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3

  第二四十三章
    在越澤的指引下,諸王進入行宮之內,他們走在前面,各自的部將、大臣、隨從們則遠遠的跟在后面。
    行宮前庭的花園很大,也很漂亮,其中有山有水、有花草有樹木,身在其中,感覺和在野外差不多。
    越澤指指建于草坪中央的長廊,笑道:“諸位王兄王弟,我們到那里坐坐吧!”
    現在已是晚秋,但在御鎮感覺不到絲毫的悶熱之氣,反而涼風陣陣,清爽涼快。眾人也不愿坐在屋子里,越澤的議正合他們心意。
    在長廊的廊亭中,諸王紛紛落座,伺候的侍nv們紛紛送上茶水和點心。
    邵方率先開口道:“貞王稱帝,還下詔請我等王公到上京面圣,結果我們眾王一個去的都沒有,倒是川王兄一封信,把我等王公統統召到了御鎮,看來,川王兄可比稱帝的貞王更有威望,分量也要重得多啊!”他這話即是在夸捧肖軒,也是在試探肖軒起諸王聚會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哼!”沒等肖軒說話,越澤哼笑出聲,冷笑道:“他李弘何得何能,竟敢在上京厚顏恥地稱帝,可笑至極啊!”
    安國向來與川國jiao好,越澤又一向以肖軒馬是瞻,他此時出言嘲諷李弘,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肖軒也基本是這個態度。
    眾人做到心中有數,下面的話也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說了。黎昕笑道:“本王不知道列位王公那邊的情況怎么樣,單說我桓國,自貞王稱帝之后,姓不滿和斥責的上已堆積如山,再這樣下去,本王每天都不用干別的事了,光看上都看不完。”
    越澤一拍大腿,說道:“安國也是如此啊!想必,其它公國也是這樣,李弘老賊大逆不道,公然篡位,不得人心也是在情理之中。”
    邵方聳聳肩,說道:“貞王已經篡位,并在上京稱了帝,聽說連yu璽都造好了,諸公不忿,姓不滿,又能如何?”
    “此賊已天怒人怨,法理不容,我等王公,食天子之祿,受天子之恩,自然要為天子分憂!”越澤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兩只圓滾滾的眼睛shè出jing光。
    “越王兄的意思是……”
    越澤沒有再說話,而是轉目看向肖軒。
    真到做決定的時候,他可不敢1uan言,還得看肖軒的意思。肖軒有一直在旁觀察,討論李弘稱帝之事,只有越澤、邵方、黎昕看上去很熱衷,而唐寅和靈霜由始至終都是沉默不語。
    yu國太弱,現在又幾乎淪為風國的附庸,靈霜的意見可以不做考慮,關鍵是看唐寅的意思。
    按理說,李弘稱帝,對列國影響最大的就是控制天子的風國,可奇怪的是,風國對此竟毫所動,似乎有默許李弘稱帝之意,讓人琢磨不透。
    肖軒淡然一笑,突然開口問道:“唐王弟,不知風國目前的情況如何,姓的反應又是怎樣?”
    既然問到自己的頭上,唐寅不能再裝聾作啞,終于說道:“和各位王兄的情況差不多,姓的反應也很激烈,上沒有過萬,估計也有數千之多了。”
    “那唐王弟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我風國地處極北之地,距上京有千里之遙,上京生的變故,我風國是鞭長莫及,可奈何啊!”
    肖軒點點頭,含笑道:“如此來說,唐王弟也是不滿貞王稱帝之事了?”
    唐寅仰面而笑,含糊不清地說道:“諸位王兄都已表示了不滿,當著諸位王兄的面,我可不敢做那個格格不入的人。”
    言下之意,既然大家都不滿意,他也就所謂地順著大家的意思了。
    肖軒暗道一聲狡猾!
    本來關系到風國切身利益的事,可唐寅硬裝出所謂的樣子,如此倒是可讓風國占據了一些主動。不過也沒關系,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快的鏟除掉李弘,瓜分貞國。
    他站起身形,背著手,說道:“列公的心意,本王都明白了,大家都不滿李弘篡位之事,如果現在天子能下一份詔,讓我等出兵討逆,本王想,沒有哪位王公會拒絕吧?”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sè同是一變。說歸說,真到要做的時候,則是另一回事了。
    黎昕皺起眉頭,疑問道:“肖王兄的意思是,要我等列國聯合一處,共同出兵,討伐貞王?”
    “哎?”肖軒擺擺手,說道:“這可不是本王的意思,而是要看天子的定奪,若是天子頒布討逆詔,我等豈有不遵之理?”
    槍打出頭鳥。通過李弘稱帝各方的反應便可看出來,誰冒頭誰倒霉,肖軒現在也不得不有所收斂,對討伐李弘之事,要先請天子下圣旨。
    越澤眼珠轉了轉,大笑道:“天子下詔又有何難,這完全是唐王弟的一句話嘛!關鍵是,天子下詔之后,列公會不會遵旨辦事!”
    等他說完,現場陷入一片沉寂。見沒人帶頭表態,越澤圓滾滾的身軀緩緩站起,說道:“既然列公都不想先開口,那就由本王先說好了,我安國愿遵從圣命,出兵討伐逆賊李弘!”
    他話音剛落,黎昕也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桓國也愿遵從圣命!”
    他二人做了明確的表態,接下來就看肖軒、唐寅、邵方、靈霜的態度了。
    肖軒是起人,心意如何,誰都能猜出個大概,靈霜本想起身,但見唐寅沒動,她已挺起的身子又縮了回去。
    唐寅故作姿態,倒是可以理解,可邵方也沒動,就讓肖軒等人有些意外了。
    不用肖軒開口,越澤已搶先代他問,道:“邵王弟,你剛才還說得好好的,怎么現在又開始猶豫起來了?”
    邵方故意露出難sè,瞄了眼一旁的唐寅,面帶苦笑地說道:“討伐叛賊,天經地義,理所應當,本王也是贊同的。不過,本王怕的是,我莫國前面兵,后面就有賊偷偷搞鬼,出兵犯我國境啊!”
    這話再明白不過,他是擔心莫國出兵討伐貞國之時,風國會抓住機會,再次大舉入侵。
    “據我所知,唐賢弟對我莫國可是念念不忘啊,前一陣子,還在合田鎮囤積了大批的物資,后來不知怎么的,就突然起火了,聽說燒毀了不少吧?”邵方笑yinyin地問道。
    不此事還好點,一這事,唐寅心中的怒火又燒了起來。不用問,合田鎮遇襲之事,肯定是莫國方面干的。如果沒有此次的遇襲,風國現在早就應該完成戰前準備工作了。
    得!看架勢,這兩位又要吵起來。越澤這位地主頗感奈,向唐寅和邵方連連擺手,說道:“兩位王弟,現在不是談論你二國之爭的時候,還望兩位王弟能以大局為重。”
    邵方哼了一聲,沉聲說道:“莫國的安危,對于本王而言,就是最大的大局!”
    越澤老臉沉了沉,正要話,這時,肖軒抬起手來,打住他的話頭,52o小說道:“本王知道,諸公心里都存有很多的顧慮,本王也曾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這樣吧,此次討伐叛逆,列國共同出兵,諸公共同參加,大家聚在一起,也就不用再擔心誰會私下里暗做手腳了,萬一真有不幸之事生,也可當面解決,本王保證,絕不會偏袒誰,如果暗做手腳的王公不能給出個公道,本王便第一個與他勢不兩立!”
    他這番話,主要就是針對好戰的唐寅而說,同時也可打消邵方心中的顧慮。
    果然,邵方聽后,站起身形,說道:“肖王兄這么說,本王就放心了,只是,不知道列公贊不贊成肖王兄的主意。”
    “本王異議。”越澤、黎昕異口同聲地說道,隨后,眾人的目光一致落到唐寅臉上,等他表態。
    唐寅確實很想吞并莫國,對莫國廣闊的領土垂涎三尺,但他也能分得清事情的輕重,既然諸王有聯手討伐李弘之意,風國當然要舉雙手贊成,天大的事,也應等以后再說。
    他沉yin了片刻,起身說道:“好吧!一切以肖王兄做主就是。”
    他一表態,靈霜也隨之站起,表示同意。
    見五王皆已接受他的意見,肖軒拊掌而笑,點頭道:“好!那么,此事本王就與列公定下來了!川、風、安、莫、桓、yu六國聯手一處,六王出征,率六國之軍,共同討伐貞國,此戰,誓殺叛賊,dang平賊寇,為永絕后患,日后,天下也不會再有貞國的存在!”
    啊?眾人倒吸口涼氣,聽意思,肖軒不單單是要把李弘趕下臺,而且還要滅掉貞國。
    以六國聯手的實力,滅掉貞國肯定沒問題,但有一點諸王不得不考慮,那就是滅貞之后,貞國的領地要歸屬于誰?
    與貞國接壤的國家有三個,分別是川、桓、安,而風、莫、yu都與貞國不相鄰,分割領土的問題也很難辦。
    對此,邵方第一個站出來說道:“滅貞當然可行,也是李弘自作自受,不過,肖王兄,滅貞之后,貞國的土地又當如何分割?”
    “既然是六國聯手出兵,自然要六國平分了!”肖軒說得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