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36

  第二三十六章
    唐寅站在原地未動,他能閃開,但后面眾多的風軍士卒可就遭殃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
    來不及細想,唐寅抖動肩膀,雙刀出現在掌中,合到一起,靈化成鐮刀,緊接著,他沖著上官元讓等人喝道:“我們合力頂住它!”
    上官元讓等人皆嚇了一跳,這顆巨石,少說也有數千斤重,居高臨下的翻滾沖力又何止千斤?
    但唐寅不躲,他們也不敢退讓,上官元讓、江凡、程錦、阿三、阿四五人各完成兵之靈化,與唐寅并肩而站,等巨石滾到近前時,唐寅率先大吼一聲,運足全力,將手中的鐮刀斜著狠狠刺入地面。上官元讓五人也同是如此,一齊把手中的靈兵斜插地上。
    只聽嘭的一聲,巨石撞在唐寅六人的靈兵之上,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唐寅六人身子同是一震,雙腳貼著地面,向后滑出半米多遠,其沖勁之強勁,令六人的胸腹一陣翻騰,嗓子眼里也是絲絲甜。不過合他們六人之力,總算是把巨石生生頂住了。
    見巨石停止滾動,上官元讓深吸口氣,脖根的青筋都蹦起好高,他大喊一聲,使出十二分的力氣,以三尖兩刃刀硬挑巨石的底部。
    唐寅第一時間察覺到他的意圖,對左右眾人道:“再合力把它掀下去!”
    只靠上官元讓一人的力氣,掀不動這么一塊巨石,但唐寅、江凡、程錦、阿三、阿四再加上蜂擁上來的眾多風軍士卒合力向外推,巨石終于緩緩地向一旁滾去。
    人們皆使出吃奶的力氣,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巨石被他們合力頂下懸崖,砸到崖底,出沉悶的轟鳴聲,回音久久不散,人們腳下的地面都在顫動個不停。
    呼!看到巨石被推下山崖,人們不長噓口氣,程錦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回頭厲聲叫道:“暗箭隨我上山頂殺敵!”
    現在也不用派人去查了,山頂分有埋伏,程錦帶上四十多名暗箭人員,罩起靈鎧,開始瘋狂的向山頂攀爬。
    生怕山頂再落下巨石,唐寅傳令全軍后撤,等暗箭先解決掉麻煩再說。
    唐寅的隊伍足足退后丈遠,這才停下來,人們紛紛抬頭眺望山頂,可是上面什么情況根本看不清楚,只是偶爾能聽到斷斷續續的拼殺聲。
    半個時辰過后,程錦率先順著繩索從山頂下來,到了唐寅的馬車前,拱手施禮,說道:“大王,山上果然有刺客,人數不下二十,現已被暗箭控制,很快就會被兄弟們帶下來!”
    坐在馬車里的唐寅點點頭,冷冷地哼笑一聲,說道:“刺客能在此地設伏,又準備一份這么大的‘見面禮’,你認為其中是何原因?”
    程錦急忙垂說道:“刺客定是早已知道了我們要走的路線,想必,是我方內部有人與刺客私通。”
    “既然你都清楚了,那就去查吧!不過這一次,程錦,你可不要再功而返了!”唐寅瞇縫起眼睛,慢悠悠地說道。
    “屬下明白了。”程錦身子一震,拱手施了一禮,然后片刻都未停,又順著繩索爬回到山頂。
    一旁的上官元讓和江凡互相看看,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
    內部出現了奸細,這是他們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但事實勝于雄辯,沒有兩三天的準備,刺客不可能在山頂布置好一塊這么大的巨石。
    若非上官元讓機警地現端倪,及時下令停止前進,這顆巨石恐怕就不會砸在十米之外,而是要落到唐寅的頭頂上了,如此的龐然大物,即便唐寅是神仙也在劫難逃。
    上官元讓向江凡甩下頭,說道:“走!咱倆還上去瞧瞧,看看到底刺客都是些什么人!”
    江凡也正有此意,立刻點下頭,和上官元讓順著繩索也爬到山頂。
    山頂的面積很大,但生交戰的地方只有懸崖邊的這一塊,地上橫七豎八躺有十多具尸體。
    仔細看,每具尸體身上至少有四、五處之多的致命傷,顯然是被多人圍攻的情況下同時留下的。
    暗箭人員業已分散開,正在山頂各處查找有殘余的刺客。
    另有一批暗箭人員圍站成一圈,當中或坐或躺著六、七名穿著尋常姓衣服的人。此時程錦正抓著其中一人的頭,大聲咆哮著什么。
    上官元讓和江凡走上前去,見到他二人,暗箭人員自動讓開一條通道。
    “他們就是埋伏在山頂的刺客?”上官元讓來到程錦近前,疑聲問道。
    “沒錯!媽的,這幫家伙,一句話都不說!”程錦狠狠的把那人的腦袋推開,然后對上官元讓奈地搖了搖頭。
    “他們還能是鐵打的不成?不說話,就用刑嘛!他們應該沒見過活人剝皮是個什么樣的慘狀吧,現在可以讓他們見識一下!”上官元讓把三尖兩刃刀往地上一插,然后找快凸起的石頭坐下。
    程錦點點頭,向身邊的暗箭人員使個眼色。暗箭眾人會意,立刻走出兩位,拽著其中一人的衣服,不由分說拖了出去,拉出五、六米遠后,二人合力,三兩人就把那人剝了個溜光,一邊用刀在他身上比劃著,一邊陰冷冷地說道:“如果你再不開口,可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那人倒是面懼色,把眼睛一閉,全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隨便你們怎么樣的姿態。
    嘿嘿!兩名暗箭人員冷笑出聲,他們就喜歡這種骨頭硬的,可以讓他們隨便用刑的人。
    這兩位不再客氣,雙雙抽出佩刀,把那人強行按在地上,由其背后開始割,時間不長,便將他肩膀、兩肋和后腰的皮肉割開,接著,二人同時抓住他后腰處的皮肉,猛的向上一掀,只聽沙的一聲,那人背后的整塊皮被硬生生的撕了下來。
    “啊——”不管意識力有多堅強的人,經受這種剝皮的酷刑也受不了。
    那人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兩眼翻白,暈死過去。山頂上沒有水把他澆醒,暗箭人員就地取材,起一具刺客的尸體過來,揮刀削掉尸體的腦袋,以人血來淋他。
    等那人醒過來后,再繼續剝他的皮,如此反復數次下來,那人已不成人形,渾身上下,只剩下一張臉還帶著皮肉,其狀之恐怖,駭人魂魄。
    “將軍,他死了!”用刑的那兩名暗箭人員踢了踢地上血淋淋的尸體,確認沒氣了,再才站起身,邊用刺客的衣服擦手邊向程錦稟報。
    程錦面表情地向另外幾名被俘的刺客努努嘴,說道:“繼續。”
    “是,將軍!”兩名暗箭人員怪笑著開始挑選下一個用刑的目標。
    暗箭手黑是出了名的,這些暗系修靈者牙根就沒把落到他們手里的人當成人看,他們的行刑手段,讓膽小的人看了都能被活活嚇瘋。
    上官元讓和江凡雖然在戰場上殺人如麻,但對這種行刑的場景也不愿意多看,二人很有默契地走到一處較遠的地方,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當暗箭準備對第三個刺客使用剝皮酷刑的時候,有一名刺客終于受不了了,他雙目圓睜,渾身抖,大聲叫道:“我們是莫國游俠!”
    呦?程錦眼睛一亮,抬起手來,制止住正準備用刑的兩名手下,然后走到那人近前,低頭看了看他,這人三十多歲不到四十的模樣,相貌普通,五短身材。
    他打量他片刻,嘴巴咧開,笑了,非常客氣地把那人從地上攙扶起來,然后拉著他走向一旁,含笑說道:“這就對了嘛!只要你說出我們要知道的情況,不僅不用死,還可以得到大王賞賜的金銀!”
    那人不敢去看同伴們幾乎要噴出火焰的憤怒雙眼,對程錦顫聲說道:“我……我不要你們的金銀,我只希望你能放我們一條活路……”
    “這沒有問題,只要你肯告訴我們實情。”程錦臉上的笑容加深,雖說他是在笑,卻笑得讓人有毛骨悚然之感。
    程錦和那人足足談了半個時辰,這才轉身走回來,看向其他的幾名刺客,問道:“他把他知道的都已經告訴我了,你們是不是還打算不開口?”
    同伴的貪生怕死、臨陣倒戈,讓另外幾名刺客的心底防線快崩潰,原本他們還可以咬牙堅持,守住心里的秘密,但現在秘密已不再是秘密,再讓他們去承受剝皮的酷刑,他們已沒有那么頑強的意志力了。
    很快,另外幾名刺客也紛紛招。他們皆是莫國游俠出身,正如唐寅等人所料,確實是風軍內部有人和刺客私通,而奸細就在直屬軍里。
    按照邱真出的改革,風軍征收新兵的政策放寬,寧人、莫人大批涌入到風國中央軍的各主力軍團,其中別有用心、潛伏于風軍內部伺機待的莫人也大有人在,甚至還有莫國的游俠混入進來,成為軍中的隊長、千夫長。
    即便是在直屬軍的第一兵團里,也有這樣的莫國奸細。正是奸細的存在,偷偷把唐寅的行程泄露給企圖行刺的莫國刺客們,也才有了這次的刺殺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