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37

  第二三十七章
    聽完程錦的匯報之后,唐寅只說了一句:“揪出奸細,殺赦。[]如有家人,按同罪論處。”
    風軍所征收的莫人都是住在莫北五郡的,家也在莫北,要查出來很容易。唐寅對此它的事可以手軟,采取懷柔政策,但對奸細這一點,他絕對要下狠手,也只能下狠手,若不殺一儆,以儆效尤,日后,風軍內的莫國奸細將會越來越多,最后勢必變成風軍內部的毒瘤和巨大的隱患。
    僅僅除掉直屬軍第一兵團內的莫人奸細還遠遠不夠,唐寅隨后又責令部下,馬上傳回鹽城,嚴查軍中的莫人,對其家住何方,是不是在莫北五郡,平時又和什么人接觸等等方面,都要做出嚴查,尤其是對那些有靈武修為的莫人,更要重點審查,甚至寧可誤殺,也絕不能留有漏之魚。
    唐寅在信中措詞嚴厲,信送回到鹽城之后,風國朝廷也極為重視,隨即在風軍內部刮起一場鋤奸的風暴。
    直接參與調查的機構就有暗箭、天眼、地、中尉府、都衛營,另外,各軍的統帥、副帥、偏將、兵團長也都有親自參與。
    其中對莫人盤查手段最為凌厲狠毒的并非是暗箭,也不是中尉府和都衛營,而是第九軍團的軍團長齊橫。
    齊橫是莫人,為了表現自己的忠心,他把這次鋤奸風暴當成了自己示忠的跳板,但凡是讓他覺得有可疑的莫人,論是不是第九軍團的,也不做任何的核實,現抓現審,單單死于他手上或被他屈打成招的莫人就不在少數。
    風軍的這次鋤奸運動讓許多清白的莫人死于非命,但也確實達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許多三心二意的莫人打消了做內奸的想法,也有不少莫國奸細萌生退意,悄悄的逃離了風軍。當然,這些都是后話。shouda8
    唐寅一行人經過這次變故之后,路上沒有再生意外,順利穿過三水軍和天鷹軍駐守的安丘郡,進入玉國境內。
    很難相信,玉國剛剛經受過一場大戰,甚至被外敵打到都城康陽。
    唐寅等人所路過的城鎮,大多已找不到戰爭的痕跡,城鎮內完好損,大街小巷也是人來人往,絲毫沒有大戰過后的蕭條景象。
    嚴格說起來,這其中有青羽的功勞。他率領的莫軍驍勇善戰,但不屠城,不損城,也不縱容部下去搶奪姓的財物,即便是各處的糧倉都基本原封不動。
    莫軍的作風一是和傳統觀念有關系,其二,也是青羽的性格比較仁善,但最為重要的一點,莫軍是按照長期占領的思想在作戰。
    原本莫安二國要一口氣滅掉玉國,平分玉國的土地,所以莫軍所占領的城鎮很有可能就是日后莫國自己的城鎮,出于這點考慮,莫軍的手段一直都很懷柔。
    至于后來莫軍倉皇撤退時,那就更顧不上殺人、掠奪和破壞了,只是一門心思的急行軍回國救援。
    正因為這樣,玉國才在這場戰爭中把損失降到最低,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唐寅出訪玉國的消息早已傳開,沿途所經過的城鎮也都有接到康陽方面的通知,另外,靈霜還早早的派過來兩萬的玉國中央軍做護送。
    玉人對風王唐寅的到來倒是表現出出乎意料的熱情,至少讓唐寅自己很意外。
    其實這也好理解,他和靈霜之間有婚事,在玉人的心目中,唐寅本來就不算外人,而且此次莫安兩國聯手入侵玉國,列國皆袖手旁觀,只有風國肯出兵莫國,*退入侵玉國的莫軍,使莫安聯軍最終功而返,這也讓玉人更直接地體會到,關鍵時刻,還得是‘自己人’能靠得住。shouda8
    出于對風國先天加后天的好感,玉人對唐寅的隊伍可謂是夾道歡迎,萬人空巷。
    玉人如此熱情,唐寅也深受其感染,很快便換掉封閉式的馬車,改成半開放式的馬車,坐在車內,不時向道路兩旁的玉人揮手致意。
    如果單論外表的話,唐寅的模樣絕對算討喜,年輕英俊不,而且還天生的笑面,笑起來即真誠又迷人。
    但凡是見過唐寅的玉人,都會由衷認為他和靈霜堪稱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對。
    人們往往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一面,而對另一面,卻不想或者說是不愿意去關注,現在的玉人正是如此,很少有人去琢磨唐寅和靈霜的婚事是不是政治聯姻的鬧劇,也很少有人會去想風國在玉國的駐軍真實目的是什么。
    受歡迎總比被討厭更令人心情愉快,唐寅感覺自己的這次玉國之行很歡快,所路過的城鎮,看到的全是笑臉,沒有憎惡,聽到的全是歡聲笑語,沒有惡言辱罵,當然,如果玉國朝廷也能象玉國的姓一樣,那就再完美不過了。
    可惜的是,朝廷的官員比姓更了解內情和真相,他們想喜歡唐寅這位風王也喜歡不起來。離鹽城一個半月后,唐寅順利抵達玉國都城康陽。
    康陽即是玉都,也是玉國的第一大城,其面積比未擴建時的鹽城相差不多,城外有數丈寬的護城河,城墻分內、外雙層,看得出來,康陽的城防頗下一番苦工。
    在康陽城外的東西北三面各有一處軍營,東、北兩側的是玉國中央軍軍營,西側較小的軍營便是風軍的飛羽軍軍團駐地。
    唐寅到達康陽時,靈霜、青羽以及眾多的玉國武官員都有出城迎接。
    除了靈霜和青羽笑得比較真誠外,其他那些大臣都笑得虛假,眼珠子骨碌碌亂轉,還不時向唐寅的身后打量。
    見狀,上官元讓猛然向前跨步,兩步來到靈霜近前,插手施禮,扯開大嗓門,高聲喝道:“風國上將軍,上官元讓,見過玉國殿下!”
    他的嗓門本就大,這突如其來的一嗓子,別說靈霜和玉國大臣們嚇一跳,即便是站在一旁的唐寅都被震得耳朵嗡嗡作響。
    人的名,樹的影,一聽到上官元讓的名號,玉國許多大臣都嚇得一縮脖,看著上官元讓那張不怒而威的大黑臉,人們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寒意,原本還心懷不軌想找機會*唐寅做出一定退讓的大臣們都紛紛打起退堂鼓。
    上官元讓突然上前施禮,讓靈霜也是又意外又驚訝,不過身為君主的她比手下的大臣們能沉得住氣,不動聲色地笑了笑,微微抬起潔白的柔荑,含笑說道:“元讓將軍須多禮。”
    這時候,江凡、程錦、高亮節、昊、湯煜等人也都紛紛上前,向靈霜見禮。而玉國那邊也同樣如此,以右相崔騰、左相高淵、大將軍尚沖為的大臣們一一向唐寅施禮問安。
    雙方禮節周到,表面上看可是一團和氣。
    等玉國官員都向唐寅施過禮后,青羽才走上前來。看到他,唐寅很開心,就查點沒去拉青羽的手了,笑問道:“青羽在玉國住得還適應?”
    青羽一笑,說道:“玉王殿下很照顧末將,一切安好。”
    “那就好、那就好!”唐寅上下打量他,果然,氣色和臨去玉國時比起來紅潤了不少,尖尖的下巴也變得了一些。
    他對青羽這個人沒什么擔心的,唯一擔心的就是他的身體,現在見他恙,他的心也就放下來了。
    “王兄城內請吧!”靈霜走過來,向唐寅做出請的手勢。
    唐寅點點頭,轉身坐回到馬車上,見靈霜正準備回到她自己的馬車,他伸手叫道:“王妹!”
    靈霜回頭,疑惑地看著他。他笑嘻嘻地招招手,示意靈霜近前說話。
    后者忍不住翻起白眼,不過還是走到了唐寅的馬車前,皮笑肉不笑地問道:“王兄有何事要交代王妹?”
    唐寅清了清喉嚨,向前探探身子,低聲說道:“王妹不覺得應該和王兄同乘而行嗎?”
    聽聞這話,靈霜本能地挑起眉毛。我為什么要和你同乘?質問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唐寅又低聲醒道:“別忘了,你我可是夫妻,夫君遠道而來,夫人哪有不在身邊的道理?我想,康陽的姓們也都對你我同乘這一幕正翹以待呢!”
    反駁的話被靈霜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如果唐寅不醒,她簡直都忘了兩人已經成親的事實,沒錯,既然是夫妻,理應同乘,分坐兩輛馬車,太過生疏,最后傳出去也丟自己和玉國的臉面。
    靈霜聳聳肩,面帶微笑地說道:“如果夫君不介意的話,妾當然想和夫君同乘而行了。”
    聽她又用‘夫君’和‘妾’來做彼此的稱呼,唐寅知道,靈霜又不開心了,不過他也不在意,屁股向旁挪了挪,順著靈霜的話,笑道:“夫人請!”說話的同時,還很風度的伸出手來。
    靈霜悶哼一聲,故意對伸到眼前的手視而不見,由侍女攙扶著,上到馬車,在唐寅的身邊落座。
    這本來很正常的一幕,但看在玉國大臣們的眼里卻頗感不是滋味,好像是為了玉國的安危,己方只能把自己的君主‘送給’風王做獻禮似的。人家是賣友求榮,而玉國則成了賣君求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