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41

  第二四十一章
    川王肖軒傳給唐寅和靈霜的信一并送到玉都康陽,顯然肖軒也聽說了唐寅出訪玉國的事。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肖軒消息的靈通并不讓人意外,意外的是,他竟要列國王公到安國一聚。
    現在,稱帝的李弘已經下詔,要各國王公入上京面圣,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李弘又召集王公們到安國一聚,明顯是在和李弘唱對臺戲。
    而且肖軒所選的集會地點也很有意思,不在川國境內,而是選擇了安國的御鎮。御鎮位于安國的西部,如果放在整個昊天帝國的圖上來看,御鎮剛好位于中心處。
    往南是上京和川國,往北是莫國、風國,往西是玉國、桓國、貞國,各國到御鎮都不算太遙遠。
    看得出來,肖軒選擇此地也頗花費一番心思。聚會地點不選在本國,而選在相對保守平和的安國,主要是為了避嫌,也是想表明他起本次聚會的目的只是議事,沒有惡意。
    另外,各國到御鎮的時間都差不多,又可大大縮短行程,不會耽擱太長的時間。
    最重要的一點,安國四通八達,與多國接壤,各國皆可屯兵在邊境防患于未然,不必擔心本國君主在聚會時遭遇不測。
    若說距離御鎮較遠又與安國不接壤的國家只有一個,那就是風國。而現在風王唐寅又在玉國的康陽,可隨玉王靈霜一同前往。
    接到肖軒的信之后,靈霜立刻召集眾臣商議,同時也找來了唐寅和風國的大臣們。
    朝堂之上,玉國的大臣們眾說紛紜,有人表示此次集會怕是另有目的,暗藏殺機,最好不去參加;也有人說肖軒這時候召集諸王,肯定是對李弘稱帝一事進行商議,想看看各國王公的意思;還有人說肖軒選擇安國做聚會地點,有避嫌之意,但安國可是玉國的仇敵,大王前去,怕是要兇多吉少。\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聽著眾人的討論聲,靈霜眉頭越皺越深,轉目偷眼瞧瞧身邊的唐寅,他倒是安穩得很,好像此事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似的,正坐在那里悠閑地品著茶。
    再看看風國的大臣們,和唐寅都是一個德行,要么是目光呆滯的放空,要么是心不在焉地低頭擺弄手里的小玩意,就是沒人關心諸王聚會之事。
    靈霜深吸口氣,揚頭問道:“崔相,你對此事怎么看?”
    聽到靈霜話,眾臣立刻停止了議論聲,目光紛紛投向崔騰。
    崔騰滿臉的凝重,說道:“川王在此時召集列國王公聚會,此事實在詭異。貞王稱帝,必定是得到川國支持的,而現在,川王卻偏偏和貞王唱對臺,把列國王公都召集到安國,臣想,這只有兩個可能,一是他要代貞王出面,*列國王公就范,尊崇新天子,另一個可能,恐怕是……川王已與貞王決裂,要聯合眾王,與貞王分庭抗禮。”
    靈霜的臉色并沒有因為崔騰的分析而有所緩解,反而越凝重,崔騰說得這些她都懂,嘮嘮叨叨一大串,等于和沒說一樣。她轉頭又看向左相高淵,問道:“高相有何高見?”
    高淵沉吟了好一會,咧嘴笑了,說道:“微臣倒是以為川王代貞王出面*眾王就范的可能性不大。川貞二國若是真聯合到一處,可所向披靡,只要一封信出,天下諸王誰敢不從?何必還如此麻煩,要眾王先去安國議事?”
    此話一出,風國眾臣這邊倒是出一片嗤笑聲。當初風國可是挫敗過川貞兩國萬大軍的。
    高淵有聽到風國那邊的嗤笑,但沒有理會,在他眼中,地處偏僻的風國就是諸國中的另類。
    他繼續說道:“由此可見,川王欲與貞王分庭抗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次此的聚會,大王應該前往。”
    靈霜點點頭,高淵的話倒是和唐寅所言不謀而合,數日前,她和唐寅在私下的交談中后者就有明確地表示過,川貞二國已經決裂,不然,稱帝之人肯定會是川王肖軒,怎么輪也輪不到李弘的頭上。
    崔騰接道:“即便川王不準備*諸王就范,但聚會之地畢竟是在安國,大王前往,吉兇難料啊!”
    高淵不贊同崔騰的說法,正色道:“正因為此次在安國聚會,大王更應前往!川王有拉攏諸王之意,絕不會允許安國亂來,另外,大王還可借此機會,與安王好好談一談,化解玉安兩國的仇怨!”
    沒等崔騰說話,大將軍尚沖已站出來表示反對,他震聲說道:“安國犯我玉國在先,侵我國土,殺我姓,掠我財寶,此仇不共戴天,我玉國早已與安國勢不兩立,豈有和談的道理?”
    高淵嘆了口氣,說道:“尚將軍身為堂堂大將軍,應分清楚輕重緩急才對,莫安聯軍的起者是莫國,主力也是莫軍,我國目前的大敵是莫國,而非安國,難道大將軍認為以我國的國力可以抗衡莫、安兩大強國?”
    “以我國一己之力當然難以抗衡莫安二國,可別忘了,我國也有盟國,風王殿下和風國都是站在我們玉國這一邊,玉風二國合力又豈能斗不過莫安二賊?”說到對付外敵的問題上,玉國又自然而然地把風國當成自己人了。
    難得到自己的頭上,坐在那里默默語的唐寅悠然而笑,順手放下茶杯。靈霜聽著他們的爭論,心中一陣煩亂,她轉過頭來,輕聲說道:“風王兄!”
    唐寅應道:“王妹何事?”
    “王兄認為王妹應不應該接受川王的邀請?又應不應該和安王談和?”在許多問題上,唐寅的見解都很獨到,靈霜也想聽聽他的意見。
    聽聞靈霜問唐寅的意思,崔騰、高淵、尚沖等人立刻停止爭論,側耳聆聽。
    唐寅想了想,說道:“我以為,這次的安國之行,王妹是一定要去的。至于要不要和安王談和,我比較贊成高相之見。”
    見下面的尚沖又要說話,唐寅繼續說道:“談和不代表服輸,也并不是件屈辱的事。高相說得對,目前我們的要敵人是莫國,對付一個敵人總比對付兩個敵人要輕松得多,等鏟除掉莫國這個大敵之后,主動權就會牢牢控制在我們的手上,到那時,安國也只不過是俎上之肉,隨便我們開刀了。”
    唐寅的意思很明確,不是不報仇,只是時機還未到,等到以后機會成熟,再對安國下手就十拿九穩了。
    他這番話讓尚沖頗有茅舍大開之感,他大點其頭,覺得唐寅所言有理。靈霜也認為唐寅之見合情合理,目前化解玉國和安國的仇恨,專心防范和對付莫國,是最佳的策略。
    她沉吟片刻,又壓低聲音,關心地問道:“王兄也會接受川王的邀請嗎?”
    如果說她去安國有危險,那么唐寅要去安國的兇險,勝過她十倍倍。從北往南說,風國和莫國已結下不共戴天之仇,與安國、桓國也有過交戰,曾經挫敗過安、桓的四十萬大軍,與川國的罅隙就更深了,當初川貞聯軍攻破霸關,一直打進風國境內,險些讓鹽城淪陷,風國滅亡。可以說在列國之中,除了玉國,都和風國打過仗,都是風國的敵人,致唐寅于死地這應該是列國王公共同的想法。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諸王同聚一堂,盛況空前,我怎能不去湊湊這個熱鬧?!”
    玉國的大臣們面面相覷,不為他暗捏一把冷汗。
    風王的膽子得有多大,放眼天下,遍地仇敵,他竟然還敢接受邀請,前往安國,這不是自尋死路嗎?而且風國又不與安國接壤,一旦生變,連救援的援軍都沒有。
    不過,風國的大臣們都表現得很冷靜,對唐寅接受川王邀請之事一點也不意外,似乎唐寅早就和他們商議過。
    靈霜擔憂地問道:“難道,王兄不怕諸王對你不利?”
    唐寅笑呵呵地一指坐在下面的上官元讓,傲然說道:“有元讓陪我,縱然有人欲對我不利,又能奈我何?”
    上官元讓是人不是神,難道他一個人能抗衡天下列國不成?靈霜在心里不以為然地嘟囔,不過見唐寅滿面輕松,胸有成竹,也就不再多說什么。
    唐寅當然沒有狂妄到認為把上官元讓帶在自己的身邊就能壓住所有人了,對于肖軒起諸王聚會一事,他有和高亮節等人仔細商議過,最后一致覺得此行利大于弊,吉大于兇。
    風國這邊早已做出決定,接受邀請,玉國這邊在朝堂上也議論出結果,認為靈霜應該參與諸王聚會,兩國的意見統一,唐寅和靈霜的安國之行也隨之上日程。
    雖說兩國都同意參加諸王聚會,但前期的準備還是要做到的。玉國的三十多萬中央軍和風國的九萬駐軍齊齊向東南進,開赴玉安邊境。
    兩國四十多萬大軍集結于玉安邊境,未必會對參與聚會的兩國君主起到萬全的保護,但至于也能揮出一定的威懾力,讓那些心懷不軌之人不敢輕舉妄動。
    川、風、安、莫、桓、玉六國國君的會面,也為昊天帝國末期最不可思議的突變拉開了序幕,那就是著名的六王滅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