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39

  第二三十九章
    唐寅疑惑地看著崔騰,笑問道:“崔相此話怎講?”
    崔騰先是看眼靈霜,隨后深吸口氣,站起身形,向前走出兩步,震聲說道:“王宮乃王家之地,高貴莊嚴,可是就在我yu國王宮之旁,卻建起一座軍營,風王殿下不認為格格不入嗎?”
    原來如此!唐寅環視在場的yu國大臣們,眾人都是連連點頭,看得出來,yu國朝廷對自己在王宮旁駐扎軍隊頗有微詞。【】【絕對權力】
    他眼珠轉了轉,轉過頭來,沖著靈霜一笑,同時執起她的手,悠悠說道:“王妹是本王的夫人,身為人夫,保護自己的夫人也是職責所在、理所應當。在王宮外安置駐軍,雖有礙觀瞻,但可以更好的保護王妹的安全,相信這是大家能夠理解的,除非,有些人心懷叵測,企圖弒君篡位,那當然急迫希望本王撤掉駐軍,好給他行方便了。”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sè同是一變,崔騰更是氣得老臉通紅,身子顫,他強壓怒火,凝聲質問道:“難道,風王殿下認為老臣有不臣之心?”
    唐寅笑呵呵道:“崔相輔佐王妹多年,本王相信你的忠心。”
    “那么,風王殿下可是認為yu國沒能力保護自己的國君?”崔騰咄咄*人地質問道。
    “如果你們有那個能力的話,當初就不會讓莫安聯軍打碎國mén,直*都城,王妹也不必冒xing命之危去往莫國,與本王匯合。臣子能,國君涉險!現在還有何資格在本王面前‘能力’二?!”唐寅可不是好欺負的人,這一番話說出來,鏗鏘有力,許多yu國大臣面紅耳赤,下意識地低下頭。
    崔騰嘴巴張開,支支吾吾地半天沒吐出一個,老頭子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大殿里的氣氛急僵化,數名惱羞成怒的yu國武將已手握劍柄,對唐寅怒目而視。{清風手打shouda8}
    見狀,靈霜清了清喉嚨,向下面沉聲呵斥道:“今天是為王兄接風洗塵的,而不是要聚到一起吵架的。”
    說著話,她又對身邊的唐寅歉然說道:“王兄,崔相出言雖有過激之處,也是出于對yu國和王妹的一片赤誠,還望王兄不要見怪。”
    唐寅當然也不愿意把事情鬧大,既然靈霜站出來做和事老,他也就順水推舟地說道:“王妹嚴重了。王妹的臣子,在為兄看來,也是為兄的臣子。崔相是yu國朝堂的棟梁,又對王妹忠心耿耿,愚兄又怎會怪他呢。”
    靈霜嫣然一笑,對崔騰說道:“崔相還不謝過風王殿下?”
    崔騰畢竟是老臣,知道孰輕孰重,心中暗嘆口氣,還是沖著唐寅深施一禮,說道:“老臣多謝殿下不怪之恩!”
    唐寅擺擺手,淡然說道:“崔相客氣了。”
    “老臣還有一事請教。”
    暗道一聲麻煩。唐寅耐著xing子說道:“崔相有話請講。”
    崔騰正sè問道:“不知風王殿下在yu國設立的駐軍要等到何時撤離?”
    唐寅想也沒想,當即回道:“等到時機成熟,等到yu國有能力自保,等到周遍列強再人覬覦yu國的時候,本王自會撤離駐yu軍團。”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晶亮*人的雙目一一掃視在場的每一個人,意味深長地嘆道:“本王知道,你們當中很多人都對駐yu的風軍心懷不滿,認為有損yu國的尊嚴,可是,沒有風國的駐軍在此,莫安聯軍,甚至川貞聯軍,等等強國隨時可能再次大舉入侵yu國,戰端一起,生靈涂炭,最終受損的還是yu國自己。十萬的風國將士,遠離家園,闊別親人,奔赴yu國,保護yu國的領土和姓,本王不求各位的感激,但至少也希望各位不要心存怨恨,認為是風國在欺凌yu國。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yu國大臣們面面相覷,話可說,即便站出來問的崔騰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什么話都未在多說,退回到自己的座位。
    風國對yu國設立駐軍,其目的已再明顯不過,就是想控制yu國,把yu國牢牢捆綁在風國的身邊,但唐寅偏偏把話說得感人肺腑,在情在理,此時若是再出言反駁,反倒顯得yu國的大臣們太小家子氣了。
    大殿上的氣氛又陷入沉悶,靈霜心思一轉,舉起酒杯,含笑說道:“都說了,今天只是飲酒助興,為王兄接風,至于兩國之間的政務,以后再議嘛!”
    “是的、是的!”yu國的大臣們反應也快,順著靈霜的話,紛紛舉杯,沖著唐寅說道:“臣等敬風王殿下!”
    唐寅也拿起杯子,面帶笑容,把杯中酒水一飲而盡。
    其實他心里明鏡似的,別看靈霜在旁一個勁的做和事老,其實yu國大臣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崔騰的話,也都是她想要說的話。
    宴會在雙方熱情的勸飲之下歡快地結束。按照yu國方面的安排,唐寅要住在王宮之內,隨行的臣、武將則要住在康陽的行館里。
    yu國之所以這么安排也是奈之舉,畢竟唐寅是國君,又和靈霜有夫妻的名分,不適宜安排他到行館入住。對此,唐寅倒是主動出了拒絕,讓他住在王宮,那住在王宮的哪里?
    和靈霜睡在一起嗎?他對靈霜沒有情愛之心,自然也就不起‘xing趣’,何況,王宮之內是人家的地盤,而yu國朝廷中不知有多少人對他心存怨念呢,別的人不說,單單是掌管王宮侍衛的許問楓就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住在王宮的處境,絕對比在行館危險得多。唐寅不怕兇險,怕的是爭端一起,風yu兩國關系破裂。
    靈霜和唐寅的想法不謀而合,她也不希望他住在王宮里,只是找不出來合理的推托借口,現在唐寅主動出來,讓她長松口氣。
    正當她準備要應允的時候,左相高淵沖著她微微搖下頭,暗示她不可。高淵看得很明白,yu國的姓對風yu兩國君主的聯姻是十分支持和認可的,現在風王到yu國,有成千上萬雙眼睛在盯著呢,若讓風王住進行館,恐怕會引來民眾的不滿,也會讓其它諸國看yu國的笑話。
    和崔騰一樣,高淵也是朝堂的老臣,他的意見對靈霜舉足輕重。
    見他搖頭,靈霜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對唐寅笑道:“王兄盡管在王宮安心住下,王妹早已在yu蘭殿安排妥當,王兄不必再推辭。”
    yu國王宮內的殿堂都是以yu為開頭,yu蘭殿就位于靈霜寢宮yu心殿的旁邊。靈霜的一再堅持,讓唐寅法繼續推托下去,只好樂呵呵地答應下來。
    風國的官、武將可以到行館入住,但阿三阿四兩名護將被唐寅留在了身邊,另外,服侍他的風國侍nv和nv官紀憐煙也有一并隨他入住yu蘭殿。
    yu蘭殿所在的院落不算大,可也不小,院中即有假山,也有半人工的小湖,還有人賞花的涼亭。
    現在正是秋季,桂花盛開,樹上橘黃sè的花朵一串串,一團團,空氣中飄dang著濃而不刺鼻的幽幽花香。
    唐寅感覺花香很熟悉,細細想想,記起剛才在大殿上飲的yu酒正是這種味道。他問陪他過來的靈霜道:“剛才,我們喝的可是桂花酒?”
    靈霜愣了一下,笑問道:“王兄是如何知道的?”她記得她似乎沒有特意介紹過。
    唐寅指指滿院的桂花樹,說道:“都是同一個味道。”
    靈霜樂了,轉頭看眼唐寅,這才驚奇地現他臉上泛起不自然地紅潤,臉上的笑容也比平時開放了許多,或者說是真誠了許多。
    桂花酒好喝,入口甘甜,只能嘗到淡淡的酒味,但這不代表它沒有酒勁,唐寅在大殿上喝酒象喝水一般連飲數壺,當時不覺得怎樣,現在到了外面,被夜風一吹,酒勁立刻涌了上來,現在他已處于微醺狀態。
    不知道是不是酒jing起作用的關系,唐寅笑道:“我覺得,yu國的桂花似乎比風國的要美啊!”
    靈霜咯咯地笑了,說道:“如果王兄喜歡,可以把yu國的桂花移植到風國。”
    “美麗的東西總是太嬌嫩,風國不適合嬌嫩的存在。”唐寅淡然而笑,揚揚頭,說道:“王妹須再送,天sè已晚,早些回去休息吧!”說著話,他慢悠悠地向院中涼亭走去。
    風國隨行的侍nv們很快把院中的燭燈臺全部點亮。
    靈霜并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跟著唐寅一并坐在涼亭里,說道:“我再陪王兄小坐一會。”
    “已經很晚了。”唐寅再次醒道。
    靈霜噗嗤一聲笑了,問道:“王兄還怕我對你心懷不軌不成?”
    唐寅聳聳肩,說道:“我倒不是怕你心懷不軌,而是怕你的‘jian夫’心懷不軌啊!”說話時,他還特意看眼站于涼亭之外正向涼亭內觀望的許問楓。
    他分相信,靈霜在這里多停留一秒,許問楓對他的恨意就多增加一分,就他而言,這可是‘不白之冤’。
    靈霜也有注意到許問楓的焦慮,但有些話她必須得和唐寅在私下里溝通清楚,如果兩人不能達成共識,意見存有分歧,那么在朝堂上兩國的大臣們就有得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