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32

  第二三十二章
    齊橫如愿以償的當上風國騎兵軍團的軍團長,雖然軍階還只是中將軍,但他明白,只要等到資歷再深一些,戰功再多一些,升到上將軍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對于給他出謀劃策的郭訣,齊橫滿心感激,甚至想把唐寅賞賜他的宅第讓給郭訣。
    不過郭訣當場就拒絕了,他深知結黨營私是朝堂的大忌,避嫌都來不及,哪里還敢收齊橫這么重的大禮。
    他硬是不收,齊橫則認為郭訣為人風清云淡,施恩不圖回報,對他也更加信任和倚仗,但凡遇到大事小情,總是事先來找郭訣商議一下,兩人的關系也越走越近。
    現在齊橫疑已成為莫人在風國朝堂上的武官代表人物,而郭訣則是官的代表人物,他二人勾搭在一起,自然成了莫人官員的翹楚。
    很快,莫人的官員便紛紛依附過來,以他二人馬是瞻,也有許多欲在風國拓展仕途的莫人找上他二人,想通過他倆的關系謀個一官半職。
    原本只是兩個人的小圈子,但在種種因素的趨勢下卻急膨脹起來,很快變成純粹由莫人官員組成的大集團。
    齊橫做上軍團長之后,沒過幾天,貝薩運送過來的第一批戰馬和軍備抵達鹽城。
    接下來,齊橫開始忙碌起來,又要從新兵中挑人,又要親自征兵,還得督導將士們的訓練,忙得昏天暗地,好在他身邊還有葉堂和高宇兩位副手,幫他分擔了不少軍務。
    自從風莫戰爭結束,風國大刀闊斧地展開一系列的改革,使兵源得到充分的保障,兩個多月過去,風軍又變得兵強馬壯,各軍團的兵力補充也達到了飽和狀態。
    現在唯一還沒有成型的就是第九兵團,那需要貝薩方面把第九軍團所需的物資一批批的運送過來,風國這邊急也沒有用。/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時間流逝飛快,轉眼又過了一個月,貝薩承的物資相繼到位,風國的第一支騎兵軍團也正式宣告成立。
    這是一支十萬人的重裝騎兵軍團,除了人之外,戰馬、盔甲、武器皆產自貝薩,至于軍團的威力如何,那只有上了戰場上才能得到印證。
    騎兵軍團的成立本是一件喜事,但風國這邊可高興不起來,因為就在這段時間里生了一件惡**件。
    風國囤積于莫北合田鎮的物資突然遭受到偷襲,敵人在偷襲得手之后還放了一把大火,雖說趕去援救的風軍搶救出一批輜重,但還是有數目龐大的武器、軍備被大火毀于一旦。
    風國囤積于合田鎮的軍備大多都是為南侵做準備的大型武器,極為重要,現在大半被毀,損失的不僅僅是錢財,更重要的是時間。合田鎮的遇襲也直接打亂了風**政堂的籌劃。
    唐寅對此大為氣憤,當即下令,撤掉合田鎮的主將職務,押送回都嚴查。
    風軍在合田鎮的駐軍有過萬人,而前來偷襲的敵人只有十來號,若非主將玩忽職守,根本沒有偷襲成功的可能。
    另外,敵人又是怎么知道己方有重要輜重囤積于合田鎮的?這十有**是己方內部有奸細,把情報偷偷傳給了敵人。
    唐寅責令暗箭和中尉府,嚴查此事,但凡是有嫌疑的人,必須立刻扣押,嚴加審查,一經核實,立刻處斬。
    此次偷襲合田鎮的人大多是修靈者,打完就跑,風軍想找都沒地方去找,調查起來也十分艱難。
    十多天下來,暗箭和中尉府一所獲,別說沒抓到人,就連對方的身份、來歷甚至是哪國人干的都沒查清楚。
    唐寅對這樣的結果當然不滿意,這次拿敵人毫辦法,任其逍遙法外,那么下一次他們還會卷土重來,再偷襲己方囤積的輜重,這沒時候是個頭。
    為此風國的大臣們也紛紛向唐寅進諫,希望他能改變囤積物資的地點,由合田鎮改成霸關。
    畢竟合田鎮是莫人的地方,如果偷襲之人是莫人的話,那么混在姓當中根本從查找,輜重囤積于霸關自然要安全許多。
    霸關是安全沒錯,但距離南方戰爭也很遙遠,等到開戰時再把物資南調,要耽誤不少的時間。
    思前想后,唐寅還是決定不更換囤積地點,但合田鎮要施行軍管制,鎮子里的姓必須接受風軍的管理,如有不適應的姓,風軍也可以定數額的金銀幫其搬遷。
    這個辦法總算讓風國囤積于合田鎮的物資相對安全了一些,不過接下來,風國還得對損失的輜重進行補充,第二次的對莫之戰也被限期的拖延了下來。
    正所謂計劃沒有變化快,即便只是耽擱兩三個月,軍政堂的所有計劃都得重新制定。兩三個月的時間里,莫國各郡縣的兵力、主將甚至朝廷的態度都有可能生變化,這需要天眼和地重新探查,得到確切的情報后再回傳到軍政堂,與以前的情報進行核對,如有出入,哪怕只是一縣一城的軍情有出入,軍政堂這邊就得對原計劃重新修訂。
    系統化的代價就是繁瑣。
    風國這邊正在制定對莫戰爭的新計劃,上京方面又生了天翻地覆的大變故。
    自從川貞聯軍聯手攻入上京,嚇跑了天子殷諄,川貞兩國就一直共同管理著上京。
    可是這次上京傳來消息,貞王李弘已召告天下,準備廢黜殷諄,自己登頂皇位。
    這個消息對于風國而言疑如一顆重磅炸。川貞兩國是盟國,李弘欲登頂皇位,自然也是得到川國的肯,而桓國和安國又一向以川貞二國馬是瞻,不用問,這兩國也會贊同李弘登基,如此一來,李弘就得到大多數公國的支持,登基也變得順理成章,那掌握在風國手上的殷諄還有什么用?失去天子這張王牌,風國日后將何去何從?
    得知此事后,唐寅第一時間召見樂天和艾嘉,令二人趕快把天眼和地的探子散播出去,務必要查明上京那邊的動態,也要查明各國對于此事的態度。
    在唐寅看來,如果李弘真要稱皇的話,到時可能除了風國不會承認外,其他諸國都會承認,甚至包括玉國,屆時川貞完全可以借此大做章,孤立風國,那么,離第二次伐風同盟的成立也就不遠了。事關重大,唐寅也很緊張。
    等到第二天的早朝,風國的武大臣們都在就此事議論紛紛。
    若李弘真的登記做了天子,風國要如何應對,是承認還是反對?若承認,便要聽令于李弘,若反對,可能要遭受諸國的聯手討伐,而這一次,莫國不會再站在風國這一邊。
    坐在王椅上的唐寅環視下面眾人,聽著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聲,眉頭皺得緊緊的。這時候,即便邱真和上官元吉也是愁眉不展,臉色陰沉,垂不語。
    自己的左膀右臂都是這般凝重的表情,唐寅的心里就更沒底了,他心煩意亂的站起身,背著手,在王位前來回踱步。
    朝堂之上,除了邱真和上官元吉這邊異常安靜外,還有一處也很安靜,就是蔡圭跪坐的地方。
    不管周圍人討論的如何激烈,爭論的如何臉紅脖子粗,他半閉著眼睛,不為所動,臉上還掛著似有似的微笑,好像此事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唐寅眼睛尖得很,很快便現蔡圭的反應和旁人不同。他停下腳步,清了清喉嚨,可是在場的大臣都沒聽到,大堂里依然嘈雜得厲害。
    啪!
    唐寅沉著臉,猛的一拍桌案,大聲喝道:“都別吵了!”
    只是一瞬間,大堂里的一切雜音消失,現場寂靜得落針可聞。
    他舉目望向蔡圭,語氣平緩地說道:“蔡大人?”
    “臣在!”蔡圭似的早料到大王會叫自己,他不急不慢地拱手,低頭,施禮。
    “你對此事,有何看法?”唐寅審視他片刻,開口問道。
    “臣的看法是……”蔡圭悠然一笑,抬起頭來,瞥了瞥前后左右的眾人,含笑說道:“貞國要亡了。”
    啊?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不大吃一驚,沒有人會想到蔡圭竟然能得出這么一個驚世駭俗、匪夷所思的結論。
    唐寅亦是心頭一震,瞇縫起眼睛,疑問道:“此話怎講?”
    蔡圭沉吟片刻,說道:“川貞兩國一直都是合力管理上京,而李弘欲在上京登基,他不會不得到川國的同意吧?”
    “這還用說?!”治粟內史張鑫哼笑道:“若非川國支持,李弘即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覬覦皇位。”
    蔡圭點點頭,反問道:“那么張大人認為川貞兩國之間的關系又如何?”
    張鑫想也沒想,脫口說道:“川貞一直是盟國,這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怎么?難道蔡大人不知?”說話時,他撇著嘴,用眼角余光睨著蔡圭。
    他看不起蔡圭,覺得蔡圭能有今天,全靠他當初在大王面前舉薦,何況他是風人,而蔡圭是寧人,又才二十多歲,其見解怎能和他相比?
    “我覺得不然。”蔡圭正色說道:“早在我國與莫國交戰的時候,我就說過川貞兩國貌合神離,內部矛盾重重,難以化解。”
    唐寅、邱真等人點頭,這話蔡圭當初確實是有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