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30

  第二三十章
    “休傷我家夫人——”隨著齊橫一聲大喝,手中的靈刀光芒乍現,靈刀暴長三尺,刀身騰出絲絲的白霧。【】關鍵時刻,他已使出兵之靈變。
    他雙手持刀,凌空橫向劈砍出去,只聽嗷的一聲,幻化出來的虛刀劃過空氣,出鬼哭神嚎般的呼嘯聲。
    八名刺客做夢也想不到齊橫會對自己突下殺手,當他們反應過來時,虛刀已飛砍至近前。
    四名刺客倉促招架,四把靈劍齊齊去抵擋虛刀。耳輪中就聽一連串的脆響聲,四把抵御虛刀的靈劍被撞擊得片片破碎,四名刺客則象斷線的風箏,一同倒飛出去,落地后,再看四人,胸口的靈鎧俱碎,深可及骨的傷口橫在胸前,鮮血汩汩涌出,四人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活不成了。
    另外四名刺客大驚失sè,異口同聲地叫道:“齊橫,你……”
    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齊橫輪起靈刀,又向他們凌空虛斬。
    那巨大又恐怖的虛刀由空中斜著砸落下來,下落時所產生的氣壓,將地面的泥土都卷起好高,一時間,樹林中飛沙走石,慘叫連連。
    在齊橫完成兵之靈變后的全力猛攻之下,剩下的四名刺客眨眼之間倒下三人,渾身上下都是被靈刃絞出的血口子,當場斃命,最后那名刺客雖然還沒有倒下,但整個人已經嚇傻了,等塵土散去,他突然怪叫一聲,轉身就跑,沖進密林深處。
    這時候,葉堂、高宇和眾多的侍衛們已追了過來,人們看到滿地的尸體以及困在里的肖娜,不大驚失sè,紛紛大叫道:“這……這是怎么回事?”
    “林中埋伏有刺客,我去追敵,你們快救夫人!”齊橫哪肯放過那名逃跑的刺客,只要留下活口,事情就會敗露,到時不僅他完蛋,郭訣也得受到牽連。
    他扔下一句話,催馬向刺客逃跑的方向猛追過去。)
    葉堂和高宇急忙下馬,先用靈劍挑破大,然后把困在里面的肖娜拉出來。
    看到肖娜完好損,沒有受傷,眾人這才長松口氣,葉堂、高宇一邊命令侍衛們分散開來,在四周布防,一邊沖著肖娜拱手施禮,顫聲說道:“屬下來遲,讓夫人受驚了!”
    驚魂未定的肖娜表現得倒很從容,她先是慢條斯理地攏了攏凌1uan的金,又整了整身上的衣褲,借著整理的時間也是讓自己的情緒盡快平復下來。
    她深吸口氣,舉目向樹林深處望望,說道:“我沒事!這次多虧有齊將軍,若非他及時趕到,我恐怕……你們快去接應齊將軍,別讓他中了刺客的埋伏。”
    聽完肖娜貼身侍從的翻譯,葉堂、高宇雙雙應了一聲,葉堂留下保護夫人,高宇上馬,準備去接應齊橫。
    他跑出沒兩步,就見齊橫騎馬從密林深處跑了回來,一手握刀,一手還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齊將軍?”高宇急忙迎上前去。
    “刺客jiao代,他們是莫國的游俠,城中還有同伙,高將軍,你們在此保護夫人,我先入城,鏟除其余的刺客!”說話的同時,齊橫把手中的人頭拋給高宇,然后催馬奔出樹林。
    高宇接過斷頭,惡心地看了兩眼,隨手扔進刺客的尸體堆中。
    見齊橫急匆匆的走了,肖娜疑問道:“齊將軍去哪?”
    “齊將軍說城中還有刺客的余黨,他先入城去圍剿。”高宇也不知道齊橫說得是真是假,這么一會的工夫,他不僅追上了刺客,還*刺客開口招出同黨,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肖娜聽后點點頭,看了看周圍眾人,正sè道:“我們不能讓齊將軍一人去冒險,走,我們也回城,我倒想看看,這些想要刺殺我的刺客到底是什么來頭!”
    高宇忙道:“夫人,目前我們還不了解刺客的情況,還是……先不要回城的好。”
    肖娜哼笑一聲,撇嘴道:“我才不怕他們呢!少羅嗦,快跟我走!”
    她不管高宇的勸阻,帶著眾多的侍衛返回鹽城。她有馬,但許多侍衛都是步行的,從這里跑回鹽城耽擱了不少時間。
    當他們回來時,齊橫已率領直屬軍部眾把埋伏在茶館里的九名莫國死士殺得干干凈凈。
    這次行刺肖娜的刺客共有二十一人,其中十二人埋伏在野外的狩獵地點,另外九人則埋伏在茶館里,這也是齊橫事先設定好的雙保險。
    可惜這九人沒有把狩獵歸來的肖娜等到,倒是等來了齊橫這個要命的殺神。
    齊橫早早的就安排一支直屬軍jing銳在城外巡邏,當他返回鹽城的時候,正好和這支直屬軍jing銳碰了個正著,順理成章的帶著他們入城,圍殺被他安排在茶館里的刺客。
    他壓根就沒打算留活口,對直屬軍部下也下了死命令,寧可將刺客全部殺光,也絕不能放跑一人。
    他是直屬軍的副統帥,而且刺客還膽大包天的行刺夫人,直屬軍部眾哪還會手下留情。倒了茶館之后,立刻將其團團包圍,二話不說,先是一陣1uan箭,在茶館里的那些普通茶客全成了刺客們的陪葬品,算上茶館里的掌管、伙計,總共二十六人,最后人生還,要么死于飛矢之下,要么被沖殺進來的齊橫等人斬殺殆盡。
    等肖娜一眾趕回來,看到的正是齊橫在指揮直屬軍將士把一具具的尸體從茶館里搬出來,許多尸體已被shè得象刺猬似的,身上cha滿了密密麻麻的雕翎。
    見狀,眾人臉sè同是一變,肖娜催馬上前,詢問道:“齊將軍,這是怎么回事?”
    “回稟夫人,刺客的余黨埋伏于這間茶樓里,現已被末將殺光……”他話還未說完,數名直屬軍士卒捧著九張連弩快步跑過來,急聲說道:“將軍,這是從尸體身上搜出來的!”另有一人捧著一堆弩箭,說道:“這些箭支上都已淬過劇毒。”
    齊橫隨手拿起一支,看著上面藍汪汪的箭頭,狠狠摔在地上,義憤填膺地低吼道:“刺客猖狂,膽大包天,罪不可恕!”
    葉堂、高宇亦是暗暗咋舌,暗道一聲好險!好在齊橫及時*出口,查明了這些潛伏于城內的刺客,不然,刺客突下殺手,夫人可能真就兇多吉少了。
    他二人雙雙向齊橫拱手說道:“齊將軍,這次可多虧有你,不然,后果將不堪設想啊!”
    齊橫正氣凜然地說道:“肅清刺客,保護夫人,亦是在下的職責所在!”
    刺客死光,沒有一個活口,肖娜對滿地的尸體不起興趣,她有些疲憊地說道:“齊將軍,送我回府!”
    雖然只是輕描淡寫地一句話,但齊橫能感覺得出來,夫人對自己已另眼相看了。
    他面sè一正,急忙躬身說道:“是,夫人!”說完,他留下直屬軍將士清理現場,自己則護送肖娜返回王府。
    肖娜遇刺,雖說是有驚險,但還是讓鹽城掀起一陣驚濤駭1ang。
    最近這段時間,鹽城一直都是風平1ang靜,哪想到,曾經猖獗的刺客竟又卷土重來,而且行刺的目標已越過朝廷大臣,而直指大王的夫人了。
    別說唐寅氣惱,就連鹽城的護軍和中尉府也自覺難逃其咎,接下來的幾日,鹽城變得異常緊張,即便是大白天,城內也隨處可見成群結隊的風軍在挨家挨戶的盤查可疑之人。
    刺客行刺肖娜,后果很嚴重,但齊橫的目的達到了。
    這件事過后,肖娜對齊橫比信任,對他的靈武也大加贊賞,而且讓肖娜頗感吃驚的是,齊橫并非有勇謀,他為人聰敏,頭腦靈活,尤其是在軍事方面,一點就透,還能舉一反三。
    她向齊橫、葉堂、高宇三人講解重裝騎兵的特xing和戰術,往往只說到一半,齊橫就明白了,而葉堂和高宇則要等她說完之后再多費口舌詳細講解才nong徹底nong清楚。
    在肖娜看來,齊橫就是天生的將帥,由他擔任重裝騎兵軍團長的職務,那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她本就欣賞齊橫,加上齊橫對她還有救命之恩,肖娜也想助他一臂之力。為此,她還特意試探過齊橫,看看他有沒有爭取騎兵軍團長的意思。
    齊橫當然是打心眼里愿意,但他可沒忘記郭訣對他的醒,務必不能*之過急,否則先前的努力不僅統統白費,反而還會讓大王懷疑他別有用心,引來殺身之禍。
    正是有郭訣的點撥,齊橫對肖娜的回答也很巧妙,只說自己不在乎職位的高低,只要能為國做事,為君分憂,論讓他做什么都可以。至于自己該被安排什么職務,大王心中自有定奪,他從未考慮過這些。
    肖娜可不是尋常nv子,她是公主出身,是和哥哥們一起受到儲君的教育長大的,對于齊橫的回答她十分滿意,當時沒有再繼續多說什么,可過后有去找唐寅,勸說他更換騎兵軍團長的人選,由齊橫來擔任為最佳。
    唐寅很清楚,自從齊橫救了肖娜之后兩人一直走得很近,現在聽肖娜來為齊橫說好話,他樂了,笑問道:“是齊橫讓你來說這些話的?”
    肖娜翻著白眼,哼哼道:“難道我就那么容易被人收買嗎?如果齊橫才能,就算救我十次次,我也不會為他說一句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