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20

  第二二十章
    唐寅看到青羽時,感覺和在崖底的山谷時差不多,臉色蒼白,神態恍惚,身子瘦弱得經不起一陣】【絕對權力】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怎么每次見到青羽將軍,都是一臉的病態呢。”唐寅笑吟吟地走上前去,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青羽。
    青羽虛弱地一笑,沒想到,自己和唐寅再見面會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幽幽說道:“上次臨別時,在下說和風王殿下會在戰場上再見,而風王殿下卻說未必,果然被殿下言中了。”
    唐寅仰面而笑,側了側身形,手指身邊的靈霜,道:“這位是玉王殿下。”
    青羽面色一正,沉默少許,還是躬身施禮道:“在下見過玉王殿下!”
    “青羽將軍不必客氣。”靈霜難掩驚訝之色,想不到,青羽竟然只是個未到二十的少年,看模樣,即便滿臉病態,但仍俊美的仿佛天上仙子,就算是自己也比不上他的美貌,看身形,嬌小又纖瘦,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就是這么一個質彬彬、俊美得足可以讓天下任何一個女人為之妒嫉的少年人,竟然已貴為一國的上將軍,甚至還統帥五十萬的大軍,殺入玉國,如入人之境,人能與其匹敵。
    “本王對青羽將軍可是如雷貫耳啊!今日得見,將軍果然一表人才,氣宇不凡。”
    要說靈霜不怨恨青羽,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因為有太多的玉國將士就是死在他的手上。可看到青羽其人后,又令她很難對這位病弱的少年生出恨意。
    青羽很清楚自己和玉王之間的仇怨有多深,也能聽出對方話中的嘲諷之意,他只能心中苦笑,拱手說道:“玉王殿下折殺在下了。”
    見靈霜還要說話,唐寅擺擺手,低聲說道:“還有什么要談的,進城再說!”說著話,他又向青羽介紹邱真等人武大臣,青羽一一見過,態度從容,謙遜有禮,卻又不帶絲毫的獻媚巴結之意。
    等把風國這邊的大臣們都介紹完,唐寅這才開始介紹邵俊這位新莫王,以及新朝廷里的那些莫人大臣們。
    見到邵俊,青羽頗感為難,不知該對他行什么樣的禮儀,若是行君臣大禮,等于承認他就是莫王,而邵方是叛賊,鎮江朝廷是偽朝廷,若是不行君臣之禮,而天子確實又授封他為莫王了。
    正在青羽左右為難之際,邵俊倒是哈哈大笑起來,毫君王的架子,屁顛顛的來到青羽近前,拉住他的手,熱情地說道:“我……本王對青羽將軍仰慕已久,只是一直緣深交,不知青羽將軍可還記得,早些日子我們在鎮江的上賓樓還有見過面呢!”
    青羽對邵俊這個人本身沒什么印象,覺得他就是個紈绔子弟,早早的在他頭上貼下了‘非我族類’的標簽,以前二人雖同住在都城,又同是貴族,時常見面倒是真的,但也只不過是點頭之交罷了,沒什么來往。
    “當然記得,看到……殿下一切安好,我也很開心。”不管怎么說,邵俊確是天子所封的王公,青羽叫他殿下已是極限了。
    “好了,本王看青羽將軍也累了,先進城吧!”唐寅在旁不冷不熱地說道。
    “是、是、是!”邵俊在唐寅面前就如同普通的臣子,不敢有絲毫的逾越,聽完唐寅的話,急忙躬身向旁退讓兩步,讓唐寅先行。
    唐寅倒也不客氣,背著手,向自己馬車走去,臨上車前,還特意叫青羽過來一起坐。
    好在他的馬車夠寬敞,里面容納他和靈霜、邱真、青羽四人綽綽有余。
    在去往王宮的路上,唐寅含笑說道:“青羽,鎮江你是論如何也回不去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青羽眨眨眼睛,想了片刻,沖著唐寅一笑,說道:“我想,論青羽有什么打算,對于風王殿下而言,都不重要。”
    “哦?”唐寅不解地問道:“為何這么說?”
    青羽淡笑著說道:“風王殿下這次花這么大的力氣把青羽接到倉平,想必青羽日后的命運,風王殿下也一并都安排好了,沒錯吧?”
    靈霜和邱真一怔,雙雙轉頭看向唐寅。后者大笑,點頭贊道:“青羽將軍果然聰明,一猜即中。”
    “那么,青羽要冒昧的問殿下一句,不知殿下是如何安排青羽的?”
    唐寅沒有馬上回話,笑吟吟弄著手指。
    過了好一會,他抬起頭,先是看眼靈霜,而后說道:“過幾天,玉王殿下也要回國了,到時,青羽將軍就和殿下一起走吧!玉國是個好地方啊,山清水秀,地杰人靈,青羽將軍到玉國養病,痊愈得也能更快一些,而且,你也‘熟悉’玉國嘛!”
    在座的三人都沒想到唐寅會讓青羽去玉國,別說青羽大吃一驚,就連靈霜和邱真也都滿臉的茫然,不明白他為何要做這樣的安排。
    很快,青羽從震驚中冷靜下來,搖頭說道:“既然殿下要取青羽的性命,又何必把青羽搶出鎮江呢?”
    他是莫安聯軍入侵玉國的元兇之一,在玉國,上至朝堂下至民間,上至君主下至黎民姓,沒有不憎恨他的,沒有不想他死的,送他到玉國,恐怕剛入國門,就得被玉國的將士、姓們撕成碎片。
    靈霜和邱真也抱有同樣的想法,是啊,既然不想給青羽活路,當初還費那么大力氣花那么多金銀救他出來做甚?邱真清了清喉嚨,說道:“大王……”
    唐寅擺擺手,打算邱真的話,沒有理會青羽,反而對靈霜說道:“你我二人已成親,兩國已結成連理,日后,風玉二國自然是共榮共亡,不過,我對玉國的軍力實在難以放心,所以決定,在玉國常設駐軍,駐軍的兵力初步預定為十萬,如此一來,即能幫玉國抵御外敵,又可幫王妹鎮壓國內的反叛和刁民,一舉兩得,我想,王妹不會反對吧?”
    怎么可能會不反對?靈霜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一個國家對o另一個國家設立駐軍,這代表著什么?代表著這個國家已淪為屬國,需要靠別國保護的屬國,簡直是奇恥大辱。
    不用她開口,唐寅就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伸出手來,溫柔地握住靈霜的柔荑,含笑說道:“風國可不是隨便在本土以外設立駐軍的,就莫北五郡來說,哪怕是邵王兄跪地救我設立駐軍,我也不會應允。王妹好好想想,有我大風的駐軍在,等于是為玉國增加一層保護,日后若有強國想入侵,也得三思而行,若是沒有風國的駐軍在,我想,用不了多久,莫安聯軍還會再次攻入玉國,到時重蹈覆轍,王妹后悔都來不及啊!”
    靈霜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小拳頭也握得緊緊的。看著笑盈盈自信滿滿的唐寅,她心中明了,他是吃定玉國國弱,拒絕不了風國的保護,有恃恐地出設立駐軍。
    她沉默許久,方凝聲說道:“如果王兄能借兵于玉國,王妹將會更加感謝王兄。”
    借兵和駐軍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感念。借兵的期限是由玉國自己控制,等玉國什么時候覺得不需要風軍了,可以立刻把駐扎在本王的風國還回去,而駐軍不同,撤不撤駐軍,那完全是風國說了算,玉國本身沒有決定權。
    另外還有一點,借兵的開銷,包括軍餉、軍資、軍備、糧草都得由風國自己,而駐軍則不然,所有的開銷都要算到玉國頭上,這也是一筆極大的開支。
    別的不說,單單軍餉就是個天數,由于風國征戰連年,軍餉一直都在列國中排第一,長年累月的支付,對玉國而言疑是個沉重的負擔。
    “借兵?”唐寅輕輕撫摸靈霜的手背,笑道:“王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王妹也不能處處占先機,讓王兄太吃虧吧!這次為了救玉國,我風國不僅和莫國撕破臉,而且還生了國戰,損兵折將之眾,史前例,現在玉國之危解決了,王妹還要向風國借兵尋求保護,就算王兄答應你,風國的大臣、將軍們也肯啊!”說著話,他眼角的余光瞄向邱真。
    邱真當然明白這借兵和駐軍之間的差異有多大,他忙說道:“大王所言極是!玉王殿下,這次風國與莫國的交戰,損失若換成銀兩計算得話,至少不下一萬萬兩,大王不求玉國補償,僅僅是出駐軍,主要目的還是為了更好的保護玉國,如果玉王殿下連這也不能應允,實在太讓人寒心了,兩國又如何能稱之為連理之國呢?只怕,玉國日后再有劫難,也人肯出手相助了。”
    看看大言不慚、話里話外皆帶有威脅之意的邱真,再瞧瞧自己身邊滿臉害狀似親密的唐寅,靈霜心中苦嘆。
    唐寅和邱真這對君臣根本就沒給自己說‘不’的機會,兩人是打定了主意,非要借這次機會把手臂伸到玉國,而要命的是,玉國還恰恰沒有拒絕的實力。
    “王兄如此待我,真是讓王妹感激不盡啊!”靈霜法控制地露出冷笑,斜眼睨著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