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4

  第二四十四章
    好一個六國平分啊!風、莫、玉與貞國根本不挨著,中間要么隔著桓國,要么隔著安國,遠在北方的風國和位于西南的貞國就更遠了,即便分到領地,又如何去管理呢?
    靈霜握緊拳頭,直到現在她才看明白肖軒的意圖,他之所以找來風、莫、玉三國,擺明了是讓三國來做白工的,而以安、桓畏懼川國的程度,不用猜都能知道,滅貞之后,占得便宜最大的就是川國。【】[]
    肖軒想吞并貞國,不敢明說,拉著另外五國和他一起干,還找了個名正言順、懈可擊的借口,替天子討逆,匡扶正義之道。
    滅貞之戰中,有損失六國均攤,最后的便宜川國獨占,天下哪有這等的好事?
    靈霜臉色越來越難看,放于桌下的小手越握越緊,關節也因為用力過猛漸漸泛白。
    就坐在她身邊的唐寅有看到她的反應,他也能理解,對于表面斯平卻滿腹算計的肖軒,他也看不慣,但現在公然與肖軒翻臉非明智之舉。
    他悄悄伸出手來,將靈霜的小拳頭包住。
    后者一驚,轉頭驚訝地看著他,唐寅坐在那里,不動聲色,臉上依舊掛著似有似的微笑。但在桌下,他偷偷扮開她的手指,在其掌心快地寫了兩個:學我。
    靈霜也是聰明至極的姑娘,一點就透,馬上明白了唐寅的意思。她深吸口氣,將心中的惱火一壓再壓,隱忍不。
    唐寅和靈霜能裝啞巴,但邵方可受不了。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肖王兄,我莫國遠在貞國千里之外,即便分得了貞國的領地,王兄要我又如何去治理呢?”
    肖軒早就想好了措詞,含笑說道:“對于這一點,邵王弟不必擔心,如果莫國因為地處北方法管理分割的貞國領地,川國可以代為管理,每年所獲的稅收、糧食,川國分不取、顆粒不收,全部送到莫國去,邵王弟以為如何啊?”
    “這……”若是如此,倒也可以接受。邵方眼珠轉了轉,笑呵呵道:“還是肖王兄考慮周全,就按照王兄的意思辦吧!”
    肖軒又對唐寅和靈霜說道:“當然,風、玉二國也和莫國一樣,滅貞之后,分割的領地暫由我川國代管,稅收、糧食則會分別送往你二國……”
    這回不等他說完,唐寅已擺擺手,說道:“肖王兄的意思,本王以為不妥。”
    聞言,眾人皆起皺起眉頭,暗暗咋舌,唐寅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公然和川王唱反調。
    他繼續說道:“為天子討逆,我風國不求回報,至于分割領土之事,列公不必考慮風國,我風國自動棄權。原本該分于風國的領地,就由列公平分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都不自覺地張大嘴巴,即便是肖軒也沒想到唐寅會放棄分割貞國領地,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唐寅怎會如此大方?
    和唐寅站在同一陣線的靈霜也是滿腦子的莫名其妙,川王的條件不錯啊,由川國代為管理分割的領地,每年還把稅收和糧產送還,這也是筆不小的收入呢!
    唐寅雖然沒去過貞國,但對貞國的情況也了解一些,貞國地廣人寡,又多是不毛之地,有個狗屁稅收和糧產,再者說,川國要代為管理分地,想造假再容易不過,雖然說得好聽,什么分不取,顆粒不收,實際上分地的稅收多少、糧產多少,那不全憑川國一句話?他想給你多少就是多少。等到日后肖軒連一錢不想給你了,你又能拿他怎么辦?
    與其受制于人,還不如大方一點,干脆不要分地,借機從別的方面爭取最大的利益。/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肖軒不知道唐寅在打什么主意,他狐疑地問道:“唐王弟當真不打算要貞國的分地?”
    “沒錯!”唐寅回答得干脆。
    聽他再次確認,肖軒臉上的疑惑漸漸被笑容取代,他剛要說話,唐寅又繼續說道:“當然,我風國也不可能白白出兵,耗費糧餉,圖增傷亡,做賠本的買賣。風國放棄封地,條件是,對貞爭戰中,風軍所繳獲的一切全部歸風國所有,而其他諸國所繳獲的一切,最后拿出來,與風國平分。”
    肖軒等人聽后,皆感覺哭笑不得,也不知該說唐寅裝聰明還是該罵他愚笨。
    繳獲的戰利品再多,它必定是有一定數量的,而分地則不然,那可以年年歲歲的產錢產糧,是可以讓本國長年獲利的,豈是在一戰當中所繳獲的區區戰利品能相比的?
    這明顯是對風國吃虧的買賣,現在又由唐寅自己出來,眾人哪會反對,諸王互相看了看,然后紛紛點頭應道:“唐王弟的議,我等完全接受,就按照唐王弟的意思辦,風國不要分地,我等和風國平分戰利品!”
    唐寅含笑拱手,說道:“多謝列為王兄關照!”說話的同時,他在桌下悄悄踢了踢靈霜的小腳,讓她別忘了自己剛才對她的醒。
    明顯是吃虧的事,但唐寅偏偏要去這么做,靈霜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唐寅的笨蛋嗎?當然不是,而且恰恰相反,他精明的時候比鬼還精,吃虧的事情他才不會去做呢。
    靈霜憑著她對唐寅的了解和法言表的信任,糊里糊涂地向眾王說道:“我玉國也選擇和風國一樣,放棄分地,只要戰利品。”
    得!又來一個犯傻的!當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唐寅和靈霜能成親,可謂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這時候,連那么沉穩的肖軒也哈哈大笑起來,點頭應道:“好,就如靈王妹所愿!既然風、玉兩國皆放棄分地,那么,滅貞之后,貞國領地,由川、安、桓、莫平分。當然,公平起見,風、玉兩軍所繳獲的戰利品全部歸兩國自己所有,其它四國的戰利品,皆與風、玉二國均分,列公可還有異議?”
    “沒有!”
    “對!就這么定吧!”
    眾王皆異議,事情也隨之定了下來。隨后,六王又針對滅貞之戰的細節展開磋商,包括各國出兵的時間,出兵的數量,調派的軍團以及后勤糧草、輜重的補給等等。
    時間過得飛快,等眾人把大方面的細節定下來后,天色已然昏暗下來。越澤見諸王都顯露出疲憊之態,立刻招呼眾人到行宮的大殿入座,大家一起開懷暢飲。
    在大殿里,早已安排好酒席。正中間的主座是天子的皇位,誰都不敢坐,諸王在兩邊紛紛落座,至于各自帶來的臣子則向下一排開。
    宴會氣氛熱鬧,即便最近心情不佳的邵方也吃喝得很開心。
    唐寅雖說分裂了他莫國五個郡,但在這次滅貞之事上卻吃了大虧,拉著玉國主動放棄分地,可便宜了他莫、川、安、桓四國。
    幅員遼闊的貞國共有二十一郡,四國平分,最少也能分得五郡,莫國被分裂出去的五個郡一下子就被彌補回來了,邵方怎能不興奮呢?得到貞國五郡,會讓莫國如虎添翼,等養足兵力,一鼓作氣奪回分裂的五郡也非難事,到那時,就是莫國反擊風國的時候了。邵方在心里默默算計著,越想越得意,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加深。
    宴會進行得順利,諸王邊談笑邊吃酒菜,等到酒菜吃過大半,越澤又拍掌叫來早已安排好的舞姬,為諸王跳舞助興。
    安國的富足在列國當中是出名的,即便舞姬,也是佩金戴銀,打扮得雍容高貴,加上她們又都是精選出來的妙齡少女,在大殿里翩翩起舞,看得眾人如癡如醉。
    舞曲終了,越澤又拍了拍巴掌,眾舞姬們自動自覺地分散開來,紛紛投進諸王的懷抱。
    唐寅不喜歡陌生人近身,尤其是在安國,他必須得時刻起小心,當兩名舞姬分從左右向他靠來時,唐寅揮揮手臂,把兩女全部推開了。
    兩女驚訝地看著他,越澤臉上的笑容也瞬時僵住,心中甚是不解,但他可不敢訓斥唐寅,手指二女喝問道:“兩個賤婢,如何得罪了風王殿下?”
    二女嚇得臉色蒼白,急忙跪到地上,連連叩。
    唐寅則悠然一笑,沖著越澤說道:“越王兄誤會了,她二人很好。”
    “那唐王弟為何……”
    “有夫人在此,本王又豈敢左擁右抱?”唐寅說話時順便瞄了一下他下手邊的靈霜。有時候他必須得承認,靈霜真的能為他擋下許多的麻煩。
    如果他自己不,人們幾乎忘了他和靈霜早已成為夫妻。越澤也恍然大悟地拍拍自己圓滾滾的腦袋,哈哈大笑道:“哎呀,這倒是本王疏忽了,罪過、罪過!”說著話,他又沖著靈霜一笑,說道:“靈王妹,本王有安排不周之處,可千萬別見怪啊!”
    靈霜強笑道:“怎么會呢!越王兄客氣了。”說話的同時,她還沒忘悄悄瞪唐寅一眼,警告他別什么事情都往她身上推。