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28

  第二二十八章
    不管唐寅用什么手段說服肖娜,最后風國和貝薩總算是達成了共識。【】[]泡吧)
    風國以寧北二郡完全對貝薩商人免稅和開放亞一城為條件,換取了貝薩的八萬匹軍馬和八萬套重裝騎兵裝備。
    貝薩的八萬匹戰馬和八萬套裝備的價值可用天數來形容,可寧北二郡的免稅和亞的開放,對于貝薩而言也是可以長期獲利的,很難說在這次交易中到底誰占了誰便宜。
    以前風國有囤積貝薩的重裝騎兵裝備,而且還組建了一個重裝騎兵兵團,只是人數太少,強拉上戰場也揮不出威力,一直留在鹽城沒有動用過,但現在擁有了八萬騎兵的配置,這足可以讓風國組成一支真正的騎兵軍團。
    風**方上下對于此事都非常重視,各軍團的統帥也都對這支即將成立的騎兵軍團虎視眈眈,論把這十萬騎兵放到哪個軍團里,都可以使其戰力得到質的升。
    不過唐寅并沒有打算把組建的十萬重裝騎兵分配到已有的軍團當中,而是決定再成立一支新軍團。
    風國目前已經擁有平原、三水、赤峰、直屬、天鷹、虎威、飛龍、飛羽八個軍團,對于騎兵軍團,他沒有再費心去取名,直接以排位命名為第九軍團。
    至于軍團長的人選,他暫時沒有想好,在他心目中,葉堂、高宇、齊橫都可以勝任。
    葉堂和高宇皆為風人,忠誠度毋庸置疑,二人又都武雙全,可是和齊橫比起來,能力還是略顯不足,但齊橫偏偏是莫人,唐寅對他還法給予充分的信任。
    八萬重裝騎兵的配置,貝薩也法一下子全部給風國,還需要從貝薩各地一批批的抽調,然后再向風國運送。這正好給了唐寅充足的考慮時間。
    為了軍團長一事,他特意找來邱真商議過幾次。后者有醒他,風國自建國以來,還從未設立過騎兵軍團,而且這次設立的還是在戰場上兇悍比的重裝騎兵軍團,屬重中之重,軍團長的能力可以不是最強的,但對風國和君主的忠誠絕對要最高的。邱真這么說,就等于是否決了齊橫這個人選。
    仔細想想,唐寅也覺得邱真說得有道理,若是排除掉齊橫,那么軍團長的人選就容易定了,葉堂和高宇能力相當,論選誰效果都差不多。
    心中有了人選,唐寅在朝堂上還當面點過葉堂和高宇,讓他二人盡快學會貝薩語,同時也要找機會向肖娜和與她同來風國的貝薩將領多請教有關重裝騎兵的戰略、戰術。
    唐寅這么說,雖未直接講明讓葉堂和高宇擔任騎兵軍團長,但其中的意思已是心照不宣了。同在朝堂上的齊橫低著頭,咬著牙,身子繃得緊緊的。
    他自信自己的能力遠在葉堂和高宇之上,但大王寧可選這兩人做騎兵軍團長也不選自己,非是因為自己非風人,這讓他如何能甘心。
    火氣堵在胸口,快把他憋炸,他下意識地用眼角余光瞥向臣那邊的郭訣。這時,郭訣也剛好向他這邊觀望,面帶微笑,同時以眼神示意齊橫沉住氣,不要著急。
    郭訣對齊橫沒什么好感,但身為莫人又同在風國為官,又讓他不得不和齊橫走在一起。其實他也很希望齊橫能爭取到這個重裝騎兵軍團長的職務,如此一來,會讓莫人在風國朝堂上的地位升一大截,可是這種事是急不來的,不然一個不好,不僅得不到想要的職務,還很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等散朝之后,在王府外齊橫追上郭訣,坐進他的馬車里,齊橫終于把怒氣表現在臉上,憤憤不平地捶下車板,怒聲道:“先生你說,我齊橫比葉堂、高宇二人如何?”
    郭訣一笑,淡然醒道:“齊將軍動什么怒嘛!不管怎么說,葉、高兩位將軍救過你的命,你嫉恨自己的救命恩人,總是不對的。”
    “一馬歸一馬!”齊橫沉聲說道:“葉堂和高宇確實救過我,若是他二人有難,我就算拼了老命也會去保下他倆,何況,我氣的并不是他二人,而是氣……”下面的話他沒敢說。
    郭訣悠然而笑,直接挑明道:“你氣的是大王。”
    齊橫打個冷戰,下意識地挑起簾,向車外瞧瞧,然后咧著大嘴說道:“郭訣先生,這話你可不能亂說啊!”
    郭訣依舊是滿臉的輕松,說道:“其實,大王不選你,而選葉、高兩位將軍,原因只有一個!”
    “因為我不是風人嘛!”齊橫最氣的就是這一點。
    “嘖!”郭訣不滿地嘖了一聲,正色說道:“大王是我所見過、聽說過的最沒有等級觀念、種族觀念的君主,左雙將軍如何,不是風人,不也做到了軍團長嗎?近了說,青羽將軍如何,同樣是莫人,但現在也是一軍統帥了。”
    齊橫吸氣,老臉一紅,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是我失言了。可是,那大王這次為何選葉堂和高宇,而不重用我?”
    “原因只有一個。”郭訣冷靜地分析道:“風國有史以來還從未有過騎兵軍團,何況是重裝騎兵,它的意義甚至過了軍團本身,可以被看成風國崛起和強盛的標志,所以,軍團長的人選必然會是大王最為信任的人,而齊將軍你,顯然在大王心目中還沒有葉、高兩位將軍那么值得信任。”
    “自投奔風國以來,我對大王忠心耿耿,絕二意,對此我可以重誓……”
    不等他說完,郭訣已連連擺手,說道:“齊將軍這些話對我說沒有用,要讓大王明白才是最重要的!”
    說來說去,還是不行!齊橫有些喪氣了,若是能力不足,自己還可以在大王面前努力表現,讓自己做得比任何人都強,但忠心怎么表現?那需要長時間的相處做基礎,總不能讓自己把心挖出來吧?
    郭訣見齊橫搭拉著腦袋,好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他淡然一笑,問道:“齊將軍是否真想得到騎兵軍團長的職務?”
    “當然!”齊橫脫口而出,隨后又奈道:“恐怕,也只有想的份了。”
    “那也不然。”
    齊橫眼睛突的一亮,急忙問道:“先生是不是有良策?”
    郭訣伸出兩根手指,說道:“齊將軍需要做兩件事,其一,是讓大王看到你的忠心;其二,討好四夫人。”他說的四夫人就是指肖娜。
    “哦?”齊橫沒有立刻理解郭訣的話。
    郭訣低聲說道:“四夫人是貝薩公主,對重裝騎兵是再熟悉不過了,如果四夫人肯為你在大王面前說好話,勝過旁人的千言萬語。”
    恩,有道理!齊橫邊想邊點頭,琢磨了一會,他又問道:“可是如何能讓大王看到我的忠心,又如何去討好四夫人呢?”
    “其實這兩件事完成可以合成一件事來做。”郭訣收斂笑容,把聲音壓得更低,道:“關鍵是看齊將軍敢或不敢?”
    看著表情詭異的郭訣,齊橫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說道:“先生不會是讓我去做對不起大王和夫人的事吧?”
    “當然不是。”郭訣幽幽道:“恰恰相反,我是讓你去鏟除威脅大王和夫人的隱患。”
    齊橫越聽越糊涂了,煩躁地抓了抓頭,急道:“先生有話就直說吧。”
    郭訣說道:“四夫人好動不好靜,據我所知,自從夫人嫁到風國,搬到鹽城,時常出外游玩。可是要知道鹽城目前的兇險很多,欲對大王不利甚至于想致大王于死地的人大有人在,對大王下手,可能沒有機會,但對夫人下手,機會可很好找啊。如果在刺客行刺夫人的時候,齊將軍能突然出現,救下夫人,斬盡刺客,不僅能證明將軍對大王的忠心,而且還對夫人有了救命之恩。”
    對啊,自己怎么沒想到這個辦法呢!齊橫頓時來了精神,可轉念一想,又覺得怎會這么巧,此等好事,能剛好落到自己的頭上?他苦笑著說道:“先生啊,我總不能成天偷偷摸摸地跟蹤夫人吧?”
    郭訣樂了,說道:“將軍不可能得知夫人每天的行程,但了解到一次還是很容易的。而潛伏于鹽城的莫國游俠不在少數,將軍又是莫人,想聯系到這些游俠、死士,亦非難事。”
    齊橫終于有些明白郭訣的意思了,他臉色頓變,驚訝道:“先生的意思是……”
    “機會永遠都不是等來的,而是要靠自己去創造的。”郭訣眨眨眼睛,陰笑道:“勾結刺客,刺殺夫人,然后斃絕刺客,救下夫人,這些事,將軍完全可以一手完成。”
    天呢!齊橫的冷汗流了出來,難以置信地看著郭訣。這么一個弱生,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說出這么一番驚世駭俗的話。他結結巴巴道:“這……這可是要掉腦袋的……”
    “富貴險中求!”郭訣說道:“只要將軍做事隱秘,事后又不留活口,誰又能知道將軍在暗中的所作所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