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21

  第二二十一章
    唐寅對靈霜的印象并不壞,反而還很有好感,但涉及到國家利益的問題上,他是寸步不會讓的。【】[])
    在yu國設立駐軍,等于是把風國勢力植入到yu國內部,從而可以cha手yu國的事務,進而更好的控制yu國,使yu國日后可以成為風國的天然屏障。
    看著表面上談笑聲風而暗中卻激流涌動的唐寅和靈霜,青羽能清楚地感覺到,他二人的婚姻并沒有表面上或傳言中的那么和睦。
    “既然王妹不反對,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唐寅又轉回頭來,對青羽笑呵呵地說道:“十萬駐軍,需要一個軍團長,我覺得,這個軍團長一職由青羽將軍來擔任再適合不過了。”
    是啊,有了十萬風軍的保護,自己再入yu國,還有誰敢對自己不利呢?青羽樂了,笑問道:“青羽想不明白,風王殿下為何執意要青羽去yu國?”
    風國安cha在yu國的十萬駐軍是有實際利益的,也是非常重要的,軍團長一職更是重中之重,自己都沒有明確地表態愿投靠風國,唐寅倒先把自己安排到如此重要的職務上,實在匪夷所思。
    唐寅直言不諱道:“我這么安排,是不想青羽將軍難做。”
    “哦?”青羽面露不解之sè。
    唐寅解釋道:“我想青羽將軍肯定不愿意到風國去,畢竟在風國朝堂上的多半將軍都和青羽將軍打過仗,一時之間,青羽將軍也很難適應和這許多的‘曾經敵人’同殿稱臣,其次,風國天寒,青羽將軍到風國,病情難以好轉,反而還會加重。”
    青羽聽得認真,但一直沒有表態,等他繼續說下去。
    唐寅含笑又道:“青羽將軍也肯定不會愿意留在莫北五郡,不管怎么說,在大多數莫人眼中,莫北五郡的新莫國還屬叛國、分裂的勢力,以青家在莫國世代貴族的家世,青羽將軍背負不起叛國這樣的罵名,更會覺得愧對青家的列祖列宗,既然不能去風國,又不能留在莫北,邵方還不給青羽將軍容身之地,那么,到yu國去就是最佳的選擇了。{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想不到唐寅會說出這么一番話,更沒想到他的心思竟能如此縝密,如此的體諒自己,青羽甚是感動,他動容道:“風王殿下對青羽的恩德,青羽沒齒難忘。”
    唐寅把hou出來,笑呵呵道:“我這么做,可不是要青羽將軍感念我的恩德,而是視你如……兄弟!”說話的同時,他輕輕拍了拍青羽的肩膀。
    青羽不再說話,垂下頭來,臉sè有些微紅。
    好個唐寅!靈霜在旁又恨又氣,也說不出來心里是個什么滋味,有時候,她真的覺得唐寅很可怕,心機也重得讓人感覺恐怖。
    他把青羽安置在yu國,一方面可收買人心,把青羽死死的拉攏住,而另一方面的原因,唐寅沒有說明,那就是青羽這個人在yu國的威懾力。青羽曾率莫軍橫掃yu國,人能敵,yu人恨他,可也更怕他,讓他擔任風國在yu國的駐軍主帥,等于是給所有的yu人頭頂懸起一把大刀,以后沒有人敢去招惹風軍,只要有青羽在,風國在yu國駐軍的威懾力不言而喻。
    靈霜和唐寅在一起這么久了,仍很難對這個人做出具體的評價,有時候感覺此人沖動還有些孩子氣,可有時候又覺得他yin險狡詐,詭計多端。
    別說靈霜吃驚,即便邱真在旁也倒吸口涼氣,在yu國設立駐軍以及任命青羽擔任統帥這些事,唐寅全都沒和他商議過,至于這些到底是大王自己的主意還是旁人的獻策,他也不得而知。
    駐軍的事,靈霜即便心中不滿也法做出反對,讓青羽擔任統帥之事,青羽本身是對唐寅感恩戴德,自然不會出異議,兩件事,唐寅在馬車上就和靈霜、青羽敲定下來。
    圓滿解決這兩件事,唐寅也顯得很高興,下車后,他對青羽笑呵呵地說道:“以后在yu國的駐軍就歸青羽將軍管了,十萬將士,正好夠一軍團,青羽將軍給軍團命個名吧!”
    唐寅對自己重視,但青羽可不敢忘記自己的身份,他正sè說道:“軍團的名號,還應由風王殿下來命名為好。”
    “哈哈——”唐寅大笑,rou著下巴想了片刻,說道:“我希望這支軍團能象青羽將軍那樣,飄逸又不失剛猛,仿佛展翅翱翔的雄鷹,就叫它飛羽軍吧!”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唐寅出的飛羽軍是用青羽的名來命名的,青羽心田里流過一股暖流,拱手施禮道:“謝風王殿下!”
    “恩!”唐寅倒也不客氣,一本正經地點點頭,隨后又說道:“希望,下次再見面的時候,青羽將軍能改口叫我大王,而不是象現在這樣的見外和客氣。”
    “是!大王!”青羽改口的也快。他是用兵如神的統帥不假,可也很懂得政治。目前邵方肯定是不會給他活路了,莫國已他容身之地,唯一的出路就是投奔唐寅,既然已決定要投靠到唐寅麾下,就應該拋棄以往的一切,改以唐寅為尊。
    聽他當即改口,唐寅臉上的笑容更濃,說道:“有青羽將軍助我,疑是讓風國又多一條膀臂,又多一根棟梁。”
    邱真也很高興,在旁拱手笑道:“恭喜大王。”
    在場眾人中,只有靈霜的臉sè不太自然,秀眉不展,顯得憂心忡忡。
    倉平的王宮是臨時修建的,占地很大,里面卻很簡陋,和唐寅在鹽城的王府差不多,都是由幾座相鄰的大宅子打通之后再做翻修。
    當日晚上,唐寅在王宮里設置酒宴,款待青羽以及風莫兩國的大臣們。宴會上氣氛融融,不管是風臣還是莫臣,互相之間推杯換盞,談笑風生。
    在座的風國大臣和將領們都表現得很隨和,沒人流露出高人一等的姿態,也未故意在莫臣面前使臉sè、擺架子,當然,這也是唐寅的意思,現在新莫國的局勢還未穩定,需要這些莫人官員的相助,這時候得罪他們,非明智之舉。
    風人不找麻煩,莫人更不可能主動去找風人的麻煩,所以雙方之間雖有隔膜,但表面上沒有絲毫的表露,看上去雙方的大臣、將軍水*融,仿如一家。
    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殿里的宴席都撤掉了,邵俊先是環視左右,然后對唐寅笑呵呵說道:“風王殿下,讓舞姬們上殿助興可好?”
    除了nvsè,難道就不能再想點別的事了嗎?爛泥扶不上墻!唐寅打心眼里看不起邵俊。白了他一眼,他說道:“邵王兄,再過幾日,yu王殿下要回國,本王也要回鹽城了。”
    “啊,好、好、好!”邵俊連連點頭,他希望唐寅越早走越好,省得頭上還有個能管制自己的人存在。
    你當然希望我早點走了!唐寅冷笑,說道:“我風國的軍隊會和本王一同回國。”
    啊?邵俊一哆嗦,杯中的酒水也灑出一半,顧不上擦手,他緊張地問道:“風軍也要歸國?”
    “是的。”
    “那……那臣弟這邊……怎么辦啊?”邵俊比唐寅歲數大,但在唐寅面前,他只敢自稱臣弟。
    “所以,我要問問邵王兄,現在貴國的中央軍有多少兵力了?都城是如何布防的?其他地區的邊境又是如何布防的?”
    “這……”邵俊冷汗流了下來,面紅耳赤,一個句都說不出來。新朝廷征收了多少兵馬,各地的布防情況如何,他連問都沒問過,怎么可能了解內情呢?
    邵俊回答不上來,急得抓耳撓腮,如坐針氈,在場的莫國大臣們暗暗搖頭,邵方雖殘暴,但還有真才實學,這位邵俊倒好,平易近人是不假,但肚腹空空,成天只知享樂,就是個草包、飯桶。
    見邵俊下不來臺了,大將軍邵譽接道:“回稟風王殿下,目前朝廷征收的中央軍有三十萬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各地的地方軍,其中有二十萬兵力駐守都城,另外十萬兵力,分守邊境各處。”
    唐寅嘖嘖兩聲,說道:“當初我國的三水軍、天鷹軍和平原軍、虎威軍分守安丘、正中二郡,才勉強能守得住,現在,你只用十萬原本是地方軍的中央軍就想守住這兩郡?”
    邵譽和邵俊雖為同宗,為人又是個墻頭草,但能力上確有過人之處。
    他正sè說道:“征兵、練兵皆非一朝一夕之事,現在只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根本抵御不住南方的反叛勢力,所以……所以還望風王殿下能留下風軍,協助我國防守。”
    唐寅仰面想了想,問道:“大將軍要本王援你多少兵馬?時間又是多久?”
    邵譽忙道:“只要三水軍和天鷹軍駐扎在安丘即可,都城和正中郡可由我們自己防守。”
    唐寅樂了,說道:“大將軍好大的口氣啊,一開口,就要本王兩個主力軍團?兩個軍團,二十多萬兵馬,每天要吃要喝,得消耗我國多少糧餉?”
    邵譽不是傻子,唐寅肯相助建國,自然不會希望剛建立的新莫國完蛋,留下駐軍是必要的,說來說去,他只是要好處罷了。邵譽說道:“風軍兄弟的糧餉可皆由我國來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