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26

  第二二十六章
    “聽誰說的?”唐寅笑問道。【】他臉上不動聲sè,肺子可快氣炸了,別說沒有此事,即便是有,也不應該跑到殷柔這里說三道四,傳話之人,其心可誅。
    “不用管是誰告訴我的,你只需告訴我到底有沒有這等事!”殷柔眼睛眨也不眨地直視唐寅,象是要一直看到他的心里似的。
    柔弱的殷柔難得有表現如此強硬的時候,這讓唐寅也甚是意外。他和殷柔對視了一會,話鋒一轉,突然問道:“柔兒,你相信我嗎?”
    這句問話,讓殷柔的回答有些遲疑,以前她是絕對相信唐寅的,可是現在,連她自己也不確定了。她誠實地搖搖頭,低聲說道:“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相信你。”
    唐寅心頭一陣刺痛,猛然之間,他感覺自己和殷柔中間似乎生出一道形的屏障,即便兩人近在咫尺,但自己卻觸摸不到她。
    他輕輕呼出口氣,語氣低沉地幽幽說道:“若不信我,又何必還來問我?”
    “但是,我就是想聽你親口說明!”
    “我絕加害天子之意,更篡權奪位之心。我這么說,你可以放心了嗎?”
    唐寅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自己所做的事,一大半的原因是為了殷柔,結果卻換來了殷柔對自己的不信任。這讓唐寅覺得心寒。
    看得出唐寅眼中的幽怨,也聽得出他言語中流露出的受傷,但殷柔明白,這個時候,自己絕不能心軟。
    現在的皇廷已完全受風國挾制,滿朝的武大臣們沒人能保護得了天子,唯一能保護天子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了,而她手中的武器就是唐寅對她的在乎。
    “我希望你做出保證。”
    “保證?保證什么?”
    “永遠不會加害皇兄!”
    唐寅默然,過了良久,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柔兒,告訴我實話,在你眼中,到底是你的皇兄重要一些還是我更重要一些?”
    殷柔幾乎連想都沒想,直截了當地說道:“皇兄!”
    “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唐寅緩緩站起身形,沒有再看殷柔,也不敢再看她,再多看她一眼就象是在自己的心口上多割一刀。
    他沒有兄弟姐妹,也不知道親情有多重要,他只知道在他心里殷柔是最重的,而反之,卻不是。他轉過身去,背對著殷柔,噗嗤一聲笑了,卻笑得滿心苦澀,他語氣平淡地說道:“如果你想讓我做出這樣的保證,我可以做到。就這樣,我先走了,你……多休息。”說話的同時,他快步走了出去。
    看著他消瘦的背影,殷柔從床榻上坐起,伸出手來,想叫住他,告訴他其實在她的心里他和皇兄同樣重要,可是手停在空中,心里的話卻沒有吐出來。
    唐寅走得很快,快到幾乎是逃出大殿的,見他出來,阿四立刻迎上前去,把懷里捧的小禮盒遞到唐寅面前,笑問道:“大王是出來拿禮物的吧?”
    犀利的目光落在阿四臉上,然后緩緩下移,一直落到他懷中的小禮盒上,唐寅咬了咬嘴唇,低聲怒吼,手臂猛的一揮,把阿四捧的幾只小禮盒一并打飛出去。52o小說道:“傲晴,跟我出來!”
    唐寅的臉sèyin沉的嚇人,不明白生了什么事,阿三阿四也顧不上去撿禮盒了,急溜溜地跟在唐寅身后,傲晴和肖敏對視了一眼,不自覺地咧下嘴,也跟著走了出去。
    到了華英殿外,他猛然頓住腳步。時間不長,傲晴跟了上來,垂頭低聲說道:“大王!”
    唐寅深吸了兩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盡快平復下來,等了一會,他轉回身,面表情地問道:“我不在都城期間,有誰和公主殿下走得最近?”
    傲晴心中一顫,誰和公主走得最近?那還用問嗎,除了自己,就是肖敏啊!她沉默片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急聲說道:“是……是屬下和肖敏……”
    她話還沒說完,唐寅已伸手把她了起來,冷冷道:“我問的不是你們,除了你和肖敏之外,還有誰?”
    呼!傲晴暗暗松了口氣,下意識地抬起胳膊,用袖口撣了撣額頭的冷汗。她咽口唾沫,低聲說道:“大王,皇宮重地,旁人很難接近,能和公主接觸到的,也只有左相之子,蒙田蒙將軍了。”
    蒙田?!恩,那就沒錯了,定是此人在暗中搗鬼,在殷柔面前搬nong是非。唐寅眼睛瞇了瞇,說道:“此人居心叵測,日后,你要嚴加防,當他再來找公主時,論有多要緊的事,你務必要守在公主身邊,另外,把他每次過來的時間和談話的內容都一一記錄下來,我要查看。”
    “是!大王!屬下明白了。”傲晴連連點頭。
    “好了,沒有其他的事了,你回去吧!哦,對了,這段時間,我可能不會常來,你替我照顧好公主。”唐寅氣歸氣,寒心歸寒心,但對殷柔的感情并沒有減弱。
    見唐寅要走,傲晴忙道:“大王?”
    “怎么?還有事?”
    “沒……沒什么事,只是有幾句話想對大王說。”傲晴受唐寅指派,陪伴公主的時間也不短了,這么長時間接觸,她覺得公主不僅僅美若天仙,xing格也單純善良,和藹又嬌氣,越是接觸,就越喜歡公主這個人,她也很希望公主和大王之間能有個美滿的結局。
    她沉yin了片刻,謹慎地說道:“現在皇廷的情況,大王應該再了解不過了,公主缺乏安全感也是可以理解的,加上大王對天子……的態度,公主難免會誤會大王,可能說出一些過激的話,大王千萬不要往心里去。”
    唐寅眨眨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傲晴良久,好一會,他嘴角挑起,樂了,點頭道:“謝了。”說完,再沒有其他的表示,帶著阿三阿四走開了。
    他嘴上沒說什么,心里可一直在琢磨傲晴這番話,細細想想,覺得傲晴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自己不把天子和皇廷放在眼里,身為天子的殷諄又怎能不感到屈辱和害怕呢,而身為公主的殷柔又怎能不感同身受呢?看來,為了避免再傷害到殷柔,自己在殷諄面前還得多收斂才行。想到這里,唐寅心煩意1uan地抓抓頭,并重重嘆息了一聲。
    和殷柔不歡而散后,唐寅好久沒有再去找她,一是不知該如何面對,其二,也是他確實太忙了。
    數日來,唐寅被四面八方傳來的奏報忙得團團轉,除了要應付本國繁雜的事務之外,現在又多了風國在yu國的駐軍事務和莫北五郡的事務,即便有大臣們分擔,可他仍累得快要瘋。
    有時候,唐寅也不得不佩服上官元吉在處理內政方面的天賦,他不在鹽城期間,風國的大小政務都是靠上官元吉代為處理的,而且做的面面俱到、井井有條,現在讓他做這些,只幾天的工夫就感覺受不了了。
    這日,莫北五郡傳來戰報,莫國的中央軍又對新莫國動了一場大規模的進攻,泗水郡的莫軍被駐扎在安丘的三水軍和天鷹軍合力打退,而進攻都城倉平的莫軍也在守軍的堅守之下功而返。
    雖說莫國的這次進攻又以失敗告終,但根據天眼和地所探查到的情報,莫國還會在近期內再次動全力猛攻。
    莫國一再把戰爭的矛頭指向莫北五郡,其實這正是風國想要的,如此的消耗,對于莫國的整體國力而言疑是巨損,可是相對的,新莫國的局勢也變得岌岌可危,只憑借五郡之地,想與整個莫國抗衡,談何容易,不僅兵力不足,支持戰爭的資源也開始出現短缺,糧草嚴重不足。
    為了挽救新莫國這個傀儡政權,風國只能把本國的資源和糧草源源不斷地輸送到莫北五郡,短時間內,風國還能支持,但長此以往,風國也會不堪重負,急需要解決的方案。
    對于這個情況,唐寅在朝堂上特別出了針對莫國的第二次國戰,此戰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徹底擊潰并吞并莫國。
    目前風國的新兵征收得很快,有過半的新兵來自于寧地,寧人已經成了新兵中的主力軍。也正因為新兵填補得很快,唐寅才敢出第二次對莫戰爭。
    聽說又要開戰,而且還是以吞并整個莫國為目標的開戰,風國的大臣們皆皺起眉頭,沉默不語。
    見狀,唐寅疑問道:“諸位都認為現在我國力再動一次對莫戰爭?”
    邱真看看了旁人,見人肯站出來說話,他站起身,跨步出列,說道:“大王,我國剛剛和莫國打完一場國戰,各軍團損失慘重,現在新兵征收的形勢雖然樂觀,但畢竟還遠沒有訓練成型,草草分配到各軍團當中,恐怕會大副降低各軍團的戰斗力,對莫征戰一事,還往大王三思而行。”
    “這些我明白。”唐寅正sè道:“我并不是要馬上開戰,但前期的籌備需要立刻開始。我有看過機巧山莊研制的一些大型攻城武器,其中許多方案都很jing妙,也很實用,我想,現在有必要進行大規模的生產,并先行運送到莫北五郡,做戰前囤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