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35

  第二三十五章
    唐寅的話,讓殷柔倍感安心,只要有唐寅在身邊,她就會有種難以言表的安全感。【】
    在床榻旁坐了一會,唐寅的注意力被梳妝臺上的一尊金雕吸引。
    這只金雕十分精致,而且制造者也別具匠心,金雕由三部分組成,最小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小金人,大一點的是一間五臟俱全的小金房子,再大一點的則是一座有花有草的金院子。三件組在一起,就變成小人站于房中,眺望著院外。
    唐寅對這尊金雕再熟悉不過,因為這就是上次他從莫國帶回來準備送給殷柔的禮物,只是后來氣惱的關系,他把阿四捧的禮盒打飛一地。沒想到,會在殷柔的房里再見到它。
    殷柔順著唐寅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尊金雕,笑道:“它很別致,也很有趣,是小敏幫我撿回來的。”
    唐寅站起身,走到金雕前,拿起來把玩一會,隨手揣入懷中。殷柔不解,正要問,唐寅轉身走回床榻旁,喃喃說道:“本來我是打算這樣送給你的。”
    說著話,他從懷中掏出小金人,擺在床榻上,說道:“我對你說‘這是我從莫國為你帶回來的禮物。’你看后很吃驚,說‘怎么這么小啊,送人家禮物,還這么小氣’。然后,我拿出金房子,罩住小人,說‘這回怎么樣,不小了吧?’你看后一定覺得又驚奇又有趣,最后我再拿出小院子,把房子也罩住,這時候你一定會驚喜地抱著我咯咯的笑。”
    他邊說邊做,等他說完,三件金雕又組合到一起。
    “很可惜,這個禮物我挑了很久,卻沒能給你帶來驚喜。”說著話,他抬起頭來,看向殷柔。而這時候,殷柔側躺在床上,呼吸變得冗長,已經睡覺了。
    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到自己剛才的話。睡夢中的殷柔嘴角微微揚起,想必即便沒聽到自己的話,也是做了個好夢。唐寅的臉上露出寬心的笑容。
    現在,恐怕是天神下凡也阻止不了李弘稱帝的**。十日后,李弘正式在上京稱帝,不過他沒有廢除昊天的國號,選擇繼續沿用,還裝模做樣的下旨封殷諄為賢王。
    隨后,李弘向列國下詔,令各國國君入京面圣,接受他這個帝國新天子的重新冊封。
    他以天子自居,可是現在除了他自己外,根本就沒人把他當成天子。李弘的詔傳到風國,唐寅連看都沒看,直接扔進火盆里當柴火燒了。
    隨李弘的詔不分前后送來的還有一封靈霜的信,邀請他出訪玉國。
    唐寅能猜到靈霜邀請自己的目的,李弘稱帝,天下突變,大亂在即,玉國也要做出抉擇,靈霜現在肯定急于會見自己,探探他的口風和心意。
    在列國當中,風國唯一所能拉攏的只有玉國,所以玉國要定下什么樣的國策對風國也極為重要。唐寅可以不理李弘的詔,但不能拒絕靈霜的這次邀請。
    他決定親自去趟玉國,和靈霜面談,為此,他還特意找來邱真,詢問他青羽現在在玉國的情況如何。
    到青羽,邱真笑了,隨口說道:“很好啊!”
    唐寅一愣,青羽在玉國的處境會很好?他笑問道:“我派去的暗箭兄弟為他擋下不少刺客吧?”
    青羽不會靈武,身體又柔弱,唐寅哪放心把他扔在玉國,他有讓程錦安排二十名暗箭的精銳人員專司負責保護青羽的安全。
    邱真搖頭,笑道:“恰恰相反,大王派去的暗箭人員輕松得很,每天都所事事。”
    “什么?”唐寅揚起眉毛,嘟囔道:“怎么會這樣?玉人難道不恨青羽嗎?”
    “大王只知青羽將軍是統帥莫軍入侵玉國的主將,卻不知道青羽將軍統兵,軍紀嚴明,在入侵玉國的那段時間,從未濫殺辜,也未傷及姓,即便行軍的時候,青羽也有特別繞開姓的田地,這樣的敵國主將,臣想玉人想恨也恨不起來吧!不過玉人怕他倒是真的,青羽將軍用兵詭異又犀利,不知挫敗過多少次玉國的中央軍。{清風手打shouda8}曾經最可怕的敵人現在突然變成了自己最貼身的保護者,玉人對青羽將軍的心情應該也是很復雜的吧?!談不上憎恨,但也不會主動歡迎,心存恐懼,又暗含欣慰和慶幸。”
    邱真也十分欣賞青羽這個人,當初青羽還是風國的敵人時,曾經俘虜過風軍十多萬人,但卻一個未殺,全部扣押在己方被攻占的大營里,單憑這一點,就讓邱真對青羽甚有好感,至于唐寅當時被青羽氣到吐血,那就另當別論了。
    聽完他的講述,唐寅仰面大笑,說道:“如此,我這趟玉國之行也就可以放心了。”有青羽這座鎮妖寶塔在,他也就不再擔心玉國敢為難自己了。
    邱真可不敢掉以輕心,急忙說道:“大王也不可大意,隨行的軍兵可以不必太多,但元讓將軍必須得在大王身邊。”
    上官元讓就是風國的武神,有他在場,威懾力恐怕比十萬人的軍團都要大。
    唐寅沒有拒絕,點點頭,笑道:“就依你之見。”
    非常時期,唐寅接受了玉王靈霜的邀請,親自出訪玉國。
    隨唐寅同行的武將有上官元讓、江凡,護將有阿三阿四,元武元彪被他留守王府,另外還有以程錦為的五十名暗箭人員。
    官有丞相長史高亮節、御史中丞昊、司寇長史湯煜等人。
    下面護送的軍兵是三千名侍衛營的侍衛,另有一萬人的直屬軍第一兵團。再加上隨行的侍從、奴仆,上上下下加到一起接近一萬五千人。
    國君出訪,一萬五千人的規模并不算大,只能算正常情況。
    從風國到玉國,要路過莫北,通過安丘郡進入玉國境內,其路途并不遙遠,但也絕對不近,唐寅估計,就算加快行軍的話,也得一個多月才能抵達玉都康陽。
    最近這段時間莫北的局勢變得平緩許多,主要是莫軍沒有再北上進攻。很顯然邵方現在也有些摸不透形勢,對李弘的稱帝到底是贊同是反對還拿捏不定,在靜觀其變。
    莫北的穩定讓唐寅一行人的趕路順暢很多,長話短說,不日,唐寅的隊伍抵達到東江、西山、安丘三郡的交界處。
    這里山嶺密布,到處都是叢林,不少道路都變成了盤山道,異常難走。
    唐寅之所以選擇走這條路,也是想更快的進入玉國境內。在盤山道上,風軍都是邊走邊心吊膽,道路的一邊是山壁,另一邊則是懸崖,一個不留神就可能失足墜崖。
    好在盤山道還算夠寬,唐寅可以繼續坐在馬車里。
    隊伍正緩慢地前行著,走在唐寅馬車旁邊的上官元讓忽聽頭頂上方有嘩啦啦聲傳來,他下意識地舉目一瞧,原來有數顆細小的碎石順著山壁滑落下來。
    他暗暗皺了皺眉頭,抬起手來,示意后面的隊伍停止前進,然后翻身下馬,撿起一顆掉在地面的石塊,仔細查看。這時,馬車里的唐寅探出頭來,問道:“怎么不走了?”
    “大王請看!”上官元讓快步走到馬車前,把石塊遞給唐寅,低聲說道:“這是山上剛剛掉下來的。”
    唐寅一接過石塊,馬上就明白上官元讓為何讓隊伍停下來了。
    石塊并不光滑,周邊有明顯的白色痕跡,這顯然是新斷裂的石塊,由此也可說明,要么即將生山崩,要么就是山上有人。
    看了兩眼,唐寅從馬車里走出來,舉目上望,山壁光禿禿的,由于山頂太高,看不清楚上面的情況。
    他隨手將石塊丟給程錦,同時甩頭說道:“派幾名兄弟到山頂查一查,看看有埋伏。”
    “是!大王!”程錦抓著石塊,瞄了一眼,52o小說道:“張笑,帶五名兄弟到山頂!如有埋伏,立刻回來,告于我知!”
    “明白!”張笑答應一聲,點出五名暗箭人員,佩帶飛爪繩索,找到一處相對好攀登的地方,順著山壁開始向上攀爬。
    還沒等張笑帶人爬到山頂,僅僅攀到半山腰,唐寅就聽頭上傳來轟隆一聲巨響,聲音之大,仿佛要天崩地裂似的。
    上官元讓、江凡、程錦三人反應奇快,同時時間竄到唐寅身前,護著他連連后退。
    同一時間,人們感覺頭頂的光線明顯一暗,只見一顆巨大比、圓咕隆咚的碩大山石從山頂滾落下來。
    轟隆隆——這顆巨大的山石正砸在唐寅馬車正前面十米左右的地方,不幸位于山石下的數名風軍士卒連聲都未來得及吭一下,當場被砸成肉餅,鮮血四處噴濺,射出好遠。
    要命的是山石落地后并未靜止,而是順著山道的坡度緩緩滾了下來。馬車前的十多名風軍嚇得臉色頓變,有幾人閃躲不及,被山石硬生生的碾壓過去,另有幾人則是被擠下懸崖。
    上官元讓瞪圓雙目,頭也不會地對唐寅急道:“大王快閃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