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42

  第二四十二章
    御鎮距離上京不算遠,只兩天左右的行程而已,這里也曾是皇家御用的狩獵之地,周圍景色優美,山清水秀,氣候也清涼,城內還建有皇室的行宮。【】[官場-小說]泡吧)
    由于天子和皇族喜歡到此游玩,所以才有了御鎮這個名。
    唐寅和靈霜由康陽起程,半個月后,抵達玉安邊境。
    安國方面前來迎接的是御史大夫曾盛和中將軍李德。
    對于曾盛,唐寅并不熟悉,但對李德倒是有過耳聞。當初正是這位李大將軍率領二十萬安軍配合川貞聯軍,出征風國,結果走到莫國境內時碰上了平原軍。
    一場惡戰下來,安軍被平原軍殺得大敗,光是俘虜就有十萬之眾,后來蕭慕青倒是仁慈了一次,把十萬的安軍俘虜全部遣送回安國,此戰也讓安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直到現在,都畏懼風軍甚深,以至于風軍入侵莫國時,安國能不顧同盟之情,果斷拒絕邵方的求援,不與風軍做正面沖突。安國對風軍的恐懼,這位李德可謂是居功至偉,出了大力。
    李德在風軍手上敗得如此之慘,但卻不恨風軍,其一,風軍的驍勇善戰是出名的,尤其平原軍,屬風軍中的第一精銳,敗在平原軍手上并不算丟臉的事,其次,殘暴的風軍沒有妄殺安國俘虜,還條件的全部送還,這讓他心存感激。
    這次,也是李德主動要求前來邊境,迎接唐寅和靈霜,其實他主要接的人還是唐寅。
    等雙方碰面之后,李德表現得比曾盛要熱情得多,沖著唐寅又是拱手,又是施禮,謙卑之態盡露,連聲說道:“末將對風王殿下仰慕已久,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曾盛在旁大翻白眼,大王在只是讓你來迎接風王和玉王,不是讓你來阿諛奉承的,真是丟盡安國的臉面。
    他心中不滿,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來,對唐寅和靈霜不卑不亢地說道:“風王殿下、玉王殿下,我家大王特派我等在此等候,迎接兩位殿下。兩位殿下一路辛苦了。”
    唐寅和靈霜微微一笑,后者問道:“請問,現在哪位王兄已到御鎮?”靈霜在諸王當中年歲絕對是最小的一個。
    曾盛回道:“目前我家大王和川王已到御鎮,三日后,桓王殿下會抵達,五日后,莫王殿下也會到。”
    “那從這里到御鎮要用幾天?”靈霜又問道。
    “若是加快趕路的話,五、六日后也可抵達。”
    靈霜點點頭,沖著唐寅笑道:“看來,王兄和我可能是最后到的了。”
    李德急忙說道:“兩位殿下不必擔心,諸王定會等兩位殿下到后再開始議事的。”
    看不慣李德獻媚似的姿態,曾盛正色說道:“兩位殿下,時間緊迫,我們還是早些趕路吧!”
    唐寅點點頭,含笑說道:“客隨主便!既然到了安國,就煩勞諸位了。”
    “哎呀,風王殿下太客氣了。”不等曾盛回話,李德已連連躬身施禮。
    曾盛和李德帶來做護送的軍兵有三萬人,再加上唐寅和靈霜的隨行人員,加到一起差不多有五萬之眾。這么多人湊在一起趕路,想快也快不起來。
    原本五、六天的路程,他們走了快八天才抵達御鎮。當唐寅和靈霜到時,川王肖軒、安王越澤、莫王邵方、桓王黎昕早已等候多日。
    對于這些大名鼎鼎的王公,除了邵方,唐寅都是第一次見到。
    肖軒有四十出頭的模樣,面膛紅暈,白里透紅,濃眉大眼,鼻直口方,稱得上是相貌堂堂,質彬彬,如果換上平常衣服,站在人群中更象個飽詩的學究。
    越澤則是個中年胖子,給人的感覺圓滾滾的,腦袋圓,身子圓,連眼睛、嘴巴都很圓,樂呵呵的笑容滿面,和彌勒佛差不了多少。
    黎昕年輕一些,三十多歲的樣子,身材高大,模樣也英俊,劍眉斜飛,雙目炯炯有神,臉上棱角分明,陽剛中透出一股剛猛之氣。
    總體來說,列國的國君沒有長相難看之人,要么斯秀氣,要么英姿俊朗,即便身子福的越澤讓人看后也沒有厭惡之感。
    其實也好理解,王公的夫人不是萬里挑一的絕色女子,就算第一代王公的模樣生得歪瓜裂棗,但經過代代相傳,基因也早已被優化了。
    諸王的見面可謂是熱鬧非凡,不管私下里有多深的仇恨和怨氣,但表面上還得熱情寒暄,談笑風生,互相吹捧,恨不得把對方一口氣捧到天上去。
    王公最重臉面,尤其是諸王齊聚一堂的時候,誰都不愿意當眾表現出心胸狹隘的一面,受人嘲笑和輕視,當然,這也是貴族自認高貴的本性。
    唐寅在打量肖軒、越澤、黎昕,同樣的,他們三人也在打量唐寅。看到唐寅的模樣,三人也都有些吃驚。
    本來在他們想來,身為兇狠好戰、窮兵黷武的風國君主,即便長得不是兇神惡煞那樣,也得和未開化的番邦蠻族差不多,哪知恰恰相反,唐寅的身材雖然高大但也修長勻稱,相貌更是英俊非凡,又天生一張笑面,就算板著臉,也象是在微笑,一對漂亮的虎目閃閃放光,不時射出的利電刺人魂魄,舉手臺足之間,大方得體,卻又不失一股天生的傲氣。
    這就是挫敗川貞萬聯軍的唐寅,真沒想到,自己和他竟然還有站到一起談笑風生的一天。肖軒心生感嘆,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唐賢弟風姿群,本王亦是仰慕已久。”
    先前互相已通報過名姓,唐寅心中清楚,這位質彬彬一臉隨和的生就是自己最大的勁敵,川王肖軒。
    他拱手回道:“肖王兄太客氣了,川國獨步天下,傲視群雄,令王弟自愧弗如才是真的。”
    嘴上這么說,唐寅心里卻在小心眼的冷笑,夸你就是在夸自己,川國再強,當初還不是自己的手下敗將?
    肖軒當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聞言,仰面而笑,連道客氣。
    安王越澤則在旁打著哈哈,和著稀泥道:“兩位可都是諸公當中的豪杰,不必謙虛,哈哈——”
    這時候,邵方也不甘人后,走了過來,故意上下打量唐寅幾眼,說道:“聽說賢弟自打從莫國回到風國之后,身體就一直不適,為兄還很是擔心,今日見賢弟神采依然,為兄就放心了。”
    他這話表面上聽是關懷問候,實際上是暗諷唐寅被連戈打成重傷的事。唐寅當然能聽得出來他的話中有話,微微一笑,說道:“身體不適是真的,主要因為國務繁忙,風國本國的事務就讓我忙不過多來,現在又多了北莫的事務要管,更是力不從心啊!邵王兄倒是清閑了,少了五郡的事務,應該較從前輕松不少吧!”
    聽聞這話,邵方臉上的皮笑肉不笑立刻僵硬住,老臉也隨之沉了下來,其他諸王面面相覷,紛紛皺眉。
    風莫之戰,在場的眾人沒有誰是不知道的,最后的結果也是風國占了便宜,現在唐寅在邵方的傷口上灑鹽,不是故意挑起事端嗎?
    肖軒對這種事不關己的破事懶得插嘴,他背起雙手,面帶著一成不變的微笑,斜眼瞄了一下安王越澤。
    后者馬上會意,一邊呵呵地干笑著一邊向唐寅和邵方擺擺手,說道:“今日,是我們列公第一天會面,不談國務,只談風花雪月就好,哈哈!”
    頓了一下,他又招呼眾人道:“列公不要在這干站著了,都里面請吧!這里以前可是天子的行宮,雖在安國,但本王都不敢貿然進入,今日,算是占了列公的光,總算可以進到行宮里面一觀了。”
    桓王黎昕笑吟吟地說道:“越王兄嘴上這么說,實際上不知道進去多少回了吧,也不知道在天子的床榻上打過多少滾了吧?”
    此話一出,諸王皆笑。
    越澤連連擺手,說道:“這可不能亂說,這可是掉腦袋的大罪!”
    “得了吧!”黎昕聳肩道:“越王兄的脖子硬得很,誰敢砍你的腦袋,安國的萬大軍不得把他踩成肉泥啊!”
    “哈哈——”越澤咧嘴大笑,圓圓的腦袋看上去也更圓了。
    他們這些王公,各個都是擁兵自重,沒有誰會真的懼怕天子,互相聊天時,甚至還可以搬出天子來開開玩笑,逗樂子。
    進入行宮,肖軒和越澤走在前面,唐寅、邵方等人走在后面,相互之間說說笑笑,氣氛其樂融融,完全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芥蒂。
    交談之中,肖軒不時把話頭往唐寅身上引,唐寅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了焦點,倒是和他同來的靈霜人理會,倍受冷漠,這也正是弱國外交的道理。
    不管在諸王心中唐寅是不是敵人,但風國的軍力之強,是有目共睹的,有強盛的軍力做后盾,唐寅即便在肖軒面前也能挺直腰板,底氣十足,相對而言,做為列國中最弱的玉國,靈霜在諸王面前就顯得人微言輕,另外,她年歲太小,又是女子,與諸王格格不入也是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