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0

  第二四十章
    “聽說,王兄對貞王稱帝之事是默許的態度。【】[]”靈霜直視唐寅,問道。
    “王妹聽何人說的?”唐寅端起宮nv送上來的茶水,笑問道。
    靈霜說道:“王兄可別忘了,yu國有不少派送到風國學習的人,他們又不是瞎子、聾子,在鹽城當然能聽到很多傳言。”
    唐寅點點頭,不置可否,悠閑地吹了吹茶水上面漂浮的茶葉。
    見狀,靈霜以為被自己言中了,唐寅確實不想管李弘稱帝之事。她暗暗皺起眉頭,問道:“王兄認為yu國為何要與風國結盟?”
    唐寅理所應當地答道:“當然是因為風國強盛。”
    “那么王兄再說說,風國為何強盛?”
    “我風軍驍勇善戰,難逢敵手……”
    他話還未說完,靈霜打斷道:“那只能算風國強盛的次要因素,風國之所以能在短期內成為北方的霸主,皆因有天子在風國。有天子在,風國一切的對外征戰皆變得名正言順,皆可打著正義的旗號,有天子在,風國便是人心所向,可招攬天下豪杰。可是,一旦天子不在風國了,那風國的北方霸主地位還能長久嗎?被列國所孤立的風國還有生存之道嗎?”
    這番話,可謂一語中的,直擊要害。
    唐寅拿著茶杯的手也是為之一震。挾天子以令諸侯,對風國而言實在太舒服了,也飽嘗甜頭。天子就是風國的王牌,而李弘的稱帝,對風國是有最直接的厲害關系。
    “貞國強大,又有列國支持,我縱然不滿李弘稱帝,又能如何呢?”唐寅可奈何地說道。
    靈霜笑了,搖頭說道:“這應該不是王兄的心里話吧,我所認識的唐寅,可不會說出這么軟骨頭的話。”
    唐寅瞇縫起眼睛,對上她審視的目光。二人對視了好一會,他悠悠而笑,說道:“那么王妹說說,你所認識的那個唐寅,現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靈霜眼珠轉動,淡然說道:“你絕不會坐視天子被罷黜,你是在等,至于王兄在等什么,王妹可就不得而知了。”
    她既然打開天說亮話,唐寅也就不再隱瞞。他直截了當地問道:“若我不滿李弘稱帝,公然與貞國決裂,王妹的yu國可會站在風國這一邊?”
    這能由yu國自己決定嗎?靈霜心中苦笑。現在,她即便公開宣布和風國斷絕關系,想投靠到川貞等國那一邊,人家也不會相信她,還得把她當成jian細。
    自從風yu兩國的君主成親那一刻起,兩國的命運就已被注定好了,勢必要捆綁在一起,要么同生,要么共死,別它路。
    靈霜微微一笑,向前傾了傾身子,靠近唐寅,雙目閃爍出靈動的光彩,輕聲說道:“王妹早就對王兄說過,王妹會以王兄馬是瞻,只要王兄的決定,王妹一定支持,不管風國要上刀山還是下火海,yu國定當追隨。”
    這話令唐寅心中一動,他也下意識地向前傾了傾身,兩人之間的距離之近,幾乎要貼到一起,甚至在微弱的燭光下都能清楚地看到對方臉上的細細絨mao。
    他一一頓地問道:“王妹此話當真?”
    靈霜正sè說道:“如果王兄不信,那么可以設身處地的站在yu國立場上想一想,yu國現在除了和風國聯盟這一條路,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出路可選。”
    唐寅凝視著靈霜,靈霜也沒有露怯的去避諱他的目光,坦然的和他對視。他二人對對方都是即信任又懷疑,即想依賴又心存顧慮。
    信任這種東西絕非一朝一夕間就能神奇般冒出來的,而是要經過長時間的相處自然酵出來的。
    兩人各懷心事,但表面上看,二人更象一對情侶,在含情脈脈地相望。
    亭外的許問楓聽不到他兩在談論什么,但兩人此時的姿態卻讓他心頭酸。
    酸意融合著怒火,一直沖到他的頭頂,再忍耐不下去,他重重地咳了一聲,走到涼亭前,拱手說道:“殿下該回去休息了。”
    他的話聲打斷了唐寅和靈霜之間的對視,前者回過神來,悠然一笑,看都不看一旁的許問楓,慢悠悠地喝起茶水。
    靈霜則是yu面微紅,暗暗埋怨許問楓不識禮數,不該在關鍵時刻來打斷,但又不好直言責備于他。
    她轉過頭來,沖著許問楓扯了扯嘴角,小聲說道:“我知道了,不過,我和風王有些話還沒有說完,許將軍如果覺得聊,可以先到其它地方去巡視。”
    聽靈霜有明顯的不耐和打之意,許問楓心中越加不快,瞧瞧唐寅,再深深看眼靈霜,什么話都沒在說,轉身拂袖而去。
    唉!望著他含憤而去的背影,靈霜在心里嘆息了一聲。
    “不必嘆氣,人之常情。”唐寅笑yinyin地說道。
    靈霜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自己有嘆息出聲嗎?竟然被唐寅看出來了。
    唐寅繼續笑道:“如果是我的nv人和其他男人坐起一起,有說有笑,對自己卻視而不見,我想我的反應只會比他更激烈。”
    “我和許將軍……”雖然他二人的婚事只是場迫不得已的政治鬧劇,但靈霜聽聞他的話,還是本能的想做出解釋。
    擺了擺手,唐寅打算她的話,說道:“我可不是熱衷于bang打鴛鴦的人,如果你和‘jian夫’真是兩情相悅,以后,我會把夫君這個位置讓給他的。”
    靈霜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他這么說可太令人震撼了,靈霜本以為自己這輩子的個人幸福算是徹底毀了,沒想到,唐寅竟然會有成全她的想法。
    這正是她想要的,也正是她想追求的結果,可奇怪的是,當唐寅這么說時,她心里反而沒有太興奮的感覺,倒是有股異樣的情緒涌出來,令人心情糟糕的異樣。
    她不想仔細琢磨自己現在的心情是怎樣,一邊強裝鎮定,一邊隨口問道:“什么時候?”
    等到風國可以徹底控制yu國的時候!唐寅心里這么想,嘴上可不會這么說,他道:“現在風yu兩國才剛剛結盟,你我的聯姻有利于兩國關系的穩定,暫時還不適合和離。你想和‘jian夫’修成正果,恐怕還得再等上一段時間。但有句話我必須說在前面,你我沒有和離之前,你和‘jian夫’眉來眼去也就算了,但可千萬別做出茍且之事,風yu兩國也丟不起這樣的臉面。”
    “哼!”靈霜心情不佳,重重地哼了一聲,算是對唐寅的警告做了回答。其實連靈霜自己都想不明白,她到底在氣什么。
    收拾一下糟糕的情緒,她話鋒一轉,言歸正傳,說道:“王兄還沒有明確地回答我,對貞王的稱帝到底是默許還是反對。”
    唐寅開mén見山地回道:“李弘稱帝,我與他已勢不兩立!”
    靈霜眼睛頓是一亮,隨即又不解道:“但風國對于此事沒有表露過任何的態度,聽說,在皇廷上,王兄還和天子以及皇廷的大臣們鬧得不歡而散。”
    連這等事情靈霜都知道了?!看來自己的猜測沒有錯,皇廷的大臣確實有不少人在偷偷和列國保持聯系。唐寅淡然說道:“其實王妹猜得沒錯,我確實是在等。”
    “等什么?”
    “等貞國和列國的決裂。”唐寅面露冷笑,說道:“以國力而言,川國遠勝貞國,以能力而言,列國國君皆不弱于李弘,但誰都不敢做的事情李弘卻偏偏做了,列國豈能服氣?若我猜測沒錯,川貞兩國的決裂已指日可待,所以我在靜觀其變,后事情會展成什么樣子。”
    “原來如此!”靈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么講倒是有些符合唐寅那jian猾狡詐的一面了。
    “這些話,你也須向yu國的大臣們做出說明。”唐寅幽幽說道:“現在是水落石出前的最后一刻,誰先做出舉動,誰就可能打破沉寂,率先陷入被動,讓人有機可乘。”
    “王兄醒得是,我明白了。”靈霜認同唐寅的說法,也認為現在不做出明確的反應是明智之舉。不過有一點她倒是難以理解,川貞兩國一向狼狽為jian,會因此而決裂嗎?
    見她面露mi惑之sè,唐寅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剛想說‘不用奇怪,在你身邊最親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最想致你于死地的人’,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因為這話同樣可以用在風yu兩國身上。
    他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去,順勢喝了口茶,笑道:“我的心意已如實告訴王妹了,王妹也該回去了,再不走,‘jian夫’恐怕要來找我拼命了。”
    唐寅在靈霜面前從未叫過許問楓的名,張嘴jian夫,閉嘴jian夫,讓靈霜覺得又難堪又別扭。
    她心中嘟囔一聲狗嘴吐不出象牙,隨即站起身形,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裙,昂頭說道:“好了,不用再催了,王兄也有些休息吧!”
    “王妹慢走!”唐寅坐在石凳上,笑呵呵地向她擺擺手。
    靈霜對于唐寅說的川貞會決裂之事將信將疑,但接下來生的一件事讓唐寅的話得到了引證。川王肖軒向列國國君傳,邀請列國王公到安國的御鎮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