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23

  第二二十三章
    送走靈霜之后,唐寅本也打算啟程返回風國,可這個時候,樂天送來一份探報,莫國澤平郡的一份探報。【】
    位于澤平郡北部,也就是莫國和新莫國的jiao界處附近,有一座莫軍布置的前沿要塞,根據天眼探查的消息,這座要塞里駐扎著大約五左右的莫軍,其中未現修靈者,基本都是普通的士卒。這座要塞的功能并非是用來防御新莫國的,主要是起到預警的作用。
    看完這份探報之后,唐寅立刻決定,推遲一天動身。
    現在他體內靈氣空虛,極需要恢復,而這個莫國要塞,兵力不多不少,又恰巧距離倉平不遠,正適合他做彌補靈氣之用。
    當日晚上,唐寅只帶程錦一人騎快馬出城,離開倉平,悄悄接近莫軍的要塞。他二人是半夜三更走的,未到五更就返回了,沒有驚動任何人。
    直到第二天的正午,莫軍方面才現一座靠近新莫國都城的要塞生了意外,里面五多名士卒竟然一夜之間全部離奇身亡。
    要塞里面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可絕大多數士卒都是死在營房里,在睡夢當中被人糊里糊涂的抹了脖子。
    整座要塞遍布尸體,卻不血腥,因為根本看不到血跡,可也正因為這樣,才顯得異常詭異和恐怖,好像這五多名軍兵是被怪物吸干了血液似的。
    新莫國方面對于此事并不知情,而莫國方面更不會宣揚,不過緊張的氣氛卻在莫國邊境蔓延開來。一座五多人駐守的要塞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生這樣的慘案,甚至都來不及點燃煙火做示警,匪夷所思,難以想像。邊境線上的其它要塞不是人人自危,生怕同樣的噩運降到自己的頭上。
    第二天,神采奕奕的唐寅踏上歸國之路,離開倉平時,新莫國的君主、大臣們齊齊出城送行,場面之隆重,規模之宏大,仿佛唐寅才是新莫國的君主似的。
    跟隨唐寅一并離開的還有風國的直屬軍、平原軍、虎威軍和飛龍軍。
    經過這次戰爭,四軍的折損都非常嚴重,合兵到一處,才只有二十多萬人。好在對于風國而言,戰爭已經結束了,四軍回國之后可以好好的休整恢復。
    一個月后,鹽城。
    唐寅率領風軍凱旋而歸,自然受到都城的風國姓夾道歡迎,其實對于唐寅來說,這場戰爭并不算勝利,風國未能一鼓作氣吞并莫國,但對于其他的風人而言,這場仗已經是大獲全勝了,不僅解救了岌岌可危的yu國,還把莫國分離出五個郡,極大削弱了莫國的國力,而且有這五郡之地作為緩沖,莫國已很難再打到風國本土了。
    目前風國國內對于唐寅這個君主也漸漸有了兩種聲音,一種是絕對的支持,認為唐寅是讓風國振興和崛起的英雄,而另一種聲音則持有反對態度,認為唐寅窮兵黷武,四處爭戰,導致風國的青壯人口極劇下降,現在風國的各郡各縣,成年nv子已遠多于成年男子,再這么征戰下去,風國的壯年就快死絕了,此為亡國之兆。
    見過前來迎接的皇廷大臣和王廷大臣們,唐寅坐在半開放式的馬車里,回往王府。
    在王府的大堂,唐寅的三位夫人舞媚、范敏、袁千依早已等候多時。
    看到自己的夫人都來了,唐寅臉上露出笑容,快步走上前去,不等她們見禮,他先把從莫國帶回來的禮物一一送上。
    他送的禮物都是根據三nv的喜好jing心挑選的,給舞媚的禮物是在莫國獲得的一口寶劍,給范敏的是珍貴又罕見的珠寶,給袁千依的則是莫國典藏的籍。
    他對三位夫人的特點了然于胸,舞媚好武,袁千依喜墨,范敏最欣賞錢財。對于他送的禮物,三nv都是滿心歡喜,夫君的體貼也讓她們十分受用。
    除了這些禮物之外,唐寅還讓下面人把在戰爭中繳獲的金銀珠寶分出一部分,裝成三箱,分別送到舞媚、范敏、袁千依的住處。他向來不是xiao氣的人,尤其是對自己的nv人。
    換過衣服,唐寅穿著便裝,與三位夫人在中庭的花園中邊吃茶點邊聊天,不談血腥的戰爭,只講自己在莫國所見到的一些趣聞和新鮮事。
    說到一半,有侍衛急匆匆地跑過來,cha手施禮,說道:“大王,皇宮已派人來催了,要大王馬上進宮面圣。”
    按理說,唐寅回都的第一件事就應該去皇宮面見天子,講述這次風莫戰爭的戰況和結果。不過他根本沒有理會這些,進入鹽城之后馬不停蹄的趕回家中,和自己的三位夫人團聚。現在,不僅天子在皇宮的正殿里等他,就連皇廷的大臣們也都有在場,一缺席,只等他一人。
    聽完侍衛的稟報,唐寅淡然而笑,說道:“不急!讓他們繼續等吧!”
    “禮法不外乎人情!大王才剛剛回都,路途勞頓,為何不能在王府多休息一會?你去告訴皇宮的人,今日大王不去面圣了。”舞媚看著前來報信的侍衛不滿地嬌嗔道。
    侍衛急忙拱手說道:“是!夫人!”說著話,他作勢要走,袁千依抬手把他叫住,先是沖著舞媚搖搖頭,示意她不可沖動行事,然后又對唐寅說道:“禮法不可破,夫君可不要為了這一點xiao事而落了旁人的口實啊!”
    唐寅一笑,淡然說道:“千依多慮了,別說沒人敢說三道四,即便有人對我不滿,又能如何?”說著話,他對侍衛揮揮手,說道:“就按照樂平夫人舞媚的意思去做吧!”
    “是!”侍衛再不敢耽擱,領命而去。
    袁千依知道,現在的唐寅已完全不把所謂的天子和皇廷放在眼里,但心里可以這么想,表面上還應該要過得去,不然皇廷里的那些大臣們恐怕又會暗生事端。
    她皺著眉頭,低聲說道:“夫君……”
    唐寅拍拍她的手,含笑說道:“我是真有些累了,不想再去見皇廷里的那些庸才們。”
    聽他這么講,袁千依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心里幽幽嘆了口氣。
    唐寅懶得去皇宮,疲累只是一方面,現在他渾身難受倒是真的。
    身上的傷口都已結疤,卻奇癢比,偏偏又沒有止癢的特效yao,令他心煩意1uan。可惜他還來不及休息,上官元吉和邱真這兩位丞相就雙雙找上mén來。
    君主離都這么久,風國積壓的事務還真不多,這多虧有上官元吉在,此時留給唐寅的政務,基本都是上官元吉的報,針對目前風國制度和法令的改革方案。
    別國三位夫人,唐寅和上官元吉、邱真去到房,落座之后,他打個呵欠,問道:“我說兩位丞相,事情是不是真的緊急到非要今天處理不可,改成明天就不行?”
    上官元吉聞言,‘狡猾’地退后一步,回道:“大王,微臣的事務并不急,不過邱相倒似很急,微臣算是借著邱相的光來的。”
    唐寅笑了,揚頭道:“好啊,就先談談你這不急的吧!”
    上官元吉把一卷奏報遞jiao給唐寅,說道:“大王,這是微臣建議的法令改革。”
    唐寅好奇地接過,展開一瞧,喃喃說道:“三查三審制?”
    “是的!大王,隨著我國不斷爭戰,人口越凋零,這讓微臣明白一個道理,論到什么時候,人都是最有用的。”上官元吉說道:“每年,我國涉及到死刑的案件不下萬宗,涉及到誅滅九族的案件亦過宗,所以,臣特別出對這兩類案件實行三查三審制,確保做到萬一失,盡可能的杜絕冤案錯案。”
    “上官丞相的意思是查完案件之后,再審查查案的過程,然后再做復查復審,最后再做再查再審?”邱真挑著眉mao問道。
    上官元吉點點頭,說道:“雖然還有出入,但大致就是這樣。”
    不等唐寅說話,邱真已先搖頭,反問道:“這個三查三審制得花費多少人力,耽誤多長時間?”
    上官元吉正sè道:“對于死刑案件和誅滅九族的案件不管花費多少人力都是值得的,人一旦死了,便不會再復活,涉及人命,豈能兒戲?至于耽誤時間會很長,這正是我想要的,耽誤的時間越久,就越有可能現新的線索、新的可疑之處,從而推翻整個案件的定論。我們不應該抱著盡快處死犯人的心理去執行法令,而應抱著盡可能挽救一條或多條xing命的心理去執行法令。”
    邱真眨眨眼睛,邊苦笑著邊搖頭,說道:“1uan世當用重典!上官丞相的建議,我難以理解,也法表示贊同。”
    唐寅也是越聽越頭大,按照上官元吉的理論,等于是為死囚犯做開脫,這會不會縱容人們胡作非為、法天呢?這種事情,即便拿到現代也法得到定論。
    他沉yin半晌,問道:“我國的人口是不是真的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
    對于這一點邱真和上官元吉的態度倒是一致,二人齊齊點頭,異口同聲道:“是的,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