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38

  第二三十八章
    康陽雖說是玉國都城,但城內建筑的風格倒很樸實,沒有太多的高宇樓閣,各處的房屋宅第看上去也顯得有些陳舊。【】[]
    唐寅和靈霜同乘進入城中,立刻引來街道兩旁姓們震天的歡呼聲,不少姓著竹籃,拋出花瓣,一時間,馬車所過之處皆是漫天的花雨,煞是迷人絢麗。
    一邊探頭向周圍的玉國姓示好揮手,唐寅一邊低聲對身邊的靈霜說道:“看起來,你的姓們都很歡迎我啊!”
    靈霜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她當然能理解姓們歡迎唐寅的心理,非是他二人已成親,風國又在玉國危難之時出兵援助。
    可是,他二人之所以會成親,那完全是風莫兩國聯手*的,而莫安聯軍之所以入侵玉國,歸根結底的原因還是在于他倆的成親引起邵方的不滿和報復。
    見靈霜面露不以為然之色,唐寅心中暗笑,恐怕在靈霜眼中,玉國的姓都是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罷了。
    在姓們的歡呼聲中,馬車緩慢地穿過康陽的主街道,來到王宮的正門前。
    唐寅舉目觀望,玉國王宮的建筑風格和康陽一樣,都是走樸實路線,規模也不算大,至少比風國的皇宮要小上很多。
    不過王宮的戒備倒是很森嚴,三步一崗,五不一哨,宮墻上下,兵甲林立,另外,在王宮的東側還緊挨著一座軍營,那正是應唐寅的要求,駐扎于玉國王宮外風軍的一個兵團。
    “和風國的王宮比起來,玉國的王宮實在不值一吧?”看唐寅觀望得認真,靈霜在旁酸溜溜地問道。
    唐寅搖頭,說道:“對比起來,風國可要差遠了。”
    “哦?”靈霜挑起眉毛。風國在數次的對外戰爭當中都掠奪了數額巨大的金銀,大橫財,若說風國的王宮還不如玉國,靈霜論如何也不會相信。
    “我的王宮早已讓給天子。”唐寅滿不在乎地笑道:“現在我住的地方只能叫王府,和王宮比起來,有天壤之別啊!”
    風國讓出王宮,請天子入住的事,靈霜也有耳聞,在她想來,唐寅肯定早已另建王宮。她疑問道:“王兄沒有再建一座嗎?”
    “修建一座王宮,少說也得用掉幾萬兩的銀子,有那些錢,足可以給一個軍團一兩年的開銷了。”言下之意,有錢修建王宮,還不如拿錢去養軍隊。
    靈霜難以理解地搖搖頭,戰爭狂人的想法果然和自己是不同的。在她眼中,唐寅就是徹頭徹尾的戰爭瘋子,自唐寅成為風王之后,風國的對外戰爭用十根手指頭都快數不過來了。
    下了馬車,唐寅和靈霜向正殿走去,風玉兩國的大臣們緊隨其后。路上,靈霜試探性地問道:“王兄對貞王稱帝之事是怎么看的?”
    唐寅想了想,反問道:“王妹認為諸王公會接受李弘這個新天子嗎?”李弘業已在上京稱帝,唐寅直呼其名,已可視為大不敬,他是想借此看靈霜的反應。
    靈霜倒是很平靜,含笑說道:“我又不是諸王兄肚里的蛔蟲,怎么能知道他們是否會接受?!”
    唐寅問道:“那王妹你呢?你是接受還是反對?”
    聽聞這話,靈霜立刻起警惕,可奈何地說道:“玉國國弱人寡,許多事情都法自己作主,要看人家的臉色。當然,妾肯定會以夫君馬是瞻的,如果夫君接受,妾也自當接受。”
    “哈哈——”唐寅聽后,仰面大笑,心中卻嘟囔道:鬼才信你呢!
    說話之間,二人已走入王宮的正殿。在正殿里端的高臺上,并排放著兩張王座,顯然玉國設想得也很周到,特意在靈霜的王座旁安排了他的位置。
    對此風國的大臣們都很滿意,也覺得玉國頗講禮數,沒有怠慢己國的大王。
    唐寅和靈霜走上臺階,在王座上并肩而坐,兩國的大臣們則分坐在下面兩旁。人們剛落座不久,侍女們便從殿外魚貫而入,先是送上茶水和水果。
    玉國的茶芬芳甘甜,水果也是肉厚多汁,香甜可口,尤其是瓜類,品種眾多,紅的、黃的、綠的皆有。唐寅邊吃邊嘆,贊不絕口。
    其實和玉國比起來,天寒地凍的風國就顯得資源太匱乏了,水果的種類也遠沒有玉國豐盛。
    “王兄喜歡,就多吃一點。”靈霜在旁笑吟吟地說道。
    “來到玉國,頗有回家的感覺,我自然不會客氣。”唐寅同樣笑得開心。
    靈霜臉上在笑,實際上卻很想把手中拿著的那顆蘋果塞進唐寅笑開好大的嘴巴里。
    這時候,玉國右相崔騰略微欠了欠身,對唐寅說道:“風王殿下遠道而來,一路辛苦,臣等特意請來都城最著名的舞姬,讓她們上殿來為殿下助興,可好?”
    唐寅所謂,笑呵呵地點點頭。
    崔騰向身后的侍從招呼一聲,侍女快步走了出去,沒過多久,一群玉國的妙齡女子從外面姍姍走進來。看到這些舞姬,別說風國的大臣們眼睛直了,就連唐寅也是一愣。
    舞姬們年歲都不大,最長的也才二十出頭,身材纖細,個頭雖說不高,但顯得十分修長,往臉上看,沒有濃妝艷抹,卻一各個都可堪稱絕色,貌美如花,隨便挑出一位,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她們披著半透明的白紗,里面穿著水綠色的胸圍,胸前那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讓人看后不由得血脈賁張。
    這一路走來,唐寅也見過不少玉國女子,除了覺得個子嬌小、皮膚白凈外,再沒有其它的感覺了,搞不懂玉國的朝廷是從哪找來這么一批絕色的美女。
    他只是略微愣了愣神,隨后便恢復正常,繼續邊吃茶果邊和身旁的靈霜談笑風生。見狀,玉國的大臣們不約而同地露出失望之色。
    他們倒是真希望唐寅是個好色之徒,受不起誘惑,最好是當眾失態,他們也好大肆傳揚出去,找借口了斷大王和唐寅之間這門荒唐的婚事。
    見只有美女還不夠,崔騰立刻又讓人上酒上菜,隨后,玉國的大臣們象是商量好了似的,三五成群的輪班過來向唐寅敬酒。
    喝慣了辛辣的風酒,再喝玉國這種近乎于果酒的酒水,和喝飲料差不多。
    唐寅是來者不拒,只要有玉國大臣來敬酒,他一律奉陪。筵席才剛開始不久,被唐寅喝進肚里的玉酒就不下三壺。
    看他喝酒如喝水一般,連臉色都不變,玉國大臣們都傻眼了。現在他們該來敬酒的都已敬過了,崔騰向殿內正翩翩起舞的舞姬們悄悄使個眼色。
    等一曲終了,舞姬們紛紛圍攏到唐寅和靈霜周圍,向二人勸酒,當然,她們勸酒的主要對象不是靈霜,而是唐寅。
    唐寅依舊喝得爽快,他未醉,倒是周圍的舞姬們先醉倒幾位。
    此時,連靈霜也看不去了,唐寅沒有出丑,倒是自己這邊丑態出,丟盡臉面。她抬起手來,微微向外揮了揮,舞姬們立刻收起笑容,拉起醉倒是同伴,一各個垂退出大殿。
    她們離開,讓風國這邊的大臣們頗感失望,不過畢竟是在人家玉國的王宮里,他們也不好多說什么。倒是唐寅笑問道:“王妹怎么把她們都打走了?她們跳得很好啊!”
    “王兄喜歡嗎?”靈霜不動聲色,柔聲問道。
    “很喜歡。”唐寅回答得直接。
    聽他這么說,靈霜心里反而覺得不是滋味。她笑得虛假,低聲說道:“如果王兄喜歡,讓她們今晚陪王兄過夜如何?”
    唐寅仰面而笑,伸手摸向靈霜的腰身,同樣低聲說道:“有夫人在此,何須讓那些庸脂俗粉來陪夫君!”
    明知道他是在取笑于她,但靈霜還是法控制的臉色漲紅,她不自然地扭了扭腰身,想把唐寅的手甩開,但他的手象是長在上面似的,即便隔著衣裙,她仍能感覺到唐寅掌心的火燙。
    他二人坐在高臺上,前面又有桌案阻擋視線,下面的大臣們法看到唐寅的小動作,而靈霜還得顧及臉面,不敢張聲,也不敢有太過激的舉動,唐寅吃定了這一點,才敢肆忌憚地逗弄她。
    而這時,又是崔騰主動欠身,向唐寅舉杯說道:“風王殿下在玉國危難之時,出手相助,而后又派重兵駐守保護玉國,老臣在此再敬風王殿下一杯,聊表謝意。”
    這個老家伙真是煩人啊!唐寅正逗弄靈霜開心,偏偏崔騰又來打岔,心生不悅,不過貼在靈霜腰身上的手還是收了回來,舉杯說道:“崔相言重了,風玉兩國,親如一家,本王所做的也是分內之事。”
    說話之間,二人分把杯中酒喝干。
    本以為崔騰敬完酒就完事了,沒想到他還有話講。“風王殿下覺得我玉國的王宮如何?”
    靈霜這么問,怎么他也這么問!唐寅哭笑不得,隨口應付道:“很不錯!”
    “難道大王沒覺得有格格不入之處嗎?”崔騰狀似疑惑地看著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