受了。
    沒有人能想到當初在朝堂上公開排斥青羽的張榮會在此時收容他,何況張榮又貴為太傅,軍兵見了他不是客氣有加,即便有進入他府上搜查,也只不過走走過場,哪里敢真的一寸一寸的細查。
    自從出了劫獄這件事后,青羽仿佛人間蒸了似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到最后變成了一樁懸案。一國之都不可能長時間的封鎖,在閉城三日后,邵方奈地撤消封鎖令,不過又頒布了全國通緝令。
    有張榮做掩護,暗箭人員帶著青羽很順利的離開鎮江,出了城后,張榮立刻返回,接下來的事情就和他關了,要如何把青羽帶走,那是風人的問題。
    這幾天,青羽一直都處于昏mi狀態,他的身子骨本就羸弱不堪,經受不起牢獄之災,何況還是由堂堂的上將軍變成死囚,自入牢獄后,他就沒吃過一口飯,須旁人折磨他,他自己就把自己折磨了個半死。
    已出鎮江,接下來要如何把青羽和他的生母帶回倉平,這對暗箭而言已不是難事,何況一路上還有天眼和地的探子做指引,更是事半功倍。
    半個月后,暗箭人員有驚險的成功護送青羽回到了倉平。
    得知青羽平安抵達倉平的消息,唐寅喜出望外,親自出城迎接,即便靈霜和風國的大臣、將軍們也對青羽十分好奇,想親眼看看這個能讓大王連吃敗仗的莫國名將究竟長個什么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