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29

  第二二十九章
    能讓齊橫這個連死都不怕的人露出驚駭的表情,可見郭訣這番話的威力有多大。【】shouda8生是沒有將軍上陣殺敵的武力,但論起耍陰謀詭計,恐怕十個齊橫都比不上一個郭訣。
    郭訣看著臉色難看、冷汗直流的齊橫,臉上的肌肉慢慢繃緊,沉聲說道:“將軍,我之所以給你出這樣的主意,并非要害你,而是真的想幫你得到騎兵軍團長的職務。其實,這即是幫將軍,更是幫莫人,讓我莫人能在風國這個人才輩出的朝堂之上占據一席之地!”
    原來如此!齊橫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抬起頭來,對上郭訣的目光,凝視他許久,他把心一橫,牙關一咬,說道:“先生說得沒錯,富貴險中求。我意已決,就按照先生的辦法干!”
    “好,有將軍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郭訣臉上終于露出笑容。
    自從這天的朝議過后,齊橫成了王府的常客,每天有事沒事都要特意跑過來一兩次。現在正趕上王府在改建,進出王府的人比平時多了很多,所以也沒人會特別留意齊橫。
    王府的改建是唐寅把王府的東院和北院全部空出來,成立兩個機構,其一是參政堂,其二是軍政堂。
    參政堂主要是為上官元吉和右相直屬的官設計的,平時,上官元吉和屬下的官員可以一同在參政堂辦公議事,處理政務,如有自己不能處理的要務和緊急事件,也可以就近和唐寅進行溝通。
    軍政堂則是唐寅為謀士、幕僚設計的。在這次的風莫戰爭中,唐寅意識到己方在事先的謀劃方面出現了很大的紕漏,當初他和麾下將領們只制定了大概的進攻計劃,而在戰爭中可能出現的許多細節都沒有考慮到,可是能夠改變戰爭格局的又恰恰是這些細節,所以他才決定成立軍政堂,由朝堂和各軍團篩選出最優秀的謀士、幕僚,針對未來可能生的戰爭制定出詳細的計劃,包括需要投入多少個軍團,各軍團的出兵路線、進攻方向、后勤補給等等方面。
    其實,軍政堂若是拿到現代就相當于6軍參謀總部,唐寅也正是按照這個概念來設計的。把己方的作戰盡可能的細致化,制定出周詳的方案,然后再下到各軍團長的手上,等戰爭開始,各軍團長按照具體的方案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去完成就好,至于與敵人對陣、交戰的具體戰略戰術,那就靠軍團長各自的能力去自由揮了。
    參政堂可以52o小說制的雛形,軍政堂則是讓風國在軍事思想方面得到了一個大飛躍,相應的,謀士、幕僚在軍中的地位也隨之大幅度升。
    自從成立了參政堂和軍政堂,唐寅手邊的事務少了許多,他自己也樂得輕松,完全沒有考慮這么做會不會縮減他身為君主的權利。
    王府成為風國大臣、將領、謀士們進進出處的辦公地點,齊橫每次前來也就成了名正言順。
    不過他即不去參政堂,也不去軍政堂,每次前來就是找王府的侍衛們吃吃喝喝,偶爾還能碰上到北院來和葉堂、高宇談事的肖娜。
    有這種機會,他絕不會錯過,理由也很充分,想多了解一些騎兵方面的學問和竅門,以后在戰場上也可以做克敵之用。
    他厚著臉皮硬往前湊,葉堂和高宇也法多說什么,肖娜倒是滿不在乎,反而還挺喜歡齊橫這個人。
    貝薩人一直都崇尚強者,而齊橫的武力堪稱所向披靡,肖娜對他有好感也是很正常的。
    由于接觸得多了,齊橫和肖娜身邊的侍女、侍衛也都混得很熟,這對他掌握肖娜的行程至關重要。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另一邊,郭訣也沒閑著。他之所以說有莫國的游俠和死士潛伏于鹽城并非的放矢,而是這些人先前已找過他了。
    莫人都知道,郭訣的人品不壞,當初為了幾名被濫殺的莫國姓敢當著唐寅的面斥責,并*得唐寅斷謝罪,這件事在莫國已廣泛流傳開,人們相信郭訣即便在風國做官,也是受風人*迫的。
    正因為如此,莫國的死士來到鹽城之后才主動找上郭訣,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助,協助他們刺殺唐寅。
    當時郭訣立刻就拒絕了,反而覺得莫國若真能和風國合而為一的話,有唐寅這樣的君主,是莫人之福。
    但拒絕歸拒絕,他也沒有去告或抓捕這些莫國死士,畢竟同為莫人,他心中還存有同胞之情。
    現在因為有騎兵軍團長這件事,他已顧不上同胞之情了,只能利用這些莫國的志士。
    在郭訣看來,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讓齊橫在莫國刺客手中救出肖娜更能表現出忠心的了。
    莫國死士在鹽城人生地不熟,想行刺唐寅疑是天方夜譚,急需要找人協助,所以當郭訣和齊橫找到他們時,雙方一拍即合。
    郭訣和齊橫出刺殺的目標是唐寅的夫人肖娜,這讓莫國死士有些失望。不過郭訣早就想好的借口,唐寅是君主,身邊高手如云,而且他本身就是個厲害比的暗系修靈者,即便有郭訣和齊橫相助,想找到刺殺唐寅的機會也很難,甚至要等一年或者數年。與其坐著苦等機會,不如尋找次要目標,肖娜正是最佳人選。
    她不僅是唐寅的夫人,還是貝薩的公主,一旦在風國遇刺身亡,將會直接破壞風國和貝薩的關系,狠狠削弱了風國在外援方面上的實力。
    郭訣講的在情在理,而且莫國死士們也信任他,最后決定就按照郭訣的意思辦,先行刺風國夫人肖娜。
    而后,齊橫又利用他和肖娜身邊侍女、侍衛的人際關系,得知肖娜在本月中旬會出城狩獵,這正是行刺她的大好機會。
    很快莫國死士就根據郭訣和齊橫所的情報做好計劃和準備,于肖娜狩獵之時,對其進行暗殺。
    與郭訣和齊橫密謀的莫國死士有二十一人,全是莫國游俠出身,清一色的修靈者,如果郭訣和齊橫這武兩位風國高官是真心實意的配合,刺殺肖娜的行動可能真的會成功。
    可壞就壞在這二人是虛情假意的利用,尤其是齊橫,還親自參與了刺殺行動的策劃,對于莫國死士的行動,可謂是了如指掌,就連刺客埋伏在什么地方,都是由他親自選定好的。
    策劃刺殺的主謀本身就是個叛徒,這樣的刺殺行動若是能成功那才叫怪了。
    按照事先定好的計劃,參與行刺的莫國死士共十二人,就埋伏在肖娜狩獵的地方。
    負責保護肖娜的有她的貼身女侍衛,王府侍衛以及都衛營的人,上上下下加到一起接近五號人之多,其中不乏出類拔萃的修靈者。另外,齊橫、葉堂和高宇也有隨肖娜同行。
    有這么多人保護,若內應,刺客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到了狩獵地點之后,肖娜旗開得勝,率先射中一只野兔。
    隨后,齊橫、葉堂、高宇三人也各有斬獲。當眾人正玩樂得盡興時,齊橫突然大叫一聲:“有野豬!”說著話,催馬向前方奔了出去。
    能碰到野豬可不容易,肖娜精神為之一振,想也沒想,立刻也跟了過去。果然,在前方草叢中有一頭野豬正了瘋似的狂奔著,而齊橫則是邊追邊放箭,不知道是他的騎射本事太差還是故意的,連放三箭,可都沒有命中目標,反倒把野豬驚嚇得跑的更快。
    緊隨其后的肖娜哈哈大笑,邊催促*戰馬邊豪放地說道:“齊將軍的馬上箭術還得多練練啊!”說話之間,她捻弓搭箭,看準獵物,抬臂膀就是一箭。
    撲!
    這一箭精準異常,正中野豬的后臀,野豬吃痛,嗷嗷怪叫著奔進樹林當中。
    “好箭法!”齊橫由衷感嘆。肖娜嫣然一笑,催馬越過齊橫,追趕野豬也進了樹林。見狀,后面的葉堂、高宇和眾多的侍衛們皆嚇了一跳,急忙快地追上來。
    野豬在樹林里度不減,肖娜策馬狂奔,就是追趕不上,可正在這時,樹林中哨音大響,肖娜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一面大當頭罩落下來。
    撲通!
    隨著巨落下,毫準備的肖娜躲閃不及,被了個正著,連人帶馬的滾翻在地,幾乎是同一時間,四名身罩靈鎧的修靈者從樹梢上蹦了下來,四柄靈劍,齊齊向肖娜身上刺去。
    這時肖娜被困在里,動都動不了,哪里還有閃躲的空間。
    眼看著四把靈劍要刺在她身上,猛然間,四道電光在空中乍現,四支劃破長空的靈箭仿佛長了眼睛似的,精準比的分別射中四名刺客的胸口。
    這四箭的力道之大,不僅破了四人的靈鎧,就連胸膛都被貫穿,其中一人受其沖勁,橫著撞到一顆老樹上,尸體再也沒有掉下來,被靈箭活生生地釘在了上面。
    啾——哨音再次響起,響得也越急促。在肖娜四周的草叢里、樹木后,再次竄出八名修靈者,他們的目標一致,手中的靈兵一同刺向肖娜的周身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