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34

  第二三十四章
    唐寅氣殷諄懦弱不爭氣,可他從沒想過,殷諄變成現在這樣,也有他的一份‘功勞’。【】*52o小說*
    “愛卿,貞王李弘企圖罷黜朕,又與川、桓等強國串通一氣,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殷諄落座后,眼巴巴地看著唐寅。平時他忌憚唐寅,害怕唐寅,但在關鍵時刻,所能指望和倚仗的也只有唐寅。
    “呵呵,亂臣賊子,猶如跳梁小丑,不足為慮,陛下也不必為此事擔心。”唐寅說得輕描淡寫,可殷諄卻是冷汗直流。
    殷氏皇朝若是在他的手上斷送,那么他就是昊天帝國兩千年來的第一罪人,即便是死,都顏去見九泉下的列祖列宗。
    “愛卿啊,李弘有川、貞二強做后盾,又有桓、安等國擁護,若是……若是他真在上京稱帝,朕鞭長莫及,阻止不了啊!”
    “陛下是當今唯一天子,也是唯一的正統,這一點論到什么時候都不會改變,臣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李弘之流,難以長久。”
    唐寅根本不說實際的東西,拉東扯西,些虛縹緲空話,毫實際意義。
    “朕……朕的意思是,如果李弘真的稱帝,朕要如何應對?愛卿你又是如何打算的?風國又有何行動?”殷諄也有些急了,不再給唐寅轉彎抹角的機會,直截了當地問。
    了手指,唐寅滿面輕松,所謂地說道:“如果上蒼真要我昊天改朝換代,那也是大勢所趨,臣綿薄之力,改不了天命,所以,陛下還是和臣一樣,順應天命,順其自然吧!臣還是那句話,公道自在人心,帝位非李弘之流所能覬覦。”
    說來說去,還是等于沒說。他一邊要殷諄順應天命,一邊又說李弘成不了氣候,聽的眾人云山霧罩,猜不出來唐寅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唐寅當然不會在朝堂上表明自己的態度,這些皇廷大臣,誰知道有多少人和川、貞等國暗中聯系,自己的真實心意,現在還不宜讓川貞等國察覺。
    他不想說實話,只用虛話和空話來搪塞,殷諄也拿他沒辦法,最后又問了幾句,依舊得不到唐寅確切的答復,身體不適又心情煩亂到極點的殷諄便草草的宣布退朝了。
    眾臣相繼離開,當唐寅要走的時候,留在大殿里的雅彤突然開口說道:“風王殿下!”
    唐寅轉回頭,不解地看著她。他和皇后算這次也就見過兩回,而且從未談過話。
    雅彤款款走到唐寅近前,揚正視唐寅的雙目,說道:“按理說,朝廷的政務,本宮不應也權過問,但現在形勢危急,有些話,本宮不得不說。”
    唐寅蹙了蹙眉,拱手說道:“皇后有話請講。”
    雅彤正色說道:“既然當初是風王殿下把陛下接到風國,現在有人在上京作亂,欲謀朝篡位,風王殿下不能置身于事外,坐視不理。”
    唐寅淡然一笑,含糊不清地說道:“諸事皆有天命,許多事情,不是臣想管就能管得了的。”
    “難道風王殿下當真忍心坐視陛下被廢?”
    “若當真如此,也是天命所歸。”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想不到風王殿下連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忠心何在?還有何資格自稱國之棟梁?殿下頭頂護國公的爵位,難道不覺得心中有愧嗎?”
    雅彤一連串的質問,把唐寅也問的啞口言。他并不知道皇后雅彤竟然如此牙尖嘴利,強勢刁鉆,和殷諄比起來簡直有天壤之別。也直到這時,他才正視雅彤這個人。
    身為皇后,她的容貌并不艷麗,但卻端莊秀麗,是讓人越看越覺得賞心悅目的那種。
    唐寅凝視她一會,深吸口氣,點點頭,說道:“皇后所言極是,臣,受教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說完話,他再次拱了拱手,然后轉身向外走去。
    “本宮本以為風王殿下是眾王之中的豪杰,看來是本宮錯了,風王殿下也只是個貪生怕死之人。”雅彤沖著唐寅的背影沉聲說道。
    如果不是心中早有打算,唐寅可能真被她的話激怒,即便如此,他向外走的身形還是明顯的頓了一下,不過他并未停留,繼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唉!雅彤惆悵地嘆了口氣。她所能做的只有這些,唐寅不為所動,她也再辦法。這就是人在矮檐下的處境。
    唐寅離開大殿,打算返回王府,剛走到皇宮的大門口,忽聽身后又人高聲叫他。“風王殿下——”
    聲音熟悉得很,唐寅回頭一瞧,只見遠處急匆匆跑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殷柔的侍衛長肖敏。
    他立刻停下腳步,等肖敏跑到自己近前,笑問道:“小敏,什么事讓你這么著急?”
    肖敏喘了兩口氣粗氣,說道:“是公主要見你。”
    哦?唐寅心中一陣悸動,自從上次不歡而散,兩人就再沒有見面,自己回都三個多月了,殷柔總算是主動叫人請他前去。
    可轉念一想,他心頭的喜悅又瞬間熄滅大半,殷柔這個時候請他過去,恐怕十之**是為李弘的事。
    即便猜到了殷柔見他的意圖,唐寅還是不忍拒絕,點頭應了一聲:“好。”
    在華英殿里,唐寅見到許久未碰面的殷柔。看上去,她比自己印象中的模樣又瘦了一些,身上的衣裙也顯得寬松了不少,嬌柔的身子,仿佛都承受不起一陣大風。
    唐寅心頭刺痛,不過并沒有表露出來,微微頷,說道:“柔兒,你找我有何事?”
    沒有久后見面的甜言蜜語、關心問候,近乎于公式化的詢問讓殷柔覺得兩人的關系變得異常疏遠。
    她沒有馬上回話,先是向房內的侍女們揮揮手,讓她們先出去,等只剩下她和唐寅二人,方低聲說道:“為什么這么久都不來找我?”
    唐寅淡然說道:“如果見面就要吵架的話,不如不見。”
    殷柔抬起頭,下意識地高聲音,說道:“我沒有要和你吵架!”
    唐寅說道:“可是你卻把欲加之罪扣到了我的頭上。”
    頓了一下,他奈地說道:“寧可相信旁人的讒言,也不肯相信我的話,如果一直都是這樣的話,你我之間恐怕就只剩下爭吵了,如此,還不如一直不見。”
    自從認識唐寅以來,他對她就從沒說過一句重話,現在聽到他的埋怨,殷柔心里又驚又痛,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倒退兩步,緩緩坐下,低垂著頭,一句話都沒說。
    她沉默語,唐寅也沒有再說話,兩人一站一坐,房內的氣氛沉悶又壓抑。唐寅感覺自己法再呆下去,殷柔對他的不信任比直接給他一刀更令他難過。
    他搖頭苦笑一聲,說道:“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說著,他便要離開,可是轉身的時候,突然瞥到殷柔的裙襟浸濕了好大一片,仔細看才覺,是一滴滴的水珠落在上面。
    唐寅邁出去的腳步立刻收了回來,走到殷柔近前,蹲下身子,動作輕柔地托起她的下顎,這才看到,不知何時殷柔已哭得滿臉淚痕,又大又圓的眼睛紅彤彤的,上面還蒙著一層水霧。
    只是一瞬間,他心頭的不滿、火氣統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憐惜和心疼。他抬起手來,攬住殷柔的香肩,柔聲問道:“怎么哭了?”
    “這里……不是我的家……如果連你都不理我了……我不知還能去依賴誰……”殷柔哭著撲進唐寅的懷里,兩只小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
    “我怎會不理你呢。”唐寅喃喃說著,手掌安撫地摸著她的背。
    “那你……現在還有在生我的氣嗎?”殷柔抬起淚跡斑斑的小臉。
    唐寅臉上扯出一抹心軟的笑容,緩緩搖了搖頭,他是很想氣她,可又實在氣不起來。
    “那這次你會幫助皇兄嗎?”殷柔緊張地看著他。
    唐寅暗嘆口氣,他最不希望他和殷柔之間的關系攙雜其它的因素,可他越是回避,似乎越避之不及。他沉吟了好一會,開口問道:“柔兒,你相信我嗎?”
    這次殷柔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見狀,唐寅心頭的陰霾總算散開一些,他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既然你相信我,那么你只需要點,不管到什么時候,我都不會讓你受到傷害,連帶著,我也會保護你的皇兄不受到傷害。”
    殷柔驚訝的瞪大本就不小的眼睛,脫口說道:“這么說,你是打算和李弘為敵……”
    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李弘算什么?以前我就告訴過你,即便和全世界為敵我也不怕。”說著話,他站起身,同時扶起殷柔,說道:“不要*心那些瑣事,也什么都不必想,你要做的,就是先把自己的身體養好,養得白白胖胖,在皇宮里快快樂樂的生活。”
    心頭的愁云隨著唐寅的話慢慢消失,殷柔小臉一紅,嘟囔道:“我的身體很好。”
    “飯量越來越少,半夜的時候還會被咳醒,這能叫很好嗎?”唐寅一邊扶她向寢房走一邊不滿地埋怨道。
    “你怎么知道……”殷柔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唐寅聳聳肩,沒有回答,把殷柔扶到床榻上,讓她躺好,用指肚輕輕刮著她的臉頰,低聲說道:“好好睡一覺吧!皇宮以外的事,我自會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