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33

  第二三十三章
    “也正因為川貞兩國之內的矛盾不可化解,所以我國攻入莫國時,川貞二國即便接到邵方的求援請求,卻遲遲不肯派兵北上。【】[]”蔡圭仔細做著分析。
    朝堂上的眾人邊聽邊點頭,包括唐寅在內。
    蔡圭繼續說道:“川貞兩國之間的矛盾有很多,向來以明、高貴自居的川國瞧不起野蠻落后的貞國便是其中的矛盾之一。大王想想,川國都瞧不起貞國,又怎會讓李弘登頂皇位,尊崇李弘做自己的主子呢?再者說,國力強盛如川國都不敢自己稱皇,李弘又何德何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自立為天子?”
    唐寅聞言,揉著下巴,凝思不語。
    張鑫不服氣地說道:“蔡大人,你剛才也說了,李弘敢覬覦皇位,是因為有川國在支持,怎么現在又說川國是不會支持他的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蔡圭笑道:“并不矛盾!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川國是表面贊成李弘登基,而暗中,則是想借此機會,滅掉貞國。只要李弘正式登基,過不了多久,川國必會鼓動列國成立討逆聯軍,一舉滅貞!”
    一直都以仁德著稱的川王肖軒真會象蔡圭說的這樣嗎?使用如此毒計鏟除貞國?眾人面面相覷,現在沒有誰敢斷言蔡圭的猜測是準確還是錯誤。
    張鑫憤憤不平地嘟囔道:“這一切都是你自己估計的,事實上會不會如此,誰又知道呢?”
    蔡圭仰面而笑,贊同道:“張大人所言不錯,所以,我國現在應以不變應萬變,靜觀事態的展。諸位大人也不必慌張,事情未必會像大家想的那么嚴重,恰恰相反,這對于我國也許還是一件好事。”
    川貞二國若真的出現如此大的矛盾,欲至對方于死地,當然是件好事,但問題的關鍵是,川國到底是不是真心實意的想推李弘登頂皇位。即便在唐寅看來,屬于后者的機會也不大,就算真要廢黜殷諄,自立為皇,川國也比貞國更有這個實力,怎會把機會讓給李弘呢?
    唐寅眼珠轉了轉,問道:“蔡圭,你的應對之策是……”
    “很簡單,不支持,亦不反對。”蔡圭說道:“靜觀其變,自會有所現。”
    “恩!”唐寅點點頭,覺得蔡圭的分析合情合理,應對之策也是比較穩妥的。他說道:“好,就按照蔡大人的意思辦!”
    唐寅最終采納了蔡圭的意見,對于李弘召告天下,欲罷黜天子之事不做出任何的回應,不過在風國的風平浪靜之下,大規模的征兵又開始了。
    這一次的征兵不再是填補各軍團的空缺,而是做新兵儲備之用。唐寅已暗暗打定了主意,如果李弘登基是假也就罷了,如果是真,他寧可向天下列國宣戰,也要把李弘逐下皇位。
    正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李弘欲取代天子的事傳揚開來,各國的反應各不相同,有震驚者、有茫然者,亦有憤恨憎惡者。
    莫國和安國屬于震驚者,莫王邵方和安王越澤都對此事感覺不可思議,天子還在,就算天子崩天,也有子嗣繼承皇位,怎么輪也輪不到李弘頭上。
    玉國屬于茫然者,雖然看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靈霜敏銳地感覺到,列國之間恐怕要有大的變故即將生。
    向來與貞國交好的桓國則恰恰是最憎恨李弘問鼎皇位的。桓國之所以與貞國交好,完全是畏懼貞國強大的武力,如果李弘成了天子,那還不變本加厲的欺負桓國,甚至是吞并桓國,自己身邊有這么一個狼子野心的貞國,桓王黎昕連睡覺都睡不安穩。
    各國的君主反應不同,但民間的聲音卻出奇的一致,各國姓的斥責之聲一片。天子之所以稱之為天子,是上天選定的驕子,豈能是區區一王公可以取代的?
    各公國可以更換君主,改朝換代,但皇廷是絕不能改變的,昊天帝國之所以能長存于世,也是因為有殷氏皇族的延續,這樣的思想在列國姓心目中早已根深蒂固,誰要觸動殷氏皇族,就等于是觸動了姓心里那根最基本的根基。
    李弘要廢天子,自己登基,這疑是犯下了眾怒,各國的不滿和討逆之聲一浪接著一浪,人們的上象雪片一般堆滿了各國國君的桌案,里面的內容除了斥責還是斥責,贊成者寥寥幾。
    即便是貞國國內也是這種情況。貞國人也不愿意自己的君主去取代天子,改變殷家皇朝,民間的上同樣是一封接著一封的傳到李弘手上。
    這時候的李弘,基本屬于騎虎難下了,他也沒有想到,殷諄明明已成了傀儡天子,毫實權,自己取而代之并不妥,怎么就激起這么多不滿的聲音呢?
    但告天下已經頒下去了,如果這時候他退縮,他這個貞王的臉面還往哪里擺?
    現在唯一讓他的壓力有所緩解的便是川國對他的支持。
    自從打入上京,李弘就一直在覬覦天子皇位,但他可不敢表露出來,這次若川國暗中鼓動,又明面支持,他也不會大張旗鼓的召告天下。
    箭在弦上不得不,為了皇位,他甘愿冒這次的兇險,哪怕淪為千古罪人,他也要試上一試。
    不管頭腦多么聰明的人,在皇位這個至高上的榮耀面前,都會被沖暈頭腦,李弘就是如此。
    為了消除國內的反對聲音,李弘下了狠手,對上之人展開了血腥的鎮壓和屠殺。
    對那些上過表示過不滿的人,只要一經查實,九族同誅。一時間,貞國國內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受其牽連被問斬者多達數萬之眾。
    不斬直言上者,這是昊天帝國建立初始的祖訓,而各公國也一直延用這個祖訓,不管上之人的意見多么荒謬、理,天子、王公也應禮遇對待,這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是同一個道理。
    可現在李弘的所作所為,疑是讓他又犯下了眾怒,國內的人是不敢再說話了,但不滿的情緒卻積壓在心里,越積越深,而一旦找到泄的機會,那疑將會掀起一場驚濤駭浪。
    須外部的交戰,僅僅是貞國國內就已矛盾重重,局勢緊張,危機隱藏于血腥又平靜的表面下,伺機待。
    最了解貞國情況的莫過于川國。現在川王肖軒很高興啊,或者說他是很慶幸,因為在他之前有了問路石,如果沒有李弘,他也不知道區區一傀儡天子在各國姓心中竟有如此威信,岌岌可危的皇廷還有如此眾多的擁護者,現在好了,他是徹底打消了對皇位的覬覦,所有的問題,就由甘愿做問路石的李弘去承擔,和他沒有任何的干系了。
    平白故的出手相助,這只會生在普通人之間,國與國之間,是永遠不會存在這種事的。李弘還以為川國是自己的盟友,是真的想幫他登頂皇位,可是他的心機和肖軒比起來,差了何止千里。他以為自己的貞國是虎狼之國,但哪里想到,就在虎狼的身邊還側臥著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獸。
    很快,李弘便堂而皇之的住進上京的皇宮之內,同時還令人打造玉璽,趕制龍袍、龍椅,商討新國號等諸多問題,看上去,他是真要廢黜殷諄,自立為皇了。
    這一連串的消息傳回鹽城,風國朝廷沒有做出任何的表示,上下一片沉寂,但殷諄和皇廷可受不了了。
    殷諄緊急令人敲響皇宮的巨鐘,召集眾臣上朝,商議此事。唐寅是他召見的重點人物,生怕他托詞不來,殷諄連下三份詔,急召唐寅入宮議事。
    現在的皇廷,可真成了人心惶惶,如喪考妣,群眾好似大難臨頭,有些大臣在朝堂上就開始公然談論自己日后的出路。
    唐寅到時,看到的正是這般情景。他心中冷笑,背著手,邁著四方步,穿過群臣,在眾人的最前面站定。
    看到他來了,眾人紛紛停止討論,其中和唐寅一直都有往來的右相郭童湊到他近前,沒笑硬擠笑,笑得皮笑肉不笑,問道:“風王殿下,李弘那個佞臣賊子欲在上京自立為皇,這……風國欲如何應對?”
    唐寅聳肩說道:“李相,本王只是一王公而已,豈能對這等大事妄下評論?一切還是看天子的圣意吧!”
    他倒把事情摘得一干二靜,全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郭童當然明白這是唐寅的應付之詞,肯定不是心里話,他自討個沒趣,灰頭土臉的退了回去。
    正在這時,有侍女高聲唱吟道:“天子到——”
    眾人精神一振,紛紛跪地叩,唐寅則是站在原地躬身施禮。
    隨著輕微的腳步聲,天子殷諄走進大殿,令眾人意外的是,皇后雅彤竟也有隨殷諄同來。
    殷諄的臉色蒼白難看,雅彤在他身邊攙扶著他的胳膊慢行。
    唐寅見狀,暗皺眉頭,殷諄不會是被嚇的連路都走不了了吧?此等氣魄,如何配做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